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新婚生活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5本章字数:3734字

    “是周年晚会,今年是公司创建四十年整。”他告诉,由于她的问起,所以他多说了一句:“下午我先送你去上班,然后再去公司。”

    “如果,”她心慌的开口:“如果我不想工作了,想呆在家里,你觉得好吗?”

    章阔卓的眼中仍是不多表情,只点了点头,说:“随你。”

    “还有,我的衣服都不太适合参加正式的晚会。”她说完,立刻埋头去吃炒饭。“恩。”章阔卓应了声,也继续吃饭了。

    下午一点,他们去了服装专卖店,买了棉睡衣,单睡衣,一些在家里穿的衣服和一件白色的晚礼服长裙。

    两点的时候,他们进了美容院,罗青丽坐在镜子前,理发师给她做了一个古典的盘发,她从镜子里倒映看向墙边等着的章阔卓,他正在看杂志,还有两三个男人跟他一样,一字排开的坐在那里,手托杂志。镜中的景物此刻美的像一幅画。

    公司的晚会办在一间正在整修的酒店中,大堂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员工,还有陆陆续续来到的,大都盛装出席。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才…”葛林飞急匆匆的迎上来,猛然看见章阔卓身边的罗青丽,吃惊半晌,而后嘴特别甜:“真没想到嫂子能来参加公司晚会,太大的惊喜了!嫂子今天的礼服真是艳压群芳,还是淡妆好看,别说,咱们章阔卓还真是有眼光啊!”

    罗青丽听了,笑了,少了辛酸,多了高兴。

    章阔卓从葛林飞手里拿过来演讲稿,翻了两页,粗略的看了一遍,然后拿出笔来划掉只言片语。葛林飞赶紧伸过头来,阻止他的笔:“这句不能省略,你总不能一句都不提董事长吧,这间公司可是你父亲创建的,其他叔伯元老会怎么想?”

    章阔卓仿佛根本没听见,只继续翻看稿子,直到最后一页,然后带着罗青丽去了首席落座。坐在主位的罗青丽立即成为了整场的焦点,仿佛比公司周年庆典还要引人注目,章阔卓坐在她的下手。同事们都来盘问葛林飞,才恍然知道章阔卓已经秘密结婚,于是错愕难当的张张表情。

    葛林飞过来安慰罗青丽的拘谨:“等举行婚礼之后,员工们就不会这样惊讶了,毕竟突然间就有了总经理夫人,得有个接受过程不是!”说着,看时间,提醒章阔卓:“该上台了,罗青丽也一起吧!”

    “恩。”章阔卓应着,先站起了身,帮罗青丽撤离座椅。两个人并肩走上布满鲜花的小舞台,大堂里各个角落掌声整齐,熙熙攘攘。葛林飞是主持人,先按程序的致开幕庆祝辞,声音激昂洪亮。

    罗青丽和章阔卓站在后面,她转头轻声问他:“…你的心情不好吗?”“怎么了。”章阔卓回头问她。“不要让辛苦工作的员工看见老板难看的脸色,领班就经常给我脸色看。”她微微的笑着说。听了她的话,他仿佛想起什么,说:“这间酒店马上就会归到公司旗下,人事部正在找经理人,你做酒店工作很多年了吧?”他问她。

    “我不行!”她听出他的意思,赶紧说:“我只是客房服务部的员工,根本不懂酒店管理。”“我们也是外行,因为早先拥有这家酒店的股份,现在酒店亏损,所以法人要撤资,由公司接手过来,与其在外面找一个陌生人来管理,不如你试试。”章阔卓建议。

    “我的学历还停留在我们那个民办中专呢。”

    “学过酒店管理的人做出来的可能都是千篇一律,我倒觉得可以考虑。”章阔卓坚持,甚至开始盘算起来。没想到他还是个倔强的人,她微微的皱起眉头,真不明白他怎么会想到让她来做管理人,不靠谱,她觉得。

    “…下面有请总经理致辞!”葛林飞结束开场白,引出章阔卓。

    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欢呼声,可能是因为罗青丽的缘故。章阔卓走到话筒前,打开稿子前先自己发挥了一句,说:“婚礼的时候,不用送礼金了,请每位员工为我们种一棵树,当做祝福吧。”

    如此一来,台下更是欢呼雀跃,掌声雷动,居然还有口哨声,像是演唱会。葛林飞示意罗青丽站去章阔卓身边,因为员工们都很想把她看仔细,最后罗青丽只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章阔卓身边稍后的位置,大方微笑着向所有人含首躬礼。

    好半天,台下才重新安静下来,章阔卓开始念他面前的稿子,罗青丽默默的看着身前的他,她很想认真的听进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思维不自觉的就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他的侧面背影,黑色西装笔直,白色衬衣如雪,跟她的长裙相互辉映。如果能够这样子永远的看着他的背影,她也会觉得非常的满足。

    晚会开始后,很多人三三两两的相邀在大堂中央组成舞池,音乐灯光也非常柔美,气氛融洽,就像很大的一家人聚餐一样。

    罗青丽独自站在落地窗外的阳台上,里面灯火辉煌,外面星河璀璨,她觉得春天就要到了,因为空气很清爽,很温暖。章阔卓的致辞中还是把提及父亲的那句话给删除了,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知道他因此心情不舒。

    “总经理夫人?”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闯进了阳台。

    罗青丽转过身来,目光陌生。

    “假装不认识我,还是真认不出了,不认得我了?”男人奸嘲的堆着坏笑。

    罗青丽知道,难免会遇到酒吧或舞厅里的客人,所以她也不觉得意外,“你想做什么?”她保持着礼貌的淡淡微笑。

    “我就是奇怪,一个酒吧歌手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总经理夫人?你的妖术能力还真是了不得,赏脸陪我跳支舞吧,不唱歌跳舞总可以吧?”男人色眯眯的盯着一身端庄的罗青丽。

    “如果让章阔卓知道,你可能会丢掉工作,现在找工作很难,所以还是请你回去晚会找合适的舞伴,也请你忘记过去,我也要开始新的生活。”罗青丽字字平稳。

    “新的生活?”男人并不肯罢休,他甚至开始动手动脚起来,“如果被总经理知道你曾经是个陪唱的,可能远比我丢掉工作要严重的多哦!你这样的也能重新做人?”

    罗青丽挡开男人伸过来的脏手,厉声回斥:“每个人都有权利开始新的生活,如果你再不自重的话…”

    “自重?还是自爱?我不会,不如你教教我!”男人越发嚣张的向罗青丽贴靠过来。

    “方主管。”章阔卓的声音,及他走进阳台的沉稳的脚步声,“我太太以前的工作和生活不用外人关心。”他的声音温尔。

    “总经理,我只是怕你被臭女人骗!”无理纠缠的男人强烈狡辩,只是在章阔卓面前底气不足了几分。

    葛林飞匆匆也过来阳台,深怕闹出什么乱子。

    “明天上班之前帮方主管结算月薪,”章阔卓目光淡定的对葛林飞说:“我相信以方主管的能力另谋高就不成问题。”

    所谓的方主管已经脸色煞白。葛林飞看了看罗青丽,眨了眨眼,边伸胳膊搭上方主管的肩,离开阳台,边叹息牢骚:“怎么搞得这么严重呢?方主管你也太不小心了!

    算了,此处不留爷自又留爷处,满世界汽车公司多了去了,非要一棵树上吊死不成,对不对,别错愕了,我现在就送你出酒店,去路边搭出租车,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赶早好去人才市场啊,看在同事一场,我给你出车钱!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乌云总会过去,彩虹总会回来,面包会有的,汽油也会有的!…”

    葛林飞就这样一路揽着那刚刚失业的男人,聒噪的往大堂门外去了。

    阳台上,罗青丽却有些内疚,“其实这并不是他的错,认识我的人难免会觉得惊讶,也怕你被人骗。不知道他的家庭情况怎么样,现在想找一份理想的工作不容易。”

    “如果一个孩子的话,生活自然宽裕,想生儿子就不一定了,我会给他多三个月的月薪。”章阔卓说,以宽她的心。

    罗青丽却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为了有个儿子,她们姐妹三个都要辍学,她也好几天没给妹妹们打电话了,还有寒假后新学期的学费,虽然四个妹妹都很懂事,都在半工半读,但大头的钱还是需要由罗青丽来出。

    八点的时候晚会还没有结束,章阔卓和罗青丽先回家了,葛林飞开车,且给苏晴雨打了电话,他们临时兴起聚餐。

    “她值班吗?”罗青丽问。葛林飞嘿嘿的告诉:“她刚下班,正好有空,让我们顺道去派出所接她!”

    “接她就接她吧,你怎么乐成这样。”章阔卓洞察细微。葛林飞猩猩一样的拍着方向盘痛快的大笑了几声,才娓娓道来:“我要跟苏晴雨结婚了!”

    “啊?”罗青丽异常吃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的事?”

    “罗青丽,你还是红娘呢,因为你跟章阔卓的事,我和苏晴雨才久别重逢,立刻就迸发出了爱情的火花,一见钟情的事情是很光速的!”葛林飞难以掩饰的好心情。

    章阔卓只微笑不言语。

    “怎么光许你结婚,不许我结婚,我们明天就去登记!非赶在你们前面办婚礼不可!”葛林飞从后视镜里对章阔卓发威。

    “不如一起办好不好?”罗青丽突然很激动,她几乎请求的问着身边的人。

    章阔卓知道她跟苏晴雨感情很好,所以也就应下了,这一刻罗青丽真的觉得很高兴,这让她觉得明天的新的生活充满了阳光。

    派车所门前,苏晴雨还穿着警服,葛林飞从车里给她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不料她刚一上车就开始数落他:“不懂什么叫绅士风度吗!更何况是在我单位门口,你挪挪娇贵的身子下车来帮我开车门,然后再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座,被同事们看到也好羡慕我!”

    葛林飞边重新开动车子,边发表声明的说:“罗青丽你们要结婚就赶紧吧,不要等我了,我还要再考虑一下!”“胡说什么呢!”苏晴雨摘下自己的警帽卡在葛林飞的头上,顺便给了他一拳。

    罗青丽很幸福的欣赏着前面的恩恩爱爱,关键时候还是章阔卓说了一句符合他秉性的话:“小心开车。”

    晚饭依然章阔卓是主厨,葛林飞搭下手,把冰箱里所有能吃的都拿了出来,罗青丽和苏晴雨竟帮倒忙,来回穿梭在厨房里,副作用很大。

    正炒着大杂烩,章阔卓的手机响起来,“帮我听个电话。”他喊她。罗青丽过来从他裤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放在他的耳边。“喂。”他似乎知道对方是谁,而后只见他一直在听,没多说什么,然后把手里的忙活全盘交给了葛林飞,自己则接过电话,转上二楼去了。

    罗青丽的目光追着他的身影直到楼梯,苏晴雨过来她身边搭讪:“看起来你们相互之间很和谐了,你帮他听电话,场面很温馨!”罗青丽只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