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捍卫国土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0:20本章字数:3133字

    "女子怎么了?女子就不是人了?不过是世俗之人太多的束缚将你给迷惑了罢了,不管男人女人其实都是一样,活着就是为了一口尊严,你若连自己都看不起那么别人就算看的起你,你也感不会再感受的到。"

    琉离忽然提高了一分嗓音,在她这个现代人眼里,对这种男尊女卑之事最是不屑,今天忽然听到纳兰嫣然如此说难免引起了一股莫名的怒火,这怒火或许也跟琉离本身也是个女子的原因。

    纳兰嫣然终于陷入了沉默,她看向自己面前才十几的少年,万万向不到他居然有如此胸襟。

    琉离接着道:"女子相夫教子,耕地纺织,哪里不如那些男人,若是有必要,女子同样可以拿起刀剑捍卫国土,谁说女子不如男儿了又?"

    琉离越说越愤懑,就差一点将武则天建立王朝之事给说了出来,不过一想说出来眼前人恐怕会以为自己疯了。

    "公子这番话让嫣然着实感动,女子的确可以捍卫国土,那幻羽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可惜,嫣然所处的是一个男子统一的国都。"

    "幻羽?"

    琉离这下倒是不解了,不明白幻羽跟这有什么关系。

    "公子不知道?"嫣然睁大双眼有些疑惑,这应该是常识啊……

    "幻羽国是由女子统治的。"嫣然不解的说道,眼前人看起来学识渊博,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呢?

    然而,她却不知,琉离的确不知道这个事情,就连那赤炎是异族人她也是在艾希那里听过罢了。

    这个世界居然有女子统一的国度,而且还是那仅此于青阳的幻羽,这一点给琉离的震动可谓不小。

    看来,自己真该好好了解了解这个世界了,否则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不过,眼下,琉离却是对着嫣然道:"哪里的女子都一样,重要的还是你自己。"

    纳兰嫣然点点头,今日跟这叫三念的少年一番谈话的确让自己的某些看法有些松动。

    "公子的这番理论还是嫣然第一次听说,若是放在从前,这番话或许会让嫣然受益无穷,不过眼下却是没有必要了。"

    纳兰嫣然说到此处,目光开始有了一些涣散。

    "哦?"

    琉离轻咦,不过心下已经了解几分,这恐怕跟那轩辕洛有关。

    纳兰嫣然神情低落,目光中别刚才琉离一番话点燃的星火再次覆灭而下恢复一种死寂,这看起来更像一具行尸走肉,琉离眉头微皱。

    "有很多事情嫣然都身不由己,嫣然的命运早就已经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了。"纳兰嫣然摇头苦叹。

    琉离没有说话,她在等,等纳兰嫣然亲口将事情告知自己,那样她便选择帮她,否则,琉离自认,自己不是救世主,根本犯不着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去劳心费力,本来她是要打算帮助这嫣然的,可是,自从那日轩辕洛遇害之后,琉离心中便起了疑心。

    这纳兰嫣然的身份应该不止现在这些。

    当然,若是她肯将这些尽数说出来的话,自己便按照当时所想般救其于水火。

    手指在茶杯上敲打,琉离并不着急。

    然而,那纳兰嫣然却是深皱眉头陷入了挣扎,按道理,自己若是说出那些事定是不会有好下场并且连带着他……可是,不知道为何,眼前的少年给自己的感觉神秘,陌生却又有股想要告知的冲动,也许,他会给自己一线生机也大有可能!

    但是,这样会不会很冒险?

    纳兰嫣然此刻的心里正在做着一个艰难的斗争,一个理性和感性的殊死搏斗!

    烛火燃烧的越加妖艳,二人坐于桌前,一个闲适,一个皱眉痛苦,但是偏偏谁都不再讲话。

    时间缓缓的流动,但是二人之间却仿若定格。

    终于,纳兰嫣然贝齿一咬下唇,眼中划过一抹痛苦之色,琉离却是眼睛微微一合,看来今天是得不到她的真话了。

    果然,只见纳兰嫣然忽然站起身,看了一眼大开的窗户,强做镇定的压下心中的情绪。

    "公子,天色一晚,还是早些歇息吧,嫣然不打搅了。"

    纳兰嫣然一伏身,低垂下脸颊让人看不出情绪。

    琉离站起身,摆了摆衣襟"这是你的房间,你退哪去?姑娘早些休息吧。"

    说完,也不等纳兰嫣然反应,琉离已然推门踏步而出。

    留在原地的纳兰嫣然缓缓的抬起头,此刻的眼中居然早已噙满了泪,看着远去的身影,第一次陷入迷茫。

    琉离离开嫣然住处便直接朝着姬梦尘的房间走去,绕过几个弯便看见了一席蓝衣的姬梦尘正坐于院中抚琴,那琴正是红泪。

    琴声悠悠,不过看见来人之后便是戛然终止。

    "尘哥哥心情似乎很不错啊。"

    琉离走上前笑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

    姬梦尘看见来人笑道,声音温柔带着无限的宠溺。

    说完,便站起身迎向来人。

    "一会我就要与上官还有贾笛二人回无恒了,离儿什么时候回去?"

    "我不急,等过段时间。"琉离哈哈一笑,说着便是拿出了怀中的无恒令,让那姬梦尘一愣。

    "你居然弄到了这个。"

    姬梦尘无奈摇摇头,拿过无恒令看了看笑道,眼前人怎么忽然给自己有点无所不能的错觉。

    "嘿嘿,我在我们苑主那里弄到的。"琉离嘿声笑道,样子难得憨态可爱,这不禁让姬梦尘一痴。

    "你啊。"

    宠溺的摸了摸琉离头上的柔发,这一幕居然与龙渊百分百的近似!

    琉离不确定的眨眨眼看了看姬梦尘,确定不是一个人,心中暗骂见鬼。

    "你是怎么弄到这无恒令的?据我所知,这个好像是不能借给学员的,你不会是偷你们苑主的吧?"

    姬梦尘忽然笑闻到。

    "哪有!"

    琉离立刻回驳。

    "本公子想要什么还用得着偷?"

    "哈哈哈!"

    此刻琉离的模样早已是女儿之态尽显,哪里还看得见白天那个阴险狡诈的三念!看到这副赌气的脸庞终于惹得姬梦尘大笑出声。

    若是有识得姬梦尘的人,见到他现在这幅模样恐怕都会惊掉下巴,以为自己梦游!

    接着,琉离便将这无恒令到手的前因后果全部告诉了姬梦尘,姬梦尘听的都是眼角不断跳动。

    然而,在其听见楚天越那一段之时,却是深皱起了眉头。

    "离儿,这个楚家你得小心应付,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听着姬梦尘忽然的提醒,琉离神色微动。

    "哦?这楚家连尘哥哥也忌惮如此?"

    姬梦尘摇摇头,眼中似乎在思索什么。

    "近年来,这天音四大家族日渐壮大,虽然每一年都给朝廷巨额供奉,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九牛一毛,说他们富可敌国也不为过,你说一个财力如此雄厚的家族放在那里,父皇难道真的会高枕无忧么?而且,还是四个!"

    琉离听此,明显感觉到了事态似乎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倒不是她怕这四个家族,而是觉得这四个家族就目前自己的状况根本就对付不了!

    姬梦尘继续道:"我感觉得到,父皇无时无刻不想着削弱一下这几个家族的财力势力,但是,偏偏这些家族的家业早已强大到渗透了天音各个地方,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无疑是恐怖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父皇拿这些根本就没有办法,只能每年提高一些这些商贩上税数额来缓解缓解这其中的失调,虽然每一年这四家给天音国库供奉的数目可观,可是依旧是一把插在天音命脉上的一把寒刀!"

    "这对于你爹来说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琉离点点头道。

    那知,这一句你爹,却是让那姬梦尘眼角一跳,又有些想笑。

    跟她谈这种事情自己居然都有笑的欲望,姬梦尘不禁心中低叹。

    琉离没有注意到姬梦尘神色变化,眼珠子转了又转,忽然想起什么,看着姬梦尘便道:"尘哥哥,你想当皇帝不?"

    "什么?"

    语不惊人死不休,琉离一句话问出直接让姬梦尘一惊。

    不过,看到琉离真诚的面孔,姬梦尘知道她没有开玩笑顺势便摇起了头。

    "我这一生只爱两样,一样是琴,一样是……反正其中没有皇位。"

    琉离会意点点头,自动忽略了姬梦尘那半句未说完的话。

    "哎,我还以为你想当皇帝呢,你想的话我就帮你把这四个家族顺手灭了,谁知道你不想。"

    "……"

    这一次,恐怕是姬梦尘平生中第一次语塞,无语的看着只比自己矮半头的琉离,真的很好奇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看见姬梦尘一脸无语的表情,琉离第一次有点小愤怒:"吼,你看不起我,是不是觉得我做不到?"

    这又是让那姬梦尘一怔。

    "哈哈哈。"

    一把将眼前人搂入怀中,心中犹如万江春水在流淌,暖暖的一发不可收拾。

    "我信,我当然信,不过,虽然我不想做皇帝,但是如果琉离大人可以勉为其难的顺手灭了这四个该死的家族的话岂不是也很不错?至少让我这个王爷的位置当的稳当一点也好。"

    躺在姬梦尘怀中的琉离第一次发现,这姬梦尘原来还能这么喜感,心下一阵笑意连天,那四个家族自己当然要灭,不过只是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罢了。

    当然,这其中也会有某个王爷的王爷位置稳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