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秀才

    更新时间:2018-09-12 16:50:10本章字数:3416字

    说着,这个叫做吕清的家伙,居然还要挣扎着起身作揖。

    看着他文绉绉的穷酸书生,依旧讲足规矩的模样,月月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时候,那部风靡整个中国的电视剧《武林外传》。里面不也是正有一个叫做吕轻侯的秀才么?

    这么看起来,这两个人之间,竟然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稀饭来啦。”

    那如题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端到了吕秀才的面前。之前他还有点斯文,可是在闻到了稀饭中的米香味之后,就再也抑制不住,狼吞虎咽的开始猛吃起来。

    一番打扫之后,很快那碗稀饭就已经被完全下肚了。

    可能是因为饿得太久了,他竟然没感觉到有任何的饱腹感。肚子里,好像依旧空空如也一般。

    接连喝了三碗稀饭之后,月月便笑着夺过了他手中的饭碗,说道:“不是不想给你吃,而是因为你饿得太久了,突然吃很多,会消化不好的。所以先只能吃这么些,等过几个时辰再吃也不迟。”

    说完之后,就先安排吕清秀才,在房间中歇息了,而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娘娘,这个秀才以后要怎么办?”秋儿始终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整个皇宫上下,谁不知道,兰馨苑现在是萱妃娘娘居住的地方。这样突然住进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很可能会对萱妃娘娘的清誉有所影响。

    再加上,萱妃肚子里这个莫名其妙的孩子,说不定还会落入了别人的口舌,他们的把柄。

    所以不管怎么说,萱妃现在都是应该小心点,才是最重要的。

    “前些日子,不是听说芳妃已经死了,芳家也开始没落了么?”月月居然如此的答非所问,尽管秋儿能够猜透她的小心思,却依旧顺着她的思路,跟着说道。

    “是啊,据传说,是因为芳妃和她的父亲勾结朝臣,变卖宫中物件开始,然后又被人发现假怀孕,所以皇上才会震怒的。”

    月月的脸上,有着一丝的落寞,还有着深深地回忆。

    她想起来了,自己刚刚进宫的时候,芳妃那嚣张的样子。还有长久以来,两个人之间的各种明争暗斗。还有,就是因为自己那一次发现了芳妃正在倒卖宫中的物件,所以才会掉进了圈套。

    之后,竟然阴差阳错的做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也经历了那么多。

    要不是因为那个道士的出现,月月或许也不需要出宫来到兰馨苑。

    呵呵,真没想到,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她,居然会自取灭亡。

    大概,她也是想要效仿太后当年的所作所为吧。

    只是,貌似她的运气没有太后好。起码,太后当年可没有被人发现。

    “世事难料啊。”月月叹息说道。

    秋儿也点点头,对着宫中瞬息万变的事情,唏嘘不已。

    “你说现在宫中最受宠的会是谁?会是太后的侄女申囡,是聪明机灵的桑蜜锌,还有芳妃的侄女……”说到这里的时候,月月陡然间闭上了嘴巴,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差点忘记了,芳妃这边发生了事情,她的侄女势必也会受到牵连。看样子,芳家这下子是真的要玩完了。”

    “娘娘,您还是担心您自己吧。”秋儿终于忍不住,气鼓鼓的说道。

    月月挑了挑眉毛,很是臭屁的说道:“我张月月是什么人,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将我怎么样呢。所以,没事的,你放心,清者自清,怎么可能会有人,硬是将黑的说成白的。”

    看着月月自信满满的样子,秋儿顿时有种,自己好像是在多管闲事的感觉。

    和这个吕秀才相处久了,月月才发现,这个人果然有着过人的才能。暗自庆幸,自己拯救了将来的一代英雄。

    “萱妃娘娘,多谢您多日的照顾。在下已经叨扰多日,实在不太方便,所以就要告辞了。”吕秀才拱拱手,对月月说道。

    月月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吕秀才真是客气了,这一次,我笃定你定然可以高中。”

    “借娘娘吉言,娘娘的大恩大德,吕清没齿难忘。”说着,这吕秀才居然跪倒在地,给月月结结实实叩了三个响头。

    不管是在哪个朝代,文人始终都是万人敬仰的。特别是已经成为秀才的那些人物,更是骄傲得很。轻易别说叩头了,就连让他们低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居然俯身如此虔心的给月月叩头。

    月月是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而那帮“德智体美劳”却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样的场面,他们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平常看起来,不成体统又大大咧咧的萱妃娘娘,居然会有着如此的魅力,这要她们还怎么能够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有秋儿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先不说娘娘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现在的月月再怎么落魄,但她依旧是皇上的萱妃娘娘,这一点,是从来都不曾改变的。

    还有就是,对于萱妃娘娘的笼络人心之术,秋儿可是始终都看在眼里,怎么会觉得奇怪?

    “秋儿,把我准备的那些东西都拿出来。”月月一声令下,秋儿便从自己的身上,拿出来一块体己的棉布包,之后交到了吕秀才的手上。

    “这是?“好奇间,吕秀才打开了棉布包,居然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女人家的首饰。

    ”娘娘,这个万万使不得啊。“吕秀才激动地无以复加。本来人家收留自己,救了自己的一条命,就已经令他很是感激了。可是谁能够想到,这萱妃娘娘居然还将自己的首饰,也给了自己做盘缠。这样的大恩大德,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这个你留着,我看好你,知道你并不是泛泛之辈。并不像因为一点散碎银子,将这么一个有才华的人抹灭,所以,不要推辞了,以后有了能力,再还给我就是了。“

    看着月月如此诚恳的样子,那吕清居然激动地掉下了两滴眼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放在这骄傲的秀才面前,更是如此。可是他今天,在月月的面前,破例已经够多了。

    这个怀有身孕的女人,在这个时候,给他带来的震撼,绝对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

    重重的再一次叩头之后,这吕清便已经转身离开。

    多年之后的吕清再一次回到兰馨苑的院墙外,却已经不见了佳人的面孔。那时候的他,早已经高官厚禄名扬四海,身边美人如云,宝物颇佳,可最让他挂心的,却偏偏就是那个大腹便便,身穿粗布衣衫的妇人身影,最让他视若珍宝的,却是一只普通之极的玉兰花簪子。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印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送走了了吕秀才之后,兰馨苑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对于月月来说,就算是宫里有着诸多的烦忧和争执,但是在兰馨苑,看着白菜冒尖,看着小鸡渐渐长大,看着桂花的徐徐飘落。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宁静美好。甚至让她安逸的,忘记了时间。

    ”最近的银子赚得怎么样了?“月月在无聊的时候,还会想一些赚钱的招数。弄出一些新花样,让她们那些女孩子跟着绣样式。

    之后,再看看她们,因为多赚到了一文钱的欢快样子,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温馨。

    ”还好啊,只是时间久了,这些绣品也卖的不如之前好了。还有啊,其他的地方,也都已经开始效仿咱们的绣品样式,所以……“秋儿一边数着今天赚到的几个铜板,一边苦着脸说道。

    ”谁能够想到,那些人居然会这样的狡诈,抄袭咱们的创意。这用布艺来做裱画的想法,可是咱们娘娘想出来的呢。“

    就连圆脸的茹林,也不由气呼呼的说道。小脸蛋气的,就像是河豚的肚子一般鼓鼓的,看起来真是好玩极了。

    月月笑看着她们说道:”这个本来也是想象中的事情。好了,你们就不要生气了。我再教你们做一样点心,改天拿去酒楼卖,岂不是更好?“

    说着,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材料。

    用糯米粉,将面和好,而后再将将已经调好的包进去。之后收口捏紧,再在外面裹上一层干爽的糯米粉。

    顿时一个圆乎乎,白白胖胖的小可爱就做好了。

    冷水下锅,浮起之后再煮几分钟,那滚烫香糯又甜丝丝的汤圆,便上桌了。

    这帮人一个个吃的哈气不已,虽然烫到了嘴巴,却也不忍将这汤圆抛弃。直到匆匆忙忙吞下去了,才感觉到那依旧残留在口中的香味,竟然就这样慢慢地散发开来。

    陡然是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

    ”各位,味道怎么样?“月月眯着眼睛看着他们。

    这六个人,哪里还有时间顾得上说话,只是不断地嚼着汤圆,还不忘对着月月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场面已经充分说明了,月月的这次尝试还是满成功的。

    之后,这帮人就拿着这些做好的汤圆,去做推销了。开始还有人不愿意购买,可是当他们吃了一口之后,竟然将篮子里的汤圆,全部买了下来。那叫一个痛快。

    之后,随着汤圆的销量越来越好。月月还做出了如同熊猫头颅样式一般的汤圆,还有草莓样式的、南瓜样式的、番茄样式的,等等。

    就连馅料也从之前的黑芝麻,逐渐演变成了各式各样。

    那漂亮可爱惹人怜的外形,就算是只看了一眼,就已经令人垂涎欲滴了,更不用说张口品尝了。

    就这样,这段时间里,月月他们是绝对狠赚了一笔银子。

    这一天,月月依旧站在院门里面等着。白天的时候,自己在家里做元宵,而后派出”德智体美劳“出去卖元宵。

    可是,最近订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时间,就连”德智体美劳“,也不能够满足那么多人的要求。

    无奈之下,秋儿也只好被派出去了。

    ”咣当!“

    毫无征兆的,房门居然被猛然间推开了。之后,秋儿惊慌失措的那张脸,便跌进了院子里面。

    看着这一幕的月月心中咯噔一下,紧张的看着秋儿那狼狈的模样,紧走几步上前,想要将秋儿搀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