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含义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2088字

    而此时,若说最惊的,那么,一定便是那嫣然了!

    她呆呆的望着弹完红泪,毫发无损的姬梦尘,眼中的震惊渐渐退却之后,剩下的便是惊喜。原来,红泪的指引真的是对的。

    想到这里,纳兰嫣然几步便来到了姬梦尘的身边。

    "原来公子便是红泪第九十九世琴使,嫣然今日终于能完成父亲生前遗愿!"

    说到此,纳兰嫣然眼中不禁浮满了泪,看的出,这一路定是波折重重。

    姬梦尘一声浅笑,站起身,走到纳兰嫣然身前,难得的温和。

    "我不知道什么琴使,不过,感觉此琴的确与我有缘,谢谢你将它带到这里,了却我的一项遗憾,叫我梦离便可"

    说到此姬梦尘伸出手将伏身的纳兰嫣然扶起。

    然而,楼上琉离眼角却是一跳!

    梦离?

    就是再弱智的人也能明白这名字的含义了,琉离眼中闪过一抹惆怅,不知该喜该忧……

    纳兰嫣然神色依旧激动,她看着眼前这比自己小了不少的少年,难得有份亲切,只因眼前人与自己的父亲曾有相同的殊荣。

    抹去眼角的泪,嫣然绽开一个让百花都会失去颜色的微笑:"这把红泪,从此就交给公子保管了,希望公子早日寻得它真正的主人!"

    姬梦尘目光微闪,不过还是点点头,在触碰此琴世,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是一颤,刚才更是难得的达到了人琴一境的境界,这感觉很玄妙,这把琴就如天生跟他脱不了干系一般。

    他知道,这红泪,自己放不下!

    这琴一题,便因此因缘巧合的落在了姬梦尘的手中,本想得是陪着这上官飞逸出来随便走走,那知还会发生这么多,当下也不禁摇头。

    琉离看着抱着红琴得姬梦尘三人回到楼阁,神色略微缓和,刚才她也的确深陷那琴曲之中,这把绝世好琴,他当得起。

    虽然纳兰嫣然也可以弹奏,但是无论琴技,意境都差其许多。这一点,琉离还是知道得。

    不过,那把琴倒是奇特,不但自己会识别主人,还会吸人血液,多多有些诡异。

    "夜宿,你看的出那琴的特别之处么?"

    想不通的琉离不禁问向了夜宿。

    脑海中忽然一动。

    "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什么红泪,应该是在我被封印后出世的仙器吧。没想到这世界还有这玩意。"

    夜宿的声音出现在了脑海中,这话一出,琉离又是一怔。

    "仙器?"

    "哎……"

    哪知,话语刚问出,那夜宿便是无奈一叹,知道自己又要给这个失忆的主人上科普一课了,这可都是常识啊!

    夜宿暗自呐吼。

    "嗯,仙器,凡人有凡人的武器,仙也有仙使用的武器了,只不过名字改成了仙器。"

    这样……,琉离明悟般的点点头,着实又让夜宿无奈。

    "那你算是仙器么?"

    想了想的琉离问道。

    "不是,要是在巅峰时候,仙器在我眼里都不够看的。"

    夜宿一听,立刻否声说道。

    "那你现在的样子,能打的过那把仙琴么?"

    "那红泪的主人如果是跟你一样身有灵力之人使用的话,结果还真不好说,说实话,我感觉那把琴挺厉害,不过,要是让凡人用,势必不会是我的对手。"

    夜宿的话语虽有一些不服,但是好在听的出,说的都是实话,琉离点点头。

    "而且,一般仙器都会又器灵,那把红泪明显没有。"

    这时,夜宿补充道。

    "器灵?"

    "嗯,器灵就是赋予仙器一个灵魂,人没有了魂魄犹如行尸走肉,这武器也是一样,打个比方,这凡人手中的武器都是没有器灵的,但是永久了也会跟使用者有些心灵相通,这就是凡人武器自己产生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跟使用的主人又莫大关系,一般,主人死亡,这武器又变成一把凡兵了。

    但是,如果是如同你一样,又修仙之人,他们便可以将一些强大物种的灵魂抽离,抹去其灵智,再与武器融合,变成一把器灵,这一步相当关键,因为它意味着凡兵与仙器的分界点!"

    琉离听此,大概的懂了一些,不过还是问向夜宿:"那你是什么剑灵?"

    哪知,本以为很正常的一个问题却是让夜宿身子一阵,琉离明显的感到了其波动,不禁纳闷。

    "怎么了?"

    此话一出,就连一项淡定的夜宿都是大声怒吼。

    "我能是那些低级的剑灵么!我可是自己产生灵智,不知道比他们强上多少倍!"

    此话一出,琉离又是一怔,本还想问下去,下面大厅之中却是有了动静。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题,那便是棋!

    经过姬梦尘那一段插曲,众人此刻心中都明白,今晚这花魁注定与自己无缘了。

    心中感慨,不过也释然,很多人本就只是为了一睹花魁真容而来的罢,本就没有想的太多。

    多数人如此想,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

    比如,那一直没有半点风声的白简,他的目光从嫣然出现后就再没怎么移开过,尽管他知道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正在自己大家身旁,他也没有一点收敛。

    也是,他这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女人不可能没有?木家跟其联姻,也不过是为了攀附自己家族而已,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在木旋面前,也不用收敛什么,甚至觉得,男人三妻四妾本就正常。

    此刻的白简看着三题已经被人答出,就算自己赢得棋这一题,那隔壁还有一人答出了两道,胜负已分,他倒是也没放在了心上。

    不过,眼中闪过得一抹讥讽之色,却是告知着他得不甘。

    "哼,想从我白简手中里抢女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心中狠戾道。

    这些,琉离固然不知,不过也不屑知道,这白简在她得眼中什么都不是,多看他一眼也不过是因为系在其身后得一个家族。

    武林盟主之位,的确可以引起现在琉离得重视!

    嫣然再次来到了舞台中间,看着下方的众客,缓缓道:"今日还剩最后一题,前面三题有两题都被楼上三念公子答对,琴一题自是梦离公子胜出,所以,嫣然擅自决定,这第四题,不如让三念公子和梦离公子一决高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