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幸福要命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5本章字数:3209字

    曾经听人说过,有人想自杀只是一刹那的冲动,如果有人干扰了一下,就会恢复冷静和理智,不知道他的突然闯入会不会打消她的念头。章阔卓抬起袖子,擦掉额头上的大颗汗珠,她有抑郁症吗,还是因为刚才他们的谈话,他迷茫的开始有些心慌不定。

    出了浴室,她跌坐进大床里,当知道他娶的是她的不堪的那一刻,她承认自己瞬间就崩溃了,她才刚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她才刚鼓足勇气的站立起来。还不如没有变过,至少不会跌得这么惨。罗青丽换回了原来不伦不类的衣服,化了浓妆,出门了。

    章阔卓看表,十一点了,想她可能去酒吧唱歌去了,出去散散心是好事,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他于是终于放下心来,感慨虚惊一场。而后他独自留在家里,突然显得空旷了,他去了书房,拿出钱包,打开方桌抽屉,打算再多放点家用钱,但是抽屉里的钱和卡都没动过。

    罗青丽出门后,一路走去了酒吧,足足有十里路,她这么走去了,一进门就被老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但看在她是长辈级歌手,懂得撑台面,提成上也不计较很多,所以她得以留任。

    但她毕竟年龄偏大了,在她旷工的两天里,又有几个二十左右的小毛孩子来抢饭碗了,本来罗青丽不在意这些,但是刚来的歌手里面有一个二十二岁的大四女生,她把原本黝黑的长发染成了酒红色,她马上就要毕业找工作了,她叫罗青翠。

    “大…大姐?”罗青翠惊慌失措的看着冲她走过来的罗青丽。

    罗青丽没说什么,只扬手给了三妹一记重重的耳光。罗青翠被打得眼泪直掉,但满腹委屈的说:“我也要自己挣钱,你能来唱歌为什么我不行!”她冲她大喊。

    台上的吉他手喊着罗青丽:“该你了,快点!”

    罗青丽拿起台边的麦克风,严厉的跟三妹说:“我下台的时候别让我再看见你。”说完,她踩着将近结束的前奏转身上台了。

    唱罢下台的时候罗青翠果然已经不在了,罗青丽还没放下手里的麦克风,突然看见老板和几个保镖都往里面包间跑去,“刚来的那个罗青翠又惹事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罗青丽扔了麦克风转身往走廊深里的包间跑去。

    等她挤进包间的时候,罗青翠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叫救护车!快打电话!”罗青丽喊着,扑向妹妹,抱起她的头,用手按住她头上的伤口,像是酒瓶给砸的。

    没几分钟,医院的车来了,把罗青翠抬上了担架,罗青丽也上了车。一直到医院,罗青翠也没苏醒,她被医生和护士推进急诊室,又推出来,转去了手术室。

    “不交钱没办法做手术!”护士面无表情的催促。

    “先救人,什么叫没有办法?医生和针药都是现成的,我不会欠你们钱的!”罗青丽攥紧了拳头。

    “这是医院的规定,你去哪家医院都是一样的,不交钱就停药,不见钱不动手术,还有救护车的两百块钱,都等着交呢!”护士正拖拉机似的说着,手机响了,于是去接电话了。

    罗青丽伸手把护士的电话抢了过来,颤抖的拨了号码。

    “你抢劫!医院也有保安的!”护士斥声大吼。

    “想要钱就给我闭嘴!”罗青丽恶狠狠的,完全急红了眼。护士本就看罗青丽姐妹俩的一身舞女装扮不顺眼,所以立刻叫了保安。

    不到十分钟,章阔卓匆匆赶到,交了钱,做了手术,又跟保安和护士大吵了一架,最后公司的律师来了,院方才窘迫的赔礼道歉。后半夜,罗青翠打着点滴,头上裹着纱布,躺在病床里,罗青丽和章阔卓坐在旁边的空床上,正面的墙上贴着医院的宣传标语,‘救扶平等,天责担任。’

    凌晨三点左右,他们回了家,各自回了房。早上上班的时候,章阔卓以为她还没起,所以把两包方便面放在餐桌上,去了公司。二楼的窗帘里,罗青丽看见车子从车库出来,然后开走了,她跑下楼,没吃方便面,也出了门。

    她去了酒吧,因为太早还没营业,但老板已经来了,她追问老板昨天包间里的客人都有谁,老板很恼火,但被她逼得没办法所以说了,罗青丽才走了。

    今天一天,天空里都飘着小雨,续续停停的。晚上,苏晴雨出差回来,没回家,回了所里。

    “苏姐,麻烦你了,本来你刚出差回来不该找你顶班,但我家里确实有点急事!”同事拿起交班簿子。“没关系,你去忙你的,这里交给我!”苏晴雨笑道。“今天上午还有一起打架事件没审结,人都在二室拘着,打人的那女一直不开口。”同事把班交接了,“那我可走了啊!”“行,走吧!”

    苏晴雨拿过值班簿子,翻看起来,边往拘留二室走去。到了二室窗外,照例开始对照簿子清点人数,忽然苏晴雨的目光落在了拘留室角落里的一个人身上,她一身单衣单裤,衣服上还粘了血,头发披散着,呆着一动不动。

    这时苏晴雨的手机响了,是葛林飞,她接起来。

    “罗青丽不见了,我现在正在章阔卓家,如果你没事就快过来,帮忙找人!”电话里着急的声音。“你们来所里吧,她在这儿呢。”说完,苏晴雨关了手机。

    几分钟后,审讯室里,罗青丽坐在连椅里,苏晴雨坐在办公桌前,桌上问案簿子摊开着。

    “你怎么能去打架呢?”苏晴雨皱起眉头。

    “穷人的命不值钱。”罗青丽低落的目光,说着。

    苏晴雨看着罗青丽,又生气,又心疼,她也不再问什么了,拿起笔来,在簿子表格里先填上罗青丽的基本资料,“…你们家的具体地址是什么?”苏晴雨问她。

    罗青丽还真说不上来。

    这时,章阔卓和葛林飞来了,两个大男人吃惊的看着神情狼狈的罗青丽,又无助的看了看苏晴雨。一直又到了大半夜,所有的涉案人都审过了,双方都同意和解,按照协商,罗青丽赔偿对方医药费,就算结案了。葛林飞留在所里办理余下手续,章阔卓带罗青丽先走了。

    进了家门,章阔卓才问她:“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会把钱还给你。”说着,罗青丽去了浴室。

    放下家门钥匙,章阔卓坐进了客厅的沙发,心里才逐渐平静。罗青丽洗完澡换了衣服,也过来坐进了沙发里,完全放松的仰在海绵里。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个盒子和几个纸包。

    “盒子里是手机,包里是衣服和其他一些东西,”章阔卓说,“下班的时候买的。”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罗青丽略微颤抖的声音,其实在拘留所的十几个小时里,她想了很多,因为那里面很安静,地点也很特殊,所以很容易让人找到醒悟的理智和冷静的思维。

    “我没有对你非常好,夫妻两个人相互关心是本该的。书房的方桌抽屉里有家用钱,你怎么从没用过?”他问她。“我不知道。”她说。“抽屉里有银行卡,现金不够用就去取钱,我挣钱就是给你花的,不然钱还有什么用。”他说。

    她看着他,百感交集。“陶小娜每年不遗余力的组织聚会,和后来邀我同住,其实她在寻找的只是章阔卓,她怕会慢慢的淡忘他,怕时时记不起他,所以她热衷于看见以前的同学,听见同学的声音,仿佛这样就能感受到章阔卓,而现在,章阔卓跟罗青丽结了婚,都没有告诉她一声。还有其他女同学,听说章阔卓回国了,聚会上就到得特别的齐,而他结婚,却没跟她们任何人说一声。”罗青丽说着这番话,饱含自嘲。

    章阔卓不是完全听不懂,但他不想听懂,所以只说:“我会给他们寄喜贴。”说完,拿起遥控器,看电视,仿佛一个铁石心肠的人。罗青丽的目光也转上了电视屏幕,正在演一部老电影,她觉得音乐很熟悉,“是什么?”

    “一部老电影的主题曲。”章阔卓想了想说。

    “是吗,是的。我听说过,没看过。”罗青丽说。

    他调大了一点声音,两个人安静的看起电影来,反正也毫无困意。直到女主角香消玉陨,罗青丽已经满脸是泪,章阔卓突然慌了心似的,手忙脚乱的把纸巾盒子递过来。

    “是电影吧,世间哪有男的会原谅女人不堪的过去。”她哭着,拽着纸巾,阐述观后感。

    “那女的连死都不怕,还怕跟好男人过日子吗。”章阔卓的评论。

    罗青丽的泪停了,看着另张沙发里的章阔卓,他也仰在沙发里,放松模样,“你总穿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衣,衣柜里没有别的色儿的吗?”她问他。“不好看吗,那你逛街的时候帮我买几件其他颜色的就是。”他拿着遥控器边换台,边说。

    罗青丽突然想起来,问:“是不是该用什么叶子洗澡,跨火盆什么的,别把晦气带家里来了?”“没听说过。”章阔卓放下遥控器,已经很晚了,找遍了,再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他起身上楼睡觉。

    “以后我们每天都抽点时间坐在一起说说话怎么样?”她追问他走上楼梯的身影。章阔卓从旋转栏杆探出头来,回:“这个哪能确定,公司说忙都连夜加班。”说完,缩回头,继续上楼去了。

    罗青丽独自坐在客厅里,看着天花板,忽然轻轻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