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愿赌服输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3本章字数:3415字

    李晴反而叫东方幽比较意外,这半年来毕竟聚少离多,也不曾有机会这样把酒畅饮,东方幽没想到李晴的酒量竟然有了这么大的进步。

    东方幽不知道的是,除了记仇、护短之外,李晴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暴露自己的弱点。前生的她,酒量自然不是她的弱点,可是在与东方翼的那一战败下之后,李晴便勤练酒量,再加上秘密训练确实挺累,一来二去倒是练出酒量来了。

    两个人互不相让,眼看全部的酒都已经见底,北轩祺站了起来,身体晃了一晃。

    李晴稳稳地站了起来,嘴角轻勾,“我赢了。”

    北轩祺单手撑在桌子上,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见状,东方幽轻咳一声,“轩祺,我把你的人叫来。”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挚友败北,对象还是自己的妻子。

    东方幽真不知是喜是忧。

    待东方幽出了门,北轩祺的嘴角却勾起一抹极为浅淡的笑容。

    李晴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这个男人,看来真的醉了。否则这个面瘫男怎么可能露出笑容?

    但下一刻,李晴发现自己真的错了,不是看错,而是判断失误。

    “输的,是你。”

    北轩祺拿起自己那边的酒坛,推到了李晴的面前。

    李晴狐疑地低头一闻,面色大变,这酒,竟然是浓度最高的蒸酒!李晴暗暗磨牙,她被北轩祺摆了一道。

    “愿赌服输。”李晴无畏,“你要我做什么?”他最好敢提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条件,她迟早报复回来!

    北轩祺再次变得面无表情,却忽然出其不意地伸出手——

    李晴没想到自己会两次让人得手,更想不到的是北轩祺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献舞?”李晴嘴角一抽,她想她现在的表情一定扭曲了。

    北轩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你随时可以反悔。”

    李晴握拳,“我不是舞娘。”

    北轩祺黑沉的眸子,在黑暗中望着李晴,这个样子的她与他所要的相差太远。

    低哑开口,北轩祺淡道,“今天的舞……”

    今天的舞?李晴想到今天为了给自家夫君找回场子的舞,原来他也看到了?

    “很有意思。”

    这算是夸奖吗?李晴挑眉,从第一次见面以来,她与他似乎总是不合的,而看他这种人,估计也是难得夸奖别人一回。

    深吸了一口气。李晴只怪自己技不如人,“理由。”

    没有人能够强迫李晴,但李晴向来讨厌欠别人的,如今要被迫当一次舞娘,她怎么也得知道原因,不要告诉她他纯粹觉得她跳的舞美若天仙。

    “理由?”北轩祺黑沉的眸隐晦的闪了闪,脸上平生第一次出现了迷茫。

    但那只是很短的一刹那,北轩祺的表情再次变得冰冷,用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的口气,淡淡地,“今日是我的生辰。”

    所以,他纯粹想要一份有意思的礼物而已。

    只是这样。

    生辰?这倒是李晴没有想过的答案。

    想到东方幽的反应,李晴心想其他人应该都不知道这座冰山的生日。不巧的是她今天跳的舞正好令这冰山感到有意思?

    李晴觉得自己真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

    “好吧。”李晴勉强同意了这个理由,不过……“你想看那舞现在恐怕是不行了。”大晚上的,哪里来的灯光效果、舞台效果和群众演员?况且那也是她即兴表演的而已,根本连舞蹈都不算。

    “那就换别的。”

    李晴挑眉,这大爷还真当起甩手掌柜了?连点单都要她自己负责?李晴撇嘴,脑海里迅速闪过穿越以来所跳过的舞蹈。嗯,霹雳舞?不行,肯定和这人的审美不符。钢管,对象不对。拉丁,对象不和……

    忽然,李晴双眼亮了亮。

    李晴说过了,她很记仇,而现在,她想到了一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走到北轩祺的面前,李晴伸出手,“来吧,和我跳支舞。”

    北轩祺黑沉的视线落在李晴的手上,没有动。

    “我们再来打个赌吧,如果你能跟得上我的步骤,以后我看到你自动绕行,但是如果你没有办法做到,你就得乖乖任我叫。”

    北轩祺看到李晴的眼睛很亮,比起今天的月亮还亮,他知道她又想耍伎俩,而他本来大可不必同意的,可是他却还是同意了。

    “手,放在这里,乱动就杀了你。”摆好基本动作后,李晴清了清嗓子,开始轻哼配乐,坏心眼地选择了节奏偏快的旋律。

    北轩祺看着自己和李晴交握的手,感觉李晴的体温顺着她的后背传来,黑沉的眸子隐晦地亮了亮,“你和东方幽也一起跳过这样的舞吗?”

    “你话太多了。还有,你踩到我了。”

    从头到尾,北轩祺的舞步几乎没有踩到点子上。

    “看来是我赢了。”一曲结束,李晴难掩得意,充满恶意地,李晴用自己听了都觉得恶心的声音喊道,“北北。”

    北轩祺的眼眸很亮,看着李晴,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李晴。”

    视线落在李晴的唇上,北轩祺慢慢低下了头。“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否则,下一次……”

    下一次?李晴没有听到后面的话,有什么人飞掠而来。再看去,北轩祺已经消失了。

    来人却是何清。他警惕地看向北轩祺离开的方向,见他的身影消失无踪,这才半跪下来,“属下来迟,请降罪。”

    李晴这才想起,何清如今已经是她的隐卫了,虽然不喜欢被人跟踪的感觉,却也无可奈何,“何罪之有?起来吧。”

    何清想到方才所见的情景,还是忍不住多嘴,“属下以为北轩祺这人,有些可疑。”

    朋友妻不可欺。无论北轩祺究竟是欺负还是欺骗,显然都不是一个友人该有的行为。

    李晴闻言,却只是淡淡道,“何清,你逾矩了。”

    何清一听,连忙低头,“属下知错。”

    李晴轻叹,“行了,少给我来这一套。”半年来都和她针锋相对的人,如今因为任务而不得不向她低头,李晴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李晴望着北轩祺离开的方向,轻声道,“东方幽是我夫君,他的眼光,我信得过,既然他都相信了,我也不会怀疑。你,知道该怎么做。”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显然不仅是指北轩祺,也是指何清。

    何清一时羞愧,“属下明白。”

    既然何清知道该怎么做,李晴也不再多言。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起方才北轩祺所说的话,他方才未说完的究竟是什么?

    ……

    三日后,西京。

    与京都不同,西京虽也是历代古城,却显然要更为活跃。行走在西京之人,穿着各色各样的服饰,操着不同的口音,在几条最重要的大街上,吆喝声,谈笑声,不绝于耳。在这里看到文化大融合,即使身着奇装异服,也没有人会多看几眼。

    这也给李晴一行人提供了便利。

    此时,李晴面带纱巾,站在长长的队伍之中。在队伍的最前方,是拿着笔墨,正在给来自各地的表演者做登记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官兵在来回查看。

    因为大典将至,向来繁华的西京更是混入了不少外地来的人,就怕这些人中夹杂了不轨之人。而因为东方翼的到来,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只怕有漏网之鱼。

    在李晴前方的是一名彪形大汉,留着浓密的胡子,操着不爽的口音道,“凭什么我无法通过?!你们耍我吗?!”

    大汉说着,就要将整个台子掀起,“抓住他!”十几个男人同时一跃而起,制止了他。

    “放开我,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狗东西,凭什么以貌取人!”

    “带走!”

    大汉走后,有不少艺人有些不平,“他也真是可怜,往常哪会如此?”

    “诶,你不知道么?今儿大典可不比寻常,这次西京可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附耳过来!”

    “什么,这二皇子竟是要称帝不成?”

    “嘘,你也忒落伍了,这早不是新鲜消息了!”

    “闭嘴!”听到众人的讨论,官爷们的脸色更加黑沉了一些,“给我看清楚你们自己的身份,妄议朝政,是想吃牢饭不成!”

    这一声后,众人都不得不安静下来。

    很快轮到李晴,见李晴面上戴着面纱,验明身份的官吏就要来掀开李晴的面纱,“拿下你的面纱!”

    李晴慌忙遮住面纱,“不可!”

    伪装成李晴的弟弟的何清上前一步,“各位官爷辛苦了!”

    何清不仅穿着华美,气宇非凡,面容无双,出手更是阔绰,一下子就给了每个人一个元宝,这才慢慢道,“各位官爷,这是在下的姐姐,姐姐生性羞怯,不喜让外人看见容貌,也怕引起争端,今儿个来此,乃为贵人献舞,若是他日荣得盛宠,必不忘各位恩典。”

    言下之意,却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想在这大典之上,觅得良人呢!想来在成功之前,是不想暴露身份,怕多生了纠缠。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这怕是不合规矩的。”

    何清立刻又送上几枚金叶子,“麻烦各位官爷了。”

    众人看这何清的模样,又多金又俊美非凡,可以想见那蒙面女子是何等尊贵的身份,只怕还是个绝色大美人哩!

    这样的女子要嫁个好人家还不容易吗?看那模样,甚至还是来自京都来的,却特地跑来这西京,再联想到要来此的东方翼,众人顿时了然。

    收了金叶子,几名官吏咳嗽了一声,“还不到一边去。”却是放行了。

    何清再次谢过,扶着李晴的手离开。

    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李晴一双眸子紧盯着那些人的动作。

    收取了贿赂的人回了头,却不知道吩咐了什么,随后一队官兵就离开了。

    “鱼儿上钩了。”

    李晴嘴角轻勾,他们这样做可不是想遮掩身份,事实上,若是真要遮掩身份的话,有了易容术,还不容易?但她就是故意要引起他们的怀疑。

    这样挥金如土,这样害怕身份暴露,反而叫人怀疑吧?

    何清看着拿下面具的李晴,绝色的面容,如今却充满了自信与张狂。这是个与他过去二十年的生命中所遇到的女子都极为不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