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武器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3234字

    众人只见李晴手中拿着一杆铁器,那铁器生的怪异的行状,还发出巨大的响声,在那响声之后……

    “快看外面!”

    在响声之后,大殿之外多了一只大雁的尸体,大多数文臣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几个武功高深的武将看出了端倪,“这玩意儿……是武器?”

    “没错。”李晴嘴角轻勾,虽然比她料想的沉得多,射程也不远,杀伤力也是大大不如,但是以目前的情况,在这种没有精密专用工具的克难环境中,这也是她能做出来的最好的武器了,“请皇上过目,这是我为了此行特地研制的火药、火枪。”

    “火药、火枪?”饶是东方幽也微微挑眉,这李晴还真是……他以为他终于有些许了解她了,她却总有本事叫他惊喜不已。“呈上来给朕看。”

    东方幽修长如葱根的手指轻抚过枪身,白皙与铁灰,却是那样相得益彰。东方幽仔细摸索了一遍枪身,隐约明白了这玩意儿的原理,却又不想因此而让李晴得逞,不由得掀了掀眼皮子,道,“皇后有劳了,这武器就交给兵部去研究吧。”

    东方幽言下之意,却依然不想让李晴参与此次的战事,但李晴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早就知道东方幽不会如此轻易答应,李晴抱拳道,“皇上恕罪,李晴生来愚钝,这火药、火枪之术乃得高人口述,亦无法笔传,请皇上应允,准许李晴随军监制。”

    众位臣子面面相觑,哪里会想到有这般情形,别说皇后主动请缨代替皇上亲征,就是这火药、火枪之术,也是前无古人,但若是有这武器的话,想来会对战事大有益处。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皇后如此体恤皇上,关心国事,是天启之福啊!”

    也有原本反李晴一派之人,想趁机倒打一耙,“是啊,皇上,七月飞雪之传闻,若是皇后能够凯旋归来,也自然不攻自破了。”若是李晴能够回来,他们自然心服口服,若是不能么……也是上天的旨意了。

    李晴眼角微敛,心道这些老狐狸,她给记住了,总有一天会一一讨回来的。

    “求皇上恩准。”

    李晴下了逼迫,知道东方幽不会允许她在他面前跪下的。

    果然,东方幽步下高台,将李晴虚扶而起,眼神中有着无奈,“既然皇后一心为了国家,朕……又怎么能输给皇后?不过皇后答应朕,一定要凯旋归来。”

    李晴感觉到紧握着自己的手的力量,望向东方幽的眼,“臣妾,定不让皇上失望!”

    郎才女貌,举案齐眉,这一次,再也无人有异议。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巾帼皇后,天启之福啊!”

    李晴以天启皇后之名义御驾亲征,征讨蛮夷之举,很快传出宫中,随后,东方幽又一道圣旨,追封李晴为将军,这也是天启王朝开国以来的第一位女将军。

    关于这些虚名,以及外面是如何传得风风雨雨,李晴根本一点也不在意,原本她会这么做,就不是为了这些靠不住的虚名,当然也没有好心到为一个没有感情的肉身之父讨债的念头,她如今所思,所想的,只是为了让自己舒坦一些罢了。

    反正已经很久没有大闹过了,这一次就拿来练练手脚也无妨!李晴在心中想道。

    “皇上驾到——”

    就在李晴拿着蛮夷的地图进行研究的时候,东方幽来了。比李晴预计的还早。

    “如果是来劝我的,那你还是省省吧,如果是想助我一臂之力的话……”不待李晴说完,便见东方幽拍了拍手。

    一群人缓步走进宫殿,这些人全部身着黑衣,脸上蒙着纱布,明明没有任何指令,动作却几乎如出一辙。

    “何清。”

    “是,皇上。”

    “此次皇后亲征,你们势必护得皇后周全,不得有任何闪失!”

    “是,属下领命!”

    李晴嘴角轻勾,不愧是东方幽,知道她现在最想要什么。虽然说李晴有信心收服天启的将士,但这次实在赶了一些,若是途中有什么闪失,怕是用得不顺手的。而这些人,跟着李晴大半年了,可以说是李晴亲手调教出来的,在东方翼篡位之中,也没有显出其真正实力,李晴正觉不过瘾呢,这次倒是正好派上用场了。

    看到李晴眼中的精光,东方幽在心中低叹,这个女人啊,亏得他亲自送来她现在最想要的东西,却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好了,别高兴太早。”

    听到这话,李晴才中断了脑海中奔腾的各种计划,抬眼看去,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北轩祺,此次皇后亲征蛮夷,朕命你一路随行,不得有误。”虽然是一派皇上的架势,但东方幽说着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有北轩祺这个神医随行,也能叫他放心不少。

    “是。”北轩祺依然是面无表情,仿佛只是无奈屈服于皇威一般。

    当然,如果不是李晴早知道北轩祺这个人是多么难请动,也会这么想。想到北轩祺堪比华佗再世的医术,李晴的脸色也多了几分喜悦,“好久不见了。”

    北轩祺却仿佛没有听到李晴的话,只是垂着眼,自顾自地站到一边。

    李晴皱了皱鼻子,这个男人还真是有够闷的,这是要逼她叫他北北的节奏吗?别忘了上一次可是他输了她的!

    见李晴吃了瘪,东方幽反而笑了,如今也就只有自己的好友能给这胆大包天的女人当众吃瘪了。

    东方幽准备了送行宴,只李晴、北轩祺、何清、刑天、景德几人。

    彼时,李晴已换上轻装,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开怀畅饮。喝了几口,李晴默默感慨,“东方幽,不得不说,你这里,什么没有,这酒还是不错的。”可惜上前线,只怕没有这好酒可以饮了。

    “现在反悔还是来得及的。”

    东方幽还没有放弃让李晴留下来的念头。

    李晴在心中无声翻了个白眼,丝毫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北轩祺向来话少,而何清、刑天向来话少,只有向来油嘴滑舌的景德忍不住道,“皇后娘娘,您就放心吧,您喜欢吃的、喜欢喝的酒,您的喜好,皇上可都惦记着,早早吩咐下去了,包管您上了前线,也不会有任何不舒坦的。”

    北轩祺眼观鼻、鼻观心,却说出叫李晴怄气的话,“看皇后气色,想必近日烦心事甚多,这酒,还是少喝为妙。”

    李晴哪里会放在心上,只是,当她想要伸出手的时候,手却被握住了。

    “既然神医都这么说了,皇后还是注意一下吧。”

    李晴本来没有觉得什么,但见景德一脸贼笑地转过头去,顿觉尴尬不已,这东方幽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东方幽恍若没有察觉李晴的视线,拿过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北轩祺垂着眼,只有握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

    东方幽因为要事,不得不暂时离开,却见李晴已经倒成一片。

    “北冥,你看……”

    “无妨,交给我吧。”

    北轩祺向来话少,东方幽也因为有要紧事,只能将李晴托付于他。

    李晴只觉得一阵头晕,却还是直觉地想伸出手去碰酒杯,却扑了个空,“干嘛抢我的酒,想喝自己倒去。”

    李晴抬眼见是北轩祺,没好气地白了一眼。

    北轩祺也不客气,直接将李晴扯了起来。见状,留下来的景德想说些什么,却接到北轩祺冷冷的一眼,只能讪讪道,“皇后娘娘没事吧?”

    “再喝下去就有事了。”北轩祺的口气依然冰冷淡漠。

    不知道为什么,李晴却仿佛能感觉到北轩祺的怒火,虽然醉酒,但是李晴还残留着一丝神智,不明白北轩祺再气什么,“喂,只是不让你喝我的酒,又不是小气不让你喝酒,不是就这么生气了吧?”

    “送娘娘回宫吧。”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何清站了起来,有意无意地看了北轩祺一眼。

    北轩祺虚扶了李晴一把,待宫女来了,才松了手。

    吹了一下冷风,李晴才稍微缓过劲来,她心中暗暗奇怪自己的酒量怎么又变差了,这体质也忒奇异了。

    此时李晴的脸上的绯红更深,再加上还没有完全缓过劲儿来,难得有一种弱柳扶风的感觉,北轩祺远远地望着这样的李晴,眸色深谙。

    “娘娘,您怎么在这里?还不快扶娘娘进去!”

    宋依梅赶了过来,扶着李晴往屋中走去,北轩祺见状才转过身,眼前却站了一个人,是何清。

    “有劳神医了,接下来请交给在下吧。”

    北轩祺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越过何清。

    何清望着北轩祺,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

    东方幽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挥手阻止宫婢行礼,东方幽径直来到李晴的塌前,“你们先下去吧。”

    宋依梅不敢怠慢,连忙放下醒酒汤下去了。

    东方幽伸出手指,一一轻抚过李晴高洁的额头、俏丽的鼻尖、樱花一般的嘴唇。其实不愿意李晴出征,一方面也是不愿意这样的美景被外人敲了去。才见过没多久,就要让别人看了去……

    “这么久才用这面目对我,该罚。”

    李晴正睡得迷糊,却忽然觉得呼吸不畅,下意识反手打去,那人却是计算好的一般,一把将李晴的手攥住。

    “做什么。”李晴没好气的睁开眼,却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若不是她反应快,一瞬间察觉到来者是东方幽,否则早就被她一掌击下去了。

    “让你别喝,你就不听话,现在好点没?”难得看到李晴如此娇憨的模样,东方幽心中软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