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疯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12 16:50:10本章字数:3416字

    “皇上,请你听臣妾解释……皇上……”芳妃跪倒在地,紧紧抱着李泽的腿,就连声音欧彼岸的颤抖了许多。

    “真没想到,朕一直都深爱着的枕边人,居然会是这么的丑陋。”

    说完,李泽便转身想要离开。而向来柔弱的芳妃此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死死地紧抱着李泽,说什么也不肯松手。

    “皇上,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个样子,皇上……”

    “放手!”李泽真的生气了,如果不是因为估计芳妃的大肚子,说不定现在的李泽,已经一脚踹过去了。

    “皇上,求求你,听我说好不好……”

    “来人,快来人!”李泽的一声怒吼。顿时等在外面的他宫人,全部都冲了进来。原本以为这里面应该是你侬我侬的众人,在看到这样惊骇一幕的时候,居然全部都惊得,瞪大了眼睛。

    李泽气得浑身发抖,而而芳妃则是早已经泣不成声:“赶紧给朕,将这个疯女人拉走,快点动手。”

    待得众人反应过来,便赶忙动手拉扯了。

    谁敢违抗皇上的命令?顿时,这里一片混乱!

    而就在这混乱中、在这挣扎中,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鼓鼓囊囊的东西,被众人拉扯的,居然掉到了地上。

    那剪影见到这种场景,慌忙用自己的身子扑了上去。可惜她关心则乱,因为此时的众人,已经明明白白的看清楚了。那件东西,就是从芳妃的身上掉下来的。而且,随着这件东西的掉落。芳妃原本鼓鼓的肚子,居然扁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嗓子:“糟了,芳妃娘娘的孩子掉了。”

    旁边的人赶忙一巴掌拍过去:“别胡说,什么孩子生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话,他们就果真是一群傻子了。

    李泽在寂静无声的屋子里哈哈大笑,说道:“说的没错,果然是孩子生下来了。芳妃,你好大的胆子啊。”

    李泽的一声呵斥,简直已经等于宣告了芳妃的结局。现在的她,就算是哭瞎了眼睛,也已经无济于事。

    其君大罪,再加上之前的那封信,不光是她,就连他们全家,现在的都难逃其咎。

    “皇上,臣妾只想要皇上记住,臣妾做这一切的事情,就是因为臣妾始终都深爱着皇上,害怕失去您啊!”

    可惜,不管现在的她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李泽的心,彻底被她伤的四分五裂。闭上眼睛的李泽,感觉到自己的心,早已经痛彻了心扉。

    而紧接着,听到咣当的一声。之后传进耳畔中的,便是众人的惊呼:“快传太医,芳妃娘娘撞墙了!”

    睁开眼睛之后,便看到倒在血泊中的芳妃,依旧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她是那样的美,就算是死掉了,也一样美得如此不可思议。

    李泽转身,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地躺了下来。

    因为这件事之后,后宫和前朝都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整个庞大的芳家集团,因为这场变故,瞬间土崩瓦解。而带头剿灭芳家的,正是张家。

    也就是张月月那所谓的娘家。

    也就是在这场混乱的时候,秋儿等人才终于可以确定。月月是真的怀孕了。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之前明明从轿子上跌落,并且将自己摔得小产的月月,现在的肚子居然挺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用月月的话来说,这根本就是不科学的。

    秋儿想尽了一切办法,冲到了皇宫门口,想要告诉皇上,想要告诉天下人,萱妃娘娘怀孕了,并且即将临盆。请他们赶紧将萱妃接回宫里去。

    可惜,这件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不巧了,因为芳妃的事情,如今皇宫之中对于妃子有身孕的这件事,始终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怎么还敢有人帮着秋儿通报。

    更要命的是,秋儿没有令牌,就算是想要进去见皇上,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无奈之下的秋儿进不了宫中,只能够去求助张家。想着,当初的月月好歹也是张家的千金小姐,怎么着,张家也应该帮帮忙。

    但是秋儿好像已经忘记了,一直都是冷血无情的张家。不管是月月在面对哪一次灾难的时候,都没有出手,这一次怎么可能例外?

    无奈的一秋儿,只能够再一次垂头丧气的回到了马路上。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来来往往的马匹车辆,心中悲凉到了极点。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世态炎凉,居然会到了这样恐怖的一个地步。

    刚才的时候,秋儿就已经去找便额这京城中的所有医官。之前都说得好好的,但是只要提到,是要他们去兰馨苑救治萱妃月月,就全部都很默契的闭上了嘴巴。

    用很忙这个大众理由来推脱。

    不管秋儿是央求、恐吓、还有诱惑,都没有用。

    闭上眼睛,任由眼泪从眼眶中不断落下,却对此丝毫不在意。

    整个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有生产经验。而且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帮上忙。瞬间,秋儿感觉到了一连串的绝望。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秋儿的身边……

    悄悄回到了兰馨苑,刚一进门,就看到挺着大肚子的月月,正在院子里踮着脚张望着。

    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看样子,是等得着急了。

    “娘娘!”看到月月,秋儿赶忙冲了过去。

    “怎么样?”月月上前问道。如果只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那么这件事也没什么。无非是没有人管罢了,但是涉及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月月就没有那么潇洒坦然了。

    之前已经尝试过了失去的痛苦,要月月现在怎么还敢面对这一切?

    万一,不,甚至月月就连万一都不敢想象。自然这一次,她会焦急如焚。

    看着月月这样的表情,秋儿也只能够挤出了这一点点的笑容,安慰道:“娘娘你放心好了。皇上说了,下出来的圣旨是不能够随便更改的,但是他也不会让娘娘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不,刚才就告诉了秋儿,说让娘娘放心,等到了临盆的那一天,自会有高人来帮忙助产。”

    看着秋儿这信誓旦旦的模样,月月乖巧的点点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月的肚子变得一天比一天大,甚至到了后来,就连基本的日常行动都很是不便。

    有时候,月月会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树荫下,在上面一坐就是一整天。

    暖暖的阳光均匀的洒在她的身上,给她的身子带来了一丝丝的暖意。闭上眼睛,甚至依稀间还能够闻到那芬芳的味道,正从头顶的桂花树上,慢慢地释放出来。

    偶尔还有几片桂花瓣缓缓地从树上飘落,落在了月月的发丝上,落在了她手中捧着的书本间。说不尽的诗情画意,道不明的喜乐哀愁。

    其实在前几天,月月就已经想到了,上一次秋儿回来告诉自己,说皇上还是很在乎自己的。甚至还有那些关心自己的话,和一番的苦衷。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皇上就算是因为之前下令的那件事,不能够将自己接回宫中,起码也应该派人送来些东西吧。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兰馨苑就好像是一个已经被遗忘的角落一般,根本已经令人忘记了,这里居然还住着一个大肚子,怀着龙种的女人。

    哎,女人的悲凉啊!

    抬头看看面前的景色,一时间月月心中居然冒起了有点悲伤的想法。

    “花谢花飞花漫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突然的感慨,竟然让月月将整篇的葬花吟全部都背诵了出来。配合上现在的心境和场景。这一幕简直太过于贴切了。想着林黛玉的哀伤,月月的鼻子竟然也变得酸酸的。

    “真是好诗啊!”

    突然,就在院墙的外面,居然有人鼓起了巴掌,并且由衷的赞叹道。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声音,甚至将月月吓了一跳。

    猛然间起身,高声问道:“什么人?竟然敢闯兰馨苑,你可知这是皇室别院,难道就不怕被杀头吗?”

    一句呵斥声响起之后,那院落外居然传来一片寂静。想着,可能是那个男人已经走了。

    可是谁想到,过了一会儿,院墙的外面居然传来了“噗通”一声声响。之后,任由月月怎样的呼喊,都听不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心中好奇的她,赶忙叫来了常德开门,这才看清楚,一个衣衫褴褛的穷酸秀才,居然饿晕在了院墙的外面。

    看着他虽然穿着破败,但皮肤细嫩白皙的模样,月月一时间有点心生感触。

    莫非是这个男人实在是饥饿难耐,想要来这边讨点吃食,却不想听到了自己的一时诗性。然后再被一吓唬,就这样晕死了过去。

    如此一说,还真是自己的罪过了。

    “快点找来常智,把他抬进去。”月月一手扶着自己的大肚子,张口叫道。

    本来还有点顾忌的常德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决定,按照月月的吩咐去做。

    很快的,这帮人就已经七手八脚的,将这个穷酸秀才抬进了屋子里面。先给他灌了几口清水,在他干涸开裂的嘴唇中之后,就看到他的眼皮稍微动了几下,之后便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月月看的分明,这张脸上虽然泥泞不堪,却难掩其秀气之色,而且虽然早已经饥肠辘辘,那双眼睛却始终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

    光是从这个人的面相来看,就能够笃定,此人并非善类。

    “饿……”见他嘴巴张合许久,最终才说出这样的一个字。

    “快点盛点稀饭过来,要温温的。”月月不放心的,又紧跟着嘱咐了一遍。

    如题点点头,撒腿便跑去了灶间。

    看着他,月月笑着说道:“你还真是一个怪人,已经饿成这个样子了,不赶紧敲门求助,居然还有闲心听我吟诗。”

    听到月月说,刚才的诗句就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这个人的眼睛,陡然间更加增亮了好几倍。那双眼眸中,更是充满了无限崇拜的表情,说道:“原来是您啊!小生吕清,乃是一名秀才。适才听到了您的一番言论,心中真正的是敬佩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