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清晨日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2219字

    "好,那还请嫣然姑娘送上画来让大家观赏观赏。"

    嫣然点头。

    转身,对着身后人道:"乘上来"

    片刻之后,一群清丽女子便抬着一幅巨大的屏风而上,那屏风之上俨然是一幅山水图!

    当众人看向这幅图时,都不禁睁大了双眼。

    只见,此画之上是一幅山谷清晨日出。

    这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山谷,谷中花草艳艳,蝶蜂飞舞,小动物和睦相处的一幅景象,琉离见此不禁想起了那药谷来,不过根据这里面场景的布设,很明显这不是药谷。

    火红的日出映满了半边天,霞光照射在空谷之内一片祥和。

    琉离想起,自己与那龙渊曾一起亲身经历过这番景象,那场面的确是动人心魄!

    只见那画中还有几片屋舍,院中开满了雪白的梨花,在外还有一片小小的菜园,一个头戴布巾的女子正在那里采摘。

    整幅图看起来宁静美好,让人心神向往,所有人都觉得这幅图已经接近完美,然而,嫣然所说的不足又在哪里呢?

    香就在那里徐徐燃烧,而人们也都在百思不解中。

    "画中少了什么呢?"

    一些人纳闷的不禁脱口而出,但是都是摇摇头。

    "姑娘的画中堪称唯美,实在看不出还少些什么,我等不才,自动认输。"

    这时,一些人以出口认输,在他们看来,这话的确已经完美,哪里少了东西。

    嫣然只是淡淡一笑:"各位不必介怀,嫣然方才也说过,此话自己只是感觉少了些东西,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少在了哪里。"

    众人一听,暗自纳闷,如果这道题没有确切答案,又该如何一决胜负呢?

    或者,到了最后,此题恐怕只能作废了。

    此刻不光大厅之内人,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眉头紧锁,凭着他的才识也依旧看不出这画里还少了些什么。

    不管是他就连那姬梦尘也是眼中疑惑,难不成嫣然故意为之?可是没有道理啊。

    然而,在这许多人中,却有两人是意外,这俩人中有一人便是那木旋!

    此女虽然照顾着木阳,但是眼睛也偶尔关注着下方。

    当那一幅图一上来,这木旋便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那嫣然,眼中也有一抹倾佩之色,又看了一眼眉头深皱的白简眼中不禁闪过讽刺,心中暗道,恐怕这道题没有人能答得出了。

    除了木旋之外的另一人自然便是琉离,此刻的琉离对那嫣然的评价可谓又上了一个高度。

    这女子果真聪慧,居然可以想出如此一道题来。

    这题她若猜的不错的话,隔壁的木旋应该也能答得出来吧。

    狡黠一笑,琉离便出声道:"嫣然姑娘若是将本公子添于画中岂不完美,否则画中女子未免太过孤独。"

    琉离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是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住,不明白这话中之意。

    然而,没有人明白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明白,再看那嫣然,眼中的喜色明显就是说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此女眼中除了喜色外还有一分震惊,难道世间还有这样的男子不成?

    不错,她的画中的确少了东西,少的便是一个男子。

    试想,在那样一个世俗以外不食人间烟火之地,无论景色再美好,若是只有一人,无论是谁都会感到孤独!

    画这副图的本意便是如此,心中久久的期盼也代表着女子的内心,内心的那份孤寂。

    一般男人看到此,都不会体会得到,因为男人习惯在外的喧嚣,在外的驰骋,哪里能体会得到女儿留家的那份孤独。

    无论琉离还是木旋,她们的共同点便是都同为女儿身。

    嫣然的出题可谓良苦用心。

    "啪啪"

    就在这时,两声清亮的掌声从一楼间传出。

    众人朝声源方向望去,那里正是轩辕洛之处。

    "一语道破女儿心,没想到阁下不仅吟得一手好诗,还有如此慧眼才智,佩服佩服。"

    随后,轩辕洛得声音传出,毫不避讳得落在了所有人耳中,当然,也落在了琉离耳中。

    眉梢一挑,不置可否。

    这时轩辕洛又道:"不知公子可否赏光,等事完之后与在下一叙。"

    "公子客气,盛情难却,三念应下便是。"

    琉离终于开口说道。

    同时,所有人此时心中也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念"?,原来此人叫做三念。

    不得不说那姬梦尘,当他初次听见琉离声音过后便发现有些耳熟,却偏偏想不起来。

    此时一听那人自称三念,终于恍然大悟,但是同时,心中又多了疑惑,那日初次见这三念之人时,其给人得感觉一直是不学无术,庸俗不堪得影像,然而今天却是另一番模样!

    想到此处,姬梦尘不禁对这三念更加得好奇了几分,不知道其在后面两题里,是否又有惊人表现呢?

    这画一题,自然再次被琉离夺冠,嫣然宣布结果时,依旧没有任何人反对。

    当下便开始了第三题,琴!

    "下面一题,为琴。"

    说道这,嫣然走至了自己那把红泪之处,纤手扶上这把古琴。

    眼中有股浓浓得爱意,就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得孩子般。

    "这把琴乃嫣然家传之物,名为红泪,只要懂音律之人,大概都听说过吧。"

    嫣然眼看着古琴,低声说道,果然,话音刚落,下方便有了声音。

    "红泪?传说中得那把古琴?居然真的存在,我一直以为是个传说呢。"

    "谁知道真假,要是真的她还用来此春满楼?"

    一人悄声道。

    "就是"

    一些人应声道。

    台上得嫣然自然是听到了这些声音,眼中流过浓浓得讥讽之色,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流言蜚语。

    再说楼上之人,反应最大的莫过于那姬梦尘,当他初闻红泪之时,手中茶水便是一抖。

    琉离明显感到了他的异常,不禁疑惑。

    下方嫣然又道:"世人只知红泪得来不易,却无人知道它另一个故事。"

    这句话引起了众人好奇,还有别的故事?

    就连那轩辕洛也是目光一闪,心中诧异,原来红泪还有别的传闻,自己居然不知……

    "红泪,的确是一女子耗尽心血所做,最后在其上落了一滴血泪。整把琴也因此变成了红色,就连琴弦也是血红,这个世人皆知。

    不过,除此之外,红泪却还有另一个传闻,这个传闻是只有世世代代保管此琴的琴使才能知道的秘密。

    不巧,嫣然的父亲便是这一世红泪所选的琴使,红泪的守护者!"

    说道这里,嫣然看了一眼下方之人,这些人的眼中,有的诧异有的迷惑。

    琴使?

    并不解释太多,嫣然只是怅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