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穿越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2本章字数:3014字

    苏洛睁开眼的时候,被一道强烈刺眼的光线射痛了眼睛,抬手挡住眼帘,慢慢看清楚眼前的画面,是古香古色的房间,全部都是木雕的桌椅,木雕的床架,让苏洛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哪里?

    她只记得自己从超市出来,拎了一大袋子的东西,走在路上掉了一个苹果,正好低身去捡的时候,被一辆面包车给撞飞了,然后身体就痛的快要裂开,不省人事了。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是到了故宫?撞车了不是应该被送到医院么?难不成这是中医医院,苏洛觉得脑袋已经思考不过来,痛的不得了。

    喉咙干涸的像是撕裂了一样,勉强的能发出几个音节,“水,水!”

    “来了来了,小姐你醒了?要喝水是吗?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倒水!”

    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穿着绿色的古代衣衫,打扮的像个皇宫里面的小丫鬟似的,苏洛越来越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丫鬟很快的就到了一杯水,扶着苏洛坐起来,一边喂给她喝,一边说道:“小姐啊,你总算醒了,您都不知道,吓死小蛮了,这么高的楼梯,您就这样从上面滚下来,您怎么能这么傻呢,幸好您醒过来了,不然啊,小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洛默不作声的听着小蛮的话,仔细研究着从她嘴里发出来的字眼,她的称呼不是古代管家小姐才有的称呼么?楼梯?她在说什么?她什么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了。

    在脑子里面仔细的研究了一番,苏洛只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她穿越了。

    嗓子在喝了水之后,好了很多,轻轻的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头这么痛,我为什16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

    小蛮疑惑的看着她,说:“小姐,您不记得了?皇上给你下了一道圣旨,让您嫁给辰王,您不同意,想从三楼往下跳,被人拉了下来,可是脚没站稳,从楼梯滚下来了,不过还好,大夫说您没什么大碍,只是磕到了头部,休养几天就好了。”

    苏洛迷迷糊糊的听着小蛮的解释,这才了解,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个原主人还是个刚烈的女子呢。

    “嗯,难怪我觉得头这么的痛,我还要再睡会儿。”

    “好的,小姐您要多休息就好了,小蛮在外面,有什么事喊一声就行。”

    苏洛躺下来点点头,“嗯,好!”

    这一觉,苏洛从天明睡到天黑,又从天黑睡到天明。

    陷入黑暗里,苏洛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个淡蓝色的女子,身材高挑,身形清瘦,小脸娇美,五官精致美丽,看到她,苏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接着,那感觉越来越熟悉。熟悉到有各种零零碎碎的片段不断的进入到脑海里,与她现在的身体重叠在一起。

    原来,那就是原主人的,她也叫苏洛,是一个将军的女儿。

    她是第三个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姐姐倍受宠爱,哥哥常年都在驻守边疆,可谓算是一个英雄人物。

    可怜了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啊,要被迫嫁给辰王这样的残废王爷,这让她情何以堪,所以忍受不住的,就跑去跳楼,结果被人拉下来的时候,还意外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就这样,她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怎么说呢,这也算是两个人的缘分吧。

    这一夜,苏洛睡的极其香甜,可能是受伤的原因吧,脑袋发沉,让她想醒也醒不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苏洛才醒来,一醒来就直接到了吃中饭的时间,小蛮为她梳妆穿衣,站在铜镜前面,苏洛认认真真的把自己看了一遍,嗯,暗自想着,果然是个大美女。这样的大美女居然要把她嫁给一个残废王爷,苏洛如是想着,真是暴殄天物啊。

    一顿饭结束,苏洛感觉舒服了不少,问小蛮,“爹今天不再府里?为什么我醒来了窦娥迷人来看我。”

    小蛮叹了一口气,说:“小姐,这几天将军好像特别的忙,每天早出晚归,哪里有时间顾得其他啊,您就体谅体谅吧。”

    苏洛微微一笑,说道:“没事,不来就不来呗,我又不是希望他来,我就是问一下,他人呢,不代表我希望他来我这里,我歹势希望一个人清静情景呢!”

    苏将军也算是一朝元老,即使她是个庶出的女儿,对她也还算是不错的,根据原身的回忆,让苏洛看清楚了,在这个深闺之中,欺负她的,是苏大小姐,其他人倒是对她很好的。

    吃过饭,这样无聊的呆着,实在是太无趣,拉过小蛮,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小蛮诧异的张大了眼睛,说:“小姐,您可别开玩笑了,我们是不能随便出府的。”

    苏罗敲了一下她的头,说:“我知道布恩那个随便出府,但是我们可以偷偷溜出去啊,反正又没人知道,你说是不是?”

    小蛮坚决的摇头,甚至还摆起了手,说:“不行不行,这要是被发现了,夫人肯定会打我的,小姐,您可不能这么做啊!”

    苏洛无奈一声叹息,看小蛮怕成这个样子,也好似没有办法的了,看来稚嫩个就这样无聊的,有气无力的抬头,说道,“好吧,那就不出去吧,可是真的很无聊的啊!”

    古代的日子就是这样,特别是官员家的女子,真甜足不出户哦,只能窝在家里,做做女红啊,看看书啊,哎,真想不通这样有什么意思。

    苏洛在自己的院子里呆了三天,病是彻底的好了,可是,她感觉自己又要生病了,是闷出来的病,不过,今天,却是注定不平凡的一天啊。

    因为,叶公公此时正站在她的面前,宣布着一道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三小姐才貌双全,贤淑良德,已到婚配年龄,朕钦赐婚与辰王,两人共结连理,喜成良缘,十天后举行婚礼,钦此!”

    苏洛听的咬牙切齿,这个够皇帝是脑残了么?她才貌双全,贤淑良德,为什么还要给她配一个残废的男人,苏洛真想破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全是浆糊,还好她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不然,她想她会迟早被气死的。

    愤愤然的接过圣旨,叶公公尖尖的嗓音再次响起,说:“苏三小姐,这是皇帝的亲笔旨意,还请苏三小姐务必将它收好。”

    苏洛笑道:“是,臣女领旨,叶公公请慢走。”

    尽量让自己温柔一点,苏洛可不想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叶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见到他哪个不是上赶着巴结,那还有胆量跟他较劲。

    送走了叶公公,苏洛气的回到房间,扒啊所谓的亲笔旨意往桌子上一扔,“为什么啊,姑娘我长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为什么偏偏落的一个嫁给残废的命,啊!”

    苏洛很生气,生气的后果就是,将屋子里的所有能摔的东西全摔了,什么花瓶啊,茶具啊,饰品啊,全店铺摔的稀巴烂。

    小蛮子啊怕变自然是不敢阻拦的,任由这苏洛发泄,但却很担心苏洛伤到自己,不断的提醒,说:“小姐啊,您慢点啊,要摔也要轻一点啊,这样伤到自己怎么般?”

    苏罗根本什么都听不见,要是轻点,那还能叫发泄么?

    所以,苏洛摔得更加的用力,一个茶杯,被她扔到门外,而且,恰好的,就仍在来人的手里,苏将军眼疾手快的将茶杯接住,要不然,可就要将他毁容了。

    “胡闹,堂堂一个千金小姐,居然做出这么有违礼数的事,还不住手。”非常威严的一声大喊,震的屋子里的人小心脏抖三抖。

    苏洛根本就没看见苏将军来,不然哪敢把茶杯扔到外面啊,听到那一声怒喊,苏洛慢慢地把手里的花瓶放下来。

    苏将军站在她面前,说:“圣旨都已经下了,如今是没有挽回的余地的,你还是乖乖呆在将军府,不要胡作非为,否则,我就家法伺候,听到没有。”

    不得不说,苏将军很有气势,能做上这个位置上,定然是有他的威力在的,苏洛缩了缩脖子,怯懦懦的轻声说,“是,女儿知道了,女儿再也不敢了。”

    唯唯诺诺的小摸样,令苏将军总算是缓了一下脾气,不再那么的冷硬了,声音放低了些,说:“辰王虽然患有腿疾,但是也是深得皇上喜爱的,你嫁过去,未必就不是好事,你看你,莽莽撞撞的,很快就要嫁作人妇了,要有为人妻子的样子,知不知道,不要整天到晚的闯祸,知道么?”

    一番话,其实是很让人感动的,可是,她不是原主人苏洛,而是重生后的苏洛,整个灵魂都换了,怎么还会被她的话所感动呢。

    假装温顺的点点头,说:“是,爹爹放心吧,女儿明白了。”

    苏将军叹了一口气,说:“这几天你就好好呆在府里吧,嫁人了,以后回来的时间也就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