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怀疑

    更新时间:2018-09-12 16:50:10本章字数:3436字

    ”怎么了?怎么会这么慌张。“

    秋儿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就急急忙忙的说道:”娘娘,不好了,我在外面听说张家造反了。如今京城戒严,局势紧张,他们正在逼宫呢。“

    听到这句话之后,月月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轰的一声,身子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在地。

    ”怎么可能,是不是你听错了?或者,是哪个张家?“月月紧张的一连串问道。

    不管怎么说,自己始终都是以着张家大小姐的身份,嫁进皇宫里面的。万一真的有什么事情牵连到自己,那么自己的好日子才算是真的到头了。

    看着已经颇有感情的院落,再摸摸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月月的心瞬间七上八下,难过极了。

    ”娘娘,之前奴婢也怀疑了,特地去打听了。如今京城禁卫军,还有正在调动的各个军队,也全部都是张家的……“

    ”不,不可能……“

    月月不断地念叨着这三个字,眼前的晕厥感觉,却是越来越严重。

    秋儿赶忙抱住她的身子。紧张的看着眼前的月月,不知道如何是好。

    ”快,快帮我去传一句话。“紧张中,月月甚至就连呼吸,都好像变得急促起来。胸口仿佛在这一刻压了一块大石头,令她几乎不能呼吸。

    ”娘娘!“秋儿紧张的看着眼前的月月,竟然不敢松手。

    月月深呼吸两口气,努力使得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便说道:”你去找到御前侍卫柳浩,就说,本宫说的,一定要他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皇上的安危。听到了吗?“

    秋儿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看着月月,担心的说道:”娘娘,现在这样的情形,他怎么可能还会听你的话啊。“

    月月使劲的推开秋儿,使得自己努力站直了身子,并且张口说道:”好秋儿,赶紧去。只要有柳浩的保护,我相信没有人可以动得了皇上。快去啊!“

    秋儿最终还是决定听从月月的话,不放心的转身走掉了。

    而月月则是无力的用手,扶住了身边的那棵桂树。不知道是因为感知到了危险的临近,还是其他的原因,这棵桂树的花瓣,居然掉的更凶了。

    不知道这一场战斗,会以谁的胜利来宣告结束。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将会怎样。

    如果皇上胜利了,自己这身为张家余孽的妃子,想必也会难逃一死吧;如果张家胜利了,或许他们会因为想要灭口,而将自己的脑袋拧下来。

    想起这些,月月的心,就不由得一紧。

    看样子,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去面对的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就算是柳浩这种御前侍卫,也变得很是惶恐不安。

    谁能够想到,那张家居然打着剿灭余孽的旗号,来攻打皇宫,意图谋反。

    说什么,当今皇上根本就不是真龙天子,而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家伙。说当初的皇上,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女人用来争宠的工具。之后当上皇上,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本来一无是处,根本没什么身份的小家伙,居然会一跃成为当今天子。

    可柳浩等人,居然根本没办法考究,这件事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滴血认亲吗?

    皇上的兄弟姐妹本就不多,而且就连长辈级别的,几乎都已经死光了。如今在世的,就只剩下了太后一个人。

    要这两个尊荣至极的人物,来玩一场滴血认亲的游戏。伤害了龙体的同时,只是为了澄清这荒谬的事实言论,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头,外面有人找。”就在柳浩忧愁烦忧,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闯进来了。

    一看是自己的属下,柳浩才忍着没有骂人,随意问道:“是什么人?”

    这几天,就因为张家发动动乱的事情,整个京城中可谓是人心惶惶。偏偏他又是禁卫军的头领,掌管着皇上的性命指数。说的再明白一点,只要是他点一下头,那么想要夺取皇上的首级,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

    要是放在以前,柳浩不管是面对任何人的造反,想必都是会直接刀剑相向,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的。但是现在不一样。别忘了,他和萱妃张月月可是有着相当深厚的交情。这一次的张家,造反理由其中的一个,就是为了想要给萱妃娘娘,给躺着也中枪的张月月平反。

    说实话,当初他也去央求过皇上,要放过月月。但是皇上说,圣旨以下,这件事无需再议。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搁置了。

    萱妃娘娘对于柳浩的好,柳浩自己明白。对她那种不可言明的喜爱和依恋,自然也是不可名说的。

    所以,在面对张家造反这件事情上,柳浩是始终保持着中立的态度。既没有将张家杀退,也没有放他们进入皇城。所以,这件事才就此搁置了下来。

    “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说是头的故人,叫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人居然一时间忘记了秋儿的名字。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柳浩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了。这么多天,想要和他套近乎的人多了去了,哪里还缺这么一个。

    于是摆摆手,索性说道:“告诉她,本将军现在正忙,没时间接见。”

    “是!”

    这个将士也很乖巧的听从了柳浩的话,转身走了出去。将柳浩的原话告诉了一秋儿。

    本来就已经着急如焚的秋儿,听到这样的回答,不由气的七窍生烟。

    和月月在一起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她自然也学会了月月身上的一些恶习。

    当即急火攻心,站在原地,双手叉腰,就好像是一个市井泼皮般,叫骂了起来。

    “好你个柳浩,现在得瑟了啊。别忘了当初你和娘娘之间的交情,难不成是因为现在娘娘落魄了,你想要避之不及?真没想到,娘娘一直都是看错人了,我秋儿也看错人了。你就躲吧,当一辈子老鼠钻进洞里不出来才好呢……今日让我秋儿吃了闭门羹,明日你最好不要等到咱们娘娘翻身,否则,定然会记着今日的大仇……”

    这里本来就是皇城门口,平常人怎么敢过来?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戒备森严,一般人更是为恐怖之不及的,将这里当做一个危险地带一般的,躲得远远地。

    所以,这静悄悄的地方,很容易就将秋儿的话传出去了老远。

    而待在房间里的柳浩,自然也将这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光是柳浩,这周围的那些将士们,同样将秋儿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想着,现在落魄的娘娘有哪个?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被禁足在兰馨苑的萱妃了。

    那萱妃可是张家的大小姐。现在张家要造反了,之前派来好多人劝说,都是无济于事的。难不成这一次要有新的变化了?

    听这个姑娘的口气,好像她们家的萱妃娘娘和自己家的将军,还有着什么过往的秘史。一时间,这帮外表冰冷,身上满是血腥气息的男儿郎,居然都满腹狐疑起来。

    想要知道,柳将军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

    很快,柳浩终于出来了。

    看着熟悉的面孔,秋儿冷笑了一声,高声说道:“柳将军多日不见,还真是刮目相看啊。真没想到,现在想要见您一面,是如此的困难。”

    柳浩抱拳很是尴尬的说道:“秋儿姑娘说的哪里话,真是折煞柳浩了。有什么事,咱们进屋说吧。”说着,柳浩一个请的手势。

    秋儿则是鄙夷的看了一眼柳浩,继续扯着嗓门,高声说道:“不敢。咱们就在这里说好了。”

    柳浩顿时一窒。

    难不成,这种事情,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述说?可是,柳浩毕竟也不敢将秋儿怎么样。再怎么说,先抛却了秋儿的身份,就算是计较着之前的交情,他也不能对这个姑娘如何。

    “我们家萱妃娘娘刚才在兰馨苑,听说了关于张家造反的事情,颇为震怒。特地让我来找柳浩将军,传令,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剿灭叛党,全力保护皇上的安危。”

    一番话说得言辞灼灼,声音朗朗传了出去。

    这要这里的那些将士们,怎么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月月虽然是萱妃,但她也是张家的大小姐,居然要求柳浩针对自己的家人。不知道应该说她深明大义,还是应该说她有了男人忘了爹。

    “秋儿姑娘,娘娘果真是这么说的?”柳浩也同样不相信。尽管这样的结局,早已经在他的脑海中,回想好几遍了,但是当听到秋儿亲口说出来,他依旧感觉到不可思议。

    明明知道,凭借秋儿的忠心程度,假传旨意的,但事关江山社稷,他柳浩不得不小心行事。

    “是。这是娘娘的原话。娘娘还说,如果你顾念当初的恩情,就按照她说的去做。目前咱们这里只有一个天子,一个皇上,那就是当今的李泽,其他人,不管是何人,皆为叛党!不管他们用什么蛊惑人心的理由来发动叛变,叛变就是叛变,想要搅了老百姓的和平日子,就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一番话既出,周围听到的那些人,全部都自发的鼓起了掌。瞬间,柳浩兄弟们的士气,也得到了充分的鼓舞。因为这段时间柳浩自己的摇摆不定,就连手下们也没有了自信,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了。

    而刚才秋儿的一席话,却是将他们的心思都说中了。

    和平安静的日子过久了,谁也不想要回到食不果腹的战乱年代。

    不管现在的皇上是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反正他能够给大家带来安静和平,并且衣食无忧的生活,大家就愿意拥护他。

    “全力拥护辅助皇上,杀光叛乱!”

    柳浩右手举剑,高声吼道。顿时,后面皆是一连串的相应。

    观看到这一幕的人,可不光是柳浩和他的手下们。人群中自然还有各个部分的党羽,他们分别用自己的渠道,用最快的方式,将这件事通报给了自己的主子。

    李泽。

    当得到这则消息之后,李泽的脸上,神色复杂。实不相瞒,就在前几天,张家发动叛乱的时候,就已经有大臣建议,应该抓起来萱妃当做人质,或者将其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