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不明所以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3127字

    白梅山庄

    此地并不是到处都长满了白色梅花,反而连一株白梅也无法找到,亭台楼阁倒是显得大气滂沱。

    在一个相当雅致的院阁之中,此刻却是有着一个与这雅致十分不和谐的一幕在上演着。

    一个二八芳龄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早已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长鞭,身后站在一群侍从,眼中厉色的对着一个被绳索掉起满身血迹的普通少年。

    "哼!最近父亲不顺心,哥哥不顺心,都不理我了,你个下贱之人居然还敢惹我!"

    女子声音有些尖锐,如同她的容貌般,虽然长相不错,但是眉宇见的傲气给人相当不舒服的感觉。

    那被打的少年缓缓它抬起头,满脸的血迹,嘴角更是躺着殷红的鲜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厉色女子,眼中居然没有求饶之意,更没有惧色。

    此人正是那小二!

    女子一看此人居然用这中眼神盯着自己,脸色又是一变!

    "啪!"

    一声长鞭打在皮肉之上的清响又是响起。

    "嗯……!"

    被挂起的小二瞬间又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你求我啊,求我我就放了你!"

    那女子厉声喝道。

    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阵沉默默。

    "哼!贱人!你叫啊,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

    "啪!"

    女子又是一怒,大声吼道,顺便一个长鞭便是落在了小二身上。

    这一次小二没有吭声,只不过却是有一次昏死了过去!

    女子看到这里,眼中流过讥讽之色。

    "将他关起来,依旧不能喂他吃喝,我到要看看,他能盛到什么时候!"

    "可是,小姐,最近白庄风声紧,老爷最近本就……"

    "我不说你不说他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女子猛的转过身,狠狠的说道。

    "是,是"

    那人立即低下头。

    "哼,少废话,按照我的做!"

    "是!"

    侍从齐齐答道。

    女子又看了一眼那被挂起的小二,眼中的厌恶之色更浓。

    "下贱!"

    吐出两个字便是将手中长鞭一甩,扔给了后面的人,自己转身离去。

    小二被那些侍从解下之后,便是带到一个昏暗的地牢之中,几人将起狠狠的一甩。

    "嘭!"

    一声铁门的关门声便是再次使这里陷入了死寂。

    小二趴在地上的瘦小身影微微一动。

    "嗯……"

    然而,浑身的疼痛又是停止了下来。

    片刻之后,依旧还是忍着剧痛爬上了那麦草铺就的破床之上,瞬间便是倒了下去。

    又是许久,满是鲜血的手慢慢的从胸口处掏出一物。

    缓缓的放在鼻上,深吸一口气,清香之味依旧扑鼻,只不过,还夹杂了淡淡的血腥之味。

    "啪,啪"

    两滴滚烫的泪珠顺着眼角打在了枯黄的麦草之上。

    "母亲,今生孩儿恐怕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孩儿……对……对不起您!"

    沙哑虚弱的声音打破了死寂,小二脸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泪痕。

    琉离一路朝着白梅山庄急奔而去,虽然可以驭空飞行,但是白梅山庄离这还是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她根本无法一直驭空,灵力根本支持不了太久。

    不过,以她的脚程,只要再过片刻,自己定能到达白梅山庄,琉离暗中想到。

    不过,四天了,琉离也不确定那小二是否还活着。

    就算为了那一茶,自己也要找到那小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人们不禁向楼上又多看了两眼。

    看来,这嫣然第一题是注定要落入此人手里了。

    而当嫣然听完此诗之后,眼中却是没有丝毫得欣喜之色,此人如此夸赞自己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更大得讽刺。

    看了看那炷香,此时,已然走了四分之三,嫣然只希望,再这最后的片刻,能有人将此时比下去,无论时谁都可以,只要不是那轩辕洛。

    或许是上天都听到了他的祈求,果真,片刻之后,又一个下人拿着一纸走了下来。

    对众道:"丙号客官上官公子赋诗一首。"

    听此,那嫣然眼神都是一亮,一抹喜色划过:"念!"

    "哀兮叹兮美人兮,怜兮念兮嫣然兮。古有鸿雁落沉鱼,今有嫣然入吾心。他人相思苦追忆,怎懂嫣然系谁心。女儿垂泪红袖湿,男儿怎解其中痴。瞥若惊鸿宛若龙,轻袖罗衫妆几时?"

    当那人念完此诗之后,全场都陷入了寂静,这诗虽然有些过白,但是诗中意思却有千万。

    嫣然没想到今日还能有人为自己做上这么一首诗,当下眼中便有些微红。

    琉离眉梢微抬,这诗哪里是那什么上官公子所做,明明就是姬梦尘刚才胡乱念了几句让那上官公子抄下来的。刚才琉离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的。

    没想到,这姬梦尘还有如此情操。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嫣然心中所想的呢?

    琉离百思,这嫣然跟大家唯一的互动便是那首琴曲,也就没别的了,除非他俩认识,不过不大可能。

    想到琴,琉离忽然眼前一亮,对了,这姬梦尘好音律,那么应该是通过这个感受到的了。

    越想越是如此,这姬梦尘的古琴造诣应该不在那嫣然之下了吧。

    想到此,琉离也终于拿起了纸笔,在上面狂草乱书。

    开玩笑,自己可不能让自己将来准备精心打造的明星就这么把初夜给弄没了。

    琉离邪恶的想着。

    "这楼上可真是卧虎藏龙,你说老子怎么就不多看几年书呢,也不会在这时词穷!"

    这时,下方之人有人叹声说道。

    "可不是,要是多看点书,说不定这嫣然初夜就是我的了,哈哈"

    一个猥琐的声音又起。

    嫣然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污言秽语,不过,想到自己的处境,这种事自己应该习惯吧。

    强迫的压下自己心中的伤感情绪。

    之时,半炷香已经燃尽,就在最后一个香头要落下之时,楼上忽然又下来一个下人,手中也是握着宣纸。

    "嫣然姑娘,乙号房客官也有一诗。"

    那下人诺声道。

    这时场下的人都提起了好奇心,刚才那诗已然打动了眼前这嫣然,还有谁能做出更好的不成?

    众人都抱有怀疑之态的看向那张宣纸。

    嫣然也有些差异,这乙号房的客人她倒是也有点好奇。

    这时,那丙号房中的姬梦尘忽然也是若有所思的看向这里。

    "念吧"

    纳兰嫣然说道,其实她并不认为这一首诗可以打动自己。

    在众人期待中,那人缓缓打开手中宣纸,一股龙飞凤舞的字迹便出现在了眼前。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姻翠雾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斜人静。"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妙,妙啊!"

    就在那小厮念完之后,那孙醒书生立刻出声道。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人走至楼台处,对着琉离所在的乙号房抱拳,眼中尽是崇敬:"想我孙浩一偏爱钻研诗赋,今日却是终于遇到了打心底敬佩之人!不知楼上前辈是哪位高人,可否赏脸与孙浩一见!"

    孙浩这一番动作,引来众人侧目,其实不光是他,只要略懂一些诗词之人此刻都在细细品味。

    那一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楼上那轩辕洛也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隔壁,不过他可没有琉离那通天本领,自然不知道那里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其目光却是看的出,里面尽是赞赏!

    而另一边的姬梦尘此刻也是陷入了深思,眼中出现了淡淡的迷离,相见不如不见……

    琉离看着下方那嫣然,此女也陷入了追忆,是在想有情郎么?

    伸手摸摸鼻子,琉离一脸尴尬却是没人看的出,说实话,让她一新型世纪的人来吟诗作对那实在是难为她了,所以只要借用一下中国上下五千年遗留下来的金典名句了,这里的人反正也不会知道。

    "拙计罢了,谈不上高人,你不必介怀。"

    在楼下依旧抱拳的孙浩诈一听到这个声音,眼中忽然露出了不敢致信,他本以为能在诗赋上有这分造诣的肯定是位阅历丰富的中年人,那知这声音听着似乎比自己还小!

    当下,孙浩眼中便闪满了疑惑。

    而就在这时,那嫣然也是起身,走向孙浩位置,对着琉离之处微微福礼。

    "公子一诗让嫣然自愧不如,这书一题公子获胜!"

    嫣然细声宣布了结果,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服,若说前面几首诗还有些争议,那么这一首可谓直接高出了不知几倍的境界。

    就那一句相见争不如不见都可被纳入千古名句!

    楼上琉离一笑,传音道:"姑娘谬赞了。"

    嫣然一笑,走回了舞台中间,当众又一次宣布了结果。

    "楼上乙号房公子才华出众,嫣然将其定为胜者,大家可有异议?"

    略显铿锵的声音传遍大厅,众人皆是摇头。

    嫣然一笑:"好,那么我们接下来出第二题,画!"

    声音刚落下,下方就有人不禁出声询问:"这画该如何作答?难不成让我们都来画上一幅?"

    嫣然听完,摇摇头,扫了一眼众人:"这画定不会让各位劳神亲自动手,嫣然不才,略施拙计,画了一幅山水图,但是一直感觉少了些什么,若是有人能说出少出的东西,并且让嫣然心神满意,那么既算此人获胜!时间依旧为半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