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记忆卡

    更新时间:2018-09-12 16:20:13本章字数:3707字

    “快,把车门关好。”胖子知道危险逼近,赶紧把车窗都关好。

    可惜,无谓的挣扎是注定没用的。前有彪形大汉,后有众多黑衣人,两个人躲在车子里发抖却什么也不敢做。

    “胖子,看来这些人是冲着咱们来的,你赶紧把记忆卡拿出来,否则咱们可就真百忙一场了。”

    “Shit,完蛋了。”胖男人刚想取出记忆卡,发现摄相机里压根没有卡。“糟糕了,我忘记放存储卡了,也就是说其实什么也没拍着。”

    “什么?!”瘦男人听到了如同晴天霹雳,现在他两可真算得上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要不,你试着加大马力冲出去,否则咱两今天肯定免不了一顿挨打了。”胖男人看着快走到车窗前的彪形大汉,刚才的气势完全没有了。

    “大哥,你自己看看,我们完全就是被包围了,你觉得我们怎么冲出去!”

    说着,两个人已经不知觉被大汉拎了出来,原本他们以为至少可以躲那么一会,可是没想到那些黑衣人直接把车窗砸了,在几秒钟内直接把他们放倒,然后被绑起来了……

    “大哥们,我们和你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胖男人显然害怕了起来,急忙解释道。

    “哦?那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所以……”声音从后面的车里传来,带着冷冷的杀气。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车上下来,黑衣人立刻恭恭敬敬地排好,“张少!”

    “我个人建议你们把交卷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张正南本来正在泡吧挺开心的,结果被洛家恺一通电话就赶过来,本来就有些不爽,现在就想找个出气筒。

    “少爷,我们真的没拍到,你可以看我们车里的相机,都没插存储卡啊。”胖男人试图解释道。

    “嘴硬是吧,待会有的让你们好受的。”张正南什么嘴硬的没见过啊,自然不会相信。

    “别别,大哥们,我真的没有撒谎,不信你们可以搜啊。”胖男人吓得都尿裤子了,惊得旁边的张正南嫌恶地倒退了几步。

    “给我狠狠地打,你们两个给我记住了,这个城市里有些人你们不该惹,也惹不起,用命换来的前程是没有意义的。”说完,张正南踏进车里,径直开车离开了。“还有,别忘了,一定要让着两个小子光着回去,我看他们怎么藏胶卷。”

    “大哥,能不能下手轻点,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手下留情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胖男人直接跪下了不停地磕头,还急忙拉着瘦男人一起跪下去。

    可惜这些黑衣人和彪形大汉是没有情感的动物,上来直接招呼他们了。

    偌大的告诉公路上,只能听见两个男人的哀嚎声。

    “喂,事情解决好了吗?嗯,那就好,不要留下一丝线索。”洛家恺挂完电话后心情甚好。

    韩雨菲坐在车里有种车快飞起来的感觉,第一次坐车坐的那么惊心动魄的,她变得脸色都苍白了。

    “喂,你能不能慢点啊,我快吐了。”韩雨菲实在受不了了,拉了拉洛家恺的衣袖。

    “妈咪,你不会是又有小宝宝了吧,乐乐是不是很快就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啦。”乐乐一听到妈咪说想吐不禁瞎联想起来。

    “乐乐,别瞎说,妈咪那是晕车了。”韩雨菲有时候真佩服乐乐的无限想象力啊。

    “乐乐,你想要妹妹还是弟弟,爹地和妈咪尽量满足你。”洛家恺突然坏坏地看了看韩雨菲,笑着说道。

    “喂,谁和你生啊,别做梦了。”韩雨菲鄙视地看了洛家恺一眼,脸红地转向一边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说可以领养一个而已,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的话,我也不会拒绝你的。”洛家恺说着就想把嘴凑上去,韩雨菲直接躲过去了。

    “色狼,开好你的车,别忘了,乐乐还在车上呢,注意你的形象。”韩雨菲索性用手把洛家恺的脸给推了过去。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斗嘴,经过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三个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你两先闭上眼睛,我搀着你两走,待会给你们看个好东西。”洛家恺神秘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呀。”韩雨菲对于洛家恺的神神秘秘显然有些不放心。

    “嘘,乖乖闭上眼睛。”洛家恺此刻的温柔让韩雨菲有种做梦的感觉,心里不自觉顺着他的话闭上了眼睛,心里充满了无限期待。

    任由洛家恺牵着她们母子两的手,他掌心传来的温度让韩雨菲感觉到了踏实,一股暖流流淌过三个人的心间。

    洛家恺带着母子两来到田间,“好了,你们可以慢慢睁开眼睛了。”

    韩雨菲带着期待慢慢睁开了眼睛,鼻尖触碰到了花朵的芬芳,韩雨菲睁开眼睛的瞬间懵住了,好美的花海,好美的地方。

    眼前是一大片花海,红黄粉蓝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在微风中摇曳着,风中散发的诱人花香让人不自觉完全陶醉在这样一片花海里无法自拔。五彩斑斓的蝴蝶似乎并不怕人,在花丛中依旧翩翩起舞。夕阳下,玫瑰的柔美,伴着泥土的芬芳,夹杂着淡淡的花香,让来到这里的人能够完全忘记烦恼。

    “哇塞,爹地,这里好美啊,好多玫瑰花啊。快来一起玩啊。”乐乐已经忍不住扑到花丛中去游玩起来了。

    “喜欢吗?一起来陪乐乐玩吧。”洛家恺用温柔的眼神看着韩雨菲,伸出了手。

    夕阳下,玫瑰花海里,一个如王子一样的男人伸出手邀请你,是个女孩都心动了,韩雨菲呆呆地看着洛家恺,这个男人仔细看起来更加帅了,五官精致得让她自己都有些嫉妒了。

    “女人,我知道我很帅,但是你能不能擦擦你的口水。”洛家恺笑了,笑的瞬间韩雨菲感觉到了心跳加速的感觉,听到他这么说,她居然真的去擦口水了,等她发觉自己被骗了的时候,洛家恺早就牵着她的手走进了花海。

    看着韩雨菲和乐乐在玫瑰丛间嘻嘻,乐乐那种满足的笑容让洛家恺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模样,想起了父亲和母亲带着自己在花海里的情形,他不想乐乐重蹈覆辙,他不会抛弃身边的女人,他会给乐乐幸福的家的,迟早会!想到这,洛家恺的手不觉握紧了。

    其实最近,洛家恺也觉得自己的感情不大受控制,明明自己应该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是自从再次遇到韩雨菲那刻,他的心就丢掉了,自从他知道乐乐是自己儿子的那刻,他的信念就坚定了,所以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爱情和亲情的肯定,他选择带着傻乎乎的小女人和儿子来到这里,分享他心底最真实的感情。

    玩累的韩雨菲直接倒在了空地上,软软的草地让韩雨菲不觉打了个哈欠,洛家恺随地而坐,看着累的不行的韩雨菲,微微一笑,而韩雨菲正好捕捉到这样的笑脸,顿时又小鹿乱撞了,韩雨菲不得不承认,这几天的相处,她不难发现自己不讨厌洛家恺,甚至有些喜欢他了,原来他以为的那个冷酷无情的花心大总裁,这些天不仅给她一个接一个的惊喜,那么浪漫的情节那么像电视剧的泡沫剧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有些受宠若惊的欣喜。

    “喜欢这里吗?”洛家恺轻轻将韩雨菲的头搁置在自己的腿上,温柔地将韩雨菲两鬓的碎发撸到耳后,就像当初父亲对母亲的疼爱一样,眼神里充满了温柔的神情。

    “嗯,这里好美,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花海,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啊。”韩雨菲对于洛家恺的动作显然吓到了,可是还是没有抵抗,因为他感受得到洛家恺眼里的柔情,有些脆弱,有些让人难以抵触,她竟然有些不忍打破。

    “二十几年前,我的父亲曾经带我们来过这里,那时候还只有一种红玫瑰,因为我母亲最爱红玫瑰,我父亲特地命人找到了这块最适合红玫瑰生长的地方,在玫瑰盛开的最旺的季节带我和母亲来到了这里,那时候我们也想现在这个样子,在花海里狂奔,父亲就像我刚才帮你撸头发一样帮我母亲撸头发那样,那时候的他眼神里都是家的影子。”

    洛家恺抬头看了看夕阳下还在奔跑的乐乐,又低下头看了看此刻乖巧的像个孩子的韩雨菲,继续说道。

    “可惜,没多久,父亲出轨了,母亲含恨而终,母亲那时候还很年轻,就像盛开的玫瑰一样突然凋谢了,不多久,父亲也离家出走了,只留下一个我和爷爷一起过,可是再怎么难过,每次只要来到这里,感觉就像母亲在身边,让我能放下所有担子。”洛家恺说道母亲苏沫的时候,表情突然变得好伤感。

    韩雨菲第一次从洛家恺的眼神里看到了想依靠的神情,那种情感的脆弱让韩雨菲忍不住想要保住他,想着,韩雨菲坐了起来,径直保住了洛家恺。“没事,你还有爷爷,还有我,还有乐乐。”

    洛家恺顺势让韩雨菲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抚摸着韩雨菲的秀发,似乎都能嗅到韩雨菲头上的洗发水香味,继续说道。

    。”刚开始,就在集团最困难的时候,爷爷也舍不得卖掉这块地,后来爷爷慢慢老了,我答应接管企业,在进入企业前还要接受魔鬼训练,那时候我之和爷爷交换一个条件,就是这块地方以后就是我的。我从来没有带谁来过这,直到遇见了你和乐乐,我突然想要去和你们分享这份玫瑰的美,分享我的过去,如果可以,我想参与你们的未来。“说着,洛家恺轻吻了韩雨菲的额头。

    夕阳下,俊男靓女在花海里说着不曾说出的惆怅,交换着心中最深处的感受,他们彼此相互诉说,彼此相互安慰,彼此相互依靠,都市的奢靡让人沉醉于繁华,而乡间的淳朴气息让人回归本性。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乡间的小路上赤脚走着,后来洛家恺直接把乐乐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逗得乐乐在小路上留下了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原本黄昏的天幕一下子被刷上了漆黑的色彩,天空悬浮着几颗闪烁的星星,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夜间的玫瑰显得更加透明澄澈,有种空灵的感觉在蔓延。

    洛家恺显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想想之后将要面对的还很多,他实在不想后面的事情来得太快,现在的他只想享受最简单的家庭的温暖。

    “女人,咱们今天就住在这吧,我在这有一座别墅,今晚咱们就在这里无忧无虑地度过吧。”洛家恺牵着韩雨菲的手,询问道。

    “都是你,玩的忘了时间,你忘记啦,明天我可以要正式上班了,好吧,只能住在这里啦,乐乐也累了。”韩雨菲宠爱地摸了摸趴在洛家恺悲伤熟睡的乐乐,责备的语气里尽显小女人的娇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