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背景调查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5本章字数:3084字

    2006年2月5日,大年初八,下午两点五十四分,丹陵市民政局二楼走廊,四十多对男女排着长龙,章阔卓和罗青丽位于中腰位置。

    “…你先说好,如果你不同意我买那块菜板儿,今儿我就不能跟你登记!”站在前面的预备新娘扬着脖子说。

    “那块菜板不是柳木的,你懂什么!”预备新郎反驳。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买,对不对?”女人皱起眉头。“买菜板子跟登记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男人反问。“你有种!”说罢,女人转身推开罗青丽往楼梯走了。“干吗去?你给我回来!就算不登记我也绝不同意买那块菜板子!”絮叨着,男人也从章阔卓身边挤走了。

    章阔卓和罗青丽被一推一挤的两肩碰在了一起。“我们,”一紧张,罗青丽猛得开口说话,四分之秒后才接上下半句:“我们能往前挨一位了,没想到还有中途退出的。”

    “这样的事不新鲜。”章阔卓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句,继续一手拿证件,一手插裤兜的笔直站着,目光向着前面的双双对对,淡定耐心。

    而后,两个人又回到各自的空间,两肩保持恒距,罗青丽转向面墙的一边,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却心率难齐。

    “我忍你很久了,你干吗总盯着他看?”身后的一根男人的手指突然恶狠狠的指上章阔卓的鼻尖。

    “我看他帅,怎么了?谁让你长得这么龌龊!”

    罗青丽转身看向身后的女人,她仿佛比身边的男人要年长些。

    “乌鸦落在猪身上,你不照镜子看看你,都三十好几了,我吃点亏收了你这个压仓货!”

    “你还不是困难户一个!”

    章阔卓和罗青丽欣赏完身后的突然‘爆破’以后,同时转回身来,又往前跟了一步,不一会儿从办公室出来的两个人从队头往后挤来,两人一前一后,相隔八丈远,均脸色青苔。

    “我觉得离婚还是用绿色的证件好一点。”章阔卓忽然主动说了话。“不是绿的吗?”罗青丽脱口而出,顿时引来前后两面的目光夹攻,倒有效的终止了后面那对的‘爆破’。

    “以前是,现在跟结婚证一样。”章阔卓说,表情无变化。“怪不得刚刚看见办完手续走的那两位,拿着红本本居然那副表情。”罗青丽自圆其说的笑了笑,以包裹长期脱离知识所带来的尴尬。

    “其实离了婚也该成为朋友,至少不能成为仇家。”章阔卓又说。罗青丽这次没搭话,因为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的婚姻能称多久?一年?一个月?一个星期?一天?

    可能是排队站得太久,也因为想得太出神,所以轮到他们办手续的时候,罗青丽正两眼两腿发直。“到我们了?”章阔卓不得不出声提醒她的走神儿。“噢!”罗青丽猛然回过神儿来,两人才一起提步。

    办公室内,陈设简单,简单的只一张桌,三把椅,章阔卓和罗青丽并肩在原木色的办公桌前坐下,神情肃木。

    “都考虑好了吗?”工作人员是个大婶级人物,态度很热情,眉毛弯弯。章阔卓点了一下头,罗青丽有点呼吸困难的感觉,她转目看向办公室墙上的日历表、全省全国地图和衣架子,突然觉得模模糊糊,旋转眩晕。“

    如果都考虑好了,交十九块钱,手续工本费都有了!”大婶说着,已经将复写纸熟练的夹进了发票本里。章阔卓和罗青丽同时摸兜掏钱,最后他没有零钱,她给的,找回一个硬币,崭新崭新的币面,她把它装进了内兜里。

    大婶从桌边起身,往里屋去,边说:“到里面来拍照!”章阔卓先起了身,罗青丽才发现还有间里屋,门上挂着布帘子,她一直以为是个风景画。两个人先后进了里屋,果然又是另番风景,电脑、数码相机、布景,及镜子,梳子等配套设施。

    “虽然排队的人多,但照相也不能马虎,这可是一辈子都要贴在结婚证上的照片,”大婶站到三脚架和相机后面,打量着:“新郎穿得挺帅的,新娘怎么穿成这样?把妆擦掉一点儿,太浓了!”罗青丽看了看自己的一身桃红色呢子短裙,满身的兜里找不到半张纸巾。

    “不擦也行,挺好的。”章阔卓看着身边手忙脚乱说,然后拿了一张纸巾给她。罗青丽接过来,擦淡了眼影、睫毛膏、唇彩、粉底,总之就像被大狗舔了一舌头,清淡多了。

    终于准备好了,两个人站在粉红色的布景前面,看着相机镜头。“笑一笑,两个人往一坨凑一凑,肩挨着肩,头几乎碰到头,照出来的效果最好!显得甜蜜!”大婶的经验谈。章阔卓不常笑,所以有点困难的在调整,罗青丽的肩膀轻轻的挨上了他的,他的肩头很柔软,虽然那是西装里的垫肩海绵,但她依然觉得很软和,很贴心。

    “茄子!”大婶还真逗,每天都要喊一百多遍茄子,依然兴致不减,甚至比布景前的两个人还要喜悦兴奋。而且,托了章阔卓的长相的福,大婶一连给拍了五张,最后选了一张最自然的,印上红本,三个人离开里屋。

    “总不能照得比真人难看吧!”大婶边坐回办公桌,边欣赏自己的技术和杰作。章阔卓和罗青丽不约而同的鼓了鼓嘴,因为摆‘茄子’脸,所以腮肌有点酸。两人也回到桌前重新坐好。

    “签字吧!”大婶将两个红本本分别放在两人面前。章阔卓拿出笔来,刷刷的写,罗青丽没笔,干坐着,“大婶,借笔用用?”她说。“你老公不是有笔嘛!”大婶的幽默指数超高。罗青丽无奈,眨了眨眼。章阔卓写完,把笔给她,她才写了名。

    大婶收回两本去盖章,边使劲的压着印,边说:“一看章阔卓就是老板,经常签字吧,看这字龙飞凤舞的!再看罗青丽的鸡爪字,你小学几年级毕业!”点评着,盖好章,大婶将两个红本交到新人手里,笑容祝贺:“恭喜两位了!这么英俊的新郎,新娘一定要懂得珍惜,白头携老啊!”

    “什么时候离?”罗青丽失魂落魄的突然转向身边的章阔卓脱口而出了一句。大婶的笑容顿时冻住了。章阔卓接过红本,笑了,而且是异常灿烂的那种,“她开玩笑的。”半晌,带着忍俊不禁的笑容,他跟大婶作解释。大婶的笑容才解了冻。罗青丽接过红本,看了看上面的公章,说:“大婶的章盖得可真正,又清晰。”

    “这是沾了新郎的光!我就喜欢长得像明星的男孩子,看着就舒坦!”大婶笑着,摆手让下一对进来,就是那对‘爆破’,他们谁也不让谁的挤进门来。

    “你这话说得不对,乌鸦是黑色儿的,但猪可不全是黑色儿的,猪还有白色儿的,花色儿的,还有跟野猪杂交的棕色儿的!”“怪不得人家说结婚是走向爱情的坟墓,我已经看见墓碑了!”“你看见墓碑了?我却看见你还在看那个男的!长得跟小白脸似的,你虚荣!”“别的猪我不敢肯定,但你这头指定是漆黑漆黑的…”

    “你们还登不登,不登赶紧走人,后面还排着呢!”大婶震撼一声。

    ‘爆破’男女老实的坐下桌前,终于暂停争论猪的颜色。

    章阔卓和罗青丽像很多对办完手续的人一样挤出对列,往楼梯走去,快下到一楼的时候,罗青丽的高跟鞋不小心崴了一下,掂了两下才站稳。“没事吧。”章阔卓的手扶在她的胳膊上,等她完全站稳才松开,“穿高跟鞋对脚趾不好。”他说,然后继续下楼。

    “…也挺有意思的,人一对对的,在那个办公室里交上‘门票’,然后进入‘公园’,至于以后各自‘玩’得怎样,就是人生了吧。”罗青丽说这个,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终于下楼来了,葛林飞从大厅沙发里起身迎上来,看见两个人手里的红本子,忽然笑了,浅浅的,像是蕴涵了多年的风霜雨露似的。

    下午三点,馨梨酒店后门外,葛林飞停稳车,从后视镜看见后座里睡着了的罗青丽,又看了看她旁边安静坐着的,正看着车窗外深沉凝思的章阔卓。

    “要迟到了!”葛林飞转过头去轻声轻语的。章阔卓的目光还在车窗外,车外是酒店的后门,员工都是从这里上下班。“没关系。”他说,以为是公司的会议。

    “我是说她要上班迟到了!”葛林飞指了指自己的手表,还差两分钟就到三点了。

    章阔卓又忍不住笑了,但是并不叫醒身边的人,只仿佛沉浸在自己的笑容中一样。突然,罗青丽噌了坐了起来,两眼惊慌的模样,直直的,额头甚至还有细细的汗珠。章阔卓和葛林飞同时看向她。

    “做什么噩梦了?”葛林飞问她。罗青丽用力的点了点头,说:“我刚做梦跟章阔卓…”她吞了大象的表情弯着食指指着身边的章阔卓:“我跟他去了民政局…”说到这儿,她的梦才全醒了,顿时停住了,目光、食指和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