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下一个任务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3本章字数:3179字

    早在李晴还是何清的教官之时,何清就明白了李晴有多么狂妄,哪怕那个时候她的实力还不如他,她却能够镇压住千名顶尖高手,可是……

    “真的要这么做?”

    何清的任务就是保护李晴,所以李晴要自当奋勇作为诱饵,他也只能如影随形。

    没错,李晴此举,乃是引蛇出洞。

    “没错。”

    李晴一番思量,觉得东方翼这人会选择在繁华却容易藏匿的西京,绝对不是因为一时脑热,想必有更深的顾虑,只怕今日他们以易容之术逃过了这些爪牙,也会被跟踪。到时候,不止是他们,恐怕别的人也会卷入其中。

    李晴的做法就是让他们的眼光都集中到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好了,既然目的达成了。”李晴回过神来,笑得可爱,“该进行下一个任务了。”

    所谓的下一个任务……

    何清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晴以风卷残云之姿,将一桌子菜扫荡了干净。

    “撑、撑、撑死了!”李晴几个迭音,形象全无地靠在椅子上,摸着圆鼓鼓的肚皮。

    不愧是融合百家文化的西京,这里的美食也是集百家之长,汇集了全国的美食。这对于李晴来说,无疑是人间天堂。所以哪怕知道自己的情形危险万分,她都还能镇定如此,饕餮如此。

    吃货,走到哪里都改不了老毛病。可是即使再馋,李晴点的也全是素菜。虽然有些可惜,但李晴没忘记修行。

    所谓饱暖思淫欲,对于李晴来说,现在只想找个人虐一虐,所以,眼见何清还是一动不动,甚至连酒杯也没动,不由勾起笑意。

    养眼的人,怎么也不嫌多。李晴忽然发现,穿越以来,遇到的却都是些美型男。东方幽的俊美自然是不在话下,东方幽给人的感觉如风,美到极致,却不会让人感觉有半点不快,冷淡,但唯有她明白他的热情。

    刑天这人虽然木了一点,体格却是棒极,面容更偏向于阳刚,倒也充满了男性魅力。北轩祺也是,他的俊美已经近于妖孽,虽然冷冰冰不近人情,却也是因为如此,更显得他的美不似凡间之物。就连东方翼,景德,也是各有千秋。东方翼邪魅,富有侵略性,而景德则是阳光可爱,当然有时候有些行径却也叫人咬牙切齿。

    而何清这人,更是挑起李晴的兴趣。后来李晴才知道,这人的身世原来如此不凡,十代以来均是武家出身,更是遗传了标志性的娃娃脸。

    没错,冷酷、好战,不多言的何清,却是有一张标准的娃娃脸。这也是李晴为什么每每应下何清的挑战的原因。

    啊哈,李晴承认自己又手痒了,看到这样一尊冰冷的娃娃,她就忍不住想虐一虐。

    “我说,小清清,你怎么不吃?”

    可惜,何清不像东方幽早就摸透了李晴的坏心眼,只是道,“大敌在前,食不下饭。”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他又不是这没心没肺的女人,如今整个天启王朝的命运可是掌握在他们手中,他怎能怠慢?

    “食不下饭?这可不行,人是铁,饭是钢。”李晴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何清的身边。

    何清下意识地警惕起来,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被李晴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何清很怀疑,他是不是成了某个女人闲来无事的玩具。

    这个念头让何清整个不高兴,却有一阵馨香袭来。

    李晴的手已经袭上了何清的脸,轻轻一拍,“这脸嫩的,不知道要叫多少女人嫉妒到死啊。”

    何清向来讨厌别人拿他的娃娃脸说事,脸上更是阴沉,

    这个时候,李晴却歉意一笑,“啊,抱歉,我都忘记了,你最讨厌别人开你玩笑的。”

    何清下意识一怔,这女人什么时候转性了?竟然会道歉?

    李晴趁热打铁,舀了一勺汤轻碰何清的唇,“来,张口。”

    何清自然不愿意,这女人……何清耳朵一热,不自在地别过唇。

    “诶,看来是我自找的,你不原谅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李晴的叹息很轻,何清却觉得刺耳非常。

    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把戏?明明很清楚李晴又在玩,何清却有种不想听见她叹气的冲动。

    不自在地,何清张开了口。“吃了就行了吧?”

    何清的声音有些挫败,为自己的妥协而懊恼。

    李晴眼睛一亮,掩饰下眼底的邪恶,“嗯,小清清果然最可爱了。”

    何清吃下了李晴喂的东西,听了李晴的话,又是着恼,“不准说我可爱……噗。”

    何清一个不留神,整个喷了出来,一张白皙的俊脸顿时染上了漂亮的绯红。

    “你……”她竟然让他喝下辣椒水!

    李晴看着何清一张俊脸又黑又红,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何清站了起来。

    李晴目光一闪,已然严阵以待。饭后消食什么的,所谓吃饱了撑的就是指她了。

    然而没等何清有动作,门开了。

    “笑什么,这么开心?”

    来人正是东方幽,虽然伪装成浪人,但那气势却是无法掩饰的。他的目光扫过脸色阴郁的何清,再看向李晴,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东方幽来了,何清自然不敢造次,“属下告退。”

    看何清忍着气离开的模样,东方幽无奈看向李晴,李晴还偷着乐,撞见东方幽也不心虚,嫩唇一弯,“夫君,现在来找我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李晴可没忘记,现在的她可是官兵的“重点关照”对象。

    东方幽优雅地摘下面具,下一刻,却是擒住了李晴的腰,不容拒绝地就堵住了她。

    末了,东方幽满意一笑,“看来娘子是越来越自觉了。”面对美食,也不忘修行。

    这男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散发魅力!李晴这么想着,却是舔了舔唇,“当然,美食哪里比得上夫君的滋味鲜美?”

    却是将东方幽比作食物。

    李晴其人,什么时候都不愿意吃亏的,这东方幽打扰了她逗弄宠物的兴致,自然得给她点乐子。

    东方幽却也不恼,低低一笑,“娘子的满意,就是夫君的荣幸。”语毕,又是一下。

    李晴欣然接受。

    这对本来就强势而霸道的男女,乃至是在情事之上,也是当仁不让。

    火与火的碰撞,自是火花四射。

    相比李晴来说,东方幽以本能取胜,李晴浑身发软,却是将错就错,柔软的身子攀着强健的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早就衣衫不整。

    眼看李晴就要开始动手,东方幽连忙擒住了她的手,阻止她继续点火,“好了,今天是跟你说些要事的。”东方幽不得不阻止李晴,否则再这样下去,只怕他会被亲亲娘子的热情给燃烧,连正事都给忘了!

    这不完全的燃烧,不满的显然不仅是东方幽,李晴嗔怒地瞪了东方幽一眼,明显是在埋怨。还不是他将她点燃了,这会儿又罢工了,这夫君做的,可真不称职。

    被李晴这一瞪,东方幽差点又把持不住。天地可鉴,他自认定力非凡,到了李晴这儿却是近乎于一张薄纸了。

    “好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东方幽深吸了口气,替李晴整理衣服,就怕自己看着自家娘子这充满风情的一面表达不清楚。

    “怎么?出了什么差错么?”

    东方幽不语,只是拿出了一样东西,却是东方翼随行的名单。李晴只扫了一眼就明白了东方幽的意思。

    随行的绝大多数是东方翼的亲信和属下,除了公主东方琳不在此名单,想来是在京都坐镇。

    李泽也在名单之中。

    东方幽没说话,他明白李晴知道他的意思,果然,李晴缓缓开口,“他,就由我来负责。”

    ……

    西京大典,乃是仅次于春节的全国性节日,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中秋宫宴。

    传说中,千百年来保护天启的神女一开始便是降生在西京这个地方,西京大典之日,也是神女诞辰。历代君王每年都要来西京举办大典,为国家祈福,希望希望能够得到神女的庇佑,来年国运亨通,农业丰收,商业繁荣,国家安泰。

    在这一天里,不仅王室之人为之奔波,寻常的老百姓也是用尽心思,准备各种表演,只为自己的节目被选进大典之中,得到神女的荣光。

    “你们看那群人,一副五大三粗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被选进大典里的!肯定是贿赂了!”

    “我看也是,梨园都没有被选上,这些人凭什么啊!”

    “幸好,虽然没有后台,咱们到底还是进来了不是?看来我们比起梨园还要略胜一筹啊!”

    “对了,你听说没有?有个千金小姐一路正大光明地行贿进了大典!那金叶子,跟不要钱似的!”

    “你说那美人啊,怎么没有?我可是亲眼所见的!虽然没有看到那女子面纱下的样子,但看她那倾国倾城之姿的弟弟,估计又是一红颜祸水!”

    “诶,可惜,官榜却公示了,今年皇上身体欠安,怕是没有办法来了,这金叶子真是白瞎了!”

    “你懂什么啊,那女子分明是冲着二皇子来的好吧?我看呐,她也是看清楚了局势,瞄准了后位哩!”

    “你的意思……这话可乱说不得!”

    “嘘,你以为每年大典皇上可曾缺位过?如今说身体抱恙,那合该是怎的光景啊!而如今二皇子可是最得圣上倾心,只怕离皇位也不远了!”

    一堆人叽叽喳喳,在后台准备着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