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再次相遇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175字

    暖夏夜未央,三月,阳春时节。暖朵错过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邂逅,从此,一切都仿如昨日一般的烟消云散,爱情,去的越来越快,似乎从不曾遇见。

    他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的隐藏了起来,却是隐藏在了暖朵心底最黑暗的角落里,再也不肯出现。每当暖朵彷徨的不知所措的时候,想要去抓住他时,却发现,他早已经消失在了天际之中,根本察觉不到。

    暖朵开始疯狂的迷恋了夜的生活,开始沉醉于酒醉灯谜之中,然后,认识了一个新的男人,夏夜。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暖朵笑了。曾几何时,暖朵开玩笑告诉那个以前的他,暖朵说,有一天,暖朵必定会喜欢上夏夜,原本只是玩笑话而已,然而当有一天,一个真的叫做夏夜的人站在了暖朵的面前的时候,暖朵却呀然了。

    夏夜,你真的叫夏夜吗?也许是喝醉了,暖朵一遍遍的问,但是他却在暖朵闻到第三遍的时候拿出了证件来给暖朵看,华裔人事,出生在国外但是长大后回国决定报效祖国了,现如今这样的爱国人士应该是不多了,只是怎么看这个男人,都不像是一个热血青年,却更像是一个奸商…

    只是接下来的对话,却真的让暖朵呀然了。

     以前只是听说国内的女孩子含蓄,今天看起来,不太尽然。

    夏夜的手轻轻的抬起了暖朵的手,凑到嘴边像是轻浮的男子一般的碰触到了他的唇角。暖朵愕然的抽手回来,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子。更让人呀然的是,车子的另一边,竟然是夏未央!

    夏未央…

    高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学习的时候,暖朵谈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而暖朵的对象,便是夏未央了。

    这个男人,当时是学校里面的刺头,说好听点是坏学生中的老大,说的难听一些,便是扛把子。只是这个坏学生,即便是他所有的课程都挂科,校长也不敢拿他怎样,他的文化课差的离奇,但是却出奇强悍的电脑操作水准,在编程方面自十六岁,已经是一个佼佼者了。

    只是,那时候的暖朵还不明白,会编程如何,直到我们分手的那天暖朵才明白,那很重要,他可以黑进任何人的电脑,查看任何人的秘密。

    暖朵的电脑里没有秘密,只有从初中开始便记录起来的日记,然而这个习惯,却毁了一切。

    未央,你为什么不叫夏夜呢?那是在高二的夏天,夏未央的一个小游戏软件被植入到了某大型游戏中,据说他拿到了很可观的费用。

    那一天,夏未央决定带着暖朵这个女友去好好的玩一番,暖朵只是太迷黑夜了,暖朵从来没想过,真的有个人叫夏夜,还是夏未央的亲哥哥。

    见到他不说话,暖朵自然是不太乐意了,于是再一次问到。

    夏未央,你怎么不叫夏夜呢,如果有一个叫夏夜的话,暖朵想暖朵以后一定要嫁给他。

    那时候的夏未央突然一愣,然后问暖朵为什么,暖朵笑着说,因为名字好听。

    暖朵的不好听吗?夏未央问,脸上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沉着,眉目间当时的怒意思,现在想一下,大概是有个七八分的。只是那时候的暖朵还太年轻,不知道,那就是生气时候男人的样子,一直都把他当做只是那样,一直都是那个样子而已。

    终于,在之后的好几天,夏未央都不曾理会暖朵,暖朵才发现,原来他已经那么重要了。

    每天早上的早饭,从那时候开始没有了着落,因为夏未央的不出现,暖朵早上开始挨饿,因为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在书桌里面找早饭吃,然后暖朵开始学着习惯不吃早饭。

    终于,在第四天,暖朵觉悟了,暖朵知道自己也许是哪里惹了他,但是暖朵却不自知。那天,暖朵在夏未央的教室门口等他出现,但是却被告知,他已经有三天没有来学校了。

    没有来学校?暖朵惊奇,甚至觉得有些可疑。那是暖朵第一次打通他的电话,二那时候,他的电话已经给了暖朵两年了。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无非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暖朵一直觉得是那样。

    暖朵一直在想,暖朵从学校消失多久,你才会发现暖朵不在你身边。

    夏未央说着,电话里面的声音有些憔悴。

    你为什么消失。那大概是暖朵觉得,夏未央做的最坏的事情了,习惯了他一直在身边的日子,突然消失的时候才发觉,原来是那么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心底的一块长着的肿瘤,却不是恶意的,当然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但是已经长在那里了,就是长着了,割掉会痛苦,不割掉,也就长着,无大碍。

    接下来的沉默,却是让人有些压抑,暖朵原本以为,他会问暖朵在哪里,而或是直接能找到暖朵。夏未央总是能找到暖朵,无论在哪里,偶尔通着电话十几分钟,甚至一个小时,然后他就会从暖朵身后出现。

    暖朵大概是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才会觉得,无论暖朵在哪里,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但是这一次…

    我妈妈走了。一直都觉得,夏未央是那种,即便是天塌下来了都不会有任何情绪的人,但是今天,暖朵却看到了脆弱的像是一块玻璃一般的他,听起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有力的支点,想要依靠。

    但是,他错了。暖朵并不是能给与他依靠的那个人,暖朵连自己都不信任自己,都不敢要依靠自己,又怎么肯让别人来依靠暖朵呢?

    沉默,代表着所有。

    声音,像是来自于深谷,太深,却带着淡淡的愁云。

    回来家吗?

    暖朵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做走。

    记得小学的时候回家,突然接到电话,舅舅也是这样说的。他说,你外婆走了。那时候,暖朵竟然天真的以为,外婆只是去了想去的地方,回老家,或者是去旅游了。然后,紧接着便是被打击到了。

    其实,这一切谁都不怪。是暖朵先入为主,是暖朵将一切的事物,都想的太好,没有平常心而已。

    她死了。

    夏未央太淡定了,这让暖朵有些可怕,那并不是暖朵认识的那个未央,他会淡淡的笑,然后咧着嘴漏出一排白白的牙齿,明明笑的很浅,但是却依然能看到他完成月牙一样的眼睛。好几次暖朵都想说,他是故意的,那样的笑容真的很夸张,但是,却看的人很开心,想要和他笑的一样。

    哦。对不起。

    是暖朵想太多。

    那一刻,暖朵仿佛听到了夏未央的哭声,但是真实的情况是,暖朵哭了。

    很小的时候,暖朵问婆婆,爸爸妈妈去了哪里,最终却得到了未解的答案,没有人告诉暖朵。

    在长大一点暖朵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像孙悟空一样,没有出身,就像是石头缝里面蹦出来一般的活着,为了吃,为了活着而活着。虽然简单,但是却幸福。

    暖朵不会去问谁生下了暖朵,为什么不要暖朵。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暖朵活下来了,暖朵觉得,自己很幸福。

    然后,终于暖朵的幸福被夺走了。

    外婆离开,便是暖朵噩梦的开始。

    暖朵住在舅舅家里,舅舅继承了暖朵的一切。

    理论上来说,是暖朵吃他们的,住他们的,用他们的。实际上暖朵却知道,他们住了暖朵的,吃了暖朵的,用着暖朵的,暖朵却不能做任何的反抗。因为,他们是暖朵的监护人。

    这个三月,注定了骚动。

    暖暖,跟我走吧。夏未央的邀请,在暖朵看来,就像是去看电影一般的简单,暖朵以为,他不会轻易的放弃,他会持续的邀请暖朵,即便是被暖朵拒绝。

    人类,总是在试探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暖朵也不例外。

    暖朵想知道,在夏未央的心理,暖朵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地位,暖朵甚至想要知道,如果暖朵说,不然他离开,他是否会听暖朵的话。但是暖朵还是太高估自己在他心理的地位了,他什么都不曾说,什么都不曾想要知道,他只是在等着暖朵的一个回答而已,仅此而已。

    去哪里?暖朵试探的问道,低着头,不愿意让聪明的他看到暖朵脸上的表情。

    任何人都不愿意被人试探,何况是夏未央,他大概是更不愿意被暖朵试探,只是,暖朵一而再的在他的底线上徘徊,暖朵想要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结果却是,他没有底线。

    你想去的地方,我养的起我们,你没必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对于暖朵的情况,暖朵从来都不跟任何人说。暖朵并不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事实上,却是舅舅一家人寄人篱下在暖朵的底盘,暖朵只是什么都不说,绝口不提这些事情而已。他们是暖朵的家人,家人住在暖朵的地盘上,没有任何的错误,暖朵不介意,那时候,暖朵还不明白,为什么夏未央会介意那么多。

    他们是暖朵的家人,会担心暖朵。

    暖朵说,反驳了夏未央的话,这样的呵斥,暖朵觉得足够让他知道,暖朵对于那个家的留恋了,暖朵想知道,夏未央还有什么办法让暖朵跟着他走……

    最终,夏未央什么都不曾说,他没有说服暖朵,只是在几分钟后,暖朵听到一声开门声,和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