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金蚕丝网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3334字

    东方翼警觉地抬起头,却是被巨网兜住,惨叫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巨大的铁钉从天而上,贯穿了死士的背脊、脑袋、身躯,直将死士钉在地上,血流而死。

    东方翼后知后觉中了埋伏,想要砍断网兜,却发现只是徒然。

    “没用的,这是专门为了你而做的金蚕丝网,束手就擒吧!”

    无论东方翼想不想,都只能身不由己地被天降之网困在地上,动弹不得。

    从东方翼的角度看去,李晴和东方幽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动作,东方幽的嘴角似乎还带着寻常可见的无谓笑意,仿佛今日这一战不过是茶后对弈,而他东方翼亦只是他们眼中的笑料而已。

    东方翼没有看到的是,东方琳挣脱了牵制,不顾刀枪血雨,明明是柔弱的女子,却不顾一切,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只为了这段不为世俗,甚至不被所爱的人珍视的爱情。

    就连向来不容易心软的李晴,都不由得为东方琳这样的感情所触动,“别伤她。”

    在李晴的命令下,东方琳总算来到了东方翼的身边,掠了掠汗湿的鬓发,抽出丝绢,小心翼翼地擦拭东方翼脸上沾染上的血迹,“翼,没事吧?投降吧,翼,我会跟父皇磕头的,我跟他求饶,我们就到北疆去,就算再累再苦,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

    爱到深处,尊严什么的早就无谓了,一心只想所爱的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众人沉默着看着当日不可一世的长公主泪流满面,鬓发蓬乱,只为着不该爱的人,将额头都磕出了鲜血,“父皇,最后绕过我们这一次吧,我保证,我和翼此生绝对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

    李晴的视线落在东方翼的身上,然而即使到了这个时候,东方翼的目光依然没有放在东方琳的身上,李晴不由微微皱眉。

    东方权不知是气的亦或是感到悲哀,长须抖动着,嘴唇蠕动半晌,最终只是闭了闭眼,转过身去,“宣朕的旨意,东方翼、东方琳悖伦逆行,有失皇统,即日起逐出族谱,贬为平民,发配北疆,从此不得踏入京城半步,世代不得从仕,钦此。”

    东方权言下之意,却是要剥夺东方翼所有希望,只留他一条命了。但说来东方权到底还是心软了,毕竟这谋朝篡位之罪若是说出来了,那哪怕是受五马分尸之刑都不为过的。当然,当今圣上都明显要放过东方翼一马,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说些什么。

    东方幽亦缓步走来,命人撤了网兜,要亲手为东方翼戴上镣铐。

    东方翼始终一言不发,仿佛在东方琳的深情下终于放下了执着。

    “皇兄,其实这皇位,本来予你也罢,只可惜你与你母妃都太过贪婪了。”若不是东方翼和怜妃逼人太甚,这吃人的皇位又何曾是东方幽心中所想?狗急了都会跳墙,况且是有血性的男儿,而如今,这场闹剧也该落幕了。

    东方翼双手垂下,没有抬眼,“东方幽,你以为你赢了吗?”

    李晴耳朵微动,隐约嗅出一丝不对劲,一声呼喊哽在喉咙间,东方翼却已经出手了。

    东方翼怎能忍受输给东方幽?哪怕是死,也要与东方幽同归于尽,他在袖中的手暗暗发力,玉佩在他的斗气中融为致命的杀器,只见他手心一番,无数碎片带着斗气化为冰雾,却是要将东方幽一招杀死!

    东方幽却是一动不动,仿佛完全没有料到东方翼有此偷袭一般。

    李晴一颗心提到了喉间,“东方幽!”李晴想也不想,足下一点,便朝着东方幽的方向飞去。

    然而,动作再快,东方翼与东方幽的距离是那样近……

    长发翻飞,一头青丝被冰雾冲散,滑下。

    东方琳被巨大的冰雾杀气冲击进了东方幽的怀中,随后一口鲜血,喷在了东方幽的怀中,但即使在临死前的那一刻,她的手依然紧紧握着东方幽的手腕。

    只因那个时候,东方幽早已做好了还击的准备。

    就不知道东方琳是因为知道东方幽出了手,东方翼必死无疑,才会扑上前去,亦或是觉察到东方翼的举动,想要阻止,他人已经无从知晓。

    “畜生!”

    东方幽扶住东方琳的手臂,东方琳却已经闭上了眼睛,东方权表情狰狞,倏然抽出身边侍卫的佩剑,一刀刺进了东方翼的胸膛。

    东方翼握住剑,却是笑了,“这个笨女人。”

    一时间,宫廷上下回响起东方翼凄厉而苍凉的笑声,然后,戛然而止。

    东方权后退两步,仿佛一瞬间沧桑了十年,在经过东方幽的时候,沙哑地说了一声,“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父皇。”

    有士兵要上前将东方翼和东方琳的尸体分开,李晴走上前,“将他们带到北疆,葬在一起吧。”

    就算临死也无法再回到故乡,那么如果两个人能够在一起,也算是个慰藉吧。

    “输赢有那么重要吗?”李晴因自己无意识的呢喃而皱眉,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会说出这样感性的话语来了?或许是因为目睹了东方琳的牺牲,在心中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简直是飞蛾扑火。”李晴盯着东方幽身前沾染上的鲜血,轻声道。

    东方幽握住李晴的手,像是在回应李晴心中的话语,“已经结束了。”

    一场夺权之争,最终以两名皇室之人的悲恋告终,不得不叫人唏嘘不已。

    在东方翼死后,他的死士也一个个服毒自尽,来不及自杀的,被卸了下巴,押后再审,只怕在这些人的口中,将套出更多惊人的秘密,只怕这一夜,再也无人成眠。

    不出李晴所料,在李泽的帮助下,继东方翼和东方琳死后,拉出了一连串谋篡名单,一时间,整个京都腥风血雨。

    东方幽登基与上千官员被斩首于同一天进行。

    当日,正殿之上,东方幽身着明黄帝袍,受东方权正统加冕。午门之外,却是鲜血祭天,血染京城。

    东方幽这招杀鸡儆猴,不可谓不狠,不仅将相关人士清理了个干净,同时也定了人心。只是事有两面,东方幽如此作为,虽然得到东方权的肯定,终归是落了暴君的口实。

    再者,另外一件事也叫民心惊慌不已。明明是七月的天,却下起鹅毛大雪。

    李晴站在午门边,抬头望着从天而降的飞雪,眉头不由紧蹙。

    大雪,将遍地的鲜血掩盖,渐渐地将一切洗白,好像方才的鲜血与悲惨只不过是错觉。只是,李晴心道,这大雪,怕是会得有心人利用啊。

    “小姐,总算找到您了,您怎么在这里?这是您的披风。”宋依梅带着披风而来,望着衣着单薄的李晴,担心地道。

    李晴没有马上回应,只是淡淡问道,“宋妈妈,你觉得冷吗?”

    宋依梅直觉回道,“当然冷了,这都下雪了。不过真奇怪啊,这七月的天,怎么就下起雪来了……”宋依梅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噤了声。

    李晴没有接过披风,而是伸出手,一点雪花落在李晴的手心中,李晴像是不曾看过雪花的样子一样,收回手,细细品了口雪。

    “小姐……”

    李晴的嘴角勾起一丝微凉的笑,看了一眼飘扬的雪花,眼中闪过一抹冷厉,“宋妈妈,我们回去吧。”

    宋依梅本来想说些什么,见李晴已经离开,连忙跟上前去,“小姐,奴婢很高兴受小姐器重,只是小姐,以后不要再这样叫奴婢了,只怕落了口实啊。”之后的话,宋依梅没有说,欲言又止。

    但就算宋依梅不说,李晴又怎么会不清楚宋依梅想说些什么?

    在登基的当日,东方幽就宣布要立李晴为后,却有人质疑李晴的出身。只当“李晴”庶女出身,配不上东方后位。更是有殷勤的大臣奉上自家未出阁的闺女生辰八字,但求分得一份好处。

    宫中人多嘴杂,就算宋依梅遮遮掩掩,李晴毕竟还是知道了。

    该如何是好呢?

    远远的,李晴便看到寝宫外跪倒了一片人。如今身份不同了,服侍的人也不一样了。只是再多的人服侍,都不若一个人自由自在。

    “啊,是皇上来了!”有小婢跑来报告,李晴面如常色,倒是宋依梅惊慌起来。

    “小姐,快快,先到别室去,让奴婢给您梳妆打扮一番!”

    眼见宋依梅已然开始张罗起来了,李晴摆了摆手,“不必了。”走了两步,李晴似是想到了什么,又道,“去上几样暖胃的小菜和好酒来。”

    宋依梅还想说些什么,李晴已经推门走了进去,宋依梅只得叹了口气,“按小姐的吩咐去做。”

    人都被东方幽支开了,屋内的灯光昏暗,李晴扫了一眼,没有在外室看到东方幽,掀开帘子,走进内室,果见东方幽战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是听到了动静,东方幽转过头来,望向李晴。

    明明是很近的距离,有一瞬间,李晴却觉得眼前的人,好远。

    只是一刹那的恍惚,东方幽已经走到了李晴的身前。

    手被东方幽用力地握住,手心那头传来的温暖叫李晴回过神来。

    “发什么呆?”

    霸道又宠溺的声音,扫去了李晴片刻的恍惚,李晴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说你自己吧。”李晴望了一眼窗外,“当上皇上了,还敢发呆,你当你是九命猫妖吗?”

    “也只有你当我是在发呆了。”东方幽没有直接回应李晴的调侃,只是淡淡一笑。

    说话间,李晴要的东西已经拿来了。

    彼时,东方幽正要刮李晴的鼻子,闻声,不由停下,有些懊恼似地瞪了眼,走到桌子边坐下。

    李晴暗笑,自顾自地坐在桌子边坐下,似乎没有看到宋依梅拼命地暗示,只是自顾自地吃自己的。

    宋依梅只当李晴不好意思,自告奋勇地道,“皇上,恕奴婢多言,这是小姐为了皇上您特地准备的,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