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最高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24本章字数:3473字

    慕容红琴不敢再多想了,她扭着胳膊,就想要将手腕挣脱出来。

    走廊外面,路过一个人。

    慕容红琴浑身的血液都冻结。她定住。

    李立恒站在她的身侧,扳着她的脸,强迫她面向那扇不带任何锁的门上小小的玻璃窗口。

    “呵呵。”他在她的耳边轻笑,单手抚摸她的背脊。

    这一次,她没有化妆,素颜更显得清纯可人。李立恒的嘴角带着笑意,侧头过去,用舌尖舔掉她脸颊的泪水。

    慕容红琴微微地转头躲避。

    “你看外面,女人。”李立恒的脸也贴着她的脸颊。他的皮肤和她柔软的皮肤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他赶飞机之类的原因,他的下巴已经冒出来细细的胡渣。虽然看不出来,但当他的脸颊贴上她的时候,慕容红琴觉得皮肤有微微的刺痛。

    慕容红琴身体一僵,什么话都没有说。

    “慕容红琴!慕容红琴!”外面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

    “他们在找你了。”

    “你要找他们进来帮忙吗?”

    段甜甜,还有黎晋阳等几个人,正好都站在对着这个窗口的走廊上。他们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地讨论着。明明周围的墙壁都有隔音包的作用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红琴觉得自己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这样的认知让慕容红琴觉得非常可怕。

    “你们找到了?”

    “没有啊,真是的,明明说好了是来洗手间的,怎么人影都不见了?”

    “喂喂,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哪里就那么容易了生气啊,真是太不好玩了。”

    “是啊是啊,感觉和大小姐差不多,好容易生气。”

    “不都是出来玩吗,太不合群了。”

    “别说了,给她打个电话试试看吧。”黎晋阳制止了其他人的纷纷议论,然后拿出手机,开始给慕容红琴打电话。

    他们,她的同学们,就这么站在门口,距离她自己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

    电话正在一个接一个地从外面打进来。她抬头的瞬间,正好拿着手机,一脸沉思的黎晋阳,将目光投向了他自己身边的小小的窗口。

    她几乎是再一次和他的目光对撞起来。

    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

    进来吗?还是转身离开?

    “她可能先回去了,我们走吧。”电话终于不响了,黎晋阳仿佛也是放弃了一般,将自己手中的手机放下了,然后他转身离开了。

    这是第几次,在自己不熟悉的天花板下面醒来了呢?

    慕容红琴抬着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怔怔地发呆。

    她以为她会将那个小小包间里发生的一切当作是梦境,她以为她会向上次不小心被他给欺负了一样,去洗个澡就一笑而过,她以为她可以和以前一样的坚强。她以为了很多,但是她发现……

    自己一样都做不到。

    慕容红琴觉得很累很累。

    她的脑子很清醒,还能完全地记得,前一天的晚上,她最后是怎么在他的身下小声地抽泣,哀鸣,恳求。

    而且,还是从求他放开她,到求他不要放开她。

    知道失去意识之前,她还记得,她紧紧地缠绕着这个男人。

    慕容红琴默默地转头,看着一旁的床头柜。她觉得自己应该起床,然后好好地洗澡,好好吃饭,可她就是百般地不想动。

    然后,慕容红琴反应过来,那个陌生的天花板只是因为她对这里不太熟悉而已。她来这个地方,住过一个晚上。

    那个郊外的,李立恒的别墅。

    但是令慕容红琴万分惊讶的是,她上次来的时候,这里不还到处都是复杂的洛可可风格的设计吗?有人的脑子还真是一天一个样,现在这里的家具就变得她自己完全都不认识了呢。

    大概是走神了,所以慕容红琴终于多少精神了一点点,于是她坐起来,打算去洗澡。这会儿她知道浴室在哪里了。

    刚才是躺着没有动作,所以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慕容红琴一动之下,立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一把将被子给掀开。

    依旧是银色的,和之前的品味差不多,一根手指左右的宽度,小小的,仿佛是装饰一样的……

    脚镣!

    除了脚镣,慕容红琴想不到其他任何的词汇来形容她自己脚上的这个东西。比较起前一天晚上,她被迫和他在几乎公开的场合下做出那种亲密的行为。现在,她更加痛恨自己脚上的这个东西。

    这个看起来如同高级定制的饰品一样的脚镣只在她的左脚。脚镣的上面连着一条细细的,同样是银色的链子。因为链子太细了,所以事实上,这个脚镣估计没有任何的束缚效果。但是,就算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效果,带来的屈辱感觉,也足够让慕容红琴抓狂了。

    慕容红琴根本就没有思考自己是不是能直接将链子给拽断,就直接伸手过去,开始拉拽自己脚上的链子。

    她的确是想当然了一点。就算是很细的银色链子,那也不是单用手就可以将链子给弄断的不是吗?

    就在慕容红琴对着链子努力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慕容红琴愣了愣,看到门外进来的人,然后才反应过来将被子抓起来挡住自己的身体。

    “小,小吴?”

    “慕容小姐,你醒了啊。少爷说的没错,果然差不多这个时候,你就应该醒了。”小吴还是穿着上一次慕容红琴看见的那种非常传统的女仆装。裙子很长差不多快要到脚踝的位置。她推开厚重的卧室的门,然后再走出去,推了一个餐车进来。

    “小吴,这是怎么回事?”被子足够的大,慕容红琴将被子一拢,不仅是挡住了自己的身体,也顺便就将她的脚给挡住了,包括那细长的链子。

    还好,李立恒没有变态到给她套上铃铛,否则,她一定会暴起杀人的。慕容红琴这样觉得。

    “少爷说了,小姐需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小吴的脸上还是带着非常温和的笑容,和之前慕容红琴看见的笑容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来到慕容红琴的面前,然后放下了餐车,转身去了盥洗室。

    慕容红琴还在发怔,就看见小吴拿着沾满水汽的热腾腾的毛巾出来,到她的身边给她擦脸。慕容红琴还没被别人这么伺候过,下意识地就要躲开。

    “这,这是做什么?”

    “慕容小姐是打算先吃点东西,还是先去洗个澡?”就算是被躲开了,小吴也并不生气。她熟练地将毛巾叠了叠,“链子的长度足够您到盥洗室的。”

    她要是不说还说,小吴一点明链子的事情,慕容红琴顿时就爆发了。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立恒他想做什么!”慕容红琴怒吼起来,也不顾小吴就着身边了。她伸手就要重新去拽那个链子,试图将链子给拉断。

    小吴连忙抓住了她的胳膊:“少爷说了,小姐需要在这里留几天,学点规矩。”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我要走,我要回学校,我今天还有课!”慕容红琴也不管自己根本就没有衣服了,反正小吴也是个女孩子不是吗。她摸索着抓到了链子了另外一头,是固定在床脚的。于是慕容红琴用力地拉着链子就开始拽。

    “慕容小姐,别这样。”小吴虽说是要上前来阻止她。但是她阻止的动作闲的太温和了,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小吴!他,他这是绑架,非法监禁,他,他就是个变态,这是犯法的!你也就让他这样做!”慕容红琴一把就能将小吴推开。可是看着小吴的那张娃娃脸,她下不去手而已。

    小吴低垂着头,抿了抿嘴唇,也没有辩解,最后只是叹息了一声:“吃点东西吧。”

    慕容红琴侧头避开了。她还没有那种一巴掌将东西打翻的习惯,不然早泼她一脸!

    “不吃。”慕容红琴语调僵硬地说。

    “身体会受不了的。”小吴轻轻地说。

    “我现在这个样子,身体能不能受得了,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要是不肯帮我,你就出去!”慕容红琴扭头不再看她了。

    小吴拗不过她,只能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还是将一些吃的东西,留了下来。

    慕容红琴一直扭头看着窗外,直到听见了门被关上的声音,她才慢慢地松懈下来。

    她维持着扭头的姿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才缓缓地,裹着被子,将自己给蜷缩起来。她弯曲了膝盖,拢着被子缩成一团。然后,她抱住自己的膝盖,将脸埋到了双膝中间。

    慕容红琴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缓慢,仿佛这些看起来并不算复杂的动作,只要挪动一下,就会耗尽了她的全部。

    不哭,不用哭,其实没有什么好哭的。

    明明是白天,明明外面有阳光照射进来。为什么她却感觉自己被抛弃到了永夜中的南极,不管怎样,都看不到一丝光明。

    慕容红琴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姿势,很久都没有变过。当中小吴进来过几次,将冷掉的食物拿走,又换上热腾腾的饭菜。

    “她闹绝食?”忙了一天的李立恒刚回到别墅,就听到了小吴这样的汇报。

    “慕容小姐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吃。”小吴可不敢直接说慕容红琴绝食了。她换了种方法,说得委婉了许多。

    小吴其实是被李立恒给吓到了。那天晚上,李立恒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巨大的浴巾,将慕容红琴给裹着里面抱回来的。她的确是别的地方都没有看清楚,只看见慕容红琴外头倒在少爷的怀里。白色的浴巾下面,露出一双赤裸的足尖。少爷面沉如水,走过的地方,仿佛连周围的花朵都要被他给压迫得不敢开放了。

    小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立恒。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她本能地感觉到。他的少爷,似乎已经被这个女人牵扯了太多的心神。不过,少爷的事情,不是她可以置喙的,所以,她选择了沉默。

    李立恒听完小吴的话以后,脑子里也没多想,就立刻丢下了小吴,上了二楼。

    他回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是,慕容红琴呆着的,他的卧室里面,一点灯光都没有。他推看门,接着外面月亮从窗口洒进来的微光,能够看见慕容红琴抱着膝盖蜷缩着坐在床上。

    一动不动。

    李立恒走过去,推了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