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又遇横祸

    更新时间:2018-09-12 16:10:13本章字数:3892字

    绍明于是和妹儿开始了豆腐铺的打工生活。

    白天他们在店里干活,晚上回到家里便和老乞丐学习功夫,早上也早早起来练功,可谓勤快。

    他们所在的小镇名叫莆田镇,镇子也算大,大约几百户人家,镇外都是些水田和庄稼地,往南上百里有个较大的湖光城,据闻城内多是有权势的富贵人家。但这些似乎和这个小镇没多大关系,小镇上的人们只过着自己简单平静的生活。绍明和妹儿也过着平静简单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多月。

    绍明虽然多次想回大奎国去,然后想办法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大奎国的局势并不太好,据闻国师一方已经兵败退到边境地带,实在不容乐观,整个大奎国已今本在镇龙王的控制之下,而周边几个邻国也都与镇龙王交往慎密,全都支持他。

    如果不出变化,镇龙王不久便会登基称大奎王。

    绍明见事已至此,本来想回去的心也渐渐冷淡,日子如水,他已经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想起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家,家里有父母,还有弟弟,以后父母可以由弟弟照顾,自己却不能尽孝了,常常想到此不免感叹一声。

    妹儿看绍明有心事,时常想知道原因,绍明却也不肯说。

    日子继续平淡的过,一切倒也平静异常。

    不知觉又过了几个月。此时已经是冬天,估计无须多久便又是新年了。

    凡间的新年就是热闹,到处张灯结彩,到处是礼炮声。

    这天正下着大雪,绍明打了一壶酒回来,架到炉子上,然后和老乞丐聊天。

    老乞丐道:“小兄弟,你来这里多久了?”

    绍明道:“大概有五个多月了,这不都快过新年了!”

    老乞丐道:“嗯,都五个多月了,我教给你的功夫都学的怎样了?”

    绍明道:“承蒙老哥教诲,都练熟了,而去你教的内功心法真是有用,这大雪天的我穿着那么单薄也没啥事!”

    绍明说着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单薄外套。

    老乞丐道:“你和妹儿悟性都高,天生适合练武,不过练武只能防身,千万别混入江湖,知道吗?”

    绍明道:“那是当然!”

    老乞丐叹息一声道:“不像我,早早便踏入江湖,现在想抽身都抽不了啊!”

    绍明闻言,心下一惊,疑惑道:“老哥你的意思是?”

    老乞丐笑了笑,道:“没事,只是随口一说,来,咋们喝酒!”

    老乞丐说着把温了的酒壶拿下来,倒了两碗酒,端起就喝。

    绍明也不怠慢,拿起碗就喝,顿时浑身舒爽。

    老乞丐哈哈大笑道:“好喝好喝!”

    绍明也跟着哈哈大笑:“老哥,我们再来一碗!”

    说着就倒了两碗,老乞丐端起碗又是一干二净,绍明以前不喝酒,自从跟了老乞丐后,酒量也大了起来,而去有老乞丐教的内功做底子,怎么喝都太会醉,酒量惊人,喝酒就和喝水一样。

    这时妹儿从厨房端出两大盆菜,道:“你们别只顾着喝酒,吃菜吧!我做了一上午呢!”

    老乞丐和绍明于是拿起筷子,边喝酒便吃菜,妹儿也跟着一起吃。

    老乞丐道:“小兄弟,我要出门一趟,估计要一段时间,你们两人在家好好过日子!”

    绍明道:“老哥要去哪里?怎么去那么久?!”

    老乞丐道:“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有些事知道了不好,老哥现在挺羡慕你们两人的生活的,与世无争,简简单单,等老哥回来,你们二人便成亲了吧!”

    绍明和妹儿一听,吃了一惊,成亲这事自己可没想过,虽然答应要照顾妹儿,但是成亲这样的事怎么能说成就成呢?

    绍明道:“老哥,我们也只是兄妹一般,怎么能说成亲就成亲,何况妹儿还小,以后再议吧!来,喝酒!”

    老乞丐道:“老弟,你们年纪不小了,我们这里,哪个女娃儿不是十五六岁成家,难道还等到十八岁吗?哈哈,你看,妹儿跟了你这么久,不能这么跟下去啊,总得给她个名分,这样也不怕别人闲言闲语了!”

    绍明略微一想,道:“此事再议吧!”

    妹儿不说话,老乞丐看了看妹儿,又看了看绍明,道:“也好!你们的事你们决定,老哥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我明儿就启程,你们好好磨豆腐卖豆腐!别忘了练功啊!”

    绍明道:“哪里会,老哥教的东西我每天都勤快练着呢!”

    两人于是拿起大碗继续喝酒。

    到了第二天,天上依旧飘着大雪,老乞丐一早便出了门,远行而去,绍明和妹儿给他送行。然后便都到豆腐铺里磨豆腐卖豆腐去了。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几天。

    这天绍明一个劲的在豆腐坊磨豆腐,老李走了过来,把一袋豆子放下,随后问绍明道:“老弟,你可知道老铁去哪里吗?”

    绍明道:“老哥说他出远门一趟,问他去哪里也不肯说,说是过一段时间便回来!”

    老李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老铁这次出门怕是凶多吉少啊!”

    绍明闻言,顿时大惊,急忙道:“老哥你这话从何说起?”

    老李道:“哎,你也别问了,既然老铁不愿意让你们知道,就有他的理由,你们好好在这过日子吧,别卷入外面的世界纷争!”

    老李说着便大步离去,绍明一个人愣在那里,心想难道老乞丐是去干危险的事?去了结江湖恩怨吗?

    绍明不免为老乞丐担心,但也不好去问老李,于是皱了皱眉继续磨豆腐。

    到了晚上,绍明和妹儿坐在屋里烤火吃饭,绍明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对劲,心里不安,于是道:“妹儿,我总觉得老哥这次出门会出事,我今天一直心神不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妹儿道:“老哥身手不凡,我想他原本也一定是江湖中人,莫不是他和我奶奶一样都是隐身世外躲避江湖追杀的人?”

    绍明道:“这个难说,老哥说要去办事,指不定是去了解一些江湖恩怨,我看他之前说的话心思重重,肯定不简单!”

    妹儿道:“那我们怎么办?”

    绍明道:“老哥也算对我们有恩,他要是有难,我们一定得帮忙!”

    妹儿道:“可是这好像是江湖中事,老哥一直不希望我们卷入江湖之中,奶奶也不希望我们这样,何况我们并不知道老哥去了哪里,去哪里找他呢?”

    绍明道:“真是令人纠结!唉!江湖为何如此多事,就不能让人安分点吗,哎!”

    妹儿道:“以前奶奶跟我说过,人在江湖,常常身不由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还是尽力避免江湖之事吧!”

    绍明喝了一口酒,道:“不说了,先休息,明天再说!”

    绍明说着回到床铺上,倒头便睡。

    到了半夜,绍明和妹儿正在床上睡着,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们惊醒,绍明一咕噜爬起来,妹儿也急忙穿好衣服。

    绍明走到门前问道:“是谁?”

    门外声音道:“是我老李啊!快开门!”

    绍明闻言,急忙打开大门,只见月光照耀下,老李正扶着老乞丐,浑身是血的走进来。

    绍明大惊,急忙上去一把扶住老乞丐,道:“老哥,你这是怎么了?”

    老乞丐大口喘气,胸口直流血,话说不出口,老李道:“别说了,快把门关上!”

    绍明急忙把门关上,老李将老乞丐扶到大堂的床上,妹儿急忙拿出毛巾紧紧捂住老乞丐的伤口。

    老乞丐一脸痛苦,眼睛瞪得很大,大口的喘气,嘴角冒血。

    绍明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李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和人打斗受了重伤,他半夜跑回我的豆腐铺就已经这样了!”

    绍明关切的看向老乞丐,道:“老哥,你怎么样?”

    老乞丐一个劲的喘息,说不出话来,这时妹儿找出膏药,按照以前学的方法将药膏敷在老乞丐身上的伤口处,老乞丐瞪着大眼睛,终于说出了一句话:“酒???给我酒????”

    这时候居然还想着喝酒,绍明真是不知所以,但老乞丐说要酒,也不敢怠慢,于是急忙拿过酒壶,倒了一碗酒给老乞丐,老乞丐一饮而尽。

    喝完酒,老乞丐似乎回神了许多,张口道:“老李,你带着绍明和妹儿快点离开这里,我这个住地已经被叛徒暴露了,你们快点走,不要再呆在这个小镇!”

    三人闻言大惊。

    老乞丐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牌,铁牌上有一个“明”字。

    老乞丐把牌子交到绍明手里,道:“你们离开这里,去湖光城,找一个叫大明的药铺,把牌子交给里面的店小二,快走!”

    绍明急忙道:“好,我背你走!”

    老乞丐一把抓住绍明的手。道:“我不行了!你们快走,别管我!这帮人一定要知我于死地才罢休,我不死,你们就有危险!何况我已经不行了!你们快走!”

    绍明道:“不行,我们不能丢下你!”

    老乞丐看向老李,道:“你马上带他们走,不然我死不瞑目!”

    老李无奈,急忙站起来,拉住绍明和妹儿,道:“事已至此,你们跟我走吧!江湖事不宜拖沓!”

    绍明和妹儿眼中泛泪,急忙对老乞丐跪下扣头,然后站起来,和老李走出门去。

    三人出了门一路狂奔,路过一个街口的时候,只见不远处的屋顶上一排黑影快速跳跃而过,直冲老乞丐的屋子而去,看着人数估计有几十人,而去都带着明晃晃的刀。

    老李道:“这帮人不好惹,我们快走!”

    三人说着便快步小心翼翼的冲过街道,绍明边跑边心里抹泪,看来老乞丐这次是凶多吉少,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哎!

    三人一路狂奔,不一会便到了老李的豆腐铺,老李从院子里牵出两匹马,把其中一匹交给绍明和妹儿,自己骑上另一匹,然后飞驰而去。

    三人连夜赶路,星火兼程,直朝湖光城而去。

    天快亮的时候,三人终于到了湖光城下,这一百多里外的湖广城,城墙极高,估计有三四十米,此时城门还未打开。

    三人于是在城下等着。

    天快亮的时候,城门打开,陆续有人进进出出,三人于是打马进城。

    老李在前边带路,一路问人,终于不久到了大明药铺面前。

    这是一家三层木楼的建筑,门口挂着个大旗,上面写着大明药铺几个字。

    老李和绍明妹儿下马,老李走上前去敲门,过了一会,一个小二打开大门,打着哈欠问道:“大清早的把人吵醒,你们找谁?”

    老李急忙叫过绍明,绍明从怀里拿出那块写着明字的铁牌,交给店小二,店小二正睡眼惺忪中,一见那牌子,顿时大惊,急忙睁大眼睛往四处看了看,然后道:“你们跟我来!”

    绍明几人急忙走进店内,店小二赶紧把大门关上。

    到了店内,小二带着三人穿过走廊来到一个大厅前,然后让众人稍等片刻,便走向一边的内房。

    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突然从内房走出好几个彪形大汉,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长袍的书生模样的中年人,他走到大堂上,往正中的太师椅上一坐,便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几个彪形大汉急忙蜂拥而上,不由分说便将绍明三人捆绑,三人猝不及防,急忙还手,大汉们顿时近不得身,那椅子上的人又大喝一声,顿时从四周冲出更多的人来,各个手里手握着明晃晃的刀子,顿时蜂拥而上,绍明三人毕竟势单力薄,哪里敌得过这么多拿刀的人,顿时便被控制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