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洞房花烛夜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2本章字数:2951字

    前厅里面很热闹,连坐在新房里面的宇文西雅都能感受的到,宇文西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自己这样平白无故的穿越了过来,成了不受人喜欢的丞相千金,一个人人鄙视的庶女,但是现在自己却嫁给了一个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三王爷,真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灵儿看着宇文西雅撅着嘴巴,一脸忧愁的样子,便笑着说:”小姐,是不是饿了,要不吃些点心吧。“

    宇文西雅摆摆手,说:”我还不死很饿,前厅那边还没有结束吗?“

    灵儿往前厅的方向看了看,说:”还没有呢,今天来了很多宾客,很热闹的,估计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毕竟这是咱们三王爷娶福晋的日子,场面自然是小不了的,客人来的也是非富即贵的,应该会弄到很晚的。“

    宇文西雅苦着脸,说:”那我岂不是也要陪到很晚,我不行了,我想睡觉,今天早上就是很早起来的,现在已经很晚了,我现在只想睡觉,灵儿……“

    灵儿摆摆手,说:”好小姐了,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睡觉了,今天是你跟三王爷的洞房花烛夜,所以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呀,惹怒了三王爷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再说了,要是被老爷知道了,小姐这么不收规矩,肯定是要守责罚的。“

    宇文西雅哼唧几声,无奈的看着摇曳的红烛。

    人生有八喜,其中这洞房花烛夜,便是其中的一大喜事,但是哈彦穆容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那个女子,虽然是自己亲自挑选出来做自己的福晋的,但是自己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她只是一个工具,只是一个堵住悠悠众人,又能让敌人松懈的工具而已,但是一些过场还是要走的。

    哈彦穆容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亲信刘猛,说:”刘猛,你去休息吧,我没有喝醉,自己去就可以了。“

    刘猛看着哈彦穆容,说:”是,王爷。“

    刘猛走后,哈彦穆容并没有着急的往新房里面走去,而是站在花园里面,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心里面感叹一下,自从她走后,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赏月亮了吧。

    现已经是物是人非,不知道她的一切是否安好。

    宇文西雅哈欠连连,灵儿看了终究是不忍,于是便偷偷的前往前厅,看见客人们早已经都走光了,但是王爷却不知道去哪里了,灵儿拉着一个小婢女说:”这位妹妹,宾客都已经散去了,可是王爷去哪里了呢?“

    小婢女说:”这个时候,王爷肯定是在福晋的房中呗,姐姐真是对说笑了,今天可是王爷的洞房花烛夜呀,怎么可能去别的地方,我看今天晚上你要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要等到明天说了,惊扰了王爷的好事,那可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灵儿点点头,慢慢的往新房里面走去。

    宇文西雅看着灵儿说:”灵儿你去哪里了?“

    灵儿勉强笑了笑,说:”没什么,小姐累了吧?“

    宇文西雅点点头,说:”可不是嘛,要累死了,没想到出嫁是这么一件累人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那个混蛋王爷什么时候能来。“

    灵儿叹了一口气,说:”如果,小姐实在是困了,要不就先休息吧,王爷估计会很晚才回来的。“

    宇文西雅对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并没有报什么期望,只不过是特别想知道哈彦穆容娶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一个女子,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宇文西雅点点头,说:”好的,那我就先休息了。“

    灵儿刚要帮宇文西雅卸妆,便听见门开的声音,灵儿看见来人正是今天的新郎官哈彦穆容,赶紧行礼,说:”王爷吉祥,恭喜王爷。“

    哈彦穆容摆摆手,看着宇文西雅,说:”本王听说,当朝宰相语文年的家教极其严厉,但是今天看福晋的表现,并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是不是外面的说法,都是假的呀。“

    灵儿站在宇文西雅的身边,偷偷的揪了一下宇文西雅的袖子一下,宇文西雅不情愿的跪在地上,说:”王爷吉祥。“

    哈彦穆容冷哼一声,对灵儿说:”你先下去吧,本王有事情跟福晋说。“

    灵儿担忧的看了看宇文西雅,宇文西雅给了灵儿一个我没事的眼神,灵儿便退下了。

    灵儿走后,宇文西雅说:”王爷,请问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吧,我太困了。“

    哈彦穆容走过去,坐在椅子上面,说:”宇文西雅,我知道你在丞相府里面,是一个庶出的二小姐,不受喜欢,本王想,你很早应该就想从丞相府里面逃出来了吧,本王将你从王府里面弄出来,是救了一命,本王想,福晋是不是应该好好地谢谢我呀?“

    宇文西雅坐在哈彦穆容的对面,笑着说:”谢呀,你看我这不是已经以身相许了嘛。”

    哈彦穆容饮下杯中的酒水,说:“本王并不是稀罕你的以身相许,想给本王做福晋的女子多得是,有很多的人比你好的多,本王之所以选你做福晋,是觉得你够聪明,在这个王府里面,你可以拥有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有一些事情,不要多管闲事,本王不会给你什么承诺,你可懂得?”

    宇文西雅点点头,笑着说:“其实,你不跟我说,我也要跟你说的,我又不能违背我丞相老爹的意思,所以只好乖乖地嫁给你了,但是,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夫妻之事的事情,还有就是请你不要叨扰我的生活,我想三王爷不会介意多我们两双筷子吧?”

    哈彦穆容恩了一声,听见宇文西雅这样说,哈彦穆容心里面还是稍微的震撼了一下,毕竟一个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可是自己明显的就是不想跟她成为真正的夫妻,可是宇文西雅还是坦然的接受了,甚至还跟自己谈条件,真不是个一般的女子呀。

    宇文西雅打折哈欠,说:“困了,我要睡觉了,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还是要遵守的,从今天开始,你可以睡在这间房间里面,但是前提是我睡床,你睡地上,当然了,你也可以选择不睡在这里。”

    哈彦穆容是皇上的儿子,贵为皇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让自己睡地上的,哈彦穆容说:“真是本王的府邸。”

    宇文西雅笑嘻嘻的说:‘是的,这是王爷的府邸,但是这间房子,从今天开始以后,就是我的了。臣妾想过,王爷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了,有一些事情,肯定总是忘记的,所以过一段时间,臣妾会在房间的门口挂上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宇文西雅专用”的字样,提醒王爷现在的所有。“

    哈彦穆容无可奈何的看着宇文西雅,宇文西雅完全没有把哈彦穆容当做一回事情,自己躺在床上,很快的进入到了梦想。

    哈彦穆容真的很想一走了之,但是考虑到今天晚上是洞房花烛夜,今天晚上,宇文年不知道在自己的王府里面安排了多少眼线呢,哈彦穆容冷笑一声,宇文年这个冷血的狗东西,为了自己,竟然啃牺牲自己的女儿,今天晚上宇文年在王府里面安排眼线可不是为了宇文西雅的幸福,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探求哈彦穆容去宇文西雅的真正目的。

    哈彦穆容环顾四周,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睡觉了,除了一张摇椅以外,难道自己真的要打地铺,那怎么可能呢,宇文西雅已经睡得香甜,哈彦穆容看着宇文西雅,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等着自己处理完棘手的事情,再将她赶出王府里去,宇文一家,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只不过,哈彦穆容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今天晚上,王府的房顶上面站着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白衣服,纱裙随着微风轻轻的吹起,月光皎洁,照在她的脸上,那么柔和,尽管脸被白纱给蒙起来了,但是还是美极了,更像是一个仙子一样,她站在房顶上面,看着王府里面的一切,到处都是红色,跟她的一身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刺痛了她的眼睛,他真的成亲了,那一日,自己的不告而别,是有苦衷的,她知道他心里面难受,也知道自己走后,哈彦穆容到处找自己,但是她不能出来,不能见她,她以为他会等自己回来,心里面想着自己报了灭门之仇以后,再来跟他相聚,好好的爱他一辈子,成为他的妻子,在这里相夫教子,幸福的生活一辈子,但是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已经成亲了,就在今天晚上,成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男人。

    女子留下两行眼泪,跳下房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