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新婚之日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2本章字数:1548字

    天还没有亮,宇文西雅便被一群老太婆喊了起来,在脸上涂涂抹抹的,大夫人一直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家也没有感到奇怪,因为大家都知道,眼前的这位姑娘厉害着呢,不知道跟相爷说了什么,姑娘出阁的日子,家里的大夫人要为一个已经死掉的小妾让位,相爷已经早在前几天宣布了,二小姐出阁之日,大夫人闭门,真是一件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

    宇文西雅打了一个哈欠,可算是收拾完了,

    “小姐,真是漂亮,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一样。”

    宇文西雅勉强睁开眼睛,还真是,被大红的锦服映衬着,笑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来了,来了……小姐可收拾好了?’

    屋里的嬷嬷们笑着点点头,说:”这就出来。“

    盖上红盖头,挡住了一切事物,就像是宇文西雅此时的心境,是那么的迷茫。

    转过了几个亭台楼阁,来到了大厅,语文年早就等在了这里,语文年握着宇文西雅的手,说:”西雅,到了王府之后,要学会相夫教子,照顾好自己,也不要忘记了相府呀。“

    宇文西雅心里直犯冷笑,但嘴上仍旧乖巧的说:”知道了,爹爹,爹爹的养育之恩,西雅是怎么也还不完的,爹爹也要照顾好自己呀。“

    ”老爷,吉时到了。“嬷嬷在旁边提醒着。

    宇文年点点头,”相府二小姐出阁喽!“

    接着鞭炮响了起来,宇文西雅坐上花轿的时候,感觉自己还想是在梦中里一样。

    拜堂的地方并没有在王府,而是在皇宫,在外人的眼中,相府的二小姐受到了莫大的恩赐,实质上,宇文西雅还是借了哈彦穆容的光呢,正如外界所传,哈彦穆容文武双全,小小年纪已有很多军工,当今皇上本来子嗣不多,哈彦穆容又如此优秀,坐在王爷的位子上,当之无愧

    。”小姐,要下轿了。“灵儿站在轿子旁边轻轻的提醒,

    果然不一会,轿子停下来了,喜娘高兴的说:”新郎官踢轿门,接新娘子喽。“

    哈彦穆容站在花轿前,踢了两脚,力气真大,宇文西雅感觉自己快要被踢出去了,喜娘搀扶着宇文西雅出来,宇文西雅牵着一根丝绸,跟着哈彦穆容来到了正殿,结婚得步骤,嬷嬷已经提前跟宇文西雅说过了,就像是电视里演的一样,繁琐不已,等待所有的礼仪都结束的时候,已过了三四个时辰,灵儿和喜娘搀扶着宇文西雅来到婚房,

    宇文西雅二话不说将头上,仿佛千金重的头冠给摘了下来。

    ”哎呀,小姐……“

    ”小主……“

    惊讶的不只是灵儿,还有一个比自己稍微年长的宫人,长得非常白净,看上去很舒服,

    宇文西雅看着那位宫人,问:”你是哪位姑姑?

    “‘回小主的话,奴婢是蓝溪,是王爷派来伺候小主的。’

    宇文西雅噢了一声,说:‘这花冠实在是太重了,反正这个地方就我们几个,没事的吧?”宇文西雅笑嘻嘻的问。

    蓝溪被宇文西雅的情绪所感染,对身旁的奴才说;“你们先出去吧,福晋要休息一下。”

    除了灵儿和蓝溪之外的奴才都走了出去。蓝溪说:“小主饿了吧?先吃点点心吧。”

    蓝溪的话甚合宇文西雅的心意。

    宇文西雅说:“蓝溪,你在这王府里面的日子也是不短的了吧?”

    蓝溪点点头说:“奴婢从小便在这王府里面当差,不满福晋,奴婢的娘亲,是三王爷的奶娘。”

    宇文西雅点点头,笑着说:“那哈彦穆容带你肯定不会差的。”

    蓝溪笑着点点头,说:“王爷表面上,看着像是一个极其威严的人,但是内心里面还是很善良的,奴婢年幼的时候,家中遭了变故,没有人抚养,幸好王爷不嫌弃,将奴婢带回了王府,所以奴婢会好好的侍奉福晋的。”

    宇文西雅看着蓝溪问:“你的家乡是哪里的呀?”

    蓝溪抿着嘴巴,没有说话,宇文西雅好奇的看着蓝溪,蓝溪缓缓地说:“说句实话,奴婢的家乡,连奴婢自己都忘记了,只记得那里很美丽,可惜……”

    看到蓝溪脸上的一抹难过之色,宇文西雅也不好在揭人家的伤疤,于是拍着蓝溪的手,说:”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还出落的跟一朵水莲花一样,你的亲人在天有灵,也欣慰了。“

    蓝溪点点头。

    宇文西雅直觉里面,感觉蓝溪的眼中藏了太多她看不清的东西,像是一种仇恨,但也像是一种忧愁,瞬间将宇文西雅给弄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