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被人劫走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2本章字数:3129字

    宇文西雪气愤的走了,心里还装着宇文西雅的话,感觉,这个妹妹变了,变了好多,以前的宇文西雅遇到事情的时候,只会哭,可是现在……

    犹记得那天还被她打了一巴掌,想起来,脸上还疼的紧呢!

    “哼,我不管你怎么变,反正,挡我者死。”

    宇文西雪瞪着眼睛,往大夫人的院子里走去。

    “什么?绝对不能这样做。”大夫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着急的对宇文西雪说。

    宇文西雪知道大夫人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也没有着急,而是努力挤下两滴眼泪,说:“娘……”

    大夫人拍着宇文西雪的背,说:”西雪,嫁给三王爷,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呀!一入侯门深似海,表面上看着风光,暗地还不知道多累呢!再说三王爷风流成性,王府里还不得有多少小妖精呢!为娘的不求你多风光呀!西雪,你可别钻牛角尖呀!”

    宇文西雪脸色很不好看。

    正值夏天,今夜格外的烦闷,宇文西雅站在屋子里,不知所以,暮色愈浓,从屋子冰裂纹的窗格子斜斜出一星半点跳跃的烛光,借着明明灭灭的光影,可看见后庭的蔷薇娇滴滴地开了一天一地,密密匝匝,璀璨妍丽的胭脂色连厚实的暮色都快压不住,香味更是浓的化不开。

    宇文西雅正沉迷其中,猛然间看见一个人影,“谁在那里。”

    宇文西雅看着站在屋子里的黑衣人,皱着眉头,还明白怎么回事,别被黑衣人打横抱起,宇文西雅挣扎着,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小姐。救命啊,小姐……”

    黑衣人封住宇文西雅的哑穴,消失在夜色中。

    宇文西雅的父亲宇文年站在院子里,急的直跺脚,

    “这到底怎么回事?”宇文年对跪在地上的灵儿说。

    灵儿浑身打哆嗦,说:“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姐说天气热,让奴婢端着冰来,奴婢端来冰时,便看见小姐被黑衣人劫走了。”

    宇文年没有说话,大夫人的脸上急出了汗,她知道这件事情是宇文西雪干的,生怕宇文年会调查。

    大夫人说:“眼看与三王爷的婚期近了,怕是让三王爷知道了此事,怕是不好。老爷,要不……”

    “想都不要想,调包只会惹来麻烦,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传我的话,家中的奴才全部派出去,寻找二小姐。快!”

    这一夜,整个丞相府中,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包括宇文西雪,“娘,你说爹是怎样想的呀?气死人了。”

    大夫人看着女儿生气的样子,不由的安慰说:“好了,好了,西雪,若是让你爹知道此事是你干的,定不会饶你的。”

    “那怎么办呀?我不能让爹爹找到宇文西雅。”

    “那就让她陪她娘,永远也别回来了吧!”大夫人的脸上挂满阴狠的笑。

    宇文西雪慌然大悟。

    黑衣人将宇文西雅劫持出来之后,便往城外跑去,恰逢从怡春楼出来的哈彦穆轩,“好大的胆子呀!将人放下。”

    “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哈彦穆轩嘲讽的说:“你这采花贼,本少爷便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有眼不识泰山。”

    几招不到,黑衣人便落慌而逃,哈彦穆轩抱起自己的胜利品,往府中走去,哈彦穆轩本是皇上的五皇子,生性放荡不羁,颇怕约束,便求皇上赏了处宫外的宅子。

    宇文西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细看四周,摆设很有规矩,想来也不是普通人家。

    “你醒了?”哈彦穆轩笑着走过来,走在床边上。

    在哈彦穆轩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啪,流氓!”宇文西雅甩了哈彦穆轩一个耳光。

    哈彦穆轩满脸委屈,顿时,宇文西雅觉得哈彦穆轩长的很像一个人,想了一会,惊讶的说:“你是哈彦穆容?”

    哈彦穆轩问:“你认识我皇兄?”

    宇文西雅摇摇头,说:“你劫我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额……我是从一个黑衣人的手中将你劫来的,所以说我救了你。”

    宇文西雅翻了个白眼,说了声谢谢。

    哈彦穆轩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素净极了,并不像那些女子般,将自己浓妆艳抹,打扮的跟个唱戏曲的一样。

    宇文西雅本想一走了之,但细想想,自己走了,丞相府中没有一个人可以活,那灵儿……宇文西雅叹一口,面无表情的说:“我要回家!”

    哈彦穆轩问:“你是哪家的小姐。”

    “丞相府的。”

    哈彦穆轩紧紧的记住了丞相府三个字,来日方长,等抽时间,定要进宫求父皇将这个女子指给自己。

    宇文西雅怕府中有人嚼舌根,便换回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自己一个人往丞相府走去。

    宇文西雅慢腾腾的敲着丞相府的门。

    不一会儿,门吱的一声便打开了。“哎呀!小姐,你可算回家了,老爷要急死了。”

    说话的是丞相府的车夫宋叔。

    家?何来有家呀!宇文西雅笑着说:“知道了,我这就去找爹爹。”

    宇文西雅走进大厅,便看见宇文年端坐在正冲屋门的木椅上。

    大夫人坐在宇文年的旁边,而宇文西雪坐在大夫人的身边。

    “爹爹。”宇文西雅跪在地上。

    宇文年说:“回来了就好。快回自己的院子里歇着吧!”

    宇文西雅站起来,看着宇文年说:“爹爹,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要加害女儿吗?”

    宇文年沉默着,刚要开口,大夫人抢先一步,说:“西雅,你还嫌不够丢人吗?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三王爷不仅会知道,就连整个京都的人都会知道,那到时候,丞相府的人还有什么颜面!”

    宇文年听见大夫人的话,点点头,说:“西雅,你大娘的话说的对,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你好歹总算是回来了。”

    宇文西雪长舒一口气,如果宇文西雅一直咬着这件事情不放,那还真是难办呀!

    于文希雅看着宇文西雪一脸轻松的样子,气便不打一处来,宇文西雅走上前,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给我的还有我娘的苦痛,我会一件一件还回来的。”

    “啪!”宇文年给了宇文西雅一个耳光,大夫人和宇文西雪高兴极了,脸上挂着嘲讽的笑。

    “孽障,你怎么说话,你娘是被你给气死的。你要还给谁。”宇文年冷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大夫人笑着说:“西雅,你都快要出嫁了,都没有学会怎么做一个丞相府的小姐和一个女儿。”

    大夫人领着宇文西雪大摇大摆的走了,独留下宇文西雅,

    “小姐,小姐……”灵儿听到宇文西雅回府的消息,赶忙跑来了。回到自己的院子中,

    “灵儿,我们必须离开这个丞相府。”

    灵儿笑着说:“我们过几天就要到王府了呀!”

    宇文西雅摇摇头,说:“不是,我是说我们不要待在这种地方,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

    灵儿皱着眉头,心想,小姐的脑袋糊涂了。“

    对了,我们要先报仇,我要笑着看他们每一个人哭。灵儿,你帮我采些荷花来。”

    灵儿应了一声,便往荷花池走去。

    大夫人,咱们的游戏刚刚开始,这是我出嫁前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

    灵儿将采来的荷花交给宇文西雅,不一会儿,宇文西雅端来了一盘荷花糕,在现代世界里,自己学做了一手的好菜,目的就是为了将他留在身边,可是结果……

    “小姐,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做这个?”灵儿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问。

    宇文西雅笑着说:“秘密。走,找爹爹去。”

    宇文西雅领着灵儿来到书房。

    “爹爹。”

    宇文年看着宇文西雅,没有说话,宇文西雅端着荷花糕,走上前,说:“爹爹,刚才是女儿的错,不该惹爹爹生气,眼看女儿要出嫁了,不能再照顾爹爹了,爹爹要保重身体。这是女儿做的荷花糕,娘以前常做的,今天,女儿做了点,爹爹尝尝。”

    宇文年拿起一块荷花糕,叹了口气,说:“你额娘最喜欢荷花了,爹爹知道,我对不住你额娘还有你!”

    宇文西雅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宇文西雅擦干眼泪说:“女儿想额娘了。额娘都没有看见我的夫君。”

    “你额娘在天有灵,对这门亲事,她会高兴的,三王爷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你嫁过去,要好好服侍夫君,管理王府,这样爹爹的脸上也有光呀。”

    宇文西雅心中直犯冷笑,点点头,嗯了一声,说:“女儿知道,额娘已经不在身边了,西雅只剩爹爹了。当然会以爹爹和夫君的声誉为重。”

    宇文年点点头,坐在椅子上,沉默。

    宇文西雅说:“爹爹,我出嫁时本应以大娘为娘家主位,但是,西雅的额娘刚刚去世,心中实在悲伤,女儿想……”

    宇文年站起身来,说:“为父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西雅,你大娘……”

    宇文西雅掉下几滴泪,说:“女儿不孝,让爹爹为难了。女儿单凭爹爹作主。”

    宇文西雅跟宇文年告别后,灵儿疑惑的问:“小姐,你从来不主动找老爷的。”

    宇文西雪拉着灵儿的手,说:“灵儿,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没事的,人都会改变的。”

    宇文年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最后,拿定了一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