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进去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503字

    大学的生活就这样过得飞快,全班同学都期盼着的,去酒吧“见见世面”的日子,终于快就到来了。

    他们选择了一个周末的晚上。

    从下午开始,女孩子们就相互帮着打扮了起来。有的比较夸张的宿舍,更是一大早就要起来洗澡吹头发化妆选衣服了。慕容红琴可以说是这群人里面动作最慢的一个。

    将近一个月的校园生活,男生女生们差不多相互熟悉,许多的人,都已经找到了自己心仪的目标。别的班级十分羡慕他们班上这次组织的活动,纷纷说,他们这次出去,回来一定能够成上好几对。

    到大学里面,最重要的目标,不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吗?

    “琴琴,你怎么一副刚刚起来的样子,赶紧的啊。”段甜甜急吼吼地跑过来,看着慕容红琴睡衣的样子,也不招呼,就自来熟地去打开她的衣柜。

    “琴琴,你,你的衣服好漂亮!”慕容红琴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她的衣柜就被打开了,然后就听见了段甜甜夸张的呼喊。

    宿舍里面另外两个换衣服的女孩子也过来围观,发现慕容红琴的衣柜里面,全是各种漂亮华丽的裙子,不是绣着复杂的同色花纹,就是有着精致的蕾丝花边,或者是繁复的亮片。当然,其他的那些看起来普通素雅的衣服,剪裁和布料,也绝对很不一样。

    “琴琴,琴琴你借我件衣服穿一下好不好?反正平时也没有看你穿过。”女孩子喜欢漂亮的衣服,那是天性。段甜甜看起来更是慕容红琴要好,虽然嘴里是问着对方是不是同意,但是衣服却已经挑出来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

    看得出来,她根本就没想过,慕容红琴是有可能不同意的。

    当然,她都将衣服拿到身上,站到了镜子面前开始对着镜子比划了,慕容红琴也没有办法说出不同意了。

    “那你穿吧。”她只能这样回答,然后拿着手机,到了阳台。

    段甜甜,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都没有注意到慕容红琴脸色的一场,欢快地跑去找她的衣服,然后一块儿站到镜子前面去比划了起来。

    慕容红琴默默地站在阳台上,拿着手机,看着窗外。手机里面是一条短信,来自很多天以前。发信人是李立恒。

    其实,除了李立恒走的那天,过来见了她一面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一开始,慕容红琴自己一个人,在新鲜的大学校园里面,和新鲜的同学们在一起,感觉是非常愉快的,也没怎么想起过这个人。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偶尔,当然,就是非常非常的偶尔,她会想起来那么一下下。

    只有一下下而已。

    李立恒的短信非常简单,大概就是说,欧洲那边的事情有点复杂,他可能会晚回来。

    收到短信的时候,慕容红琴才开始算时间。她记得,他说要离开一个月,去国外,现在已经差不多要一个月了。

    这个人回来,或者不回来,对于她的生活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了。当然,他如果回来了,那么她就必须要随叫随到地应承他的约会。

    但是,李立恒看起来就是女人很多的类型,他又不会闲的没事做天天找女人陪。这样算起来,可能轮一个学期,轮到她自己的头上,也不过就三两次而已。

    慕容红琴就这么站在阳台上,自己心里默默地打着算盘。

    “琴琴,你太慢了吧,你怎么站在那里发呆啊,你快过来看看,我们这样穿,好不好看?”

    慕容红琴的思路被打断了。她顺着室友的呼唤回头,看见另外三个女孩子都穿上了她的衣服。或者正确的说,这些并不是她的衣服,这些都是李立恒给她准备的衣服。

    他对待她,不能说不好,但是要说好,那也是非常有限的。他对她的好,就和主人对待自己宠物的好是一样的:想起来的时候,各种的疼宠,买衣服买玩具,梳毛洗澡做造型。想不起来的时候,就很自然地忘到一边,任其自身自灭。

    不过真的要让慕容红琴自己来选的话,她宁愿她是被想不起来的那一个。

    就这样,带着脑子里面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她也被推着换上了衣服。本来慕容红琴只准备随便从里面拿一件出来,挑着最朴素的穿,但没想到的是,段甜甜不干了。

    段甜甜虽然有的时候特别的大大咧咧,不会看人脸色,但是大部分时候,也的确是没有恶意的。她大半个上身都要卖到了慕容红琴的柜子里面,然后挑了半天,挑了这么一件衣服出来。

    白色的,单肩短裙。

    从裙摆开始,就有复杂的花朵沿着裙子整个儿的攀到肩膀上,然后在肩膀上开出一朵艳丽的牡丹。

    是的,这条裙子,就是那天晚上,慕容红琴穿出去,和李立恒参加他的朋友聚会时候的裙子。

    慕容红琴并不知道这条裙子是怎么到了她的衣柜里面,她现在也不想知道。只是,段甜甜已经将裙子给拿了出来,她就不好直接拒绝了,只能是看了看外面,有些犹豫地说着:“不太好吧,现在穿这个,会冷的。”

    “放心吧,绝对不会的,而且,为了漂亮,怕什么冷啊。”段甜甜将手里的裙子直接塞到了慕容红琴的手里,很是霸气地挥手,让另外两个女孩子押着慕容红琴去换衣服了。而她自己,又开始在慕容红琴的柜子里面,刨了起来。

    等到慕容红琴非常不自然地穿着那条白裙子出来的时候,段甜甜对于慕容红琴的衣柜,简直比对自己的衣柜还要熟悉了。她找出来一条同样是绣花的,绸缎的披肩,搭到了慕容红琴的身体上,然后在她的胸口用别针扣了起来。

    “怎么样,这样就不冷了吧?”段甜甜将披肩的皱褶整理好,然后满意地后退了两遍,端详着慕容红琴。

    慕容红琴轻轻地出口气,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地往下面拽了拽自己的裙子,用那种不怎么确定的语气问着:“这样……可以吗?”

    “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必须可以,漂亮极了。”段甜甜毫不犹豫地说,然后一拍脑门,“啊,对,还有你的头发,这样乱散着就不好看了。”

    “哦。”慕容红琴已经完全地呆了。这件衣服对于其他的女孩子来说,一条漂亮的裙子,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她一边答应着,一边就抬手拢着头发打算扎个马尾起来。

    “等等等等。”段甜甜连忙出声阻止她,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等字,“你穿这样的裙子,还扎马尾,太土了吧。”

    “那要怎样?”慕容红琴轻轻地问。她想到了那天晚上她的发型。很多很多的小夹子,把她的长发在另外一侧,固定出来一个非常漂亮的,华丽的发髻。

    段甜甜似乎觉得给别人打扮,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她依然是一点都不避讳地去翻慕容红琴的桌子,然后在她的桌子上,找到了一个很大的发卡,眼光和那些设计师差不多,也是将她的头发拢到了另外一侧,然后用夹子束了起来,披散在肩上。

    慕容红琴站在原地,就好像那天她坐在高级的美容会所里面一样,任由段甜甜对她做着各种各样容貌或者打扮上面的改变。看到那个发卡的时候,慕容红琴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悲。就如同她不知道她的衣柜里有这条裙子一样,她也不知道她的桌子上,有这么漂亮的,闪闪发光镶着水钻的发卡。

    她的世界,被一个叫做李立恒的男人搅得翻天覆地,甚至连她自己,都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了。或者换句话说,她只能确认,她什么都没有。

    这里的,所有的她身上穿的,还有她们身上穿的,都是李立恒的。

    慕容红琴因为想到了这些事情,所以情绪有些低落。不过另外几个女孩子打扮好了,就已经兴奋得不得了,打算到另外几个寝室去炫耀一下她们漂亮的衣服,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慕容红琴的情绪低落。不过,她们就算注意到了,问她,她也只会微笑着摇头而已。

    这个寝室的其他女孩子们着实是张扬了点,不过好在,这本来就是一个张扬的年纪。她们就算是张扬,也不会让人觉得反感或者讨厌。

    就这样,在一大群女生们的期待下,夜幕终于开始降临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走在被夕阳洒上嫣红的街道上,然后相互嬉戏笑闹着,走到了酒吧的门口。

    慕容红琴之前一直没有注意过酒吧的名字,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抬头看看。

    一看之下,她就愣住了。

    酒吧的招牌很小,看起来非常的低调,而且用的还是古典中国风的那种木质的招牌。这块不大的木质招牌上面就两个复杂的汉字:麒麟。

    慕容红琴唯一去过的酒吧,也是她不愿意想起来的回忆之一。

    虽然仔细想想,她上次去麒麟的时候,正好就是麒麟刚刚开业在做活动。那么开业了没多久,继续活动什么的,让学生们集体过来包场什么的,也是很有可能的。

    况且他们只是收集了一大摞的优惠券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包场的迹象。酒吧的老板还可以招待别人。这里还有很多的清纯可人的女大学生,来帮他吸引别的客人。

    酒吧的老板自然不会不愿意。

    “琴琴,你怎么了,我们进去啊。”段甜甜一直都走在慕容红琴的身边。这次,她发现了慕容红琴有些不太正常的沉默和停顿。她跟着停了下来,拉了拉她的手。

    慕容红琴条件反射就是摇头,微笑,然后用礼貌的语气说:“啊,没什么。”

    一行人就这样走了进去。

    在人群的包围中,明明还是夏末的时节,慕容红琴却觉得每一步,都让她感觉到寒冷。她几次想要转身离开,不参加这个活动了。但是她转头,不管转到哪个方向,都是女孩子们兴奋得染上一层浅浅粉红的脸蛋。

    从小到大,慕容红琴已经习惯了屈从于别人的意志。她觉得这样很不舒服,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很利落地说出来,她想要离开。

    会被询问你为什么的吧,那要怎样回答呢?

    会被挽留的,那样就显得自己矫情了吧?

    会让很多人关注的,那样看起来太傻了吧?

    慕容红琴就这样想着,然后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