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花痴模样

    更新时间:2018-09-12 16:50:10本章字数:3456字

    如此过了两天,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竟然谁也没有告诉月月,秋儿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大家全部都很默契的保持沉默,并不是存心想要隐瞒她,而是为了她现在的身子,为了孩子的安危。

    月月的怀中抱着孩子,看着他那张已经长得略显圆润的脸蛋,笑着逗趣说道:“孩子啊,你长大以后,要是敢对不起你周围的这些人,娘就打断你的腿。做人啊,没钱没势没老婆,都不可怕,最怕的就是不能没有良心,不能没有骨气。”

    说着,月月的眼眶也终于湿润了。

    其实,就在生完小睿睿的第二天,她就已经想到了秋儿的结局。

    哎,终究还是自己害死了她啊。

    别看月月每天闭门不出,但她依旧关心着外面发生的事情。经常会派兰馨苑的“德智体美劳”出去看看,看皇宫中目前的局势,究竟是怎样了,看如今张家还在玩什么花样。

    一条条的消息报告进来,月月原本紧皱着的眉头,也终于慢慢舒展开来。

    毕竟,张家的连连败退,对于她来讲,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不为别的,就当做是为了给自己当初吃得苦,获得一点安慰吧。

    想到这些的时候,月月脸上的笑容,也终于变得多了不少。

    不知道李泽现在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在着急这件事。估计这段时间,让他快要愁白头了吧。想着的时候,月月便想到了那张冷面的男人,脸上也不由得荡漾起了一丝笑容。

    呵呵,自己还在这么想着他,难道是已经对他动情了?

    “瞧你那花痴的模样,一定是在想男人吧?要不要本王来帮你满足一下?”

    说话间,一个男人的身影,陡然间出现在了房间里。之后,那房门更是悄然关闭,好像从来都没有开启过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月月的脸色陡然间变得一冷。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大胆,谁让你进来的?”

    那男人手中的折扇,哗啦一下子打开,就算是在这并不炎热的夜晚,也依旧闪动了两下,并且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张口说道:“我想要怎样,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还有,你这个房间我又不是没有进来过,而且就连你的……”说着的时候,景辉王爷的视线,居然大大方方从月月的身上划过,并且淫邪的笑着说道,“好像在我这里,你身上再也没什么会是秘密了吧。”

    “放肆!”月月气的满脸通红,想要一心将这个混蛋赶出去,无奈自己却有心无力。

    襁褓中的孩子睡得正香,而且隔壁还有“德智体美劳”他们,要是惊动了这几个人当中的任何一个,月月都恐怕要尴尬死了。

    景辉王爷很不满的将扇子合拢,啧啧说道:“哎呀,咱们的萱妃娘娘怎么会如此的不知礼数。难道就打算对你的救命恩人用此等态度吗?还好当初本王翻看过一些医术,懂得一些生产知识,否则前几天,恐怕某些人要命丧黄泉也未可知啊。”

    “你混蛋。”月月气的浑身发抖,却依旧强忍着,最终说道,“王爷的救命之恩,月月没齿难忘。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必如果传出去,也定然会让别人心生疑惑,皇上心生嫌隙。为了自己好,劝王爷还是赶紧离开的好。不然,为了我这个即将被废的妃子,惹上了什么事端,还真是亏得很啊。”

    看着月月如此的不客气,景辉王爷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越加浓厚了兴趣。第一次见到月月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定然是不一样的,而随着一次次的接触,更是加深了他的推测。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慢慢地一步步靠近,看着月月那紧张的一张脸,景辉王爷突然有种,想要将她拥在怀里,好好爱怜的冲动。

    当他的鼻尖,即将触碰到月月的面庞时,却停了下来。

    嗅着从这个女人身上传来的那种乳香味,还看着她细腻白皙的肌肤,一时间,之前所想的那些事,竟然会让自己觉得恶心、肮脏。

    如此纯洁的一个女人,如果就这样被自己玷污了,还真是有够可惜的。想到这里,景辉王爷陡然间转身,在月月惊诧的目光中,面向了墙壁,背对着月月。

    强忍着心中的悸动。

    “你……”月月想要说话,却看着他沉默的脊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半晌,才听到景辉王爷终于发出了声音:“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什么?”月月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如果不出所料,今晚之后,一切将恢复往日的模样。张家的势力,被彻底瓦解了。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

    “哦……”月月想起来了自己刚刚穿越过来之后看到的情景。

    那时候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晕在地上,而睁开眼睛之后,就已经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张家小姐,还有那满脸怒色的张老爷。

    之后,自己就被强行换上了张小姐的身份,然后,就被送进了宫中。

    虽然说,这一切的事情,全部都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可是想想,如若没有之前经历过的那些,自己恐怕也不会有这些经历吧。

    “看起来你好像有点不开心?”景辉王爷笑着问道,那张邪魅的脸,让月月看了,简直觉得恶心,“你难道不是应该痛恨张家才对的吗?”

    月月却冷下了声音,继续下了逐客令:“现在你想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可以走了吧。”

    “呵呵,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女人。”景辉王爷无奈的摇头。随着一阵清冷的风,从悄然开启的房门处吹进来。景辉王爷也不由冷的打了一个哆嗦,之前的诸多幻想,也随风迅速消散。

    “我走了。对了,走之前还要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你也是张家的人,皇上他,不见得会放过你,就算你已经有了大阿哥。”

    说完之后,就和来的时候一样,景辉王爷一个转身,便已经消失在了这个房间。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月月陷入了沉思。

    刚才景辉王爷说的没错啊,自己毕竟也是张家出来的人。现在张家造反,这个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大罪。就连张家的仆人和爪牙,估计都不会被饶恕。而自己这个已经没有了什么地位的妃子,难道就想要凭借一个儿子,来得到这妄想的宽恕吗?

    月月苦笑着否定了这个想法。古往今来,这种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或许睿睿会被留下,或许,他会有一个崭新的娘,或许他就算是长大了,也不见得,会知道自己的身世究竟是怎样的。自己的亲生娘亲,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管他呢,既来之则安之就好。

    想通这一点,月月果然睡得香甜。

    第二天一清早,月月和“德智体美劳”正坐在一起吃早餐。自从月月怀孕以来,他们通常都是会将饭菜搬进月月的房间,然后大家坐在一起享用的。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德智体美劳”围坐在大圆桌子的四周,而月月则是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品尝着永恒不变的月子饭--米汤。

    果然是米汤啊,淡淡的什么味道都没有不说,还只有几粒金黄色的小米漂浮在上面。估计用笊篱一捞,这些小米便会轻而易举的被捞光。

    无奈啊,现在的自己,也只能这么吃了。否则,因为一时的嘴馋,影响到了孩子和自己的身材,那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就在吃饭的时候,屋外陡然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之后,便是一伙军人不由分说,直接闯进了房间里面。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闯进兰馨苑。”常德虽然看到这帮人来者不善,却依旧壮着胆子,高声呵斥道。

    竟然没有人回答。

    月月也歪着头看向了门口,紧接着,令她极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那个人的身上穿着明黄色袍子,胸前刺绣着二龙抢珠图案,在腰上,还系着一条同样有腾龙图案的宽腰带。腰带的正前方缀着一颗璀璨夺目的硕大珍珠。在腰带上,还分别垂挂着福袋、玉佩等饰物。饰物的下面,缀着长长地流苏穗子。

    脚上蹬着一双缎面黑色镶金边的厚底靴子。整个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有无尽的威严之气,缓缓撒发出来。

    那来自王者的霸气凌然,几乎让人不敢直视。也自从他出现之后,整个屋子里,也瞬间洋溢起了一层凝重的气息。

    月月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甚至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最终还是缓过了神来,慌忙跪倒在床上,连声呼道:“皇上万岁,臣妾给皇上请安。”

    而这一句话,也终于惊醒了“德智体美劳。”他们何时有见到过皇上啊,今日的突然见面,竟然吓得伶牙俐齿的他们,居然连话都不会说了。

    几个人慌忙噗通跪倒在地上,一眼也不敢发,甚至都不敢再抬一下头。

    李泽之前就已经试想过千万次,再一次看到月月时候的场景。什么喜怒哀乐,什么都想象过。但是今天终于见到了,心中的感觉,却是完全新鲜的。

    他怎么可能想到,月月现在的状况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简陋的房间里家徒四壁,没有过多的装饰和家具,只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

    他们用来吃饭的那张桌子,上面漆色斑驳不说,甚至还有一处,已经被磕掉了。

    那些菜也大都是一些清水煮白菜罢了。根本看不到半点的油星。而月月碗中的饭菜更惨,甚至就连白菜都看不到,仅仅只飘着几粒米的米汤。

    更加令李泽惊讶的还不止这些。

    月月的脸色苍白无力,额头上甚至还裹着白色的裹额,在她的怀中,居然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时间,皇上的脑海中甚至嗡嗡声直响,想了半晌,也没有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皇上今日驾临兰馨苑,有何事?”

    最终,还是月月张口打破了这许久的沉默。

    李泽指着孩子问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月月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惊讶,继而又变得暗淡下来,说道:“这是我的儿子,叫睿睿。”

    “睿睿?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