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同学聚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5本章字数:3412字

    章阔卓寻着罗青丽的身影,一直到了吧台边,她坐在高脚椅里,一身白装,霜白眼影,亮白睫毛,银色唇彩,异饰浓妆,很是扎眼。葛林飞拎着车钥匙,看着章阔卓往吧台方向走去,而后才看见罗青丽,她的那身装扮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罗青丽正在喝酒,根本没注意章阔卓过来。“可以坐下吗?”他突然出声,一身高档西装也十分扎眼。罗青丽准备走开,不想跟他说话。“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吗?”章阔卓用问话拦下她。听这,罗青丽不羁的笑了,回说:“我记性不好,不记得你是谁了。”

    “明天晚上,我会带戒指向你求婚,你做好准备。”说完,章阔卓先走了,背影依昔如昨般内敛风韵。

    求婚?罗青丽半晌才回过神儿来,睡眠不足产生幻觉了?

    下午三点,罗青丽照例去酒店上班。晚上九点下班,然后去酒吧唱歌,最后一站是去舞厅领舞,通常折腾到快天亮,下班,白天睡觉。这就是她的生活,活在夜风里的女人。

    第二天晚上七点的时候,罗青丽正在站班,领班径直向她走过来,不带任何表情:“现在去钻石套房,小心服务贵宾。”

    罗青丽从服务台出来,往贵宾厅走去,她是最低层的员工,属于客房服务部,工作服是米色的连衣套裙。

    钻石套房里,葛林飞正捧着调查来的资料跟章阔卓作汇报:“昨天聚会去的‘芬贾’是罗青丽给改的名,所以老板叫她姐,没看出来,还挺有生意头脑!”自言自语又继续:“她姊妹六个,最小的是弟弟,她是老大,二妹读研,三妹大四,四妹大一,五妹高二,罗青丽供着四个妹妹上学。弟弟上初一跟着父母在乡下。四个妹妹?”葛林飞掰着手指算起学费来。

    章阔卓的神情也顿时深沉片刻,说:“以后我来负担她们的学费。”

    “你真的打算跟罗青丽结婚?”葛林飞错愕的表情。

    “还有什么?”

    “没…没了,所有关于罗青丽的东东都在这里了…”葛林飞有些吞吐,因为他对章阔卓隐瞒了一部分关于她的资料,因为他需要去验证。

    章阔卓的目光缓缓地移向硕大桌面上小方盒里的钻石戒指,没再说什么。

    半刻,罗青丽来了,门开着,她看见房间里的他们,愣在了门口。葛林飞收起手里的文件夹,微笑的迎上去:“罗青丽,进来吧,你比在学校的时候变化真大!”

    顿顿地,罗青丽进了房间,听着昔日同窗的评论。章阔卓从桌边起身,并拿起了戒指。

    “…你开什么玩笑?”罗青丽突然慌神的发火。

    章阔卓却语态如故的说“昨天我已经跟你说过了。”

    罗青丽难以置信的直直的看着他,而后她拿过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扬起来给他看:“满意了吧,我可以做你的小丑,但是你不知道‘欣赏’我的代价也很高,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我给你打个折,就这只戒指吧!”她赖皮,耍着痞女的性子,因为戒指戴在手上真的很合适,就像是量过她的指围为她专门订做的一样。

    “非常合适,婚礼的时间是明天…”章阔卓径直告诉。

    “明天不行,我要睡觉,我每天领舞都到天亮,如果客人不放人,跳到中午也常有!”罗青丽想也没想便硬生生的打断了他的无厘话。

    “好吧,婚礼再定,明天有车去接你,把身份证准备好。”章阔卓却口吻依然淡定。

    罗青丽真的糊涂了,满眼迷茫的扫过他的透澈的双眸,顿顿的问:“你,究竟想干吗?”

    “结婚。”他吐字清晰。

    罗青丽的脑子突然像试验了一颗核弹,只轰隆一声。他疯了,她觉得,所以她也疯了,毫不留情的斥着:“我是个在酒吧唱歌的舞女,你想气死你的父母吗?”

    章阔卓的眉间动也没动,回说:“做什么工作你做主,结婚我做主。”

    罗青丽顿时全身上下乱成了毛线团,却只剩无力的喃喃:“你是不是神经错乱了?就算急着找人结婚,也有排着队的呢,她们个个都有正经职业,身家清白,闭着眼随便摸一个都比我强,我是不是上学的时候得罪过你,你现在要这么整我?”

    “把你的条件告诉给葛林飞。”说完,章阔卓又先走了,他要去赶飞机。

    罗青丽呆呆的站在原地,她不明白都发生了什么。

    葛林飞轻步走到她的身边,安慰她:“既然章阔卓决定这么做,你就答应了吧。”

    “你也不正常了?”罗青丽奇怪这都怎么了。

    “像章阔卓这样的男人,你该死命的抓住才对。”葛林飞自己都摸不着头脑,他为什么要劝她。

    “章阔卓他,在国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或者脑袋受过撞击什么的?”罗青丽纳纳的问了一句。

    “没…没撞过,如果有条件你尽管说!”葛林飞转回正题。

    条件?罗青丽突然脑子里一片空白,条件通常就是指钱,她做梦都没想过要章阔卓的钱,她此刻只觉得荒唐加透顶。

    从酒店离开后,葛林飞先把章阔卓送去了机场,然后给陶小娜打了通电话,因为她那里有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他要找一个人,她叫苏晴雨。

    晚上八点的时候,葛林飞来到社区警局的门口,又等了一个多小时,片警们才忙完回来。“苏晴雨!”葛林飞凭空喊了一声,因为他认不出哪个是苏晴雨了。

    一个女警听见喊声,转过身来,然后冲他走过来,笑了,拍他的肩膀:“是葛林飞吧!”苏晴雨意外见到老同学,非常高兴。

    葛林飞看着眼前的英姿飒爽,依稀还有点当年的朦胧印象,笑起问候:“十多年没见了吧,挺好的吧!有时间吗,想跟你聊聊呢。”

    苏晴雨看了一下手表,反问:“是找我有事吧?说吧。”

    “我是想问问罗青丽的事?”葛林飞开门见山。

    听罢,苏晴雨的笑容顿时僵缓了下来,或者还有些敏感,“为什么问她?”

    葛林飞于是全盘告诉她,章阔卓的求婚,及对罗青丽的调查。苏晴雨听着,凝思住了。

    “坦白说,我的调查资料里都有,你跟罗青丽关系不一般,我想知道当年巷子迪厅的事是不是真的?”葛林飞直入主题的问她。

    “…罗青丽同意结婚了吗?”苏晴雨没回答问题,只问了这句。既然苏晴雨回避问题,葛林飞的心里也就有了几分数,所以他也就不再多问了,只跟她说,如果我是你,我会劝罗青丽接受章阔卓,帮助促成这件好事,更何况他们渊源甚深,也就是说他们有缘。

    这件事太过意外,苏晴雨很是踌躇,葛林飞走后,她又独自辗转了许久,第二天,她决定去找罗青丽。早上,苏晴雨跟所里请了会儿假,便去了陶小娜家。罗青丽一个人在家,她们也有四年没见了,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嫁给章阔卓吧。这是苏晴雨跟罗青丽说的第一句话,她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

    “如果是你,你会嫁吗。”罗青丽的眼神呆呆的,从戴上戒指便如此了。

    “这是他欠你的!”

    “他不欠我任何,我早就说过了。”罗青丽突然的激动。

    “路都是自己走的,自己选的,其实也是注定的。”苏晴雨劝她。

    “为什么我的人生有那么多的十字路口呢?”罗青丽觉得从未有过的无助。苏晴雨轻轻的握上罗青丽冰冷的手,就像当年在学校里一样,她们仿佛从未分开过。

    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葛林飞准时来了。罗青丽正坐在梳妆台前端详那枚戒指,喃喃自语:“假的吧?哪个地摊买的?两块五能买得吗?”她有点思维失控的紧张。

    门铃声,陶小娜的拖鞋声,去开门声,然后听见她的惊呼声。

    “林飞!你怎么有空来我家?章阔卓也来了吗?”

    “哦,他没来,就我一个!”

    “喔。”

    “罗青丽在家吗?”

    “你来找罗青丽?在,她在她的房里。罗青丽!林飞来找你了!快点起床出来!林飞,你先在客厅坐!”

    听见外面一通对话,罗青丽打开房门,直对陶小娜说:“反正停水了,你去外面吃午饭吧。”“哦,好,”陶小娜识相的换衣,换鞋,“吃完饭,我直接去上班了!”说完,关门走了。

    你还没吃饭吗?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葛林飞问罗青丽,两人进到房间,找空坐下。“我不饿。”她的心堵得慌,胃也胀,哪里还吃得下。

    葛林飞基本能够理解她此时的心情,但是下了飞机的章阔卓应该已经在去民政局的路上了,所以他打算豁出去了,怂了怂喉咙说,结了婚,你就能过安定舒适的生活了,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章阔卓值得嫁!

    “是我不值得娶。”罗青丽真想跳海,这是她此刻最真实的想法,说完,她拿起梳子使劲的梳起头发来。

    葛林飞看得出她内心挣扎的异常厉害,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他只好出了下策,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中专附近的巷子迪吧,有段时间章阔卓经常去。”罗青丽拿着梳子的手顿时停住在发间。

    见到有效,他继续:“如果你不跟章阔卓结婚,我就把那件事告诉他,以章阔卓的性格,即使他心里没有你,他也会去找当年那几个犯事的人,之后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

    镜子里,罗青丽的目光倏然烁动。

    于是,不到一点的时候,他们下了楼,罗青丽依旧穿得很艳,妆很浓,但周身整齐,葛林飞走在她的身后,只有内疚和抱歉,祝福和祈祷。

    楼下,阳光微弱刺眼,罗青丽戴上桃红色的时装镜,跟她的一身束身皮装一样,一身鲜艳的桃红色,过膝的尖高跟皮靴如是,通通映着鱼鳞反光。发动汽车的时候,葛林飞想改善一下车内当前的尴尬气氛,于是略带憧憬的说:“明年的今天要好好的聚一聚,庆祝结婚一周年!”

    “闭嘴,开车。”罗青丽歪了一下桃红色晶莹剔透的亮影唇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