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服从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3本章字数:3413字

    入夜。

    黑影憧憧,偌大的采石场只有火把燃烧时候发出的声响和呜呜的风声。

    有谁能想象,如今这些站在采石场中,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男子,却是天启王朝的秘密军队?

    这些原本是当今圣上东方权的人,他将玉玺交三皇子给东方幽之后,也将这秘密军队转移到了东方幽手下。

    自从二皇子东方翼造反夺权之后,他的父皇东方权一直在暗中默默的训练着这支部队,只为了重新夺回帝位、

    “半年来,各位辛苦了,今天是来告诉各位一个好消息。七天之后,东方翼将在西京称帝。”

    作为指挥官也是东方幽的妃子的李晴站在上千个由最顶尖的高手组成的秘密军队前,沉声道,“战役,开始了。接下来你们或许会面临最危险、最侮辱、最尴尬、最两难的局面,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告诉我,你们要做到的是什么?”

    “回答教官,是服从!”

    “再说一次,是什么?”

    “服从!”

    李晴走到最前头一个个子较为精悍的人前,温柔浅笑,“告诉我,作为天启王朝至高无上的秘密军队,要做到哪三点?”

    “回答教官,是服从、服从,绝对的服从!”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了黎明前的夜。

    李晴嘴角微勾,“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现在分下去的是你们的任务。”

    经历了半年漫长的等待,众人拿到任务的时候,都不由得双手颤抖。

    这个时候,一个人默默走到了李晴的身前。

    认清眼前的人,正是何清,这真是个刺头啊,当初李晴若不是段时间内将何清打趴下,自己想训练这支军队那将很费劲,李晴眉毛微挑,“怎么?离开前还想再和我打一场吗?”

    何清却二话不说,半跪在了李晴的面前,对于这个女人,他发自内心的佩服,双手呈上任务文书,“何清接受任务。”

    任务?李晴翻开文书,却发现那任务上仅有四个字,保护李晴。

    再看向三皇子东方幽,李晴的心中有了答案,心中不由微叹,这个男人……

    何清虽然性格不羁,却是这上前高手中的高手。与李晴相比,李晴胜在实战经验和灵巧性,而何清则充满了爆发力以及耐力。

    本来何清应该被派往前线任务的。

    李晴抿了抿唇,等东方幽和当今圣上东方权上前下令之际,低声道,“何清,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利。”

    李晴知道现在急需用人,而她自认还没有多少人能够伤害得了自己,这何清放在她身边,委实太可惜。

    “属下服从安排。”

    李晴一挑眉,这男人还真是喜欢跟她对着干,既然如此,反正就当多一层保护了。

    接下来的行动,便是扮演村民进西京献上表演。对于这些只知道权谋,毫无娱乐精神的大男人们来说,当然只有让李晴来策划了。

    一想到终于可以再喝东方翼交锋了,李晴就不由得想要冷笑。

    谁也别想在欺负了她的人之后还能安然无恙,他东方翼想要平步青云?她李晴就偏偏要在他登上云梯之际,叫他摔进地狱!

    回到村中小院的时候,隐隐有个人站在门口。

    却是名芳华正茂的二八少女。

    午后,东方幽才刚刚跟村里人表达了离别之意,这个时候,这个女子的来意便很清楚了。

    李晴抬起头,冲着东方幽,笑。

    东方幽心中一凉,假装看不见,“娘子,我们回屋吧。”

    “等等!”

    少女却勇敢地出声了。

    李晴凉凉地看了东方幽一眼,意思很明了了。晚上别想进屋了!

    东方幽皱眉,看向那少女的目光有些无奈。

    那少女走到东方幽面前,鞠了一躬,“大、大哥,可以让我和刑天大哥说几句话吗?只要一会儿就好!”

    听到少女这么说,众人都是一愣。

    刑天,东方幽的很得力侍卫,只不过刑天一直躲在暗中保护着东方幽,任何人都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目。

    东方幽很快反应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属下出卖,“那……刑天,我和你嫂子先进去了,你们慢慢聊。”

    弄清楚了少女的来意,东方幽顿觉胸口压力一轻,所以说了,他可是爱妻丈夫的榜样,东方幽邀功似地看向李晴,却见李晴只是瞪大了眼睛,活见鬼似地死盯着刑天。

    姑娘,你的眼睛真的不需要看看吗?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喜欢那木头似的刑天,况且刑天现在还戴着一张标准路人脸的人皮面具,李晴感叹,莫非她真是太老了,现在年轻人的眼光她是越来越不懂得了。

    东方幽哪里会容忍自己的妻子在他身边时,还看着别的男人?

    “走了。”

    李晴不情不愿地收回视线,又看了景德一眼,“景德,看来你得加把劲了。”

    连木头人刑天的春天都来了,想来春天真的不远了。

    景德嘻嘻一笑,“嫂子,得令!”

    景德从小就伺候在东方幽身边,所以说起话来也百无禁忌了些。

    李晴刚一进门,便听到落锁的声音,下意识地回身望去,却被东方幽擒住,狠狠地压在门上。

    这突然而然,叫李晴有些适应不能。

    李晴暗暗磨牙,“你发什么疯?”

    “我高兴。”东方幽勾唇,将李晴搂在怀中。

    这个女人真的很爱记恨,但也很护短。虽然私底下他们两个常常是火花四射,但在面子上,李晴总是自觉或者不自觉地给他长脸。

    想到李晴今日的即兴演出,东方幽的心中就忍不住涌起纯男性的骄傲,“轩祺给你的东西呢?”

    李晴从怀中拿出神医北轩祺给的东西,虽然她很讨厌他当面叫她难堪,可是把这个东西丢了?她又不是傻了。

    果然,东方幽闻了药的味道,顿时双眼一亮,见东方幽的模样,李晴不由有些好奇,“这东西很好?”

    “万金难求。这种药就算是十年难治的疤痕都能消除,曾经有个公主用万金向轩祺索取此药的配方都不得。”

    “嗯哼。”李晴像是不怎么在意,手却毫不手软地握住。女人天生爱美,这对于女人来说可是个好东西!

    东方幽轻笑,“喜欢的话改天给你多弄点就是了。”东方幽二话不说拿过药瓶,推着李晴往床的方向而去。

    因为昨天的惨痛经历,李晴顿时汗毛竖起,“你想做什么?”

    东方幽笑得一脸无害,“自然是帮你上药了。”

    东方幽将上药两个字咬得很重,李晴眼角一抽,这个男人还真上瘾了,“我自己来就好。”李晴可不想以后对“上药”两个字都有阴影。

    “自己来?”在这个时候,东方幽的眼睛总有种特别的魔力,像是一汪深潭,引人沉沦其中。“你确定你可以?”

    东方幽的手抚上东方幽的后背,“这里,还有这里,你自己涂得上吗?”

    李晴暗骂妖孽,眼见又要惨遭压榨。

    敲门声响起。

    东方幽眉头一蹙,刑天和景德不会在这个时候不识相地来打扰。

    “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李晴和东方幽对视了一眼。

    “出来。”

    有什么比破坏人亲密更加令人发指的吗?有,就是大半夜不睡,硬拉着别人发酒疯。

    然而此刻没人生气,因为眼下的情形是在有些诡异。

    “北轩祺他是不是被绑架了?这个人不是北轩祺吧。”

    看到拿着酒壶的北轩祺,李晴深以为然。

    就连东方幽显然也很诧异,认识北轩祺这么多年,从来不曾见过北轩祺喝酒,唯一一次,也就是两人相识那一次,或许那是北轩祺唯一一次失控。

    没有理会两人奇异的目光,北轩祺兀自倒酒。

    “喝。”

    李晴虽然不知道北轩祺在发什么神经,但因为东方幽胃不好,这半年里,李晴立下重重规矩,要东方幽珍惜自己的生命。东方幽也做到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东方幽显然无法拒绝。

    看东方幽喝下第五杯,李晴抬手按住了酒杯,“够了。”看向北轩祺,“有话就说出来。”做什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要发酒疯好歹来点下酒菜吧?看不出北寒宫宫主竟然这么抠门。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北轩祺苍白的脸上多了点点红润,并不是绯红的那种红润,倒也让北轩祺看起来有了几分人气。

    即使如此,北轩祺的双眼还是不见光亮的黑沉,听了李晴的话,北轩祺的目光从清冽的酒中转开,落在了她的脸上,“你叫我什么?”

    还能叫什么?李晴忽然想到白天的时候的小插曲,不由挑眉,这个男人……不是因为她叫你“北北”而记恨到现在吧?原来他们还是一路人。

    李晴看着北轩祺那因为酒精而显得有人气的面庞,嘴角轻勾,故意用低柔地嗓音唤道,“北北,怎么了?北北不喜欢我这么叫你么?”

    北轩祺眯起眼,看着李晴的目光,仿佛要将她凌迟。

    “你再叫一次。”

    “原来你这么爱听,那我就如你的愿。”

    北轩祺和李晴,王对凤,嚣张跋扈哦,夹在中间的东方幽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雪儿,别说了。”

    和李晴在一起这些时日了,东方幽怎么会不明白,李晴其实是一个爱玩的人,尤其是越危险的东西越有挑战欲,尤其是不能激起她的劣根性,而很显然,北轩祺两样都占了。

    “怎么了?不过一个称谓而已,堂堂北寒宫宫主不是这种小气之人吧?”

    北轩祺又喝了口酒,“只是一个称谓。”他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是在咀嚼,亦或是准备反击。

    很快,李晴知道了北轩祺的选择。

    “没有人可以这么叫我,想这么叫,就要付出代价。”

    “说来听听。”

    北轩祺将手中的酒推到了李晴的面前,“赢了,随你,输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东方眉头一跳,想要阻止李晴,李晴却已经一口应下,“说定了。”

    李晴端起桌上的酒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先干为敬了。”

    接下来,本应该是一个美好缱绻的夜晚,却变成了斗酒比赛。

    北轩祺的酒量好,东方幽并不意外,就像他因为胃疼,少喝,但不代表他酒量就不好,况且北轩祺的医术,已经足够使他改变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