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磊落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2034字

    "嫣然家临大祸,现在落得一人独存于世,种种原因,此琴现在暂时留在了嫣然手中,父亲也破列将此琴的一些秘辛告诉了我。"

    当说到这里,众人都隐隐的猜出,眼前这把琴可能是一件无价之宝!

    此刻,有些人的眼中以甚至已经目漏贪色。

    琉离听着嫣然的讲述,除了一些好奇之外再无其它,不过她倒是好奇,这琴如果这般神秘,为何这嫣然要讲其道出,难道就不怕引火上身?

    嫣然此时也知道下方众人已有人心声歹意,却是完全不予理会,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轩辕洛还有大用,他绝不会让自己出半点差错,因此也刚好将这个自己知道不多的秘密公终于世,完成父亲的遗愿。

    "这把古琴,以传承了多世,到了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九十八世,父亲告诉我,一定要找到此琴第九十九世传人,而这九十九世的使者便是能够将此琴最终送至红泪转世主人之手!

    或许,你们会觉得荒谬,但是父亲便是如此告知嫣然,父亲一生行事磊落,所以,嫣然对此事深信不疑!"

    "那你怎么知道这茫茫人海中谁是这把红泪的九十九世使者呢?"

    下方一人忽然问到。

    嫣然听后只是一笑:"红泪自会亲自选取他的琴使。"

    "自己?"

    下方人一生惊呼,觉得嫣然这美貌女子莫不是在开玩笑,一把琴就是再神也只是一把琴而已,怎么可能会自己择主?

    看出众人的疑惑,那嫣然也不迟疑:"实不相瞒,这红泪的确可以自己择主,而且,这九十九世的琴使也在你们之中,因为,只要一代琴使陨落,红泪便会自己有所显示,显示下一代的琴使所在位置,嫣然便是根据这个来到了这春满楼,因为红泪显示,此人就在这里。红泪的琴身距离琴使越近,琴身也会越红,现在的颜色之所以接近血红便是预示着又一代琴使的诞生。"

    此话一出,犹如一个惊天炸雷,人们纷纷睁大了双眼,看向那此时浑身血红之色的红泪,都感到了事情的不可思议。

    那轩辕洛恐怕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一人,因为,再此之前他便是见过红泪之色。

    此时,他也终于注意到了那把竟躺的红泪,当眼睛看上去之后,瞬间满眼不可置信!

    那琴的确比那日红了许多,而且最奇特的是此刻还有淡淡的晕泽!这是怎么回事?

    轩辕洛睁大眼睛,目光闪烁不定。

    而此时的琉离也不禁一愣,这琴前面她也见过,的确有些古怪。

    "如果不得到此琴的认可,弹琴之人不但会得到此琴的某种反噬造成心神迷乱,若不及时松手,还会最后吐血而亡,说它是一把魔琴也未尝不可。

    但是,只要被此琴认可之后,便可用其弹奏,音色音律都将胜过普通琴百倍不止,就算是一位琴技拙劣者也可弹出悦耳之音,嫣然可能是家父之因,可以弹奏此琴,不过依旧不是真正的琴使。

    既然,红泪将嫣然带至此处,那么这里定会有琴使之选。

    所以,还请各位会音律之人可以上前一试!"

    嫣然说道此,对着众人深福一礼。

    然而,下方却是静了下来。

    "嫣然姑娘,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那如果不是你说的什么琴使,我等上去还不得吐血而亡?"

    下方一人说道。

    嫣然一听只是淡笑,微微摇摇头:"只要心中不起贪念,自知不能驾驭此琴,及时松手是不会出问题的。"

    嫣然此话一出,相当巧妙的告知了众人不要见财起意,让得下方一些人略微尴尬。

    "这琴一题时间不限,只要有人肯上前一试。"

    嫣然补充道。

    现在得春满楼可谓人心各异,都知道这眼前之琴是件绝世珍宝,但是同时也知道想要拿到此琴又危险重重。

    不过,依旧有有心人不相信嫣然之话,想要一试。

    片刻静默,便以有人亲身上前。

    此人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着一尖酸刻薄之象,走至嫣然身前便是一笑。

    "不知在下可否一试。"

    嫣然一笑,伸手道:"请。"

    那人点点头,便朝着红泪走去,所有人得目光都跟随着他移去。

    此琴究竟有没有那嫣然所说得那么神奇,下一刻便可证明,众人怎能不好奇!

    只见那人步履缓慢,不过还是很快走至红泪身前。

    慢慢坐下身子,眼睛看了此琴片刻,似在深思。

    终于,其缓缓伸出手,在众人期盼中准备拂上古琴。

    "慢着!"

    就在那人之手离红泪不到几厘米之时,一个温润得声音忽然在寂静得场地中响起!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那说话之人,一看之下,都是一怔!

    这不是刚才得罪白简那一伙人中得一个么?他这是要做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姬梦尘!

    这是他到此说的第一句话,众人看着这个长相惊人得少年缓步走下,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姬梦尘很快便来到了那准备弹琴之人得前方,双目盯着此人,眼中没有丝毫情绪。

    "你弹不了它。"'

    云淡风轻得说出了五个字,让那准备弹琴之人一愣,随后便是眼中腾腾升起一股怒火!

    "你说什么!"

    那人尖锐得嗓子吼道。

    姬梦尘并不为之所动,只是淡淡得又望了那人一眼。

    这一眼没有丝毫情绪,但是同样让那人心中一懔!

    这是个什么眼神!

    那人心中有些微微饿怯意,不过一看是个十几岁得少年,不禁又恢复了眼中得怒色,暗骂自己居然被一个孩子给吓住!

    "小子,你让开,我弹不了,难不成你还弹得了?"

    那人怒言道,再想想眼前之人还得罪了那白简,心中更是不惧,在其眼中这姬梦尘便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姬梦尘又看了一眼男子,便不再多言,而是转身看向了嫣然,目光依旧没有丝毫情绪。

    "等他试完,我来试试。"

    淡淡得声音说着。

    嫣然一怔,第一次呆呆得点头也忘记了什么礼仪。

    眼前得少年给居然自己一种压迫感,很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