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小舞

    更新时间:2018-09-12 16:35:17本章字数:3216字

    他低头沉吟半晌,歉意的抬头,走到水晓茹的身后,吞吞吐吐道:“皇上,臣,臣……”

    水晓茹转身,看也不看他一眼,行到桌前,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茶,仰脸,一饮而尽,未曾回头,说道,“风,小舞呢?”

    “小舞?”风雪殇汗颜的眼珠转了转,不知道他此刻问出这句话有什么用意,往前走了一步,低声说道,“皇上,小舞,小舞就在边城。”

    “风啊,朕,朕想要,想要用小舞来交换丝丝。”他突然转身,眸光直逼着风雪殇。

    “交换丝丝?晚儿怎么了?”风雪殇诧异的瞪圆了眼睛,直觉告诉他,水晓茹的情绪正是因为晚儿的意外才如此,难道晚儿被,被向明轩给抓了?可,晚儿什么时候来的边城,他怎么不知道啊?

    “风,小舞的皇兄抓了丝丝,朕必须用小舞来交换丝丝。虽然这么做,你会不同意,可风,朕没有办法。如今,朕为了晚儿,什么都可以去做。”水晓茹冰冷的眸子此时让风雪殇感到彻底的冰凉,他和水晓茹认识这么多日子以来,一直都觉得他是一个冷清的人,可冷清自有他冷清的妙处,做事说话,从不拖泥带水,果断处事,铁腕人生,这样的人才适合做一个帝王。

    可没想到,有一天,这种铁腕,竟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小舞,小舞能同意吗?不,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让自己的女人去做人质,谈判的人质,他不同意。

    “皇上,我……”风雪殇张嘴欲要解释。

    “风,你什么都别说,你不必解释,也不必和朕说任何的借口,朕知道你委屈,更知道你心里不舍得,可是朕,朕必须如此,小舞是朕的梅妃,你带着她偷偷离开宫里,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全了你,可如今,牵扯到丝丝,朕不能再顾忌到任何的感情,风,你先留下,朕会找小舞出来。”

    水晓茹不容风雪殇再说什么,他明白,风雪殇与小舞的情,也许正如他和丝丝的情,可是如今,为了丝丝,什么他都可以丢弃,包括友情,和风雪殇多年的交情,他可以不要。

    “皇上,您,您现在应该立刻做的,不是让小舞做人质去交换,而是马上想办法破敌,拿着小舞去做人质,皇上,这不是你的做事风格,更不是你的原则”风雪殇竭力的想要劝说他改变主意。

    “风,你别说,遇到丝丝的事儿,朕没有风格可以发扬,更没有原则可以遵循,唯一的原则就是救下丝丝。你甭说了,退下。”水晓茹转身,不再看着风雪殇。几个侍卫过来,请风雪殇下去。

    水晓茹双手背后,背对着他,冷寂的双肩此时竟然让他感到凄凉,不甘的想再要说什么,可。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水晓茹的性子,他比谁都了解,认准的事儿,永远不会改变,除非你给他生生的折断了。

    抬头看看天色,小舞,你,千万不要来找我。

    风雪殇离去后,水寒抬手,几名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

    “放出风去,就说风雪殇被抓,只有向小舞到帅府之后,才放人,如果不来,一日后处斩。”水晓茹面无表情的吩咐着,几名侍卫答应着,下去各自分头行动。

    丝丝,丝丝,不论采取怎样的措施,即使让我背弃天下所有人,我都会毫不犹豫。他紧紧捏着腰间的剑柄,紧紧握着,丝丝,等我救你!

    向明轩的营地里,青丝慢慢的醒来。睁开眼,向明轩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慌慌张张的起身,坐了起来。一摸脖子处,伤口已包扎好。“我的短剑呢?”她冷冷的问道。

    “短剑?哼,你还想要短剑,以为朕让你伤了自己一次,还会让你再威胁朕第二次?别做梦了。朕什么时候也不会再在跌倒处跌倒,这是朕的经验。”向明轩站起来,抬手将青丝的脸扭向自己,上下看了看,不屑的说道:“不要以为你可以死,告诉你,朕现在还不让你死。”

    说完,向明轩一甩衣襟,转身离去。

    “你,江儿在哪儿?”青丝抬眸,简短问道。

    “水寒江?哼,他,死不了。”向明轩身子一顿,只是微微侧了侧脸,转身掀起大帐的帘子,往外走去。

    青丝转脸,注视着面前的棉被的图样,脑中浮现出昨晚的情形,依照刚刚向明轩的反应来看,寒冰应该已经安全离开,而她的短剑,却没了踪影,被向明轩给收走了。

    如果他不念自己受伤,对自己无礼的话,该怎么办?

    簪子?手往头上一摸,簪子还在。伸手拔了下来,上次,就是簪子,帮助她在向明轩的面前拖延了时间,等到了水晓茹,而以后……

    看着眼前的簪子,她蓦然愣住,好熟悉的簪子,只是,只是为何和以前不一样了?她慌神的将簪子拿在手中,反复的查看着,只见上面依然刻着一行小字,给爱女小丫丫,只可惜后面的丫丫二字,早已经在小时候被磕坏了。果然是她的簪子,可是,可是怎么会?

    她的大脑飞速的思索着,簪子,簪子,这几日来都是水晓茹给她梳的头,那,毫无疑问,簪子是他给带上去的,也就是说,簪子在水晓茹的手上,为何?在水晓茹的手上,她记得,记得……

    她仔细的回想着,好像,在王府的时候,是凝儿,凝儿,不,自己去洗澡,然后就,就有人好像在背后,她就吓得冲了出来,草草的穿了衣服,而簪子就忘在了那儿了,然后是让凝儿去寻找的,可是,为何,竟然,竟然在他的手中,凝儿不是说她拿着簪子在回去的路上找不到了吗?难道,凝儿当时说谎,而出现在她身后的人,竟然是他……

    事情似乎一下子就明朗了起来,原来。那个时候,他将她的簪子给拿走了,默默的将手中的簪子翻转着,断了的簪子如今被鎏金给固定住,青白的莲花周围也镶嵌了一圈金色的边,整个簪子看起来似乎更加的炫目了。紧紧的握住,他动了心思,给她修补好的簪子,然后悄悄的戴在她的头上。

    他的心思,此时她已知晓。

    寒冰啊,丝丝,对你,对你的深情,都明了,昨晚当你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弥补曾经的不足,你说不会再放弃我,可是我,不能不让你放弃,因为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如果,我不能选择忠贞,那我就选择死亡。她双手攥紧了簪子,紧紧的握着,捧在心口,默默的祈祷着,上天,再给我一次见到他的机会,那么,我死而无憾。此时,所有的国仇家恨,似乎都已经渐渐的淡去,随着昨晚他不顾一起的冲到这儿救她开始,就已经淡去。

    默默的,她趴在膝盖上,闭目,回想着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嘴角渐渐的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来,原来,曾经的记忆是度过艰难的一剂良药,痛苦,原来已不再难熬。

    边城内,水晓茹一夜未眠,可他仍旧站在院内,等待着,思索着,小舞的策略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案,可最终要彻底的将向明轩打败的话,必须要做的,就是彻底的打败向明轩的骑兵,如何破了骑兵,他凝眉深思着。

    取长补短,利用别人的短处,发挥自己的长处,才能够扬长避短,彻底的消灭对方,他喃喃低语,眼前晃过丝丝曾经看的兵书上曾经说过的这句话,一摸腰间的口袋,丝丝的话浮现在脑海里,妙计,丝丝曾经为他求的妙计?

    急急翻开口袋,竟然,纸条还在,赶紧抽出来,慢慢展开,是丝丝的字迹。一个字一个字看下去,写着:要破敌军的骑兵,炒黄的豆子撒在地上。

    水晓茹的一阵惊喜,是啊,马最爱吃的就是豆子,而炒黄的豆子,散发着浓浓的香味,更能够快速的吸引了马匹停下来,而那些骑兵,马匹停止不前,那他们的威力不是就大大减少了么?

    丝丝啊,还真是一条妙计,只是要彻底的对付骑兵,除了这个方法外,还应该让停滞不前的马彻底的变成废物才行,才能彻底的在战场上让骑兵成为瘸子。怎么办?怎么办?

    他蓦然眼前晃过几个字:断了马腿,他激动的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快速的踱来踱去,对,对,就是断了马腿,如此一来,马就彻底的残废了,那么自己的步兵就能够乘机而上,打败敌军。

    那如何才能断了马腿,他不由的模拟着战场上的场景,做着手里的动作,他们骑兵手里的兵器较长,所以设计的兵器要柄要长,避开骑兵的攻击,而更能懒腰砍断马腿,对,像是镰刀的形状。

    一种特殊的兵器的图样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双掌猛然相击。好,就这么办,回身,将刚刚自己想到的兵器的图纸画下来,然后一拍掌,侍卫进来。

    “现在,你们赶紧去将边城所有的铁匠给我集中起来,连夜打造出,这样的兵器五十余件,记住,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必须连夜打出这样的兵器,明日午时之前,必须交齐。”

    侍卫答应着赶紧照着去做,水晓茹心里的一块儿大石落了地了,等兵器做好,就立刻开战,这次,一定要将离烟国的军队给彻底打败,丝丝,你一定要坚持住,等着我去就你。

    没到天黑的时候,水晓茹让人散步出去的流言,就有了反应了,小舞,果然不请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