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密林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7本章字数:3378字

    重新坐上的宽大的马车,在青丝看来非常的舒适,松松软软的马车内,摆放着几个锦垫,抱住躺下,还正好可以当枕头,青丝在里面翻滚了几下,都没问题,不由的就兴奋的直乐呵,更高兴的是,一路上水晓茹和自己一块儿前进,似乎昨天的问题一下子就都解决了。水寒江骑马跟在车后,一起往前进发。

    余下的几日的行程似乎颇为轻松,只是正常的晓行夜宿,安营扎寨,而青丝明显的感觉到气氛的渐渐紧张,在水晓茹接到的封封的边城急报里面,似乎总有些不好的信息传来,她没有问是什么,水晓茹也没有告诉她,只是她从他凝重的神色中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

    到了第六日的时候,也就是距离到达边城的时间仅仅剩下一日的时候,这种紧张的气氛更加的凝重,最终一封带着红色警示的信落入水晓茹的手里,全军立刻就陷入了待战的状态。

    水晓茹看过信件之后,转身看着青丝,严肃的说:“丝丝,我必须带领骑兵先行出发,因为前方边城岌岌可危,所以,我们必须分开了,这次战斗对于边城来说很重要,而边城对于整个水月国来说就是一个门户,如果边城失守的话,那么我们整个水月国都将是战火连绵,你明白吗?”

    青丝点了点头,郑重说道:“寒冰,你去吧,你虽然是我的爱人,可你更是水月国的皇上,这个时候,能够给整个边城军民希望的,只能是你。”

    水晓茹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为了丝丝,他也要将向明轩斩于马下,绝不给他任何活着的余地和借口。

    “只是……”青丝的神色一闪,垂眸,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便条来,揣进水晓茹的口袋里,然后抬头说道:“这个,是我偷偷为您求的一个破骑兵的小妙计,闲来无事的时候,你不妨看看,不管有没有用,就当是一个消遣吧。还有,我会尽快的赶去,与你汇合,给你助阵。”

    水晓茹握着她的手,不舍的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低低叮嘱道:“丝丝,一定要照顾着自己。”将随身的一把短剑解了下来,放在她的手里,“这个短剑能够削铁如泥,一直带在我的身边的,你好好带着,做防身之用,还有,任何人都不要相信,小欢子会给你留下,如果遇到什么事儿,他会拼死保护你。江儿,也可以信任。”

    青丝点点头,看着他犹自不放心,吻了他一下,“走吧,走吧,我保证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去见你。”

    水晓茹恋恋不舍而又决然的跨上马,再次回头深深的看了车旁的丫丫一眼,扬鞭远去。

    青丝凝视着马蹄滚滚溅起的尘土,心里突然空了,寒冰,一定要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安全的去找你的。可她哪里知道,她的行踪,向明轩已经掌握在手,此时他正整装待发,准备掳回那个他惦记了这么多日的女人。青丝回了马车,吩咐小欢子,命令小队,迅速前进,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往边城。

    水寒江神色凝重,他遥遥望着水晓茹离开的方向,此去边城,他总觉得其中总是有着蹊跷,为什么?也说不上来,可是就是感到好像这些日子以来,总是有什么人跟着他们似的,往往在他扭身寻找的时候,什么人也没有。

    他打马到了青丝的马车前,掀开车帘说道:“晚儿。我们能不能换一种形式走?”

    青丝刚刚坐定,准备吩咐小欢子,马车全速前进,水寒江就挑开的车帘。一听他的话,不禁疑窦顿生,不解的问道,“换一种形式走?你是说,我们,我们改变一下装束?”

    水寒江点了点头,郑重说道:“对,为了你的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建议,你换一辆马车,或者直接和我同乘一匹马,我们带几名侍卫,径直奔边城而去,然后剩下的所有的人员跟着小欢子和空了的马车,走大道往边城而去,你看怎么样?"

    青丝本来是要一口回绝的,可是看看水寒江严肃的神色,难得看到他如此的认真,就觉得他可能发觉了什么,否则,他不会冒险做出这样的决定,略略思考了一下,就一口答应着,“好,江儿,这次我就相信你一次,只是既然要想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往边城,就乘一匹马,绕小道赶往边城,你看可行吗?”

    水寒江凝神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走小道,应该是近一些的,只是有可能小道会更加的危险些,如果你还信得过我的话,咱就走小道,只是得找一个当地人来带领着才行。”说到这儿,他低头沉吟了一下,猛然抬眸,“晚儿,这样,现在咱们就先去这儿的县衙,找到一个熟悉地形的当地人,然后带着我们抄近路赶往边城。”

    “好,江儿,就这么办。”说着,青丝就从车里钻了出来,和小欢子说了几句,不顾小欢子的劝解,走到水寒江的面前,接着水寒江的力量,上了他的马。

    水寒江又回身对皇上留下来的几名保护青丝的侍卫一挥手,几匹马就飞奔而去。径直往县城而去。

    经过一番波折后,已经是过了正午时候,向导已经找好,草草的在县城吃了午饭,几人就打马跟着向导,往边城赶去。

    在水寒江的建议下,几人弃了官道,直接抄小路往前飞奔而去,一路上所经过之处,全是山野乡村,僻静安详,不知不觉速度更是加快了不少。

    经过向导的介绍,说再有半日,就能赶到边城了,他们算了算,也就比水晓茹晚到半日,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可最后的这段行程实在是凶险万分,要前往边城,必须要经过一片绵延几十里地的山岭地带,整个山岭地带,古木参天,遮天蔽日,此时正是冬季,四周光秃秃的,整个山道僻静无声,马蹄踩在枯黄的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更增添了密林的幽静与荒芜。

    此时,刚刚过了正午,还算暖意融融的阳光照下来,让人禁不住的有些疲惫,青丝昨日整整坐了一天的马背,更是觉得双腿生疼,整个背脊都僵硬的厉害。可是她死死咬着唇,为了尽快赶到边城,任何痛苦她都要忍着。

    可周围的环境,还是让她忍不住的紧张起来,身后的水寒江也身子紧绷,密切的关注着周围的变化,手紧紧的握住剑柄,一旦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他的剑就会立刻拔出来。直指敌人的脑袋。

    其他的人,也许是因为地形的关系,渐渐形成围拢之势将青丝围在了中间。警惕的注视着周围,打马全速前进。

    一匹匹的马如影子般飞掠而过,惊得地上的落叶翻飞着,打着转儿又落在道边上。马蹄得得,震得整个山谷愈发的宁静而诡异。

    青丝紧紧抱着水寒江的腰身,脚不自觉的蹭了蹭藏在短靴里的短剑,还在,心稍稍安了下来,心里默默的念叨着,还有半日,还有半日,这半日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事儿发生才好。前进,前进……

    太阳轻轻巧巧的挪移着,就如渐渐垂暮的老人,一点一点的,在青丝胆战心惊中,不知不觉已是西斜之势。

    “大哥,还有多远的路程啊。”青丝眼看着天色渐渐的晚了下来,就有些着急了。催马赶上向导,大声的问道。

    “姑娘,再翻过了前面的这架山梁,就是边城城外了,边城和这些山脉紧紧相连,其中一面的城墙就是趁着山势而形成的,所以,很是陡峭,天黑之前,我们是一定能够赶到城下的,放心吧,姑娘。”向导粗哑的嗓音飘飞在空气里,伴随着一阵风一样的速度,迅速的飞过。

    青丝心里渐渐的感到踏实了,已经过了大半日了,也没出什么问题,看来是他们多虑了。

    几人更加快速的往前面奔去,渐渐的,前面更加幽深的森林也出现在眼前,青丝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山势也太危险了些。

    “晚儿,抱紧了我,我们要飞越过这片森林,希望不会有什么危险。”水寒江轻轻说道,向导朝着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渐渐的将青丝的马放在了正中的位置。

    说时迟,那是快,只是短短的瞬间,几人就冲入了幽林中,青丝偷偷的往四周瞥了一眼,不禁暗暗心惊,只见一棵棵粗壮而高耸入云的古木上,每一棵都缠绕着一层层的藤类的植物,它们像是吸盘一样紧紧的抓着这些树木,因此,显得古木更加的粗壮而狰狞,此时,所有的叶子都已经落下,只留下弯弯曲曲的遒劲的粗藤缠绕着,似是千万条蛇,盘桓在树上,看了不禁让人心生惊悚。

    她微微闭上眼睛,靠在水寒江的背上,感觉到耳边嗖嗖而过的疾风,心里竟然开始莫名的砰砰跳了起来。

    “小心,晚儿。”突然,水寒江轻轻提醒道。青丝身子一抖,紧紧抓着水寒江前面的十字带,不禁有些微微的颤抖。

    在一晃而过的密林中,突然出现一道鬼魅一样的黑影,时而从队伍的前面一闪而过,又时而从侧面飞过,青丝睁开眼睛的刹那,就看到了这道黑影,不由的惊叫起来,如果不是水寒江反应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青丝就送开了他,摔下马去了。

    “江儿,江儿,江儿,怎么办?我,我看到他了,他,他是人还是鬼啊?”青丝伏在他的背上,颤抖着问道。小脸渐渐的成惨白色。

    “晚儿不怕,只要我们能够穿过了这道密林,出了这儿,我们就有办法抓住这个人,你放心吧,你不会有危险的,有我在。抓着我。”水寒江紧紧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密切注视着道路上的一切,这个黑影,只是在四周招摇着,而没有动手,可见,只是造成一种紧张的气氛,而前面也许有更为严峻的形势等着他们,因此,他必须小心谨慎,决不能让青丝置身于任何的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