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定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3本章字数:3852字

    慕容红琴根本就不搭理他。只有李立恒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还一定要挡住了她发呆的视线,她的眼睛才会略略地转动一下,换个地方,就发呆。

    “果然是撞到了头。”杨毅在一旁调笑,结果被李立恒给狠狠地瞪了一眼,干净地收声不再说话了。

    “好好我不说什么了,来,我看看你伤到哪里了。”杨毅拿出那种对着小朋友的病人才会有的,异常温和的,带着点哄骗感觉的语气,去触摸慕容红琴。

    这个时候,慕容红琴才回头,看了他一样,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她的声音看见慕容红琴这个样子,李立恒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站起来,也不挡着慕容红琴的视线了:“我先回去了,杨毅你看看她的伤口。”

    听到他要回去的消息,慕容红琴仿佛活过来一点,看了看他,眼神很复杂,想说话,然后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你乖乖养好伤口,我就答应你。”李立恒不敢再停留下去,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

    他,心软了。

    真是该死的,一点也不好的体验。

    终于到了报道的时候,慕容红琴可以说是如愿以偿的,她住校了。

    李立恒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见过她,而是让家里的小吴过来帮忙,将她的衣服什么的,都收拾了起来,然后送到宿舍里面。

    去报道的时候,慕容红琴的排场看起来意外的壮观,就好象是哪里来富家小姐一样,她根本就不用自己去提着那些包裹,后面跟着的人看起来也和父母这个词扯不上任何的关系。不过就是有人,然后不断地,在她的周围,嘘寒问暖。

    还有女仆打扮的人,将她的所有包裹,给弄到宿舍以后,义务地帮着整个宿舍的女生,将寝室给打扫了一遍。

    还好慕容红琴是报道比较早的,去得也早。她提前了好几天,不然的话,她还没有念书呢,应该就在这个学校里面出名了不是?

    因为这样的情况,根本就不是她自己想要的。

    慕容红琴有些恶意地揣测着,是不是因为他这样做了,他最后在这个学校里面呆不下去了,就还是只能默默地回到他的身边呢?

    不过好在,她最后并不是赶着报道的最后一天去的,她提前了很长的时间,因此最多就吓唬了一下那些学长和学姐们,来到大学的新生,还是并不清楚的。

    “大家好,我叫黎晋阳,现在开始,就是你们的班长了。”讲台上面,站着一个看起来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笑的时候,正好露出八颗牙齿,仿佛还能闪光。

    M大学的军训和其他的学校不一样,都是大一的那年暑假,也就是快要升大二的时候,才会开始军训,所以这群新生根本就没有经历过军训这种磨合的过程,而黎晋阳会变成班长,不过就是因为,他居然是作为新生代表,在开学的时候上台讲话的那一个。

    也不知道是不是讲话讲得太多了,黎晋阳在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意外的得体,永远都是温和的,笑容满面的样子,看不出来对人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不过这样的人,总是会让慕容红琴的联想到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在她的印象中,不发脾气的李立恒,似乎也永远都是这样,温和的,笑容满面的,就算没有任何好笑的地方,他仿佛是永远都关注着你。

    想到这里,慕容红琴连忙用力地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面李立恒两个字给丢出去。

    她来报道的时候,本来李立恒是打算来送她的,结果因为他公司不知道什么原因,出了事情,当然,这种具体的原因,慕容红琴也不可能知道,所以李立恒飞欧洲去了,而且一去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那个时候,李立恒看着她,明明只是几天没见,她却觉得好像是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一样。

    “我要去一趟国外,估计要一个月,我会尽量提早回来的。”他这样说。

    慕容红琴默默地点头。她很想问他,为什么坚持不同意她去住校,但是最后又同意了呢?不过到了最后,她也还是没有问出口。

    “你乖乖的,等我回来。”他这样说,然后将她揽过来,吻她。

    慕容红琴也没有反抗,当然也没有表示有多么的支持,她就那么安静地,沉默地被他给亲吻了。

    这个亲吻的时间很短,他几乎就是在她的嘴唇上贴了一下,就离开了。

    但是慕容红琴的身体,或者说,她觉得她自己的身体,却因为这个吻而颤抖起来。他的气息,已经牢牢地占领了她身上的每个角落,再也不能洗掉了。

    所以李立恒前脚刚上飞机,慕容红琴后脚就囔囔着要搬走。

    小吴他们没办法说服她,于是只能帮着她,就把她的东西给搬到了宿舍。

    结果等到她到了宿舍,一个人,住在原本能够住进四个人的房间里面。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周围的那另外三张空着的床铺,她的心里就觉得,似乎,只能住一两人的大房子,也没有这里叫人感觉空旷了吧?

    就是在这样的感觉中,她等到了开学,终于。

    “琴琴,你看,黎晋阳好帅啊,有没有?”就在慕容红琴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女孩子打算了她的思绪。段甜甜,是第二个来她们寝室报道的女孩子,因为不是本市的,所以也算是提前了几天,当然没有慕容红琴那么的提前。

    段甜甜的到来,让无聊到疯掉的慕容红琴,终于有了些事情可以做,有了人可以聊天,两个女孩子,年纪又差不多一般大小,扣除掉慕容红琴那些不能启齿的事情,和段甜甜,也还算谈得来,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段甜甜就和其他的女孩一样,还对爱情,对帅气的男生,抱着天然的好感,这不,一看见黎晋阳,顿时就被迷了个七晕八素的。

    他们都没有想到,黎晋阳的成绩并不是最高的,但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学生代表,然后还能在开学大会的时候,上主席台发言。出去跟别人说“诶诶,你知道不?那个发言的新生代表,是我们班的。”是多有面子的一件事情啊。

    大概,段甜甜就是这样想的吧。想到这里,慕容红琴脸上也不禁露出那种无奈还带着点宠溺的笑容,她点点头,附和着去看台上的黎晋阳。

    这个男生不得不说,干净,帅气,阳光,还很温和,很容易让人乍看之下,就心生好感的类型。

    就连慕容红琴都会觉得,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只是,已经不是适合她自己追求的人了。

    台上的黎晋阳说了一大通以后,终于结束了自己所谓的就职演讲,然后趁热打铁,打算来组织个什么活动,增进一下全班同学之间的感情。

    女生们都毫不犹豫地投票说要去唱歌,男生们一部分看着女孩子们犹豫要不要附和,另外一部分则说应该去打球,运动什么的,才是最能够增进友谊的。

    一来二去的,虽然不算吵架,不过也开始了争执。段甜甜天生性子跳脱,和萧雪萌有几分的相似,两边说着说着,她就变成了女生代表一样的存在,也不坐下了,就那么站在教室里面,一副舌战群儒的架势。

    论说话,男生还真是拍马都赶不上女孩子,居然那么多人,就被这样一个女孩子给说得要接不上话了,最后,纷纷就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这个刚刚上任不过四十分钟的“班长大人”。

    黎晋阳收到了求救,也不会置之不理,他看向了这边。

    段甜甜没什么心机,一看见黎晋阳看自己这边,就拽着慕容红琴咬耳根,内容还很激动:“琴琴,你看你看,他看我了。”

    慕容红琴只能是笑,她笑着将激动地段甜甜给安抚下来,别让她的花痴样子吓着别人,然后条件反射地,就对着另外一头黎晋阳也笑了笑,用那种成熟大度的,充满了包容感,还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

    很久以后,慕容红琴才知道,她和他的牵扯,是从这个微笑开始的。

    那个时候的黎晋阳对于她的笑,并没有太多的表示,他也不是立刻就站到了男生的那边,而是用了一个拖字诀,让两边的人各自准备活动的方案,然后下次班会的时候,一边报一个预算,一起拉票。

    这样的决断,虽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不过还算公正。

    尤其是,“预算”,还有“拉票”什么的,对于这群刚刚从高三的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大孩子们是么新鲜的事情,当时他们就乐颠颠地同意了,一场班级内部的争吵,就这样被消弭于无形中。

    慕容红琴觉得他很厉害,到了这个时候,黎晋阳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就终于不是一个单单是长得好看的男生了。

    散会了以后,段甜甜立刻就拉着一大群的女生,居然真的开始认真地讨论,要去哪里,预算应该怎么做等等问题。

    “琴琴,你做过预算吗?”段甜甜也就这么随口一问。她都问了一圈了,也没有见谁有做过的。高三的时候,大家都忙着复习高考呢,真有这个功夫玩“预算”这个词的人,要么在国外,要么就是次一级的大学了,反正是不可能在M大的。

    “没。”慕容红琴听见她这样问,也没多想,下意识就回答了,出口以后,才想起来补充。“啊,不过……我似乎看到别人做过……”

    她不是看到别人做过,其实是她在李立恒那里,有几次不小心看见过,偶尔李立恒和别人打电话的时候,也没有避着她,她也听到过。

    “诶?是吗?那你说说看,预算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段甜甜本来也没指望慕容红琴知道,没想到她真的知道,顿时就来了兴趣,忍不住就开始围着她问了起来。

    慕容红琴天生是不喜欢人群的,段甜甜这样一问,那些叽叽喳喳讨论的女生,也顿时都将目光转到了她这里。

    “这……”慕容红琴有些紧张,也有些脸红。她努力地回忆着李立恒对着电话那边怒吼的内容,慢慢地说,“这个,就是和计划差不多的,但是,应该是非常详细的计划,除了要考虑到用多少钱以外,还应该包括,如果发生一些意外的话,有没有相应的处理方案之类的……”

    慕容红琴的话说得很不自信,还有些吞吞吐吐的,不过好在,毕竟都是新生,大家现在对于别人都还是以客气为主,因此不管她说了什么,或者说错了什么,都不会反驳,反而是顺着陷入了沉思,开始想,慕容红琴的话里面的可能性。

    然后,她的话就仿佛是给大家开启了思路,几个姑娘很快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了起来。

    最先被大家提出来的,那自然是钱的问题。虽然刚刚开学,每个人的手里都是大把大把的生活费,不过也不能这样无止境地用掉对不对,用钱的地方总是很多的。尤其是那群男生还都抠门。

    其中一个女孩子这样吐槽着,被大家给一致好评了。

    毕竟,那些男生们想要组织的打球什么的活动,经费问题上面,几乎可以不计的吧?

    “我这里有招待券。”讨论了半天,其中一个女孩子突然开口说,“不过不是KTV的,是一个酒吧的。”

    “酒吧啊……”段甜甜沉吟了一下,“可是直接从KTV跳到酒吧,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