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清理家门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2本章字数:3162字

    第二天,宇文西雅起来的时候,看见哈彦穆容早已经不在了,蓝溪和灵儿听见里面的声音走了进来,说:”小主醒了?“

    宇文西雅伸了一个懒腰,说:’醒了,王爷呢?”

    蓝溪说:“边境有敌军来袭,所以王爷一早便进宫里面去了,说是可能一连几天都不能回来了,所以说,这几天福晋要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面,甚至是不能陪福晋回门了。”

    宇文西雅打心底里面,没有奢望哈彦穆容能够陪自己回门的。

    宇文西雅说:“国家大事要紧,回门的事情,到时候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蓝溪说:“福晋不用担心,到时候奴婢会陪您一块回去的,奴婢是王府里面的人,陪您一起回去,丞相府里面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话的。”

    宇文西雅笑了笑,心想,难道是个人就知道丞相府里面的二小姐不受人待见么。

    吃过早饭,宇文西雅对灵儿说:“真是无趣极了,这个王爷府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好玩的地方,灵儿,不如咱们出去转转吧。”

    灵儿笑着点点头,说:“那是自然的,小姐现在是王府里面的福晋,也就是当家的,对于王府里面的一切,自然是要熟识的,所以现在小姐刚嫁进王府里面来,我们今天去转一转,对以后小姐主持家事也是有用的。”

    宇文西雅点点头。

    现在随时初夏的季节,但是很多花草都已经开了,所以,花园里面姹紫嫣红,很是好看。

    还没走进花园里面,便听见里面的笑声了。

    宇文西雅正纳闷呢,王府的花园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在说笑,不由的好奇,走过去。

    那一群女人背对着宇文西雅,坐在凉亭里面。

    其中一个穿着紫衣服的女人说:“你们猜,咱们这位王妃长得怎么样?”

    别人没有说话,坐在紫衣服旁边的女人笑着说:“听说美若天仙,只可惜……”

    大家都竖起耳朵来听,灵儿本想咳嗽一声,但却被宇文西雅给制止了。

    那个女人说:“只可惜是个庶出,身份不高,真是可惜呀。”

    穿着紫衣服的女人冷哼一声,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咱们的王妃肯定是一个高贵的嫡出千金呢,真是没有想到呀。要是王爷的新鲜劲儿过去了,那可怎么办好呀。“说着笑了出来。

    宇文西雅站在她们的后面,说:”如果王爷的新鲜劲儿过去了,那也不必各位替本王妃担心。“

    众人都是一惊,纷纷回首看着来人,大家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今天是大喜的第二天,按照风俗,今天应该穿红色的,虽然很不喜欢这鲜亮的红色,但是宇文西雅也不得不穿。

    大红的衣服,头发被高高的挽起,插着一根并蒂海棠,额前的水滴形挂坠也是光彩夺目。

    灵儿说:”这是三王爷的福晋。“

    灵儿的提示换回了众人的走神,于是众人赶快行礼,说:”福晋吉祥。“

    宇文西雅并没有让他们起来,而是坐下来,说:”本福晋还没有嫁到王府里面来的时候,听闻三王爷洁身自好,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色之徒,本以为王府里面的侍妾极少,没有想到呀,王爷也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对于美人,自然是愈多愈好,但是,本福晋以为王爷是一个生性洒脱之人,自然是喜欢安静优雅的女子,可是今天看见姐姐们,这样喜欢说说笑笑,才真正的知道,王爷究竟是喜欢什么样子的。“

    众人没有说话,倒是那个紫衣服的女人说:”福晋吉祥,妾身是名字紫儿,是王爷的侍妾,众姐妹也是无聊,才来着凉亭之中说话的,若是有什么地方热福晋不快了,还要福晋大度,原谅我们才好,我们也是无心的,只不过,福晋说的一点,妾身实在是不敢苟同,王爷喜欢的女人,自然是王爷的主意,不管是安静的,还是吵闹的,但凡王爷喜欢了,那边是极好的了,何况福晋刚来王府之中,王爷的很多习惯,福晋肯定是不会知道的,所以……“

    ”所以你变要教一教本福晋怎么做人是吗?“宇文西雅冷冷的说。

    紫儿没有想到宇文西雅还是一个不受欺负的,守着这么多的人,自己被呛声,面子上面过不去,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嘴唇紧抿着。

    刚才坐在紫儿身边的那个女人,上前说:”福晋吉祥,妾身也是王爷的侍妾丁香,刚才紫儿姐姐,并不是那个意思的,还请福晋见谅,紫儿姐姐心直口快的,有一些话不好听但是还是有道理的,王爷的喜好,岂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猜测的。“

    宇文西雅还真是没有想到,哈彦穆容府里面的这几个女人还真是不好对付,宇文西雅来到这里,本来心里面便很委屈,好好的人竟然穿越了,现在又没有任何准备的嫁人了,这个可好了,又要受欺负,她可不是一个能够忍耐的主。宇文西雅不想忍,也不用忍,她不想哈彦穆容对自己改观,更不想留在这个王府里面呆一辈子,哈彦穆容最好是将自己马上给休掉,不然的话,自己让整个王府里面鸡犬不宁。

    宇文西雅笑着说:“我看这些侍妾里面,就两位姐姐长得漂亮,不仅是人长得漂亮,说话也漂亮,本福晋不知道两位在王爷的心中是个什么位置,但是,在本福晋这里,没有一点位置,本福晋只知道自己是王府里面的福晋,当家主母,所以对于一些不听话或者是一些喜欢咬舌根子的人,本福晋自然是不会放过的,来人呀,掌嘴。”

    其他人看见宇文西雅来真的了,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丁香其实是很胆小的,听见宇文西雅要惩罚她,吓得花容失色,瘫倒在地上,一直求饶,倒是那个紫儿很有骨气,愣是一句求饶的话,也没有说。宇文西雅确实是很佩服,但是这个时候,真好是杀鸡给猴看的时候,绝对不能心软。

    宇文西雅说:“今天真是对不住两位姐姐了,本福晋今天要清理门户,整顿家风,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是。”众人恭敬的答应。

    宇文西雅对站在旁边的小丫鬟说:“你们去吧。”

    两位小丫鬟还是战战赫赫的,一直不敢下手,宇文西雅皱着眉头说:“难道还要本福晋亲自动手吗?”

    这个时候,两个小丫鬟才走过去,啪啪的打在紫儿还有丁香的脸上,听得别人的心中,都是一阵一阵的,其余的侍妾看着正在受罚的紫儿和丁香,脸上都发白,有一些人更是娇弱的不行,都晕了过去。

    宇文西雅冷笑一声,想,这就受不了了,好戏还在后面呢。

    紫儿和丁香的脸,肿的跟一个猪头一样,宇文西雅的心中还是不忍的,但是一咬牙,坚持了下去。

    丁香哭着说:“福晋,妾身知错了,妾身知错了,还请福晋高抬贵手,饶了妾身吧。求求您了,福晋,求您看在咱们一同服侍王爷的份上,饶了妾身吧。”

    宇文西雅看着丁香娇柔的笑脸,此刻全部都是手掌印,然而紫儿却是咬着牙,盯着宇文西雅,眼睛一眨不眨。

    宇文西雅摆摆手,说:“好了,就这样吧,本福晋想他们应该知道错了,今天本福晋就是告诉大家,在这个王府里面,除了王爷,谁是说了算的,还有就是,你们知道在背后不许咬舌根子。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行礼说:“明白了。”

    这个时候,蓝溪来到了小花园,远远的看见了一群人站在那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走过来,宇文西雅坐在石凳上面,紫儿和丁香跪在地上,脸肿的跟包子一样,蓝溪走到宇文西雅的身边,说:“福晋,原来您在这里,可让我好找呀。”

    宇文西雅看着蓝溪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蓝溪笑着说:“我们炖了一些山楂汤,很是好喝,想着现在这个时候,天气暖和了,也没有什么可口的东西,所以想来,福晋也是爱吃的,所以让您回去品尝一番。”

    宇文西雅最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东西了,想到要吃山楂,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笑着说:“好呀。现在就回去吧。”

    众人看着宇文西雅远去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娇小的福晋,竟然是如此的强悍。大家本来以为王爷娶进门的福晋是当今丞相庶出的女儿,在丞相府里面,不受喜欢,想来也是一个性格软弱的主,没有想到竟然是这般的强悍,真是大开眼界呀。

    丁香被侍女扶起来,呲牙咧嘴的,只喊着疼。

    其中一个长相妖媚的侍妾走过来说:“丁香姐,您今天真是辛苦了,替咱们姐妹领了责罚,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才好呢。”

    丁香没有说话,倒是紫儿,冷哼一声,说:“刚才福晋才说过不要再王府里面惹是生非,怎么轻舞妹妹,这么快就忘记了么?”

    被唤作轻舞的女子,瞪着眼睛看着紫儿,冷哼一声,便走了。

    丁香看着紫儿,说:“赶快回去涂药吧,免得王爷回到王府里面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是会不高兴的。”

    紫儿冷笑的说:“是会不高兴的,王爷怎么会允许一个刚来王府不久的女人,这么欺负自己的爱妾呢,丁香,今天的耻辱,我一定会讨回来的,我讨回来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她福晋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