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小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3402字

    李晴还记得李泽临走之前说的那一番话,当时,李泽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知道若不是李晴当初秘密告知东方幽和东方权还活着并且有绝对的可能性赢这场战役的话,那之后午门千人斩之中,怕是要多一颗名为李泽的头颅了。

    东方幽也不是傻的,又怎么会不清楚李泽的来去?那日晚上,东方幽也曾问过李晴意见,李晴自认该做的已经做了,倒是觉得无愧了,却也没细想东方幽之后会怎么处理,有了这个结果,东方幽到底还是顾念了李晴。

    李泽自然也是明白的这个理的。

    “宋妈妈,爹爹如今在战场上,可容不得半点闪失,这等小事,又何必麻烦他呢?”李晴指了指稍远的地方放置着的胭脂盒,“宋妈妈,把那个给我拿来。”

    用小指轻点胭脂,沾了水,轻轻和开,在唇上轻点,那一点殷红,顿时如鱼得水一般,晕了开来。

    虽然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宋依梅却看得怔了,“小姐……您明明如此美貌,为什么以前要遮掩起来呢?如果早知道您有如此美貌,老爷当初定是会更加宠你的。”

    “是啊,为什么呢?”

    听了宋依梅的话,李晴却只是轻笑。其实答案很清楚了不是吗?那个她不曾看过的娘亲,或许就是不想她进宫廷,才刻意如此吧?那女人想来是极为聪明的,只是她想到了深宫寂寞,却没想到李泽的偏颇,但若是以当初会被李茜鼓动的“李晴”的智商,即使顶着这样的美貌,只怕会有更加悲惨的命运也说不定吧。

    但现在换成她是李晴,一切就不一样了。现在,对李晴来说,美貌将成为她的武器,而不是被利用的理由!

    “宋妈妈,把衣服拿来。”穿上战袍,出发!

    还没有走出门,一个公公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太上皇到!”

    李晴连忙停下脚步,拉住宋依梅一同行李,“恭迎太上皇!”

    东方权乐呵呵地理了理长须,才跨进门来,一看李晴的模样,眼中的光彩更甚,“好你个李晴,藏得好深啊,连寡人都被你骗过了!”

    李晴心中暗笑,这东方权图了个轻松,如今是越来越为老不尊了,但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太上皇赎罪,李晴这也是逼不得已。”

    “好个逼不得已啊。”东方权在一边坐下,悠然自得地招待起自己来,喝了口茶之后,才慢慢道,“还不进来,寡人钦点的仙人似的皇媳妇儿可不能受了委屈了!”

    话音刚落,一人也走进门内,一看到此人,所有人连忙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却是东方幽也来了。

    宋依梅暗暗咂舌,虽然早知道李晴要步上后位,却也是万万没想到受宠至此的。先上太上皇亲自指明相认,随后又是当今皇上亲自迎接,这样的事情,天启王朝开朝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的。

    东方幽先是对东方权行了个亲礼之后,随后便对李晴伸出手,“皇后,朕来接你了。”

    李晴被东方幽牵着,两人一同步上了皇辇。

    “皇上万岁万万岁。”

    “皇后千岁千千岁。”

    “祝皇上皇后永结同心,情比金坚。”

    在刻意的安排下,李晴根本没有遇到预料中的阻力,可谓是顺顺利利地出了宫。

    皇城之外,是无数引颈盼望的目光。李晴向来是不习惯被人围观的,如今可谓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了,诶,这沉重的凤冠啊,送她她还不愿意要呢,若不是……

    东方幽仿佛是察觉到了李晴的想法,反握住了李晴的手。

    李晴暗笑,却是握紧了他的手指。

    够了,如果是为了东方幽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不能忍受的事情。

    原本对于李晴还有所好奇,有所怀疑的人们,在看到李晴的真面目之时,顿时言语不能。天啊,这天底下竟然有如此标致的人儿!与英俊的皇上坐在一起,确是登对不已,怕是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罢?有国母如此,却也是天启之荣光啊!

    李晴要的就是这样的震撼力,更重要的是,少了脸上一层,李晴也觉得舒服多了。

    只是,这样的舒坦却被打破了。

    远远的,李晴便看到皇城之门打开了。这样的日子,东方幽绝对早就吩咐过了,那么这会儿急匆匆奔来的马儿,又是为了何事?

    李晴唇角紧抿,不透露一丝情绪。

    东方幽的脸上现出了不悦之色,景天一直跟在东方幽身边,自然是了解东方幽所想,立刻遣了人上前查看。

    这些,李晴都看在眼里,自然,也将那遣去问话的人匆忙赶回来的表情收入眼中。

    东方幽一直握着李晴的手,自然感觉到李晴的这点变化,手心翻转,在李晴的手心轻轻写下两个字:有我。

    李晴微微闭了眼,便听见有声音响起,“禀告皇上,李泽李将军……战死沙场了!”

    悲痛的声音仿佛按下了一个开关,有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只是这种安静只会是更加猛烈的先兆。

    “李将军……不就是皇后的生父么?”

    “天,李将军竟然……还是在这个时候!”

    “莫非是上天的意思?皇后……”

    好不容易策划的仪式,因为这一意外,全部毁了。

    李晴脑海里浮现起李泽临走时候的样子,说的话。

    ——不管你是不是她,我都代表李家,感谢你。

    李泽却是也发现李晴不是原来的那个了,只是他虽然明白了,却没能活过这一年的冬天。

    冬天……来了?

    李晴瞳孔微缩,天,竟仿佛是应和这一个坏消息,飘起了白白细雪。

    “又下雪了!”

    “上次是午门那次!这次又……”

    “七月飞雪,李将军之死……难道上天是不满意咱们这个皇后吗?”

    “这皇后也太美貌了些,不会是妖孽下世,天启以后会怎么样啊?!”

    人总是这样,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可能归功于碰巧,当几件事情一起发生之时,便会寻求各种借口。上一刻,令李晴骄傲的美貌武器,在这一刻,却成为了众人怀疑她,中伤她的借口之一。

    而东方幽,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传朕的旨意,李将军为国捐躯,追封忠勇大将军,其灵柩送往灵山,其家属终生得皇室庇佑,钦此。”

    对于东方幽的旨意,众人自然不敢反驳,但是这谣言怕是不可能消停了。

    李晴合了合眼,随即慢慢松了手。

    东方幽下意识地低头看去,李晴却步下皇辇。

    所有人下意识地为李晴让路,望着李晴在东方幽面前跪下。

    “李晴,替先父,替所有的亲人,谢主隆恩。”李晴重重行了个礼。

    又是鸦雀无声。东方幽抿了唇,隐约明白了李晴想要做什么,上前想要扶起李晴,李晴却还是开口了……

    “皇上,请允许我替先父……出征!”

    苦心安排的大婚,却被接二连三的坏消息破坏。李泽被东方幽派往前去平定蛮夷人,但不足二个月便死在蛮夷人手中,朝中人心惶惶,七月飞雪,更是加深了迷信之人的恐惧,尽管李晴立即提出替亡父出征,众人并不以为真。

    东方幽自然也是不会同意李晴这一危险的举动。东方幽决定御驾亲征。

    当日早朝,东方幽便向宣布了这一决定。对于东方幽的决定,自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有人认为这一举动能够收服民心,也有人认为新政之始,国不可一日无君。

    对于后者,东方幽也不是没有考虑到,但东方权虽然下位了,毕竟还是能在不少地方帮衬,东方幽并不担心,只是,接下来的消息,叫东方幽也不由得皱眉了。

    一封来自边境的报告文书叫东方幽的眉头紧锁。原来不仅是蛮夷人虎视眈眈,就连向来和平往来的秦越王朝也是蠢蠢欲动,想来怕是也闻悉了天启的朝政变动,想趁机分点好处了。

    对于这点挑衅,东方幽根本不看在眼里,然而朝中臣子显然并不这样认为。

    “皇上请三思啊,秦越怕是预谋已久,若是皇上您此时御驾亲征,朝中无人,怕是……”

    “是啊,皇上,新政伊始,朝中不能一日无君啊,请皇上三思……”

    若是换做以前,虽然外表看起来温润的东方幽,又哪里会去管这般多,但如今身份到底不同了,即使他能够真的做到同时摆平蛮夷和秦越,怕是不论朝中还是民间,都将落得一个鲁莽之主的印象。

    忽然,所有的声音都静了下来。

    “皇后娘娘驾到……”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一道光映入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回头一看,却是李晴身着黄金战甲,步入朝堂中来。

    那黄金战甲看来沉重不堪,然而在李晴的身上,却丝毫没有压迫的感觉,反倒将黄金战甲穿出了一股血性来。再加上李晴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众人竟是一时看呆了,甚至忘记了礼仪。

    见李晴如此,东方幽也有片刻的怔忪,但是在回过神来,明白了李晴的意图之后,不由眉头一皱,“皇后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若是不了解东方幽的,只怕是以为他真的因为后宫之礼仪而生气了,但李晴又怎么会不明白那看似不悦的眉眼下的担忧。

    李晴目不斜视,穿过列位,来到东方幽的面前,在龙椅面前,一抱拳,却是行的军人之礼。

    “求皇上恕罪,请允许李晴替亡父征讨蛮夷,以安慰亡父在天之灵!”细看之下,众人才惊觉,李晴身上所穿的战甲,却原来是其先父李泽所有,乃是太上皇东方权御赐的黄金战甲,而如今李晴穿上这战甲,显然是抱着真心一站的勇气出来的。

    明明还是那样一张比花还要漂亮的的脸蛋,但却再没有人再敢小瞧李晴。

    即便如此,东方幽又怎么可能会答应?然而李晴也像是料到了东方幽的反应,在说完这番话之后,退开一步。

    “皇上,请看。”

    有几名士兵,抬着一堆东西进了大殿,众人都伸长了脖颈,想看清楚抬上来的东西,却被突然而来的巨响惊得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