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体验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903字

    慕容红琴的确是害怕了,但绝对不会因此就退缩,她只是身体向后面缩了缩,并没有后退一步,执拗地要将话题给掰回来:“李立恒,我刚才说过了,我想要去学校里面住,我,要,住,校。”

    大概是因为说到第二遍了,慕容红琴的语气显得比一开始要坚定了很多,可以说是胆子大了很多,声音也大了许多。

    李立恒的脸色顿时就寒了下来,身手一推就将人给推到了一边。

    慕容红琴被迫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就撞到了阳台的栏杆上面,后腰控制不住地就像后仰了一下,磕到了差点掉了下去。

    李立恒虽然现在很是生气,但是还是伸手将她给拽了回来。

    慕容红琴现在也是个在气头上的,怎么可能由着他去拽,刚往前扑了一步,就用力地推开了他往另外一边跑过去了。

    “你给我站住!”李立恒没想到她会抛开,顿时越发地愤怒了起来,几步就要上前去追。

    慕容红琴根本就不理他,往阳台拉门的方向走过去。

    “站住!”第一次抓空了,第二次他还是扣住了她的手臂,然后用力地将她的身体拉到自己的怀里。

    慕容红琴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反抗,根本就不打算乖乖被他给拉过去,直接就一脚踩到了他的脚上,然后往另外一边跑过去。

    李立恒吃痛,一下就放开了她。

    慕容红琴没有想到李立恒这么快就松开了她,一下用力过猛,整个人对着一旁的小茶几的圆桌就扑了上去,额头直接撞到了桌子,连着桌子,还有桌子上面的各种东西都全部给掀翻了。

    这样的情况,两个人都愣住了。

    “琴琴?”李立恒看见她跌倒,条件反射地就要过去扶。

    没想到却被慕容红琴给一把打开了。她背对着他,看不到脸,只能看见她的肩膀一直在不断地抽动着。

    “我要去学校……”

    慕容红琴不抬头,然后背对着他站起来,默默地,就往另外一边走了过去,然后,她就这样试图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李立恒上前去拖她的手臂。

    这次她没有打开他,但是她也没有回头,她的肩膀已经不再颤抖了,就那么沉默的,淡定地站在原地,然后冷冷地看着前方。

    “琴琴,这里有什么不好的,你非要走?”李立恒莫名有些恐惧她现在的样子,和她说话的时候,也尽可能地放软了他的语气。

    “没有不好的。”慕容红琴并不太清楚刚才自己撞到了哪里,但是她猜想自己一定受伤了,她感觉到她的额头上有热流,缓缓地顺着眉骨和眼角流下。

    她会不会破相了?

    如果她破相了,这一切是不是就终止了?

    想到这里的慕容红琴,说话就更没了一开始的纠结,在她看了,既然她不是那么重要了,那么李立恒自然就不会那么看重,应该很容易就放她离开才对。

    “既然没有不好的地方,那你为什么执意要走?”李立恒觉得这样的慕容红琴虽然是被他给拉住了,却仿佛是站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让他怎么也触摸不到。

    这样的感觉对于他自己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李立恒没有觉察,他已经开始软化,他显得小心了许多。

    “没有不好,但我是个学生,我应该住在学校里。”慕容红琴似乎很少和李立恒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他们之间的交流总是少得可怜,大部分时候都是李立恒说,慕容红琴听了,做了,就这样结束了。

    她的语调里面充满了浓浓的匹配,她开始渴望他知道和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那又怎样,你还是我的女人,你应该住在我的房子里。”李立恒虽然觉得慕容红琴的样子看起来令他莫名心疼,但绝对不妨碍他坚持着他自己的思路去思考。

    他从小就是这样长大的,这些已经快成为他与生俱来的习惯了。

    慕容红琴听完他这样说以后,整个人的感觉都要无力了,她无法理解,李立恒怎么思维就能到了这样的地步:“其他的学生,都是住在学校里的……”

    她的语气的确没有一开始那么的强硬了,但是听仿佛不像是要和他争吵了,只是在陈述某些事实而已。但是李立恒居然难得地敏锐了一下,从里面感觉到了不太一样的东西。

    “你和那些学生不一样。”李立恒说。

    “有什么不一样,因为我和你做过,因为我被你包养了,因为我的身体上烙印了你的名字,所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一个普通人吗!李立恒,你不要太过分!”慕容红琴积蓄已久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

    她转身,挣开了李立恒拉住她的胳膊,回头,将那句话给怒吼了出来。

    她说了什么,其实李立恒并没有听得那么的清楚,对于李立恒来说,他更加关注的,不过是她的脸。

    小女孩的左侧脸颊上,蜿蜒而下一道暗红色的血迹,顺着她的眉骨,眼角奥,就那么缓缓地流下了。

    “琴琴,你的脸怎么了?”李立恒激动地上前想要查看她的伤口。

    但是慕容红琴后退了一部根本就不打算让他查看。她后退的时候多少带了点慌乱的感觉,没看到脚下那一堆被她自己刚才从小茶几上面撞下来的各种东西。估计是才到了一个烟灰缸什么,整个人向着地面就扑了下去。

    李立恒上前一步将他的小女孩给搂到怀里:“你小心点。”

    慕容红琴用力推他:“小心什么?我有什么好小心的?反正我已经破相了,我不好看了,你还扒着我做什么,不对那点了,李立恒,好看,那你到底来着我那点了,李立恒,李总,李少爷,我求你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

    永远无法知道,是不是吵架的原因让她看起来生动了,活泼了,这样的慕容红琴,就是李立恒第一眼看见的那个,喝酒骂人的小姑娘,充满了令他感兴趣的元素。不过,他可不会傻到说出来。

    “先看看你的伤口去。”李立恒没有让慕容红琴将自己推开,而是拉着她,离开了阳台,去里面找纱布和药酒。

    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将慕容红琴放到一旁的沙发上,他以为放开她,她就会毫不犹豫地跑出去。

    但是慕容红琴却没有。

    她仿佛是被耗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整个人看起来都快虚脱了一般。李立恒将她放到沙发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姿势,她就维持着那个姿势,半分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如果不是她的胸口还在微微地上下起伏着,他几乎以为她已经在他的面前安静地死去了。

    这样的慕容红琴让他感觉到害怕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她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正在脱离他对她的掌控。

    李立恒很快就找到药酒和纱布,然后来到沙发前,用面前沾了酒精,很小心地擦拭到她脸上的血迹。

    现在的慕容红琴看起来并不美丽,酒精不仅仅擦拭掉她脸上的血迹,还有那看起来精致美丽的妆容也被破坏了,混合着她的泪水,还有酒精的痕迹,让她的脸,看起来仿佛是被摔出了裂痕的,漂亮娃娃。

    “李立恒……”慕容红琴没有制止他的动作,她呼唤她的声音很轻,很小,类似于呢喃。

    “嗯?”李立恒的动作也异常的轻柔,他只是擦拭她脸上残留的血迹,还没有清洗到伤口的位置。

    慕容红琴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眼泪忽然就全部滚落了下来,她也不出声,就是那么默默地流泪,仿佛一个被打开的水龙头。

    这样的哭泣,明显比嚎啕大哭要更加地让人心疼。

    李立恒连忙伸手用拇指轻擦过她的脸庞,想要擦净她的泪水。

    “琴琴,别哭了。”他这样说。声音里面带上了难得的苦涩。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眼泪,会让他感觉到手足无措,为什么她的眼泪的,会让他心疼。

    “你喜欢我那里?”慕容红琴没有避开他的手指,她的灵魂仿佛已经从她的身体里面飘走,到了他所触及不到的地方,就那么高高地看着他们。她明明是在哭泣,但是说话的声音,语气,却半点颤抖没有。

    也不勉强。

    “琴琴……”李立恒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喜欢什么的,本来就是最复杂的问题,他本来以为,他只是喜欢恋爱的感觉而已,现在看起来,似乎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吧?

    慕容红琴终于动了动她美丽的,乌溜溜的,现在还含着水汽的眸子。她看着他,轻轻地说:“你喜欢我哪里,我就改,你放过我吧。”

    李立恒是第一次被慕容红琴给噎到说不出话来,他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对着这样的慕容红琴脸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他再怎么生气,也仿佛只是打到了一团棉花上面,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于是他选择了拥抱的方式,将她抱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吻她的眉心。

    慕容红琴不反抗,也不回应,她就是那么呆滞地,任由他抱着,仿佛他抱着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让李立恒伤透了脑筋,当然,现在还不是和她吵这个时候,他抱了抱她,然后在她的耳边说:“我不会放手的。”

    果不其然的,只有这句话,让慕容红琴有了点反应,她的身体颤了颤,很轻微,如果不是李立恒一直关注着,几乎是感觉不到的。

    他放开了她,然后给认识的医生打电话,叫人过来处理伤口等等。

    这种时候,找自己家里的医生,那等于是将事情直接捅给老爷子知道,因此他最后选择的是拨通了杨毅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杨毅那边听起来也挺嘈杂的,似乎正在酒吧之类的地方鬼混,对于李立恒的电话,多少显得有些不太耐烦:“我说李大少爷,你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是要出来和我一起喝酒么?”

    “当然不是,来我公寓一趟,就是M大旁边的那个。”李立恒和杨毅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那种小时候一起爬树,一起掀女孩裙子,然后被大人发现了还要相互推诿的好朋友,所以李立恒和他说话,显得没有太多的顾忌。

    “什么?这个时间段,天哪,我的36D的美女,你要赔给我!”杨毅在那头夸张地嚎叫起来,虽然话是这样喊的,但他还是很认命离开了心爱的酒吧,收拾了一下,就这样离开了酒吧,开车往李立恒说的地点赶了过去。

    杨毅赶到的时候,他没想到过房间里面是这样一种诡异的场景。

    李立恒的脾气嘛,他俩从小一起长大,他还能不知道吗?肯定会因为种种的原因,对女孩子各种的,无意的,或者不小心的,就磕着了或者碰着了,甚至那什么的时候,伤到了,也都是有可能的。

    每当这个时候,都是杨毅来帮忙急救的。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除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非常诡异意外,小姑娘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的伤口。

    那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李立恒过来给他开门。小女孩根本连目光都没有向他们这边看过一眼,就是那么呆滞地,看着她自己面前的,空气中的不知名的某一点。

    “……这是怎么了?”杨毅小声地问着李立恒。

    李立恒对于好友的八卦,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最后只能是让开了进门的道路将杨毅给推了进去,然后有些不耐烦地说:“女人一样,那么八卦,她撞到了头,你去给她看看。”

    杨毅笑了,被推进去还不望回头小声地囔囔两句:“李立恒,我哪里八卦了,这个妹妹怎么称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