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没那么简单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263字

    夏未央,不曾在出现在学校,还有暖朵的面前,没有任何的交代。暖朵的生命里就像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这样的一个人,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而暖朵,暖朵,只是暖朵,暖朵。从来没有任何人叫暖朵暖暖,所有的人都叫暖朵朵儿,或者是直接叫暖朵的名字,而或是,叫暖朵小朵。

    只是,没有那个人,叫暖朵暖暖。像是夏日里的一抹阳光一般的眯着眼睛,清澈的双眸透着迷人的气息,然后温馨的叫出暖朵的名字,暖暖。

    他说,暖暖,你的名字跟你的人是相反的,你应该叫做温寒,明明冰凉凉的,却叫了一个温和的名字。

    他说,暖暖,天冷了,你的手怎么不像名字一样暖和呢,还是多穿一点的好,不要感冒了。

    他说,暖暖,你的决定决定了暖朵的未来,你以后想要去哪里读大学,等暖朵高考的时候暖朵就报考到哪里。

    然而,他却不在了,这个叫做夏未央的男人,骗了暖朵,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这碍于暖朵从未打过他的电话,找过他,或者是去麻烦他。

    事实上,只要是他不曾找暖朵,在暖朵看来,他就已经消失在了暖朵的面前。

    暖朵不是矜持的不去找他,而是觉得没必要。一个不会来看你,关心你的人,你不需要花费任何的时间去麻烦人家,你愿意,人家却未必喜欢你去寻找。

    暖朵的高中顺利毕业了,但是这确是暖朵被舅舅一家人彻底遗弃的开始。

    高中毕业的当天,暖朵到学校办理了手续,然后拿了毕业证,甚至拿到了新大学的通知书,暖朵想要快速的回家,把这些好消息告诉暖朵的家人。然而,迎接暖朵的却是冰冷的一切。

    那天暖朵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的一切都搬空了,钥匙也换了,最可笑的是,当暖朵敲开门时,里面正在装修,而装修工人告诉暖朵,他们在半个月前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座四合院是外婆留下来的,高一的时候,外婆担心她离开后没有人会照顾暖朵,专门将院子做了产权继承的合同,甚至找来了律师做了公正。

    但是外婆去世的那天,舅舅拿了合同给暖朵。

    暖朵看了。暖朵觉得,家人是不会害暖朵的。

    没有人会去管暖朵的大学上了没有,会不会被饿死,这就是世界。当人们在面临利益的时候,就会变脸,然后如同恶神一般的凶神恶煞,接下来,便是反目成仇。

    暖朵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也不在乎接下来有什么。

    昂贵的大学费用,暖朵是赚取不回来了,甚至暖朵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然后,暖朵做了人生的第一次选择,决定用自己的身子去赚钱…

    第一份职业,便是成为一个平面模特。

    幸运的是,暖朵还有一个较好的身材,和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此时,暖朵才发现,生了暖朵却没有养育暖朵的父母其实还是留给暖朵了一些好东西的。比如这身体和脸蛋,也算得上是一笔财富,虽然不是很巨大的财富,但是却在这个人人都会以貌取人的现实生活中,有了实质的用处。

    暖朵开始感谢暖朵的父母给了暖朵现有的一切先天条件,然后顺利的成为了一个平面模特,却是最廉价的平面模特。

    小时候一直觉得,做模特应该是很轻松的职业,但是做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更加的困难,像暖朵这样从未接触过这样的行业的人员,几乎是从最底层做起。

    一年的光景,当暖朵攒够了钱,可以去上大学的时候,暖朵却上了这辆车,夏未央的车。

    如果,他早一年出现。如果,当初他肯花费一点点的时间说服暖朵。但是,没有如果,暖朵将这一切定义成了,他只是比暖朵看的清楚一些,早一些而已。但是,这一切他似乎并不在乎,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看起来,你过得不错。夏未央的语调很轻,和以前的他比起来,似乎沉着了许多,只是他的声音里却带着更多的雌性了,听起来,也比以前要好听许多了,暖朵小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再不去看他。

    当初,他可以什么都不曾问,什么都不曾说的离开,这么久都没有找暖朵,现在遇到了算什么,再说了,暖朵过的如何了跟他有什么实质的关系吗?应该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的。

    托你的福,还好。这话说起来,是有点讽刺的意思了。暖朵确实是托了他的福,只是这福利中,掺杂着不少的水分。但是,如果不是夏未央,也许暖朵现在过的不是这样的生活,可能会更辛苦,还可能,暖朵连攒钱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不写日记了吗?

    这话问的有点意思,以前写日记的事情也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他怎么会知道的呢?暖朵好奇的又看了他一眼。夏未央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下巴上也许是因为忙碌了一天的原因,已经能看到一点点的胡茬了,虽然不多,但是冒出了头。

    也许是暖朵喝醉了,想要伸手去拔掉,然后手就抬起来了,果然摸到了查虎虎的东西,然后就是咯咯的笑声,觉得很好玩。

    还在写,只是不用电脑了而已。

    说起电脑,一年前,那台夏未央送暖朵的电脑,被连带着房产权一起带走了,那一天,暖朵身上所剩下的东西,紧紧是一个装着三百零一块钱人民币的零花钱的钱包和一张公交卡,还有一个同样是夏未央送的手机。

    只是为了生计,暖朵将手机卖掉了,在当时来说,还算是个好价钱,满足了暖朵两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生活费,以至于在那时候,暖朵没有被饿死。

    暖朵黑进了你的电脑,你要结婚了?

    暖朵猛然的扭过头看向夜未央,以前暖朵一直都知道,电脑会莫名其妙的鼠标动几下,只当做是电压不稳或者什么,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告诉暖朵,他黑进了暖朵的电脑,浏览了暖朵电脑里面的东西,暖朵还是会很好奇的。

    那你把暖朵电脑里面的东西都考出来吧,文档里面的东西,暖朵加密隐藏的那些东西。

    婆婆还未去世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些资料给暖朵,但是当时觉得麻烦,就随意的将U盘里面的东西存进了电脑里,但是又觉得重要,便随意的加了密隐藏了起来。

    这些,都是曾经看夏未央做的学会的…

    夏未央的表情里有些差异,不明白暖朵在说什么一般。

    暖朵的电脑丢了,手机卖掉了。

    车里有些黑,但是暖朵却还是能看到夏未央脸上带着淡淡冰冷的双眸的寒光,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豹子一般。

    原来是这样,暖朵还以为,你是在躲暖朵。夏未央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是他预先不知晓的,然后刚知道,一切都很新奇一般。

    暖朵为什么要躲你?这句话,说的却是有些好笑,暖朵哼了一声。

    如果说真的躲,恐怕也只是因为暖朵卖掉了他的手机吧。但是话说回来了,那东西是他白送暖朵的,再说了,他黑进了暖朵的电脑,甚至知道暖朵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也就是说,他以前已经无数次的黑进暖朵的电脑,而暖朵却什么都不知道。

    夏未央张了一下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说清楚,却总是一副什么都是为了暖朵好的样子。每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暖朵都受不了,有什么事不能说的,什么是一定要做出来才行的。

    暖朵真的讨厌这样的夏未央,一次次的如此。刚认识他的时候,明明很想要和他撇清关系,但是他却觉得,为了暖朵好,专门每天守在暖朵班级的门口,好几次班主任找暖朵麻烦,之后他又自作主张的为了暖朵好找暖朵班主任谈了几次。

    再后来,暖朵被请家长了,舅舅被外婆派遣到学校作为暖朵的家长受到了强烈的批评教育,然后回家就是把暖朵一顿毒打。以早恋的罪名,差点就把暖朵赶出家了,好在外婆疼暖朵,拦了下来。

    不过那次后,夏未央做事也收敛了很多,外婆还是挺喜欢他的,偶尔还叫暖朵叫他到家里吃饭。外婆说,未央那孩子不坏,好好调教,以后肯定有一番大作为。

    暖朵总是心不在焉的说,外婆想多了,暖朵跟他不熟,然后外婆就使劲的笑,笑容里都是对暖朵的宠溺。

    外婆说,暖朵的小朵儿,虽然没有爸爸妈妈的照顾,但是有一个很不错的男朋友。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不过现在,婆婆不怕小朵儿以后孤单了……

    后来暖朵才发现,原来这只是暖朵某天午后趴在学校桌子上睡觉时候的一场梦,但是醒来的时候,却记得很清楚。

    当然,舅舅揍暖朵确实是真的发生了,所谓梦,不过是外婆说的那些话……

    也许暖朵心理,是喜欢着夏未央的,不然怎么会做出了那样的梦境呢?但是,暖朵就是不想承认,自己的心理竟然有一个那样的人,总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冰冷样子,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那年,他离开的时候,他还没有毕业。

    夏未央比暖朵大一届,当初认识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去参加他朋友的生日宴会。饭桌上,不知为什么就拼起了酒来,然后当暖朵喝下第三杯啤酒的时候,明显的感觉翻江倒海的想吐,结果就真的吐了出来,而当时,夏未央就站在暖朵旁边,淡黄色的衬衣被吐的凌乱不堪。

    还记得当时朋友扯了一下暖朵的衣袖让暖朵赶紧撤,据说夏未央有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