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乱作一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15本章字数:3345字

    公司的一切开始有些混乱,在那一段时间里,乌烟瘴气。

    夏夜说,暖朵,你是夏未央的劫,至于是个好劫还是劫难,这一切都要由着你们自己去估量了。

    那时候的暖朵,觉得很无语。

    暖朵说:夏夜,如果你去做和尚,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和尚。

    夏夜大概是看出来,暖朵在嫌弃他管了暖朵和夏未央的事情,便不再说话了。

    暖朵思考过,暖朵的人生里面,如果从来都没有夏未央的出现,也许现在的暖朵会过的更好,至少暖朵不会觉得,自己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里。

    只是在此时,暖朵还是有些后悔,如果暖朵学会一如既往的拒绝,从来都不曾和夏未央有任何的牵扯,现在的暖朵,会比以前更加的淡然。

    情绪,是人最不好的感觉,也因为,成为了致命的存在。

    那天你们为什么在酒吧。

    这才是暖朵最想要知道的问题的答案。

    夏夜沉默了,什么都不说了,但是暖朵的心理,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那一天,也许,真的是个巧合,也不一定。

    暖朵一直都在想着,也许暖朵和夏未央有一天会重遇,只是没想到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暖朵有些哑然道,看着夏夜的时候,就觉得,他就像是夏天的夜里一样,凉凉的,但是却让人欣喜。

    未央说,以你的性格,如果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会逛酒吧,其实我们每天都会把城里的大一些的酒吧逛一遍,但是从来没有碰到过你,那天遇到你,说起来也算的上是一个巧合,你都不记得了吗?

    夏夜声音有些沉重,暖朵摇了摇头。

    暖朵只是记得,暖朵在喝酒,一直在喝酒,然后一个人问暖朵是不是叫做夏未央……

    再后来,他说他叫夏夜。

    暖朵不记得了,但是暖朵清楚的知道,暖朵一定没有做什么坏事,因为如果暖朵做了坏事,暖朵第二天一定会想起来的。

    暖朵说这些,不是没有道理的。

    暖朵喝酒,大概是真的做过两次坏事,第一次吐了夏未央一身,第二次便是被迷迷糊糊的带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你从酒吧突然出来,拦住了我们的车子……然后一个人又跑进了酒吧,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如果那天不是夏未央当时就追了过去,你莽莽撞撞的样子,肯定要出事了。

    夏夜将哪天的事情说的像是悬疑剧一般的惊险,只是暖朵才不会相信他的话,他和夏未央是一国的,怎么会说暖朵的好,怎么会帮着暖朵说话,怎么会觉得,暖朵才是那个对的人呢?

    恩?那夏未央哪里来的暖朵的合同?

    暖朵几乎可以断定,夏夜肯定是在骗暖朵,暖朵质疑他不是没有道理。

    你上车的时候,身上带着大量的现金和一个合同,你知道你签了一个怎样的合同吗?

    夏夜皱着眉,一脸的差异,一副原来你不知道的样子。

    暖朵摇头,暖朵签合同的时候是有律师在的,所以,合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才是。

    怎么样的合同,不就是平面模特的合作合同吗?

    夏夜淡笑了一声,然后却了然了一般的说道:看来未央确实是了解你的脾性,甚至了解你的作为。他说,你肯定是不知道合同究竟是什么合同。

    暖朵更加的迷茫了,有些心不在焉道:不过是一个劳工合同罢了,难不成还把暖朵自己卖掉了吗?

    暖朵不太置信的说,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能卖掉一个人的话,大概在很久以前暖朵就把自己卖掉了,但是暖朵觉得,应该是没有的……

    是。

    得到的答案让暖朵的汗毛顿时间耸立起来,暖朵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然后沉默了一下。

    暖朵觉得,你没必要这样吓唬暖朵,其实如果你们已经跟暖朵签了劳工合同的话,暖朵没有任何的理由去辞职,所以也不会再去做什么平面模特,那种工作看起来清闲,其实比文职累多了。所以夏夜,你真的没必要危言耸听的骗暖朵。

    暖朵不相信自己签字,把自己卖掉了。

    暖朵没有骗你,你的合同现在在夏未央那里,他用他公司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换了你的自由,暖朵当时问他,值不值得,他说,对你,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

    夏夜说,脸上都是沉着,暖朵却看到了真诚,他没有骗暖朵……

    所以,如果暖朵没有遇到你们,暖朵就把自己卖掉了……

    后怕的感觉,比遇到危险还要强筋,暖朵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颤抖,夏夜的话大概是没有危言耸听,怎么听都应该是真的,暖朵突然想起了签合同的时候,律师和对方的负责人似乎是对视了一眼,然后漏出的那抹不经意的笑意,突然不寒而栗起来。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随时随地,只要你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人想要坑你。但是,合同大概是暖朵自己签的字,也是暖朵疏忽了。

    暖朵这样的一个平面模特,怎么会有人愿意签下来呢?虽然确实是拍过不少的杂志了,但是毕竟不是什么有名的角色。

    是,应该是说,如果不是夏未央,现在你已经在柬埔寨了。那天他让暖朵连夜跟那个公司做交易,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整个人扣下来,合同经过公证的,在那张合同上签字的时候,可以说,你已经没有任何自己的权利了,任何事情从此都要听对方的了。

    夏夜的话,就像是警钟一般的敲打了暖朵的心,暖朵几乎不敢相信。

    那家公司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交易,签下来一些模特来,然后不做实质性的安排,派遣工作说是去国外做一些宣传活动,但是送出去了,就绝对再也回不来了。

    夏夜说着,手不自主的捏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小拳头一般的放在了他的面前,继续说道:暖朵说这些,不是吓你,只是想让你想想夏未央的好,这一年的时间,他除了工作,做的最多的大概就是找你了。

    暖朵不出声,只是眼镜已经有了一些湿润,暖朵知道,随时随地,暖朵的眼泪都会随着脸颊流下去,只是暖朵一直忍着。

    暖朵昂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是谁说的,只要昂着头,眼泪自然而然的就不会流下来了,暖朵努力的做着,但是还是免不了……

    暖朵需要时间来衡量一下自己和夏未央的纠葛,其实有些事暖朵是知道的,暖朵只是耿耿于怀他当初为什么不肯做任何的解释描述,也许只要他说一句话,暖朵就会跟他走,但是他什么都不曾说,然后像是消失了一样。

    有些事情,不是因为误会,而是一个疙瘩一样的东西,这种疙瘩的存在很可怕,不需要人去解释,因为越描越黑。

    夏夜说一大堆的话,其实也不过是需要夏未央的一句话而已。只是,时间已经不对了……

    你一直在说,是夏未央的问题,但是为什么你就不能说那句话呢?什么都一定要未央来说吗?也许他是在等你说,也不一定呢?夏夜不愧是夏未央的哥哥,所有的维护,就像是掂量好的一般。

    所有,我们都在等,都没有踏出那一步就是了。夏夜,有些事情的发生,是命,谁都不能反抗的了,其实不过是暖朵想的太多了。

    夏夜不曾再说话,一味的沉默,成为了那天最后的结局。

    自此之后,暖朵对待夏未央似乎谦让了许多,暖朵可以悄悄的煮好咖啡,然后偷偷的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而这时候的他一般都是在忙碌着顾不上暖朵在做什么。

    暖朵会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偷偷的看杂志,看到睡着,醒来的时候身上披着夏未央的衣服,他不会骂暖朵,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就像是没看到过一般,然后继续在他的办公桌面前忙碌。

    夏未央是一个从来都不拘小节一般的人,但是却有诸多的事情不愿意谦让于暖朵,只是在工作上,他却不曾为难暖朵,尤其是最近。

    暖朵想,大概夏夜在临走的时候找暖朵谈过以后,也找夏未央好好的谈了一下吧。

    那天,终于是暖朵和夏未央因为一件事情的不合而在此吵了起来。

    一年前的裂痕也因此再一次被撕开,暖朵第一次抱怨他不善解人意,第一次埋怨他一点都不为暖朵着想,事后觉得,那是自己的任性罢了,只是当时真的很生气。

    事情是这样的,原本到了中午的时候,夏未央应是要去员工食堂吃饭的,暖朵听说,他一直都是在员工食堂吃饭的,然后给暖朵带回来。

    暖朵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如同往日一般的坐着,翻看杂志,却听到他嗡嗡的说了一句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随意的恩了一声。

    事实上,平时暖朵也是如此的,随意的答应他的话,因为暖朵觉得他应该是不会跟暖朵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然而,在过了几分钟后,他突然站在了暖朵面前,让暖朵有些生厌的抬头看他,暖朵把杂志合起来举着头看着他,此时他正皱着眉头,很认真的看着暖朵,却是在想事情一般,让暖朵有些觉得,他是故意的站在暖朵面前,挡住了原本暖朵正在晒着的一半的阳光。

    其实,暖朵并不是为了晒太阳,而是最近睡觉的时候,经常会腿抽筋,听说晒太阳补钙,所以每天有意的坐在这里,决心用最方便快捷的方式补钙,暖朵觉得自然的方式应该是比任何的吃药的办法要有力的多。

    只是,在被挡住了阳光的那一刻,暖朵都不曾想过要如何。

    做什么?

    暖朵问夏未央,不过是出于礼貌的想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而已,只是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生动了起来,仿佛不太明白暖朵在说什么一般。

    憋红了的脸就像是一直都不曾呼吸一样,眼眸所迸射出的目光也阴森森的显得可怕起来,他就那么瞪着暖朵,然后气势汹汹的问道:你说做什么?

    暖朵怎么知道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