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报到

    更新时间:2018-09-12 16:45:17本章字数:3125字

    春末夏初的早上,微凉的空气夹带着丝丝潮湿,一阵风吹过,似乎有细小的水珠拂过人们的脸颊。

    这种清凉透爽的感觉让因为昨天夜里没有睡好,而早上精神不振的柳夏夏心头为之一爽。

    啊,真是个舒服的天气。

    话说,柳夏夏为何昨夜没有睡好,是因为昨天上午她接到了“大娱乐”杂志社的录取通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兴奋的几乎一夜没有合眼。

    她从昨天接到“大娱乐”主编KK的电话之后,就一度陷入了精神疯癫的状态。

    先是请自己的闺蜜董芬芬和秦莉华在必胜客大吃海喝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三个人大呼不过瘾,又转战糖果KTV,胡乱狼嚎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三个人体力不支,这才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是回到家里,柳夏夏才反应过来,明天上班的衣服还没有买好,又风风火火的跑到商场,在火拼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将套装,外套,衬衫,鞋子,包包,购置齐全。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了。

    柳夏夏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尽,只剩下一把骨头还在顽强的支撑着自己。

    她一头栽在自己那张铺了蓝色叮当猫被单的小床上,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偏偏应了那句,“困极了的人不好睡”,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她就像烙煎饼一样,在床上折腾到早上五点半。

    看来,是睡不了了,还是早点起床吧。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尽管一夜没睡,她还是心情大好,在上班的路上还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宝贝,是不是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吃过早饭没有啊?”柳妈妈和蔼可亲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过来,温暖的像是太阳的光亮。

    柳夏夏一阵暖心,甜甜的微笑着回答,“妈妈,我已经吃过早饭了,现在正在去上班的路上。你呢?吃过早饭没有?爸爸呢?”

    “你爸爸一早就去晨练了,我已经做好了早饭,等他回来一起吃。”

    “哎呀呀,老爸老妈结婚二十多年了还是这般恩爱,真叫人羡慕嫉妒恨啊。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是电灯泡了。”

    柳夏夏说话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浮现出老爸老妈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温馨画面了。她的家庭虽然人口不多,只有她和爸爸妈妈,但是三个人相亲相爱,十分融洽。

    不过,自从南下来到这座沿海大都市上大学,后来毕业有留在这里找工作,她几乎一年里只能回家两三次,甚至一次。出门在外的她,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偷偷的流眼泪,想念家乡,想念爹娘。

    “夏夏,我知道这份工作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是你努力争取来的,爸妈都替你骄傲和高兴。你一定要好好工作,多多向大家学习。你也不小了,没有爸妈在你身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柳妈妈的话语有点哽咽了,每次想到自己宝贝女儿独自一人在外地打拼,她就格外心疼和牵挂。

    柳夏夏最怕妈妈这样了,会让她很心疼,她连忙安慰说:“妈妈,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在外面挺好的。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到公司了。”

    她匆忙挂了电话,因为她怕再说下去,就要内牛满面了。

    她下了公交车,又步行走了五分钟,终于来到“大娱乐”杂志社的楼下。

    哇塞,要不要这么气派啊。二十六层的玻璃大厦,风格是当下最流行的后现代欧式风格,前卫,时尚,不愧是A市最大最权威的娱乐杂志社。

    有一句口号怎么说来着?

    “没有大娱乐挖不出的新闻,没有大娱乐找不到的八卦。”

    这家A市顶级的娱乐杂志社,汇聚了五百多名高能力的记者和三百多名资深作家。连有些在日报晚报工作的记者和作家都愿意跻身加入这里。可见这里的风光不限美好啊。

    在一阵感叹赞美中,柳夏夏踏进了大楼。她的目的地是十六层,娱记工作区。

    “叩叩。”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柳夏夏深呼吸了几口,平稳了一下起伏不定的情绪,才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进去。

    “KK主编,您好,我是柳夏夏,是在报道的。”说话的时候,柳夏夏还礼貌的给了对方一个90度直角鞠躬。

    KK微微一笑,她喜欢有礼貌的人。现在大学生总是一身傲气,纸上谈兵的功夫高人一筹,可是轮到实际就都蔫成了落秧的茄子。

    像柳夏夏这样谦顺的后辈已经不多见了。

    “不用客气。我这个人很随性,没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也没有条条框框的条例,只要你工作认真负责,敢于挖掘新鲜事物就可以了。”

    KK的脸上一直都是迷人的微笑,将她的气质修养都展现出来。

    哇哇哇,没想到“大娱乐”的主编这么和蔼可亲,这么民主开放,简直就是捡到宝了。

    “放心吧主编,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柳夏夏又是一鞠躬。

    “好了好了,还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KK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她拨通内线电话,“美乐,你进来一下。”

    “主编。”被称作美乐的人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姑娘。一头墨黑的长发柔顺的散在肩上,淡淡的妆容丝毫不张扬。她浑身散发出一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

    “美乐,这个实习生,你来带吧。”KK指了指眼前的柳夏夏。

    “主编,我已经带着两个实习生了,再多我恐怕要带不过来的。”美乐看了看柳夏夏,有点为难的说。虽然是拒绝,但是她的眼睛里是柔和从容的光,丝毫没有鄙夷或是厌烦的表情。

    柳夏夏知道她定是真的为难。

    “哦,是这样啊,那么现在还有谁比较空闲?”KK也觉得有点头疼。现在有很多人想要进入“大娱乐”实习,她也特别想给这些孩子们一些学习实践的机会,可是平时的工作已经很忙了,再让手下人带实习生,他们定会觉得吃力。

    “好像朱莉那里只有一个实习生,可能她会比较有空。”美乐思忖了一会儿说。

    KK听到朱莉的名字,细长清晰的眉毛微微蹙了蹙,看来只有这么办了。

    看来只能委屈一下柳夏夏了。

    柳夏夏看出主编表情的变化,暗叫不好,这个朱莉一定不是个什么善良之辈,否则主编的脸上不会出现惋惜,委屈你了的表情。

    “那好吧,柳夏夏,你就去朱丽那里吧。我会告知她一声的。不过你要记住,朱丽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性格也比较张狂,好在她是个老前辈了,工作经验丰富,能力也是超强型的。你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一边的美乐,心里狂叫,我勒个去,主编你是在说这个世纪最最好笑的笑话吗?朱丽是何等货色,她会教实习生东西吗?苛刻虐待才是真的吧。

    全大楼里,谁不知道朱丽的变态啊。

    柳夏夏小盆友,你这次是惨了。

    “没关系,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忍。她脾气不好,我忍着她就是了。主编您放心好了。那我先出去了。”

    柳夏夏知道局势已定,不如轻松敞亮的答应,也显得自己有气度。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本来就是服从安排的事情,本来就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能够决定的。

    她走进大楼中央的大厅办公区,这里光线很好,四面八方都开着窗户,空气也清新的很。

    大厅办公区被格子间划分成一间一间相对独立的空间,记者们就在这些格子间里,剪裁照片,码码文字。

    柳夏夏一一看过格子间右上方的小名片,终于在大厅的中间位置找到了朱丽的座位。

    此时,朱丽并没有再座位上,大概是跑新闻去了吧。

    她看见朱丽的打印机咔嚓咔嚓的响着,墨条也发出吱吱的声音,看来是墨条并什么东西绊住了,不能正常工作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助人为乐,做做好事吧。

    其实就是手贱。

    柳夏夏把打印机电源拔掉,把里面的墨条取出来,整理好,就在这时,柳夏夏的身后响起一道尖锐锋利的声音。

    “你是谁啊?哪里跑来的死丫头?你在干什么?你对我的打印机做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位置上?”

    一连五个问句,让柳夏夏实在不知道应该先从哪个问题回答起。

    她略微整理思路,“对不起,您就是朱丽姐姐吧。我是柳夏夏,是刚来的实习生,主编让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朱丽就粗暴的打断了她。“哎呦,不会吧,又给我实习生啊?主编现在真是把我们当牲口使唤呢。”

    牲口?看你这副德行,性口都不愿意和你做亲戚。

    “朱丽姐姐,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有什么琐碎的事情,麻烦的事情,跑腿的事情,您就全部交给我做,我很勤奋的,不会给您添太多麻烦的。”

    “哎呀,不会给我添太多的麻烦是多少麻烦啊?我这个人一点点麻烦都受不了的,怎么办,我不想带你啊。你还是去和主编说吧。”朱丽说完,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眼神斜睨着柳夏夏,一幅鄙夷嫌弃的表情。

    靠你大爷的,姑娘我好说歹说,你就是不识时务是吧?

    看你一幅死猪样子,真是倒胃口,你不想带我,本姑娘还真不想让你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