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宇文西雅回门风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3本章字数:3926字

    在王府里面待了三天,便到了回门的时候,但是哈彦穆容还是没有回来,灵儿在屋子里面收拾东西,撅着嘴巴,说:”回门的时候,应该是有姑爷陪着的,可是王爷现在在边关打仗,又没有回来,咱们明天回去,肯定是要被大夫人还有大小姐笑话的。“

    宇文西雅看着灵儿说:”你哪里这么多的事情,明天你跟我好好的回去就好了,明天他们要是敢笑话我们,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灵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可不奢求宇文西雅能够替她们出气,明天回门,平平静静的就好了,可不要出什么事情,要不然她着一颗小心脏可受不了的。

    回门的时候,宇文西雅用了王府里面最破旧的马车,灵儿看着那辆破马车说:”小姐,咱们为什么不坐那辆马车,反而要做这么破烂的马车呢?“

    宇文西雅笑着说:”我是在给他们笑话我们的机会呀,只要他们笑话我们,你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灵儿真是不知道现在的宇文西雅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什么也不怕了,以前的宇文西雅胆小怕事,遇到事情只是会哭,而且每次犯了错误,都是躲在夫人的身后,可是现在,别人不找她的麻烦,她却要找别人的麻烦,真是无语了。

    宇文西雅说:”灵儿,蓝溪,咱们走。“

    灵儿和蓝溪点点头。

    来到丞相府,门口没有一人迎接,宇文西雅倒是坦然,灵儿愤愤不平的说:”看见了吧,小姐,尽管咱们是坐着破旧马车过来的,也没有办法找别人的茬,因为人家根本就不出来。”

    宇文西雅看了看蓝溪,蓝溪点点头,走上前去敲了敲门,一个小厮走了出来,说:“你找哪位?”

    蓝溪笑着说:“这是我家主人的名帖,麻烦小哥帮我送去给宇文丞相,麻烦了。”

    小厮点点头,往院子里面走去。

    蓝溪回来,说:“福晋,敬请坐在这里等着吧。”

    宇文西雅点点头。

    灵儿惊讶的说:“蓝溪,你做了什么,就这么肯定他们会出来迎接咱们。”

    蓝溪直笑不语。

    果然不出蓝溪所料,没有一会儿,丞相府里面的那女老少,都跑了出来。

    蓝溪走过去,说:“宇文丞相,奴才再次恭候多时了。”

    宇文年知道今天是宇文西雅回门的日子,但是他知道哈彦穆容去边境了,还没有回来,所以今天故意没有出来迎接,就是要让宇文西雅知道,自己虽然嫁给了三王爷,但是她还是丞相府里面庶出的女儿,可是,刚才收到名帖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以为哈彦穆容回来了呢,也顾不得上什么梳洗打扮,便着急的跑了出来,此刻看见宇文西雅就带着两个小丫头,显然自己是被骗了,脸上有一些生气。

    蓝溪笑着说:“奴才是王爷府里面的丫环蓝溪,今天代替我家主子陪福晋回门,主子临走之前特异交代的。希望宇文丞相不要生气。”

    宇文年笑着说:“王爷到边境里面,为了百姓们的安危作战,说到底,是为了我们,老夫怎么会生气呢,有次良婿,是老夫的荣幸。王爷这么繁忙,竟然还记得小女回门的事情,看来王爷与小女之间还真是恩爱有加呀。”

    蓝溪笑着点点头。

    宇文西雅真是佩服死蓝溪了,不愧是王府里面长大的丫鬟,这嘴巴说起话来,还真是一个绝呀。

    宇文西雅笑着说:“爹爹,咱们进去吧,大家在这里站着也是不好的。”

    宇文年急忙点点头。

    宇文西雅路过宇文西雪的身边,拉着宇文西雪的手,说:“姐姐,最近还好么?虽然只是几天,但是妹妹感觉,自己跟姐姐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兰溪笑着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宇文西雅笑着说:”对对对,就是这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宇文西雪打掉宇文西雅的手,说:”妹妹,真是没有发现你现在如此的恶心,你不用骗我们大家说是我,王爷带你怎么好,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恐怕你在王府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

    宇文西雅笑眯眯的看着宇文西雪说:‘你怎么知道的呢,难道姐姐有千里眼,看见我在王府里面的日子不好过的了。”

    宇文西雪冷哼一声,说:“你当我们是真眼瞎吗?这辆破旧的马车不就是证据吗?如果王爷真的那么宠爱你,怎么可能让你乘坐如此破烂的马车回门呢。”

    宇文西雅笑了笑,说:“姐姐,真是没有发现,你是如此的浅薄。”

    听到宇文西雅说自己浅薄,宇文西雪要上前跟宇文西雅理论,却被宇文年给制止了,说:“好了,大家都回去吧,站在这里吵闹,成何体统。”

    大夫人跟宇文西雪使了一个眼色,宇文西雪冷哼一声,回到了府中。

    众人来到前厅,宇文年说:“西雅,王爷对你怎么样?果真是不好吗?”

    宇文西雅在心中冷笑,想,老混蛋,你就想着自己的地位了,是不是生怕哈彦穆容对自己不好,你再朝廷中的地位不保呀。你这一辈子,都是在乎自己,可怜我的娘亲的心中却始终爱着你。

    宇文西雅笑着说:“没有的事情,那不过是姐姐猜测的事情罢了,王爷那是很好的,爹爹不相信,可以问蓝溪,蓝溪是王爷奶娘的女儿,从小跟王爷一起长大的。”

    宇文年看着蓝溪,不由得惊讶,说:“看着姑娘眼熟,是不是在那里见过?”

    蓝溪笑着说:“怎么会呢,丞相说笑了,我一个小丫鬟,整天只是干一些粗活,照顾主子,甚少出门的。”

    宇文年点点头,又对宇文西雅说:“那西雅你怎么乘坐这样的马车回来呢。”

    宇文西雅看着宇文西雪,笑着说:“爹爹有所不知,西雅嫁到王府里面以后,新婚之夜,王爷便告诉女儿,女儿是王府里面的福晋,也是当家主母,所以要勤俭持家,以身作则,王爷在边关带兵大战,不辞辛苦,女儿在家里面自然也要节约的。这样才能显示夫妻二人团结同心。”

    宇文年点点头,但是心里面却是怎么也不得劲儿,早在心里面把宇文西雅骂了八百遍了。

    宇文西雪冷笑一声,说:“新婚回门竟然是不重要的事情吗?宇文西雅你得心中有没有宇文一家了,竟然如此冷清,王爷是想要姐姐勤俭持家,并不是让你丢人现眼的,做这样的马车回门,让老百姓们看见还以为咱们宇文家不受三王爷的待见呢。”

    宇文西雪气哼哼的说完,大夫人叹了一口气,说:“西雪说的极是呀,西雅,这可不是小事呀,关系到两家的脸面问题。”

    宇文西雅笑着说:“这是王爷亲子吩咐吧,女儿也没有办法,如果大家不满意,可以亲自去问王爷,王爷让女儿勤俭持家,女儿不可待满,再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其实女儿也不想这样的。”

    宇文西雅把所有的过失都推到了哈彦穆容身上,在心里面跟哈彦穆容使劲儿道歉。

    宇文年脸色铁青,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心里面想,看来让宇文西雅监视哈彦穆容的事情,是做不到了。宇文年说:“西雅,你做得对。”

    宇文西雅藐视的看着宇文西雪,听到宇文年这样说,宇文西雪更加的生气。

    宇文西雅笑着说:“对了,大娘,西雅这次回来,虽然没有带什么东西,但是还是想着大娘以前的照顾,特意给大娘带了一件礼物,这件礼物放在大娘屋子里面,大娘或许会安好一辈子的。”

    大夫人听见宇文西雅这样说,心里面顿时乐开了花,没有想到,自己以前那样对待宇文西雅,这次回门,她竟然还给自己捎回来了一份礼物,按说宇文丞相府里面的奇珍异宝也是无数的,但是大夫人生性贪婪,从来没有满足。

    宇文西雅示意灵儿将那个锦盒拿出来,交给大夫人。

    大夫人接过去,真想现在就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想着王爷府里面的珍宝更是少见,外观便是如此精美,里面的东西肯定也是非常好的吧,这样想着,大夫人的嘴角越咧越大。

    宇文西雅笑着说:“大娘打开看看吧。看看喜欢不喜欢,这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呢。”

    大夫人赶紧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脸上的笑僵在一起,脸色发青,宇文西雪看见自己的娘亲,脸色不对,便走过去,看见里面的东西,顿时明白了,非常生气的说:“宇文西雅,你真的是很过分了,我娘好好的,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娘一个棺材。”

    宇文年的脸色也变得更加难看,冷哼一声,说:“西雅,你这样做真的是胡闹。”

    事情正按照宇文西雅所想的发展。

    宇文西雅说:“爹爹冤枉女儿了,女儿从书上看到,棺材是福气,还有财富的象征,之所以这样,女儿才会送大娘棺材的。”

    大夫人气的浑身颤抖。

    宇文西雅更加的高兴,说:”如果不是大娘以前的特殊照拂,女儿也不会想到要送大娘棺材的,这棺材是不能轻易送的,只有感情深厚的人之间才可以送,就像是以前,姐姐送给西雅的那棺材,不也是因为感情深厚吗?’

    宇文西雪冷哼一声,走了出去,宇文西雅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宇文年感觉自己的女儿不像是以前那个样子,变了,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难道她以前都是装的吗?

    大家散了以后,宇文西雅带着灵儿和蓝溪回到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里面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有很多叶子散落在地上。

    灵儿不满的说:“真是太过分了,难道小姐出嫁了,就不回来住了嘛,都不给打扫了。”

    宇文西雅倒是没有生气,说:“人走茶凉,再说了,我也不愿意让他们进来,我估计娘亲也是不喜欢的。”

    灵儿想到二夫人,脸上带上了悲伤之色。

    蓝溪看着周围的环境,这个小院子跟整个丞相府的风格真是不一样,丞相很气派,就算是花园里面的花朵也是极其珍贵的,但是这个小院子给人的感觉很纯朴,种植的是一些普通的花草,但是看上去更美。

    宇文西雅说:“蓝溪,我们以前不认识,所以你不知道,这是我跟我娘亲居住的地方,娘亲是我爹的小妾,出身不高,在家中本来就没有地位,又因为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更是不受丈夫的喜欢了,清苦了一辈子,到头来,却那么可怜的死掉了。”

    蓝溪抿着嘴,没有说话。

    灵儿哭着说:“小姐,不要说了,你不是说过,咱们应该往前看吗?”

    宇文西雅点点头,说:“我们得往前看,往前走,这样才不会活在悲痛之中,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才不能让敌人看咱们的笑话,这样我们才能报仇,给敌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灵儿点点头。

    蓝溪说:“您现在是王府里面的福晋,有了王爷,便不用害怕他们了。”

    宇文西雅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或许只有她个哈彦穆容之间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约定吧。

    今天这次回门,也算是报仇了,看见大夫人发青的脸色,宇文年闷闷不乐,还有宇文西雪的大怒,宇文西雅觉得这次回来,效果不错,顿时觉得可以多回来几次。

    宇文西雅走出丞相府,看着宇文年,委屈的说:”爹爹,大娘不会生气了吧。“

    宇文年皱着眉头,说:”没有的事情,天色不早了,爹也不留你了,早点回王府去吧。“

    宇文西雅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