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火药味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3067字

    若说前面那是火药味弥天,那么这一句话可谓是彻底引爆了这些火药,熊熊烈火开始凶猛的燃烧了起来。

    那两位侍从与轩辕洛都是停下了手中的打斗,待看清来人后,终于是明白来者何人。

    琉离三人一进入这片场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瞟了过去。

    这下正主来了,有的看了,哈哈,上官飞逸的脸上不禁扬起了一抹戏虐的笑容,毫不掩饰。

    琉离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看其他人,只是一步一步的向着白简靠近,脸色略带笑意,就那么步履从容不急不缓的越来越近。

    看着琉离的面色,白简始终觉得有点诡异,眉头微微一皱。

    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琉离,白简终于是忍不住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

    琉离眉梢一抬,停下了靠近白简的脚步,不过二人的距离已然很近。

    将目光从白简的脸上移开,看向了嫣然之处,此刻的纳兰嫣然早已是破罐子破摔,满脸的决然,琉离心中一叹,这古代的女人还真不好当啊,长的漂亮不行,不漂亮更惨。

    "喂,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抓住个姑娘好意思么?你爹娘没教过你要懂得怜香惜玉么?"

    在众人不明所以之下,琉离终于抬头对着那抓着嫣然不放的两个侍从一副教训口吻的吼道,活像个教书先生在斥责学子的样子。

    这让那两个大汉都是一怔,他俩有些蒙,这人不是脑子有问题吧?不过,什么叫爹娘没教过,着实难听!

    想到此,那俩人都是狠狠的朝着琉离眼睛一瞪,碍于白简都没发话,也无法发作教训眼前之人。

    反观琉离,在被瞪之后却是身子往后微微一仰,眼睛一惊,像是被真的吓到般:"哎呀,还瞪?你爹娘没教过你怜香惜玉总教过你文明讲礼吧,有这么跟人说话的么!"

    在二人目瞪口呆之下,琉离皱眉一本正经的走到了那二人身前。

    将眼睛看向死死抓住嫣然的两只胳膊。

    "啪啪"

    不管三七二十一,琉离毫无迟缓的便是对那抓住嫣然的的二人胳膊一人一巴掌,发出清亮的响声!

    琉离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你爹娘没教好你们,那我今天就教教你们,对待这种美娇娘啊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说着,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琉离居然将那嫣然从二人手中扶了出来!然而,那两个侍从却是一直保持着原来那副模样!

    "嘶……"

    一股冷气忽然流过众人心头,当再次看向琉离时,眼中俨然都是微微的惊色。

    显然,那两个侍从是被琉离给无声无息的点了穴道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自觉的都开始重新打量起这个名叫三念的少年来,忽然感觉其身上多了一层浓厚的神秘之色,看到此,那上官飞逸脸上是最先放光!

    琉离拉过嫣然,扶其慢慢走至了场地中央。

    "刚才你们谁要跟我抢嫣然?"

    忽然,琉离目光愤懑的看向那轩辕洛,这让其他几人心底都是一声低笑,这三念还真是有趣,既然问大家却还看向轩辕洛,这不是明摆着给那轩辕洛难堪么?

    而,此时的轩辕洛可谓是心中却是另一番计谋。

    刚才同侍卫交手之时,虽然自己有把握压制于那二人,但是绝对也不会很轻松,然而,这三念刚才露的那一手,可谓是彻底将自己比了下去,看其年龄比自己小了不少,武功竟然已如此了得!

    这天音何时出来了这么多少年才俊?

    不过,眼下自己恐怕什么都不能做,自己还有要挟纳兰嫣然的本钱,这纳兰嫣然迟早要降服于我!还是不要树立太多敌人为好,特别是眼前三念这样的少年英才,若是能为自己所用那是再好不过!

    拿定主意后,轩辕洛也不生气于琉离的不敬,反而上前一步,抱拳歉然道:"三念兄不要误会,我只不过是看这嫣然姑娘被此人欺辱,心有不平罢了!"

    琉离一听,目光一挑,内心却冷笑一声,不过还是哑然一笑:"我又没有说是公子,公子何必紧张?"

    琉离此话一出,那轩辕洛立刻一怔,然而,另一边的上官飞逸却是差一点就笑出了声,这个三念太会整人了。

    琉离见到轩辕洛脸上的尴尬,装作没看到般:"三念不但没有责怪公子之意,反而还有答谢之意呢!这样,改天我们同饮一场如何?以此报答兄台之恩,若不是兄台阻拦,恐怕,这嫣然便要被一些禽兽给糟蹋了去!到时候,三念可就得痛心不已了!"

    轩辕洛一听此,心下立刻大喜过望,原来这三念与自己也有结交之意!心中一喜,连忙道:"能与三念兄结识,轩辕也感到很是高兴,那么轩辕不才,就等着公子这场痛饮之约了!"

    "哈哈,好好。"

    琉离大笑两声,连说两个好字,心中却是另一番打算。

    这轩辕洛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可已经救过他一次了,她习琉离救人怎么可能白救呢?

    想到这不禁笑意更浓。

    "你是谁!竟敢挑战我白家的威严!"

    就在这时,那白简终于是忍无可忍,眼前人来历不明,性格乖戾,不过,不论是谁,就不信他还能在自己头上拔毛!

    莫说这白城,就是整个天江湖也没几个人敢如此对待自己吧,越想越气的白简终于怒无可遏,大声吼道。

    琉离偏过头,看着满脸怒色的白简,要不是你爹是位武林盟主今天就可以横尸再此。

    "白庄是个什么东西?没听过,麻烦你说清楚。"

    琉离不悦的问道。

    白简怒目中一愣,差一点就脱口而出白庄不是个东西!

    "好好,你等着,有本事不要离开白城,不,就算你离开了也是无济于事,这嫣然一定会是我白简的女人!"

    白简阴狠的眸子咬牙切齿的对着琉离说道。

    "哼!我们走!"

    说完,便转身离去,而那被定住的两位侍从也是在这一刻忽然感到自己

    身体一松,又可以行动了!

    五人就此离开了这片是非之所。

    琉离看了一眼走远的白简,目光中闪过一丝凝重,已自己现在的实力,势必不会是那什么武林盟主的对手,看来接下来要遇到点麻烦了。

    还有一点,琉离觉得那玄月城的楚家恐怕也快到这里了,想到此,琉离终于是感到,自己来到异世后,第一场恶战正在悄无声息的朝着自己二来了。

    并不害怕,反而心中还有些血液沸腾之感,这种大战在即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透过浓浓夜色,稍微敏锐点的人即可发觉,白城这几日被一股莫名的紧张氛围所包裹了起来,不知要发生些什么,人们只是感到心中惶惶不安。

    当众人离去,这一夜留给了琉离和纳兰嫣然,二人作于一房屋之中,一股淡淡的透露着喜悦的琴声飘进了二人房间,看起来还真有点东方之夜的感觉。

    喝着手中的茶,琉离觉得好笑,听这琴声可以感觉的到,这臣哥哥的心情格外好。

    "梦离公子的琴音透露着一分难言喜悦,似乎发生了什么好事情。"

    这时,坐在琉离对面的纳兰嫣然忽然出声说道。

    二人进此房间之后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琉离倒不是故意的,而是想着一些事情有些怔神,纳兰嫣然见此也没有打扰。

    不过,当姬梦尘的琴声突然响起后,显然这眼前叫做三念的公子从思绪中醒来,这才先出声说道。

    琉离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异常聪慧的女子,放下手中茶杯。

    "嫣然姑娘马上要与在下同房了都不害怕么?"

    戏虐的声音听不出真假,纳兰嫣然却是一笑。

    "公子说笑了,嫣然看得出公子不是那种人。"

    "哦?"

    这下换作琉离讶然,难道自己这么面善?

    只见那嫣然忽然苦笑一声:"公子虽然人前玩世不恭,不过嫣然看得出公子是个真性情之人,像公子这样的人一般都清高不可攀,眼中无凡物,哪里会留恋我这样一个花巷女子,嫣然有什么好怕的。"

    这话语间的苦涩听的琉离眉头一皱。

    "你现在不依然冰清玉洁的么,怎么会如此看不起自己?"

    纳兰嫣然低下的头在听到琉离这句话之后却是猛然一抬,眼中有几分不解。

    "这女儿家好好的,谁愿意苟存于这青楼之中,进入青楼的女子哪里还有冰清玉洁之说。"

    反驳道。

    琉离听此,只是微微摇头,心中一叹。

    "这只是你自己把自己看的太低而已,其实,只要心中留有善念,你依旧是个好姑娘,退一万步将,就算失去了女子最珍贵的东西,只要心没有迷失,依旧是个好姑娘!"

    纳兰嫣然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少年,他的理论似乎跟常人有些不同,虽然说话一直不咸不淡的,但是却让人格外舒服。

    "公子这一番话让嫣然受教了,不过这个世上,恐怕也只有公子一人会如此说了,一个女子坠身青楼,就算再怎么玉洁,在外人看来那已经是有违妇德了,公子不是女子是不会明白的。"

    纳兰嫣然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之人可不就是一女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