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很好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569字

    李立恒下飞机的时候,并没有给慕容红琴打电话。他从欧洲回国,正好撞到了黄昏的时候。他还在飞机上看了一次日出。

    来接李立恒的,是最近正好有些无所事事的杨毅。杨毅的家族背景和李立恒比较起来,也不太小,只不过,他小时候和家里的关系比李立恒要好上不少。就算是叛逆期,杨毅也没有和家里闹得那么僵,最后还是遵照家里的吩咐,学医,然后开了一家医院。

    已经是当院长的人了,平时自然就比普通的医生要休闲很多。这次杨毅得知李立恒在欧洲可怜巴巴地呆了快一个月,就赶紧地到机场来接自己的好友了。而且那种连招呼都不打的类型。

    李立恒的司机都认识杨毅,看见他来了就很激动地招呼着:“杨少,这里这里。”

    杨毅笑着走过去,两手非常随意地插在自己的裤兜里:“就你们几个来接啊?”

    来接机的人,除了司机,就只有小吴了。司机是一头雾水没明白过来杨毅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吴似乎有点反应了过来,心思玲珑剔透的:“就我们几个,李少从来不让女人来接他的。”

    杨毅莞尔,上前一步作势要环小吴的腰:“哎呀呀,说起来,就好象你不是女人了一样。”

    小吴也和杨毅挺熟的,躲开他的调戏也很熟。她侧着身子,转了半个圈,就直接从他的手臂圈子里面,灵巧地滑了出去:“杨少不要拿我们这些下人取笑了。”

    杨毅本来也就是逗逗她,并没打算真的做什么。他见她从自己的怀里跑了出去,也并不是非常的生气,只是笑了笑:“好了好了,我今天心情好,我来接李立恒的,你们都放假了,回去吧。”

    “杨少,这……这不太好吧?”司机有些踟蹰。能放假当然是好事,但是放假这种事情,向来是发工资的老板说了算。杨毅又不是给他们发工资的,说这样的话,可是让司机心中好一阵的纠结。想要离开吧,但是又怎么都不敢。

    “有什么不好,我和李立恒什么关系,你们还想跟着,难得放假还不去享受?”杨毅一边说,一边就按着司机的肩膀,将司机给推转过身,往外面走去。

    小吴想了想,也就不再坚持了,拉着司机向杨毅道谢以后,就离开了。

    于是,困顿的李大少爷下飞机的,很不幸,差点没找到接他的人。

    司机接机,那是战战兢兢地,挤到最前排,瞪大了眼睛,努力地看着出来的每一个人,生怕李立恒出来的第一时间,他没有迎接上去。而杨毅,杨大少爷接机,自然是舒舒服服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任由其他接机的人群将他给挡了个严严实实也不理睬的。他才不会管你是从普通通道出来还是VIP通道出来呢。

    要不是杨毅还记得,坐下来以后给李立恒的手机发来条短信,而李立恒又有一下飞机就立刻打开手机的好习惯。那么李立恒肯定会先将自己的保镖给骂一顿。

    杨毅懒洋洋地坐在一边柔软的沙发休息区里面,四仰八叉的,拿着手机玩着游戏,耳朵里面估计就没有听到机场的播报,也不知道李立恒到底是到了还是没有。

    李立恒下飞机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他略微地皱了皱眉头,放下他随身的行慕容箱,走上前去,将杨毅手里的手机抽走。

    “诶?啊,你到了啊。”杨毅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抬头,笑着站起来一把揽过李立恒的肩膀,“我亲自来接你,感动不?激动不?要不要以身相许?”

    李立恒瞥他一眼,冷冷道:“你把我的司机都弄走了,我的行慕容怎么办?”

    这个时候杨毅才发现李立恒还带了行慕容:“你怎么是带着行慕容的,我以为你托运了。”

    李立恒沉默没有解释。他是因为着急赶回来,所以才没有心思将行慕容托运,甚至没有专门订到头等舱的机票,捡着最近的航班,就飞回来了。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着急赶回来。那个小猫一样的女孩,他总是梦到她。当他在巴黎的时候,他抱着最为时尚的巴黎女郎,闻着她们身上的香水气息,就会开始比较,他猫咪一样的女人,身体上那种干干净净的,残留着的沐浴液的味道。

    他开始觉得美艳的女人无趣起来,甚至连客户邀约的夜间活动,也拒绝了不少,还差点因为这些拒绝,弄僵他和客户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些,他没比要,也没有人有必要知道。

    杨毅见他沉默就知道他是不想说这个话题,也不逼他说。

    “好了好了,你的司机都被我打发走了,总不能一个电话再把人给叫回来是不是,我给当回司机总行了吧。”杨毅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不过他的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越过李立恒,然后就拖起了他的箱子,往停车场的方向去了。

    既然有人愿意当苦力,李立恒是肯定不会主动再抢回来跟对方客气的。尤其当这个对方还是杨毅的时候。他乐得悠闲地两手揣兜里,跟在杨毅的后面,去开车。

    “你还真不客气。”到了停车场,杨毅打开后背箱,将李立恒的行慕容给丢了进去,一边压下盖子,一边说着。

    “我跟你有什么好客气的?”杨毅在后面放行慕容,李立恒已经大剌剌地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你怎么会想到来接我?”

    “你猜呢?”杨毅笑得神秘兮兮地过来,坐到了驾驶座上,“还好你没直接坐后座去,真把我当司机,小心我踹你下去,抢你行慕容,让你机场回去。”

    李立恒懒懒地笑起来:“我是觉得前排放倒了椅子睡起来舒服,我生物钟还没调呢。”

    “这个点,你调生物钟的方式是睡觉?”杨毅发动了车子,瞥他一眼,“应该是撑着不能睡吧,来来,兄弟带你去看好玩的。”

    “什么好玩的?”李立恒忍不住问。

    “还记得你上次去的那个酒吧不?”杨毅说。

    酒吧?李立恒略皱眉,想了想才回答:“哪个酒吧?”

    “哎呀,就是我朋友开业,我约你去过一次,结果你放我鸽子泡了个小女生的那个酒吧啊。”杨毅倒是清楚李立恒的性格,他直接说酒吧名字的话,李立恒八成的可能就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要是说起来他和某个女人的艳情历史的话,那他估计还能从他那一脑子的财务报表里面,找到这么点痕迹。

    果然,李立恒听到杨毅这样的介绍,本来还懒洋洋的表情就收敛了不少,略坐正了点:“是叫……麒麟?”

    “哟,你还记得名字啊,不错不错。”杨毅随口表扬着。他见过李立恒很多的女人,来来去去的,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因此他并不清楚,这个女人,未来,将会把他的好友,给搅得多么天翻地覆。

    “名字挺好记的。”对于杨毅的随口表扬,李立恒就这么随口回答了。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李立恒也根本就不打算告诉对方,他不是因为名字简单而记住的。他记住了这个名字,也许不过是因为,那是他和她相遇的地方。

    “我那朋友要是知道能得李少这么一句夸奖,一定主动来接驾。”车子拐上了高速,景物开始飞速地后退。

    “去哪里做什么?”李立恒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国内的城市,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灰扑扑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么灰扑扑的景色,他就忍不住想到,那个小女孩。她的面容几乎在他的脑海中模糊了,毕竟,他没有存下女人照片的习惯,而且他的记忆是用力记忆其他更重要的东西的,分不出多少给女人。

    可就算是这样,李立恒不能忘记她带给他的感觉,那种灰扑扑的城市里面突然染上了一抹阳光的感觉。

    “今天很特别哦。”杨毅并没有听出来李立恒的兴致缺缺。因为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这么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在遇到他感兴趣的东西之前。

    “特别?”

    “女学生哦,保证都是新鲜清纯的,来了一大群。我朋友专门电话通知我的。”杨毅踩下油门。车子继续往前飞奔,已经超速了,不过他杨少的车牌,也是属于摄像头敢拍,但是交警队不敢罚的类型。他不畏惧这点。

    “你朋友什么时候也开始弄这种拉皮条的生意了?”

    “误会误会,不是专门出来的,就是她们班上弄了个什么聚会来着,然后人不是多吗,就联系了我朋友问场地够不够。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啊,场地怎么可能不够。我朋友顺便也就告诉我了。我一看时间,正好是你差不多回来的时候,不就接你一起去看看么?”杨毅听李立恒的反应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了起来。

    “怎么会想到我?”李立恒有些疑惑。他杨毅是很好,很兄弟,但是他俩泡妞大部分时候都是分开的,很难得两人聚在一起。用杨毅的话来说就是“你智商太低每次都被你家老头抓包不要连累到我。”所以李立恒好奇杨毅是怎么想的。

    “你最近不是喜欢清纯型的吗?”下了高速,车子慢了下来,杨毅有空回头对着李立恒挤眉弄眼了,“我上次在你的“金屋”看见了哦。”

    李立恒愣了愣,反应过来杨毅说的是慕容红琴。他想了想才说:“嗯,最近是换了这么个口味。”虽然心里觉得不会有其他的女孩子比他的琴琴更好了,但是总不能辜负哥们儿的一番好心。因此李立恒并没有拒绝。

    也就是因为他没有拒绝,所以他看见了。

    机场到市区的路程并不算近,等到杨毅将李立恒带到麒麟酒吧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酒吧里面,也差不多进入了客流量最高峰的时期。

    “走走,哥带你去看看鲜嫩的小姑娘们。”两人下车,杨毅拦着李立恒的肩膀,带着他往酒吧里面走去。

    酒吧的灯光,是一如既往的昏暗着。除了某个角落里面,一看就是一大群玩闹的大孩子以外,其他地方都是些零散的客人。李立恒很自然地将目光投向那群玩闹的大孩子。

    然后他的目光再也转不开了。

    他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底,绣满了大朵艳丽牡丹的身影,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站起来。昏黄的灯光让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他能看清楚她的动作。她左右转了转身体,然后上身微微地倾斜过去,脸,不,应该是嘴唇,贴上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脸颊!

    慕容红琴,好,你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