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蹬鼻子上脸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3295字

    东方幽微微挑眉,望向李晴,李晴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议论的焦点,正自顾自地吃得正香,如若不是早就见识过李晴的吃货本性,东方幽没准真的以为李晴“羞于开口”了。

    见李晴浑然不当回事,宋依梅有些急,一个劲儿地劝说李晴,“小姐,您别害羞啊,给皇上敬酒啊。”

    李晴在心中暗暗叹息,为免宋依梅急出问题来,只好停下筷子,意思意思地给东方幽倒了杯酒,才道,“好了,宋妈妈,你先下去吧。”

    宋妈妈似乎还是担心李晴不好好照应,可又无可奈何,只好三步一回头地回去。

    似是给李晴面子,待宋依梅走后,东方幽才笑了起来,“人走了,害羞的五小姐,打算怎么招待寡人?”

    这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了。李晴在心里冷哼一声,“什么五小姐,七小姐的,想要人招呼你那还不简单,动动嘴皮子,想要什么女人还不手到擒来?”

    “哦?”东方幽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听这话,莫非这是吃为夫的醋了?”

    李晴这下是完全不掩饰心中的鄙视了,“你是太久没有被收拾了吗?”这些日子,老是被几个自作聪明的“忠臣”跟前跟后地观察,李晴都有种自己越来越像观赏动物的感觉。李晴心想这是给自家男人面子,不发作,他倒好,自己提出来了。

    东方幽如今已然是个皇帝了,但听到李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却没有一点反感的表情,反倒觉得这就是李晴的风格,嘴角轻勾,也不介意筷子是李晴用的,直接就着她的手,叼走她筷子上的豆腐。

    李晴反倒被东方幽这不温不火的态度弄得有点郁闷,又见东方幽的脸蛋比起以往更加瘦削,不由皱了皱眉,嘀咕道,“减什么肥,硌死人了。”嘴上这么说着,却是给东方幽接了一双筷子,“吃吧。”

    只是,就算东方幽想,事情却总是这么多。

    听到有人来了,李晴想也不想地摆手,“没见皇上在用膳吗?待会儿再过来。”李晴才不管政务有多繁重,只是这一刻半会儿的都消停不下来,那这身体能受得了吗!

    倒是东方幽拉住了李晴的手,也不介意其他人就在旁边,搂过李晴在怀中,“拿过来。”

    起初李晴还不明白东方幽的用意,直到看到他手中展开的文书中的内容,总算明白了东方幽的用意。

    在东方幽的手中的,是一份名单,关于下一任宰相的候选人提名。李晴只匆匆扫了几眼就有了些印象,是朝中仅剩的几名“干净”的元老大臣。

    李晴不动声色,倒是东方幽先开口了,“你觉得如何?”

    或许其他女人听到这种问话会很高兴吧,李晴只觉得麻烦也没必要,“不觉得怎么样。”

    “哦?”东方幽没有斥责李晴,反倒是将册子放到了一边,手指轻敲桌面,“这些可都是朝廷重臣。”

    “是所谓的忠臣吧。”李晴轻嗤,忠说得好听就是对主人专一,说得不好听就是不懂得变通,若是放在一般的位置也就罢了,要做到宰相这位置,若是不懂得变通,只怕是送死,若是变通了,恐怕又有一大奸臣要横空出世了。

    东方幽是个明白人,李晴不以为他不懂得这个道理,只怕是因为旧制度如此,但是制度又是什么玩意儿?本来不过是人为创造出来的罢了。

    思及此,李晴也不说,手中筷子飞出,断成几截,却是生生嵌入了桌面上,形成一个树状图。

    东方幽是何等聪明的人,只稍一看,就明白了李晴的意思,“有意思。说吧,再给我多看看你能给我多少惊喜吧。”

    李晴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暗道这算哪门子惊喜,这可是我们祖宗的精华,倒是被东方幽捡了个现成,“中书、门下、尚书。”李晴也不看桌面,将三省六部制的雏形说了个大概。

    东方幽一点就透,越听,眼底的兴奋越深,心中不由感叹,庶女又如何?这天底下有哪个女人能像李晴如此?连连点头,最后还不忘插上一句,“单只是中央分权怕还是不够的罢,地方制度怕也是要改革,寡人以为废除旧州制,行县制,加派监察御史,直隶中央,你觉得如何?”

    这话,却是要行郡县制了。李晴心中暗叹东方幽确有做皇帝的资本,表面却是不动声色,“还行吧,这可不是我说的,出了事可别怨我,毕竟我可只是庶女。”李晴呵呵冷笑。

    东方幽大乐,一个积压在心头的问题解决了,兴起抱起李晴,在原地转了三圈。

    裙摆飞舞,发丝迷乱人眼,倒是李晴先不好意思了起来,“行了,发什么疯,叫别人看见成何体统。”

    虽然讨厌被小人抓小辫子,但是东方幽的身份,李晴还是顾虑的。

    “怕什么,你是我东方幽的女人!”

    “只怕你东方幽的女人不差我一个。”李晴只是笑,眉眼淡然。

    听了这话,东方幽微微蹙眉,方才李晴谈笑,东方幽也没往心里去,而如今……东方幽轻叹一声,搂住李晴的后脑勺,两个人鼻对着鼻,眼对着眼,仿佛想要看进她的心中。

    “在我心中,只有你一个。”

    李晴笑得凉薄,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东方幽的心声,只是,帝王再有情,由如何抵挡现实的无奈。

    明明眼前的女人是这样近,却又感觉如此遥远,东方幽心中起了一丝惊慌,哪怕是千军万马在前,都不曾有过的飘忽。

    “你在想什么?不,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此时此刻,哪怕眼前的女人要天上的繁星,他也愿意如后羿射日,为她打落天上的星辰。

    “我?”李晴望向天空,“我只想要一句保证。”

    “保证?”

    “答应我,若是有一天,你的枕边有了其他的女人。”李晴抬头看向星空,“那个时候,就放我走吧。”

    天上星星何其之多,而李晴她本来也是自由之人而已。李晴的爱来得绝对,也来得决绝,爱了,就全心全意,也来得心狠,容不了一粒沙子。

    “不可能!”东方幽断然否决了李晴的话,“我东方幽发誓,若是我……”

    东方幽的誓言,随着雪花,飘飘洒洒。

    李晴听得不真切,却还是愿意信了东方幽的真心。

    这样就够了,就算往后有任何变数,此刻,这样便够了……

    打定主意,李晴反握住东方幽的手。

    起初,东方幽还不明白李晴的用意,李晴也不说,只是将东方幽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随后拨开头发,自己主动撕下了一点面具。

    东方幽总算明白了李晴的意思,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讶之色,“看来你总算愿意让我知道了?”

    反倒是李晴见东方幽没有半点惊讶,不由挑眉,随即又露出了然之色,想来也是,东方幽是何等人物,两个人又亲密至此,东方幽不可能毫无察觉,然而东方幽却从来不提,这份可怕的沉着,即使是李晴,也不得不佩服了。

    “既然你知道了,就早说啊。”李晴不由碎碎念起来,“害我天天还要顶着这假面具,很伤皮肤的好吗?”

    “是吗?那我来看看好了。”

    李晴放了手,任由东方幽一点一点地揭开她脸上的面具……

    “皇、皇上!”有冒冒失失的年轻女婢端着东西进来,却在看到房间中多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时,连忙跪倒在地,“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所谓伴君如伴虎,此时此刻,小奴婢心中想的就是,不小心撞到皇上的艳事,只怕会掉脑袋啊?!虽然手抖个不停,小婢脑海中却还是无法抹去方才那惊艳的一幕。

    天啊,这天底下竟会有这样美貌的女子!简直像是仙女下凡似的,只怕那李晴的后位不保啊。

    这小婢却是不知道,这仙女似的女人便是李晴的真貌。

    东方幽心道李晴总算愿意以真面目见他,心下也愉悦不少,面对宫婢的慌张,也只是淡淡一笑,“何罪之有?寡人美人在抱,有皇后美貌如此,是寡人之幸,亦是天启之幸……给朕拿笔来,朕要立李家五小姐李晴为后!”

    若不是忌讳于宫廷礼仪,只怕这宫婢早就尖叫出来了。前面听着没错,可是这美人……难道这美人竟然是李家五小姐李晴么?!

    宫婢只道自己是瞎了眼了,又或许是这李家五小姐藏得太深,天啊,难道以前的李晴都是她自己的替身吗?这等美貌……有着等面貌,即使是庶女又如何?怕是要在京城里掀起大浪了!

    ……

    东方幽要立李晴为后的消息与新政的政令同时推出,一时间,不止是朝堂之上,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对于新政,自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但如今朝堂之上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东方幽自己人,再加上东方幽的强势,倒是没有多大波折,民间之人不懂得这些,也不敢妄议朝政,于是对这个未见过真相的未来皇后的庐山真面目愈加好奇起来。

    有人说着李家五小姐长相平凡,胜在聪慧,又有人不以为然,只道女人聪慧不到哪里去,定是有狐媚之姿,否则哪能勾得一代年轻英俊的皇上倾心至此?更有甚者多有猜想,道是李将军被派去平定蛮夷,或许是和皇上达成了什么协议罢了。

    不管真相如何,众人都迫切需要眼见为实。

    李晴难得这么善良地打算实现众人的愿望。

    “小姐,真的不告诉老爷吗?”

    宋依梅望着李晴淡然的模样,不由担心起来。不同于外界谣言,李晴如今站在风浪口之事,李泽其实是不知道的。

    早在东方翼和东方琳死去的隔天,李泽便被东方幽派去平定蛮夷人。外界只当新帝东方幽器重老将军,却不知道其中的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