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恭敬不如从命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4本章字数:3283字

    “我哪里知道这身体这么不顶用,真难受……有茶吗?”

    东方幽制止了李晴的动作,手一伸,一盏茶连同杯子便一滴不洒地来到了他的手中。

    李晴微怔,杯子已经来到了她的唇边。入口的茶水温热,显然是东方幽用自己的内力调适的。李晴心中一暖。

    “好了。”李晴有些不自在,伸手捧住茶杯,“准备好了吧?什么时候出发?”

    “还早。”东方幽说着,却夺过了李晴手中的茶杯,将李晴横抱起来。

    李晴一头雾水,再加上身子还不爽利,不高兴地推了东方幽一把,“做什么?”

    “剥光你。”

    东方幽言简意赅,表情如常,倒是李晴不纯洁地脸上一红,脑海中的颜色丰富起来,“放手!”

    “恭敬不如从命。”没想到东方幽会这么爽快,反倒是李晴一愣,随即便感觉到身子被腾空。

    哗啦一下,李晴栽进水池中,一个不料防吃了几口水,随即又被一只手拉了起来。

    李晴看到东方幽嘴角的笑意,老大不客气地伸出手一拉,将东方幽也一并拉入水中。

    “皇后如此热情,真叫朕深感荣幸。”东方幽的眼底蕴着笑,双手已经不客气地动作起来,转眼间就将李晴身上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虽然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但是这样不公平的想见,再加上东方幽此时的表情,直叫李晴想往他的脸上泼水。“行了,不劳你大驾了,我自己洗。”

    以为她会怕他看吗?李晴冷哼一声,转过身游开去,完全没有忸怩之姿。

    东方幽抱拳,干脆在水中欣赏起美人鱼来。

    想到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这么畅快又没有负担地洗澡,李晴就忍不住在水中多嬉戏了一会儿。直到皮肤到了发皱的边缘,李晴才从水中跃出,有什么适时地飞了过来。

    李晴伸手接住巾子,却见东方幽还在,再看他身前的东西……

    那是如同躺椅一样的,比躺椅更长的,接近软榻的东西,在旁边还摆了一堆瓶瓶罐罐。

    李晴刚才只顾着享受,此刻仔细一闻,还可以闻到空气中的一股奇异的香气。李晴隐约明白了东方幽想做什么了。

    “来。”东方幽对李晴伸出手,“过来这里。”

    东方幽此时的表情活像是在勾引猎物上钩的狐狸,李晴有些怀疑,东方幽真的要帮她……东方幽该不会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体了吧?

    “你要做?”李晴用充满怀疑的眼光打量着是东方幽,那目光简直是在挑衅,“你能行吗?”

    东方幽嘴角还是笑,眼神却是紧了。这个李晴啊,也就只有这女人这么不识相,难得他如此屈尊想服务她一次,她竟然还……

    李晴见好就收,难得能被皇上服侍一回呢,搞不好以后都不会有了,傻子才不享受呢!

    想到这里,李晴在东方幽发作之前往铺着软布的躺椅上趴下,不忘加了一句,“对了,我晚上都没怎么吃,现在又有点饿了,给我拿点点心来吧。”

    李晴从善如流,既然东方幽今天是打算要服务她一回了,她自然要好好利用起来,暴殄天物可不是她的原则。

    东方幽被李晴这一女无赖的行径弄得是又好笑又无奈,这天底下也只有李晴这女人,在得了他如此的宠幸之后,还如此轻慢了吧。

    虽然脑海里这么想着,东方幽手下的动作却是轻柔。

    “这些精油是与蛮夷通商甚密的商队进贡的,若是你喜欢,也可带过去。”

    李晴被东方幽那轻重适中的力道弄得很舒适,听到东方幽的话,连眼睛也懒得睁开,道,“我带过去做甚,麻烦。”

    经过这些日子,东方幽又怎么会不了解李晴这人,这女人虽然极其聪慧,却又是极害怕麻烦的,若少了一个像他这样的冤大头,要她自己动手那是不可能的。“那叫师傅随行吧。”

    李晴皱起眉头,直觉想到泰国浴等各种近身接触的按摩师傅,不高兴地一抿唇,“别,我可不想被当做瓷器一样摸来摸去的。”

    即使不回头,李晴也能想象得出东方幽那贱贱的表情。

    李晴哪里是那种吃了亏也往肚子里吞,被调戏了还跟小媳妇儿似的不还手的人?

    “我看你也该好好推拿了,这手!”

    李晴说着,斗气一凝,那一小瓶精油却是直接朝着东方幽的身上泼去。

    谁知,李晴出其不意,东方幽的应对更贱。

    “娘子如此乐于助人,夫君甚为感动,既然娘子这般热情,夫君也只有从命了。”话语间,东方幽身上的衣物已经自动撤开,那精油却是直直泼在了东方幽的胸膛之上。

    东方幽仿佛看透了李晴的想法,嘴角的笑意更贱了,“来吧,我是你的了。”

    简直是堂而皇之的勾引!李晴在心中暗暗腹诽东方幽,这男人,当了皇上,还这般百无禁忌,这明里暗里的隐卫不知道有多少呢,他却是这般百无忌惮……

    不过,好吧,李晴承认,管他什么明卫暗卫的,她李晴才在乎不了那么多,此刻她的想法只有……好好整治整治眼前这男人!

    身体比思想更快,李晴卷起身下的白布,来到东方幽的身前,转而一把将东方幽推倒在了软榻之上。

    东方幽懒懒挑眉,随手半支起身体,却没有阻止李晴的意思,也浑然不在意自己,只是冲着李晴似笑非笑,仿佛在问李晴是怎么打算享用这道美食。

    李晴的力道适中,仿佛受过特殊训练一般,东方幽不禁有些好奇李晴是打哪里学来这些的,“你的脑袋瓜里,哪里来的那么多主意?这么熟练,打哪里学的?”

    李晴无辜地眨了眨眼,这放在现代,只要是有一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笑而不语的事情,放在现在好像是有点惊世骇俗了一些。前世,李晴出任何目睹了太多的百无禁忌,偏生她生性聪慧,只稍见过一次,就能融会贯通,现在说她也是将东方幽当做白老鼠来尝试,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啊?

    “嗯,只你一个,以后也只帮你一个人做好不好?”

    女人,对自己的男人该收拾就收拾,该宠的时候还是要宠的。李晴这么想着,并不吝惜叫东方幽欢喜的言语。

    东方幽听到这话,也确实圆满了,连带着降低了他的防御性。

    宠完了,该下料了。

    见东方幽已然渐入佳境,李晴嘴角轻勾,忽地抽身离开。

    东方幽正在状况中,想着先享受完服务,再收拾这磨人的小妖精也罢,却没想那柔软在他抓握住之前便已借机闪开。

    东方幽又怎么会放过这温香软玉?

    只是,东方幽一想有动作,这才发现中了李晴下的套。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李晴便给东方幽点了穴,东方幽只觉得全身发麻,却是不能动弹,再看去,李晴已经轻哼着歌,一边享用着葡萄,一边往对他抛了个媚眼。

    “亲爱的,好好睡一觉吧。”李晴意有所指地瞄了一下,笑得越发灿烂,连带离开的背影都笑得花枝乱颤。

    之后,所有人都听到来自华清池的一声咆哮,众人不禁暗暗猜测,这倾国倾城的皇后看来是手段不一般啊,能将温润如玉的皇上逼急了的果非常人。

    接下来,东方幽冲破了穴位,李晴的一串葡萄还没有吃完,便自食了恶果。

    所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是硬道理。

    隔天,李晴是在睡梦中被抱到车上的。

    “什么时候了?”发觉自己已经穿戴整齐,李晴一点也不惊讶,倒是瞧见了北轩祺的脸色后,李晴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怎么,北北,你也睡眠不足吗?”

    “行了,别老是没事招惹他……北冥,接下来一路上还要有你多帮衬着了。”东方幽见李晴眼底的青黑,不由有些自责昨天要得狠了些。

    “哦哦,何清呢……嗯,好吧,反正我知道他在就是了。”李晴伸了伸懒腰,“我饿了。”

    “就在你手边,准备一下,该出发了。”

    李晴也不伸手,就只是张了口,望着东方幽。

    东方幽被李晴这一无赖劲简直整得没脾气了。按理说当上了皇后,女人多少会有所收敛,李晴却是反其道而行。

    不过……东方幽喜欢这样的改变,这样的李晴比以前更加真实,仿佛触手可及。一想起昨天的荒唐事,东方幽又整个人不对劲起来,只得匆匆喂了李晴一口,离她远了些,免得又是自找难受。

    李晴也不勉强,穿上了特制的衣物,转眼成了一绝代女将。

    那绝色的容颜并不因为铁黑战袍而逊色,反而在一群出色的精英中更加突出了起来。

    东方幽不知怎么的伸出了手……

    李晴只觉得手腕上多了什么东西,低头看去,却是一看似普通的镯子。

    “这是太上皇曾经赠与母亲的宝贝,戴上它,天底下什么毒都耐你无可奈何。”

    东方幽话一说完,眼前一闪,李晴已经入得怀中,“我会好好珍惜的,会完好无缺地凯旋回来的。等我。”

    唇上有柔软沾过,一触及走。

    虽然是极短的时间,但在这样冠冕堂皇的场合……东方幽却只是拉住欲离开的李晴的肩膀,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早点回来。”

    这一天,天启王朝最精英的千人精兵见证了这个国家最有权势以及最美丽的人的爱情。

    只是,美好总是短暂。

    一直到李晴的车队离开了很久,东方幽依然站在城墙之上,久久凝视着李晴离开的方向。

    “皇上,早朝开始了。”

    东方幽这才回过神来,临走之前不忘多嘱咐了一句,“有任何情况,直接来向朕禀告。”

    “是,皇上。”

    ……

    昨夜的一晌贪欢,再加上近日起得早,如今窝在马车里,听着车轮骨碌碌的声音,李晴只觉得昏昏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