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曾经的曾经,暖朵爱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318字

    再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有洁癖,而是心里有问题。被吐当场,他就脸色惨白的晕过去了,然后一直都叫不醒。

    后来他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暖朵趴在另一张床上睡觉,也没见到夏未央发脾气,只是他很不给面子的自己走了,连出院手续都没有办理,然后暖朵大清早被护士叫醒,教育了一顿。

    再后来,似乎夏未央做什么都会把暖朵带上,偶尔他编程也会叫暖朵去他家里,拿些零食给暖朵,搬个凳子让暖朵坐在旁边吃,暖朵能听到自己吃零食咬碎那些膨化食品呲呲的声音,暖朵那时候觉得,他大概是喜欢听那种声音。

    久而久之,习惯,竟然延续了近乎三年的时间。

    暖朵从来没有躲过夏未央,甚至在最困惑的时候,举步维艰的时候联系了他。

    但是,他没有接听。

    手机原本就是他给暖朵的,没有接听,便是不想听,留着这样的联系方式用来做什么。

    夏未央在送给暖朵手机的时候说过,只要是暖朵的电话,不出三声,他必定会接听,他食言了。

    其实当初暖朵打电话只是要告诉他,暖朵准备把手机卖掉了,毕竟认识的时间也算是长,暖朵吃了他的零食也不少,算是给予他点告知的补偿吧。

    但是他没有接,又不能怪暖朵。

    他大概是忙,顾不上。

    暖朵没有任性,真的没有。

    曾经,暖朵以为那叫做爱情,后来发现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其实他走的时候只要说服暖朵一句,哪怕只是说:暖暖,跟着暖朵比跟着你的家人好。

    暖朵就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走,什么都不担心。

    但是他没有。

    暖朵不是想要一个承诺,也不是需要什么担保,只是想要一个能让暖朵敢去依靠的人,如果那个人都不确定,是否会让暖朵依靠,那么…还是算了。

    暖朵看着夏未央,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大概是有一年多,快两年没有见过他了。成熟了不少,只是笑容却不像以前了。

    暖朵问你为什么躲着暖朵。

    印象里,他不是会做出这样暴力动作的人,手紧紧的握着暖朵的胳膊,有些攥痛,胳膊都红肿起来了。

    暖朵看向车里的另外一个人,想要求救一般,却想起,那个人叫夏夜…

    扭过头来,看着夏未央,却是直白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变成这样,痛…

    酒意还没有完全的苏醒,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终于,一年里的委屈,还是有些坚持不住的倾泻而出。

    你们为什么,都不要暖朵,不过暖朵还有自己…

    只是记得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什么都不太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躺在夏未央的旁边,衣服被换了新的,但是暖朵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夏未央帮忙换的。因为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

    暖小姐醒来了。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甜甜腻腻的,眯着眼,却看得暖朵有些不寒而栗。

    你是谁!

    防备的看着自己的衣服,暖朵盯着那女人,有些无语道。

    任何人在迷糊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不熟悉的地方,身边睡着熟悉的男人,旁边站着陌生的女人,应该都会跳起来吧。

    暖朵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应该是算得上还好。至少暖朵知道,暖朵和夏未央之间必定是没有发生什么的。现在的他,对暖朵应该没有任何的兴趣才是。

    夏总说,如果暖小姐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便让暖朵先带暖小姐去洗漱用餐。女人说着,蹲在床旁边的地上整理鞋子,暖朵倒吸了一口冷气。

    暖朵一直都知道,夏未央家里有钱,但是却不曾想到,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富丽堂皇的地板上,铺着绒毛地毯,以暖朵看过的质量来说,绝对是纯人工的高级地毯,无论是成色还是价值,都是很有客观性的。

    再来,便是抬起头时,上方的那盏灯。暖朵断定,那灯绝对是限量的,一盏灯,足以暖朵上几十年大学的学费了……

    暖朵开始有些懊恼,为什么当初就没有选择跟着夏未央走呢?也许现在是另一番境界了。只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对自己的嘲笑,暖朵闭上了自己半张开的嘴,然后有礼貌的穿好了鞋子,看着女人道:不必了,你可以告诉你们夏总,暖朵回去了。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跟在暖朵身后,一路跟着。

    就在暖朵穿过了好几扇门都不曾找到离开的路时,终于忍不住回头问道:暖朵不是在做梦的,对吧。

    女人持续着笑容,依旧没有回答暖朵的问题。

    暖朵印象里,夏未央已经死了。

    这话说出来,暖朵自己都傻眼了。

    夏未央一直都活着,只是,这个人在暖朵的心理已经死了。从他什么都不曾说的那天开始,暖朵笃定了他对暖朵的不在乎,笃定了他不是暖朵的良人。

    然后,暖朵把他的世界尽量的跟暖朵的世界扯清关系,希望这样就能够让我们之间不那么暧昧,只是他似乎更绝。

    我们彼此赌气一般的不联系,一直到暖朵变卖手机前给他打电话。这一切,暖朵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夏未央不屑于暖朵解释,暖朵自然也不屑跟他说过多的话来,暖朵觉得,这样很公平,足够了。

    上学时候,可以说是年少的冲动。从暖朵把他,从暖朵的心理,脑子里,彻底的遗忘的时候,他竟然还敢再次出现,还跟一个暖朵开了玩笑说会嫁的名字的夏夜一起出现。

    浑浑噩噩的感觉,宿醉的感觉,让人头昏脑涨。暖朵似乎还记得,昨天又吐了夏未央一身的脏东西,大概他又是像以前一样,把那些衣服都丢掉了吧。

    以前到夏未央家里陪着他一起做编程的时候,都是他开车直接到他家里的车库,然后从车库直接上电梯到他房间的楼层的。

    当时暖朵问夏未央,他家里才六层楼,为什么装电梯,他说方便。

    再后来,暖朵终于发现了电梯的方便的地方了。

    那是高一时候暖朵滑旱冰,把两只脚都崴了的时候。

    夏未央当时骂暖朵笨,说一般人崴一只脚已经了不得了,暖朵一下子崴了两只。然后,暖朵就坐在地上,打死都不起来了。

    瘸了,走不了了。

    暖朵死活都不站起来,四切摆列的看着夏未央,不过是想要恶整他一顿。

    然后,夏未央蹲在了地上,背对着暖朵让暖朵趴在他背上。

    暖朵看了半响,自己悄悄的从地上爬起来像反方向走,走了好几步,虽然脚脖子疼,还是忍着,就是想要在他发现暖朵不在了之前消失掉,让他着急。

    但是才站起来,就被发现了。

    夏未央索性转过身把暖朵打横抱了起来。

    臭流氓。

    暖朵骂他,他也不吭声,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

    有本事你一直这么个抱着,暖朵保证你等下求着暖朵下来。

    暖朵大概是知道自己有多重的,虽然看起来,暖朵似乎并没有很重,但是站在秤上的时候,绝对比在人面前看起来的分量要重很多。

    买轮椅是始料未及的,他就那么买了,然后暖朵被推着来回走了将近一个月,真丢人。

    然后,那段日子,夏未央带着暖朵回去看他编程的时候,都是推着轮椅带着暖朵坐电梯的。

    暖朵一直都不知道,夏未央家里有佣人,今天是第一次知道。

    门在哪里?

    终于,暖朵不淡定了。

    在这样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找一会,暖朵大概会疯掉。

    夏总说,他没有醒来之前,不能让暖小姐离开。女人的存在像是幽灵一般,她始终都跟在暖朵身边,令人匪夷所思。

    暖朵不想等到他醒来,暖朵不认识他。

    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不敢。

    其实对于暖朵原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敢的,但是偏偏在面对夏未央的时候,暖朵还是有一些理亏的。毕竟当初最终暖朵还是在卖掉手机的时候没有告知他一声,于情于理的是亏欠他一句道歉的话的。

    只是,这样的话还来不及说,就被彻底的推翻了。

    但是夏总说,他想在醒来的时候看到暖小姐。

    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从暖朵的脚底直接袭向了暖朵的头顶,贯彻一般的泼了暖朵一身的冰冷。

    暖朵奇怪的看着那女人,有些不解,却还是能够明白的。

    她,大概是一直照顾夏未央生活起居的女人,虽然暖朵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待遇,但是在之前,暖朵却听夏未央说过,在这样的家里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专用的女佣。暖朵只是听夏未央这样说,当初还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罢了,想不到今天却是真的见到了。

    暖朵并不没有你们夏总那么想要见到暖朵那般的想见他,所有暖朵还是先走吧,告诉暖朵,门在哪里。

    暖朵以为,只要暖朵强硬的要求要走,就没有人能拦得住暖朵的去路,但是暖朵却大错特错了。没有人会在乎暖朵是什么想法,对于她来说,听夏未央的安排,听夏未央的话,便是最重要的工作,听了,便是称职。

    她沉默了,笑着看着暖朵,容不得暖朵说出个不字,她没有拒绝,只是不按照暖朵说的去做罢了,但是这样,足以让暖朵想要抓狂了。

    暖朵说暖朵要走!

    暖朵的暴脾气,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了。

    以前还不知道,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能耐下性子来的人,外婆也一直都觉得,暖朵是个耐性很好的孩子。

    第一次发火,大概就是跟夏未央吧。就是经过三番四次的老师的折磨后,暖朵去叫他不准在站在暖朵班级的门口……

    接着,暖朵的脾气就像是洪水一般的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起初是几天,甚至半个来月才能发出一次火来,绝对是夏未央做了对于暖朵来说,欺师灭祖甚至是在暖朵看来,必定是十恶不赦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