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顾名思义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3147字

    驭空之境,顾名思义,便是驭空飞行,虽然,早在以前琉离便可以如同姬梦尘一般腾空而行,但是终归还是需要借助于外力!

    然而,这驭空飞行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就如此刻的琉离可以不断地提升高度,甚至可以完全没有顾忌的停留在半空,如履平地!

    这显然已不再是凡人武籍秘典可以做到的事情了。

    就连夜宿也在诧异,没想到琉离这么快便可以达到这一境界,在它他看来,现在的浩然大陆,灵气已然到了一种濒临之境,琉离体内的灵力恢复也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驭空虽然是修仙之中最为低级的一个法术,但是,在这种灵力稀薄的世界之中也是很难很难达到的。

    想了许久,夜宿觉得这或许便是琉离修炼的那功法的关键所在了,当然,琉离恢复的越快,自己也会相对快一些!

    想到这里,夜宿不禁有些振奋。

    姬梦尘心中还在诧异之时,琉离已然动了开,来不及多想,二人已经双双在一轮皓月下似一对飞鸟般翱翔在了天地之间!

    大地完全的脱离了自己,出现在了自己视野之间,一股久经沧桑,波澜壮阔之感瞬间真切的涌上了心间,下面人家已然渺小不可见,但是成片的丛林,陡峭巍峨的山峰却可以一览无余,第一次如此亲身以这种方式观看这浩瀚山河,姬梦尘第一次有了一股惊心动魄之感,眼下便是整个天音。

    琉离凤目眺望着下方,眼中也如姬梦尘一般出现惊色,美,实在是太美了!

    这其实并不是琉离第一次飞行,龙渊也曾带着她腾于天际过,但是因为速度极快,琉离根本就看不清下方事物,和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

    二人周围自然的形成一道屏障,根本无需担心利风会伤到自己分毫。

    "尘哥哥,美么。"

    就在姬梦尘有些失神之际,琉离忽然转过头笑问道。

    无风自动的墨发微微的轻拂上姬梦尘的脸颊,静如水的面容有着触目的美,琉离不禁暗叹,这姬梦尘和那龙渊就是两再世妖孽啊。

    平下心中的波澜,姬梦尘微微一笑:"美。"

    "那离儿松开手,尘哥哥会害怕么?"

    "不会。"

    琉离眼中一亮,而后又是一笑,缓缓松开环抱在姬梦尘腰间的手,反手又抓住姬梦尘的纤长的手指,然后手掌十指相扣,让姬梦尘突然身体一震,感到有双微软的手抓住自己,眼中又是流过一道异色。

    望着琉离,只见其正看着自己。

    "尘哥哥,你不疑惑么?"

    琉离忽然神色平静了下来问道。

    姬梦尘当然知道琉离问的是什么,点点头。

    "不过,我等你可以给我解释的时候。"

    温润的声音淡淡的说到,像是很坦然,这让琉离心中感慨,姬梦尘哪里像是一个少年啊。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总有一日我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的,在这之前这只是个秘密。"

    "秘密?"

    姬梦尘眼中神色一闪,忽然又有分惊喜。

    如此说来,或许此刻便成为了他与琉离二人的,秘密!他只知道,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琉离点点头,不再说话,看着远方,目露惆怅,到此,她终于开始接受自己修仙这一事实。

    然而,这条路甚至比自己离奇穿越还要离奇的多,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茫然,不知道自己正在走一条怎样与众不同的道路,以后又会发生什么?

    二人停留了片刻,琉离便开始不断的下降,事物渐渐的放大,当双脚再次站在路面之时,姬梦尘心中忽然有了一份怅然。

    恍惚觉得,刚才做了一个美梦。

    二人面前,赫然便是春满楼!

    然而,琉离没有发现,在她行于天空之际,却是被远方的一人全部看在了眼里,眼中震惊之余,瞬间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此人,同样会驭空!

    此时的春满楼再次开张,来往的客人陆陆续续,哪里还有前几日的寂静清冷。

    当琉离于姬梦尘并肩进入春满楼之后,那花想容便是像看见了活菩萨般急步赶了上来。

    "公子,您可总算是回来了!"

    立刻道。

    琉离缓和一笑:"怎么了?"

    问出话后其实心中已经了然到几分,定是白简几人不安份了。

    "你快到后院看看吧,快炸锅了!"花想容目中焦急到道。

    琉离点点头,随之急步跟着花想容朝着后院而去。

    此时的后院,真可谓火药味弥天。

    "今日这嫣然姑娘归我白简了,谁要是不服,可以来白梅山庄领人,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这个本事。"

    白简看着眼前几人,目露讥笑,别说白城,就是这天音恐怕也没有几人敢跟白梅山庄做对吧,想到此,白简讥讽之色更浓,完全不把眼前几人看在眼里。

    而那嫣然也正被身后的几名侍从抓在了手中,一脸怒色,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放开她,你可以活着出去,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忽然,站在一侧的轩辕洛目光冷冷的盯着一脸猖狂的白简,杀光暗现。

    "哈哈,你?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出现幻听了?"

    白简突然大笑两声,一手掏了掏耳朵,故作不确定的问道。

    "哎,你说你俩要不要脸?明明技不如人吧,还在这里抢别人的人,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哎,今天我上官飞逸可是长见识咯。"

    哪知,白简的话音刚落,那上官飞逸却是在另一旁热嘲冷讽了起来,背上相当负责的背着那把姬梦尘的红泪,满不在乎的说道,完全不惧眼前二人。

    "你!"

    这话直接点燃了白简怒火,狠狠的看了一眼上官飞逸,目露凶光:"你这个将死之人也蹦达不了多久,就让你暂逞口舌之利!"

    白简轻哼一声。

    而那轩辕洛却是直接忽略了上官飞逸所说的话,看着被人抓住的纳兰嫣然,没有一点感情的声音道:"放了她,我说最后一次。"

    "不放!"

    白简却一脸鄙夷,很爽快的回绝了他,完全不在意他的威胁。

    紧闭着双唇,轩辕洛看向纳兰嫣然。

    "如果我将你救出,你今日便跟我回去。"

    此刻的纳兰嫣然恐怕是最为可怜之人,前有狼,后又虎,好在今日总算达成了父亲遗愿,厌恶的看了一眼轩辕洛,更厌恶的看了一下前方的对面的白简。

    "好,我答应你可以,不过,前提是你要杀了他。"

    纳兰嫣然冷笑一声,无情的说道。

    此话一出,轩辕洛却是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只是片刻,边点头表示答应了嫣然的请求。

    然而,白简看到这一幕却是感到可笑万分,目光渐渐的暗了下来,阴狠的盯着二人,今天还真是遇见了大乐子,居然有人敢如此当众挑衅自己,哼哼,好么,那就看看到底谁先躺在这里!

    "杀了他。"

    忽然,白简冷冷的吐出三字,面无表情的盯着轩辕洛。

    "是!"

    那押着纳兰嫣然的其中两位侍从应声道,话音落下,便瞬间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刀剑!

    "唰!"

    轩辕洛只觉眼前一花,便发现那二人已然来到了自己眼前。

    一刀一剑齐齐的刺向自己,轩辕洛却是没有半分的慌张!

    瞬间弯腰,左掌在地面一拍,侧身便穿过那二人之间的缝隙,紧接着转过身。

    "嘭嘭!"

    只听两声沉重的闷声响起,那两位侍从便是纷纷背上各挨一脚!

    但是,看似撞击之力猛烈的两脚,那二人却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一般,迅速转过身又齐齐的将刀剑刺向那轩辕洛。

    "啧啧,这二人的肉身还真是厉害,居然被踢了那两脚还没有一点反应。"

    这时,那上官飞逸两眼放光的看着场中,激动的说道。

    "少见多怪!"

    然而,却是引来那身侧贾笛的一声轻嗤。

    "喂喂,你难道不觉得很厉害么?"

    上官飞逸一见贾笛这表情当下便不爽的反口驳道。

    贾笛白了一眼那上官:"你要是见过那灵光寺的不死身,你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

    "不死身?嚯,名字够霸道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了,还不死身。"

    上官飞逸双手在胸前一环,满是不在乎的说道。

    "少见多怪。"

    "什么!你说谁少见多怪!"

    贾笛四个字刚说完,那上官飞逸便是一窜跳到了贾笛面前,不可思议的大吼道。

    贾笛一怔,这丫脑子没病吧,这么激动干嘛?

    贾笛不知,这上官飞逸从小在皇室长大,根本就没有机会溜出宫,但是天生却对两样东西莫名的感性,一个是美女,另一个便是那武功秘籍!

    一个皇宫,美女当然是好说,但是武功秘籍便有点匮乏了。

    皇宫多为练兵之道,权术一类的东西,哪里有那那些武林中才有的武功宝典呢?

    所以,这上官飞逸对此一直感到遗憾,但是还是通过许多渠道了解了一些比较常见的武功秘籍,不过也落的一个毛病,那便是要是谁敢在其面前说关于武术什么的见识短浅之类的话,他一定跟谁急!

    用一句话来概括,说出来的都是泪啊!

    所以,就在上官飞逸正想发火之际,一个声音却是在众人儿间不咸不淡的响起。

    "呀,这里可比白天看的那些畜类杂技表演可热闹多了啊!"

    这声音,正是出自那匆匆跟随花想容而来的琉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