• 第3章 吃饭

    更新时间:2018-09-12 16:05:10本章字数:3556字

    皇上听了这话,脸上露出微笑,皇甫冷雪暗自琢磨,原来皇上还是向着玉楼多一点。

    “你保证会一生一世对他好?”

    “我保证。”

    皇甫冷雪苦笑一下,叹了口气,皇上见此情景,已打算为今天的闹剧收尾。不料皇甫冷雪却又道:“你保证一生一世只爱他一人?”

    玉楼斜眼看向皇甫冷雪,她假装悲苦的表情下似乎隐藏着一丝得意,但为保上官君卿,只好暂时割爱,放弃云岚。

    “我保证,只爱他一人。”

    “既然这样,玉楼皇姊若是肯将府中的侍妾都逐出门去,我便不再跟你抢他。”

    “好,便依你。”

    皇甫冷雪嘴一扁,向皇上道:“我没想到玉楼皇姊对他这样深情,我不愿让他们有情人分离,看来我这病是好不了了……”

    “傻丫头,世上美人千万,总会有一个你中意的。朕叫太医来给你看看,哪就有这么严重了。”

    “玉楼皇姊,你一定要马上遣散了所有侍妾,才对的起我一番苦心……”

    玉楼深深看了皇甫冷雪一眼,半晌才笑道:“好,我这就去。你不会等太久的。”

    说罢向皇上行了礼,自回府中去了。

    皇上叫来了太医给皇甫冷雪诊脉,皇甫冷雪本来没病,太医听了皇上的话,也只能开一些安神的方子给她,皇甫冷雪自然是不喝,暖儿下去煎药,到了时辰换成糖水端上来。

    皇上看她喝了药,开导了她一番,才回宫去,皇甫冷雪见几人都走了,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皇甫冷雪叫来方言不改,把刚才的事说了,方言不改点头道:“看来这件事应该是成了,不仅救出云侍子,还一箭双雕,连带冷清冷秋兄弟也都能救出来。”

    “她倒是反应真快,我差一点就乱了阵脚,现在想想还出了一身冷汗!”

    “只怕玉楼公主不会甘心吃这样的亏,公主以后行事还需处处小心才是。”

    “我知道了。这一次她是吃了哑巴亏,只要她不找我的麻烦,我是不会再主动招惹她的。”

    “如今只等她将云侍子送回来。”

    “我一夜没好好睡,想眯一会,你派人去门口守着,他要是回来了赶快叫醒我。”

    方言不改答应着去了,皇甫冷雪和衣睡下,本来没想睡多久,这一觉却睡了一天,等到醒来时天已经擦黑了。

    还没睁开眼便闻到一阵食物的香气,皇甫冷雪的肚子已经咕噜噜地叫起来。

    仔细看去,一个人正背对着她,站在桌前把碗里的汤分盛两份,那不是云岚是谁。

    “云岚!你回来了!”

    皇甫冷雪忙掀开被子奔过去,一把抓住了他,来回仔细瞧。

    “她欺负你了么?她有没有绑你?有没有打你?”

    云岚笑着摇头。

    “都没有。我只睡了一觉,醒来便被送回来了。”

    “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说傻话。我便是死了,魂魄也会回来见你。”

    皇甫冷雪忙掩住他的嘴。

    “你才是说傻话,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

    皇甫冷雪呸了两声,肚子又叫起来,这才坐下来吃饭。

    刚举起筷子,瞧见云岚的脸,皇甫冷雪不禁又呆住了,半晌才小声道:“你能回来真好。”

    别后重逢,虽然只是一天,皇甫冷雪却觉得过了一年,肌肤相亲之时不由得异常心动。

    云岚极尽温柔,皇甫冷雪觉得就是要她立刻死在他的怀里也心甘情愿。

    欢爱过后,两人都已疲惫,躺在床上只剩下喘息。

    “云岚……”

    “嗯?”

    “我……”

    皇甫冷雪想起秦青语的话,心里七上八下,自己难道是真的爱上了他?纠结一番,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话,云岚见她不说,也不追问,闭上眼,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皇甫冷雪看着他的侧脸,忍不住亲了亲。

    别人说的爱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只想一生都这样和他在一起。

    睡到不知什么时辰,皇甫冷雪忽然觉得耳边痒痒的,心里以为云岚睡醒了又来求欢。

    便撒娇道:“别闹,我好困啊,不要……”

    身边那人却嘻嘻笑道:“有了男人就忘了我这个姐妹,你这没良心的,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谢我?”

    皇甫冷雪一惊,忙坐了起来,果然看到秦青语嬉皮笑脸地坐在床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被窝里赤裸的皇甫冷雪和云岚。

    “你!你怎么又半夜闯进来!”皇甫冷雪忙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身子,看见秦青语那猥琐的眼神,又赶忙给云岚盖好被子。

    “你点了他的穴道?”

    “不然呢,我要和你出去喝酒,难道还带着光溜溜的大美人不成?”

    “呸,没一点正经,拜托你下次不要半夜来找我喝酒好不好?”皇甫冷雪一边穿衣服,一边嗔道。

    秦青语往床边的木柱上一靠,伸了伸懒腰,道:“放心吧,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什么意思?”“我要去别处。”

    “什么别处?你要去干什么?”

    “找一样东西。我本是为了找这东西才来的国都,国都没有,自然要去别处找了。”

    “你要找什么东西?”“这个嘛,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找到了给你看。”

    “不说拉倒,既然是最后一次,我陪你好好喝一顿!”穿好衣服,皇甫冷雪跟着秦青语出了门。

    半夜三更,自然已没有酒楼开着门,赌坊却是有的。秦青语带皇甫冷雪进了一家赌坊,径直走向里间。世上的赌坊也和酒楼一样,分大厅和雅间,雅间的装饰和服务好一些,自然也就贵些。

    秦青语大大方方地坐下,对皇甫冷雪道:“上次你帮我打架,咱们没赌成,算我欠你的,这一次我请。”说罢便叫了酒,要了两盅骰子。

    “你知不知道,这种赌法本是行酒令?”

    “我听说了。”

    “咱们便来赌酒,一次一杯,不许耍赖。”

    “赌便赌,你就要走了,一定陪你赌个痛快,喝个痛快!”说完两个人就掷骰子,本就是为喝酒来的,谁赢谁输就都不甚在意了。

    那酒却特别烈,后劲很足,没多久两人便都喝的头晕眼花。皇甫冷雪忙摆手说不能再喝,秦青语也醉的厉害,于是放下酒杯,又开始赌男人。皇甫冷雪不知道究竟赌了多少把,只知道最后睡着之前,她好像还欠着秦青语一个男人。等皇甫冷雪再次醒来,天色已黄昏。

    “我这是在哪啊,头好痛……”赌坊的招待忙端了水进来。

    “姑娘,您醒了?要不要喝点热水解酒?”皇甫冷雪摇摇头,这才想起是陪秦青语来到了赌坊,瞧瞧外面的街道很是陌生,环顾房间里又不见秦青语人影。

    “跟我一起来的人呢?”

    “您说那位红衣姑娘?她晌午就走了,留下话叫好好伺候您,您要什么尽管吩咐。”

    “我……你给我备一辆马车来,我要回家。”

    “好嘞!您稍等!”皇甫冷雪坐起来,倒了杯水,想起自己一日没回府也没上朝,府里的人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招待回来,只听得外面一阵呼喝之声,赶忙走出门去看看什么事。她睡的房间在二楼,此刻隔着栏杆向下看,只见下面快步奔进来一队侍卫,瞧那衣饰竟还是自己府上的人。侍卫很快把赌坊包围,屋子里的人通通被赶到大厅里去了,大门外又慢慢地走进一个人来,不是别人,正是养伤未好的方言不改。

    方言不改神色凝重,走进门来环顾了一周,对侍卫道:“搜!”皇甫冷雪不禁纳闷,方言不改不好好在府里养伤,带人来赌坊搜什么呢?侍卫们在一楼搜了一圈,没有结果,方言不改一挥手,又都向二楼奔来。那赌坊老板跟方言不改认识,在一旁赔笑道:“方言总管,这是搜谁呢,说出来指不定我知道在哪,免得你这样搜来搜去。”

    “不该知道的事少问,我找不到自会离去,不会妨碍你的生意。”皇甫冷雪几乎从来没有见过方言不改这么难看的表情,他到底在搜什么呢,至于这样兴师动众?转念一想,才恍然大悟。

    “我一天一夜不见人影,该不会是在找我吧!”想到这里,忙往楼下走,在楼梯上和侍卫撞个正着,有侍卫认识皇甫冷雪,见到公主忙跪下行礼,一时间整个赌坊的人都呼啦啦地跪了一片。方言不改瞧见皇甫冷雪安然无事,这才长长舒了口气。众侍卫也如蒙大赦,皇甫冷雪赶紧上了车,方言不改跟在车旁,侍卫跟在后面回府去。

    “方言总管,你身子不好,上车来吧。”

    “奴才不敢。”

    “叫你上来就上来,快点。”方言不改依言上了车,在皇甫冷雪身边坐下,这赌坊离公主府远的很,拐过几个街角,竟又遇见两队寻找皇甫冷雪的侍卫,一队由暖儿带领,一队由顾长平带领。三队会合,那阵势要比皇甫冷雪回都时还要大。皇甫冷雪看看方言不改缓和下来的脸色,这才觉得自己是真的闯了大祸。

    “你们,找了我一天?”

    “若这一带再找不到,恐怕就要上报皇上,出城去搜了。”

    皇甫冷雪尴尬笑道:“皇上还不知道呢,太好了……我其实就是喝多了,睡到现在才醒来。”

    方言不改不去看她,只沉声道:“奴才恳请公主下次再独自出门时告知去处,让奴才对上对下也好有个交代。”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都是喝酒误事……”皇甫冷雪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别生气了好么?我以后不再这样了。”

    方言不改被她这一拉,只好转过身来面对她,瞧见她巧笑倩兮的脸庞,不禁低下头来。

    “奴才不敢生公主的气,奴才只是担心……”“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等你病好了,我走到哪里都带着你,就不怕走丢了。”要说皇甫冷雪哄人的本事确实好,方言不改被她一说,脸上不禁有了羞涩之意。

    回到公主府问了暖儿,皇甫冷雪才知道她们从天没亮就发现她不见了,起初以为像上次一样在湖中的船里,谁知府上找了一遍没找到,于是分头出门去找。方言不改把这事压着不敢上报皇上,只说公主还在养病不能上朝。接着三个人就这样领着侍卫城南城北地找了一天,把国都翻了个遍。

    到了听雨堂,苏行乐和柳白等在那里,见皇甫冷雪回来都松了口气,苏行乐别的话没说,只行了礼便回园中去了,柳白自是问长问短,皇甫冷雪说是因为喝酒误事,这才惹的柳白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