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夜总会的贵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3104字

    B市最豪华的夜总会,金黄色的灯牌高高悬挂在气势恢宏的欧式建筑顶端,四个字,国色天香。

    夜夜笙歌,从来没有人在意这个地方有多喧嚣,他们在意的是这里够不够刺激。

    “放开我,放开,放开。”刘欣冉用力的挣扎着,手腕被禁锢的发红,声音也因为嘶喊越来越沙哑。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倒霉,昨天被舅舅居然卖到了这里做小姐,凭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该怎么自救?

    啪一声耳光,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一巴掌把刘欣冉掀翻在地上,她捂着脸,眼泪掉下来,哭的稀里哗啦。

    “装什么纯情玉女?在这坐台的小姐那个不是千人骑万人上的,爷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少他妈在这扫兴。”

    刘欣冉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地板上怯生生的不敢抬头,颤抖的肩膀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迷离成一团委屈的光影,惹人怜惜。

    “少他妈在哪装可怜,滚过来。”男人暴躁的大喊着。

    刘欣冉吓得身体一缩,止不住的向后退,中年男人更是一下子烧上一股怒火,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拉着刘欣冉的领子恶狠狠一把拽起来,凶神恶煞的怒骂;“少他妈给我装可怜,你这种女人老子见多了,上了床就一个比一个贱。”

    她的下巴被紧紧的扣在男人肥硕的手中被捏的硬生生的疼,眼泪在灯光的照射下锐利的像是匕首。

    稀疏的几个客人闻声投过冰冷的目光冷眼看着热闹。突然,坐在角落的一个男人蹙着眉站起来,他看了看那张脸,松了下领口端正的领结。随手碰了下身边的田宾实。

    作为b市首屈一指的风流大少,田宾实摇晃着酒杯,一脸坏笑的问;“怎么?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这种货色感兴趣啦?前不凸后不翘,有什么意思?”

    “你的人?”贾振东冷声问。

    田宾实这才又朝着喧闹的方向放眼望去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贾振东嘴角勾起一个魅惑人心的笑容,一挑眉漫不经心的开口:“这个人我要了,你去处理。”

    贾振东转身上楼,难道真的是那个大小姐?怎么落的这番田地?

    就算不是那个大小姐,天底下竟然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如果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暴殄天物。

    “诶。你……”田宾实不明所以的看着贾振东径自上楼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轻扬了下下巴,身边的助理恭敬的点了点头,走向对角处正在拼命卡油的老男人。

    直到刘欣冉浑身颤抖的被带到田宾实面前,她依旧不敢抬头,二十年她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更不知道迫害了她半辈子的舅舅竟然会把她卖到这种地方来,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她紧紧拉着自己的衣襟瑟瑟发抖。

    田宾实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虽然低着头,却仍有几分相似,他放下酒杯,走到刘欣冉身边,挑起她的下巴,刘欣冉抖得更加厉害,眼泪无声无息的流了一脸。

    田宾实一惊;“小子眼还真叼,你叫什么名字?”

    刘欣冉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声音止不住的轻颤;“刘刘刘…….刘欣冉。”

    “呵,就知道,那个女人才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真是同人不同命。”田宾实放开他,指了指楼上。身后两个保镖就架起刘欣冉朝着楼上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刘欣冉挣扎着,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却使不出力气,双腿发抖,她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即使小时候被舅舅打的半死,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刘欣冉被推进二楼精致的包房中。一下子跌倒在地上,身后的保镖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刘欣冉条件反射的挪蹭到门口,紧紧的贴着墙壁抖成一团,头都不敢抬。

    贾振东轻笑着站起来慢慢靠近刘欣冉,刘欣冉的视线中渐渐出现一双黑色皮鞋,她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看着停滞在眼前的男人。

    约莫二十来岁,很高,清瘦,一身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松垮的领带下面开着三颗纽扣,衬衫中若隐若现的肌肉纹理分明,刘欣冉缓缓地仰起头,看着那张脸不自觉有一瞬间的错愕。

    轮廓清晰的脸颊上精致的五官,目光深邃,鼻梁高挑,唇角微勾略带玩味。刘欣冉突地低下头瑟瑟发抖起来。越是惊为天人的人越是隐藏着一副蛇蝎心肠,刘欣冉再是害怕倒也明白,这个男人绝对不止是想救她那么善良那么简单。

    “你害怕?”贾振东半垂着眼帘问,声音清冷。

    不害怕才怪那,上来就一个猥琐老男人在你身上摸来摸去你能不害怕?刘欣冉不敢答话,向着门口又缩了缩身子。

    贾振东蹲下来托起刘欣冉的下巴,肆无忌惮的看着,嘴角的笑容渐渐蔓延开来,一脸诡异,吓得刘欣冉连忙打开她的手,挪到一边。贾振东有些不悦,可是看着刘欣冉的长相一高兴也不跟她计较,缓慢的渡着步子坐回沙发上。没情绪的开口。

    “过来。”

    刘欣冉一惊,哆嗦了一下,蜷缩在墙角不动。贾振东有些不耐烦的瞟了她一眼开口;“如果你一直不打算说话,我就没必要在你身上浪费时间,看来你还是比较喜欢伺候那些老男人。”刘欣冉一惊,怯生生的来到贾振东面前,贾振东漫不经心的说:“坐,你不用害怕,要是我想把你怎么样,你连害怕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这句话很难听,但是刘欣冉明白,确实在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要是他真的心存歹念也不会这么云淡风轻的跟她聊天,刘欣冉这才松了口气,试探着坐下。不自觉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人。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么好看的男人,光鲜亮丽的就像是杂志封面中走出来引人垂涎的名模。

    刘欣冉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不消停。

    贾振东轻笑着开口;“你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现在出去继续伺候外边那群衣冠禽兽。还有一条,就是跟我走。你选哪条?”

    “啊?”刘欣冉一愣,脑子嗡的一声好像听不懂他说什么,但是冷静下来,似乎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贾振东蹙着眉撇过头来,看着刘欣冉一脸忐忑的表情,冷笑一声:“所以你是选择跟我走?”刘欣冉连忙摇头,向后挪了挪身子。

    “呵,那你可以出去了。”贾振东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刘欣冉咬了咬唇,看着门口,她知道只要从这里走出去,她的人生就会变得无止境的泥泞,胳膊扭不过大腿,如果这就是她必须的境遇,即使做妓女,至少也给自己找一个高档次的嫖客。

    贾振东瞟了她一眼嘲讽的问;“你怎么还不走?”

    刘欣冉怯生生的说不出话来,就算是心中早就开始谋划着怎么跟贾振东谈条件了,但是依旧不敢妄然开口,她明白这一开口就是万丈深渊。

    “好啊,你不走,我走。”贾振东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转着手腕上扣着的手表洋洋洒洒的走出门去。

    “诶。”刘欣冉刚站起来想要追上去,就听见门砰的一声关上,刘欣冉愣怔在门口,手臂前伸,张着嘴巴。之后的声音都淹没在空气中听不出来在说些什么。

    正巧上楼的田宾实蹙了蹙眉看着一脸得意出来的贾振东,轻笑问:“爽了?”

    “说什么那?你以为我是你吗?禽兽。”贾振东不屑的白了田宾实一眼,冷哼道。

    “那你这么高兴几个意思?”田宾实轻笑一声,靠在扶梯上点了支烟。桃花眼微微眯着,一看就知道是一脸的风流相,活生生的禽兽。

    “白捡的便宜,我当然高兴。”贾振东笑了笑回答。

    “人你不带走?”田宾实瞟了一眼包厢蹙眉问。

    “先留这,你给她些苦头吃,这丫头表面看着温驯,骨子里主意正着那,不吃点苦头不听话。等你调教好我在带走,不急。反正收拾那个老狐狸也不急在一时,爷有的是时间跟抽他的筋剥他的皮。”

    “你丫真贼。”田宾实耸耸肩一脸不待见的白了贾振东一眼,敢情这残害少女的缺德事儿都让他干了,贾振东这小子倒是想着坐享其成。

    “不跟你贫了,我还一堆事儿那。”贾振东笑了笑迈开步子下楼,笑容在嘴角慢慢冷却,最后变成一丝嗜血的残忍。走了两步,贾振东回忆起刘欣冉满是惊恐的眼神,突然转身停下来喊了一句;“诶,点到为止。”

    “切。”田宾实翻了个白眼,朝着贾振东摆了摆手,轻笑道:“知道了,你就是那种当婊子还得立牌坊的畜生。”

    “畜生说谁?”贾振东轻挑着眉毛一脸桀骜的仰着下巴。田宾实不屑的冷笑一声上楼,轻笑着;“我去找那个小妹妹玩咯,没空理你。”

    贾振东冷笑两声,自顾自的下楼。岳耀礼,我们走着瞧,你敢做初一,我就敢还你十五。

    田宾实走到门口招呼两个保镖指了指房门冷声道:“吓吓她,别伤着人。”

    “知道了,田总。”

    贾振东拨了个电话给助理厉青,蹙眉道:“查岳寒的资料,越详细越好,就连她小时候掉的牙埋在哪里也给我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