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捣乱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3129字

    “至于家人,淡然是有的,但也是因为我的家人,我才不得不出来的,因为我的父母,给我找了女子,想让我跟她成亲,我不同意,他们非要逼着我跟她成亲不可,而且,那位姑娘,也是不愿意嫁给我,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还是怎么回事,她跟她的家人大闹了一场,而且,还自杀过,只是很幸运的,她被救活了,不然,我会有很深的罪恶感,毕竟,她是因为不想嫁我才自杀的。”

    这一听,倒是给了苏洛不小的震撼,这个故事跟她,还真是有点像,那个女子,说的不正好就是她么,苏洛有些不自然的看看秦风,发现他只是淡淡的表情,没有什么异常,苏洛松了一口气。

    同时,苏洛又很快的反应过来,她是不是想的太多了?这关她什么事呢?

    她的未婚夫婿是一个残废王爷,面前的人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二者,怎么也不可能有联系的,再者说,她现在已经是私人一个了,谁还会出来找她不成?所以,这个想法绝对不成立,万千世界,无奇不有,巧合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可能偏偏就这么巧的,发生在她的身上,这样一想,苏洛就轻松多了。

    看着秦风,有些不解,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想娶那个姑娘呢?难道是嫌弃人家头部貌美?”

    秦风有些好笑的摇头,说:“怎么可能呢,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怎么会嫌弃,更何况,我秦风也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

    嗯,这还差不多,苏洛想着,这才像她认识的秦风,不会那么的肤浅。

    “那为什么,你也要拒婚,而她也要拒婚呢?”

    秦风沉默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船桨,让小舟自由的飘荡,自己则坐下来,才缓缓地说:“我是不喜欢和自己没见过面的女子成亲,家人安排的亲事,不顾自己的意愿,只要他们满意就好,这样的女子,娶回家各自不喜欢,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顿了顿,秦风将目光投向了远方,像是在思索什么,才说:“嫁娶是一辈子的事,不是用来衡量地位权势的工具,不能利用它,而耽误了两个人的终生。那位姑娘,她应该是有自己的喜欢的人,或者是觉得我不好,不然也不会用自杀来威胁,所以,我更不能耽误人家的终身大事了。”

    苏洛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愿意,是觉得你不好,或者是有喜欢的人呢,这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不是她说的啊!”

    “不管是不是她说的,凭她想自杀,就能感觉出来,她很反对这桩婚事,既然我们都互相反对,有何必强行的结合在一起呢。”

    接着,秦风似乎是叹了一口气,才说:“就算我们斗不同意又有什么办法,我们的父母,都已经决定了,那是改变不了的,他们态度很强硬,所以,我逃出来了。”

    苏洛眨巴眨巴眼睛,这个故事,为什么跟她这么的像呢,两人的遭遇,还真是相同啊,两个人居然都是被逼婚而逃出来的,这简直是,太巧了吧!

    这一刻,苏洛像是找到了知己,深有同感,又不无同情的走过去,拍拍秦风的肩膀,说,“好吧,我理解你,其实,我的遭遇跟你差不多,我也是被父母逼婚,然后逃出来的。”

    说完,很是同情的看着秦风,一副我特别理解你的表情。

    秦风看着她,表情尽是让人猜不透的意味,许久,才缓缓地一笑,说:“是么?看来我们还真是太巧了,这种事情都能一起遇到,还真是缘分。”

    苏洛没有读懂他脸上的表情,干脆也就没说了。

    微微点点头,十分的赞同,说:“嗯!”

    苏洛和秦风走在回酒楼的路上,两个人都沉默着不说,彼此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气氛流转。一向大大咧咧的苏洛,在此刻却显得不自然,苏洛偷偷的想要对秦风看看,却未曾想到刚好撞上了秦风澄澈的双眸,连忙转过头去,咳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刚才与秦风的不经意对视,让她不由得红了脸颊,讨厌,怎么刚好被他看到了。他是不是也在偷看她啊,苏洛狐疑的对着秦风瞥了一眼,却发现秦风已经目不斜视的看着路了。根本就没有因自己和她眼神相撞,而显得不安,苏洛唾弃了一下自己,你现在又不是什么大美女,而是堂堂七尺男儿,虽然说离七尺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毕竟也是男儿“身”啊,人家为什么要盯着你看啊,真是自恋啊。

    两人刚刚回到酒楼就被刚好出来的小蛮看见了,小蛮看着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很是不解,这两人这是怎么啦?这几天他们在一起不都是唧唧喳喳的聊得很开心的嘛?小蛮仔细的看了看自家小姐有些红的脸颊,恍然大悟,自家小姐莫不是动了春心?可是小姐已经有了婚约啊,虽然小姐很不情愿,甚至为此自缢,虽未成功,也已离家出走,可是还是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啊。婚姻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家小姐根本就由不得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如果这两个人在一起了,他们恐怕也是斗不过老爷的。更何况这婚约的另一方还是堂堂皇室,搞不好就是欺君啊,到时候不仅是小姐,恐怕就连苏家也难逃干系。小蛮忧心忡忡的想,越想后果越严重,越可怕,不禁打了个冷颤,于是使劲的摇了摇头,想将这些忧虑忘掉。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而且这件事也不是她一个小小的丫头可以解决的,能帮小姐的也只有小姐自己了。

    放下心事,小蛮迎了上去,露出温暖的笑容,说:“公子,秦公子,今天晚上您两位是不是要一起用膳呢?”

    “嗯。你去吩咐小二,给我们多上几个招牌菜,送到我房间里来,顺便来一坛好酒,今日我要和秦风痛饮三杯。”苏洛豪爽的说,小蛮领命下去准备饭菜。苏洛招待着秦风来到了她的房间里,虽然此事于理不合,可是现在她是男儿的身份,顾忌太多反而会让人觉得反感。

    “自从来这星域城,认识了你,我几乎都没有为吃饭住宿花过什么钱了啊。”秦风打趣着说到,不过这也是真的,自从他认识苏洛,就一直是苏洛在招待他。

    “哎,这算什么呢?大不了我以后去到了你的家乡,你也顿顿都款待我不就可以了吗?”苏洛嗔笑着说。

    说话间,小二已经陆陆续续的把菜上齐了,一壶好酒也已经放在了桌上。苏洛打开酒封,先给秦风到了一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来,干杯。”

    “好。”秦风也不忸怩,一仰头干了这杯酒,而后赞叹着说:“好酒,果然是好久。”

    “当然了,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呢。这酒若是来招呼一些普通的客人,我会心疼死的,这酒连我自己也舍不得喝呢。”苏洛骄傲的说,又给两人的酒杯都满上了,她又说:“不过秦风你算得上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好的朋友了,所以请你喝这酒,我一点也不心痛。”

    秦风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位置了。如果有一天她知道真相,会不会恨自己?压下心中的不安,秦风举起酒杯说:“在下荣幸之至,这杯酒,我敬你,希望苏洛你能够永远这么开心。”

    “哈哈,秦风你真了解我。我这一生,不求功名利禄,不求飞黄腾达,只愿能有一人,相知相依,白首不相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苏洛痛快的饮下了这杯酒,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愿望。这是自己前世的唯一追求,可到了这个世界,却变成了一种奢求。她才不要听从父母之命,嫁给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她不是歧视那位王爷是个残疾,她不在乎这些,可是两个人之间没有感情是不会幸福的,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希望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你这么好的人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愿望的,祝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他。”其实秦风也知道,这样的愿望看似简单,实则是一件很难达到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苏洛来说。“不说这些,前些日子我听你评论过朝廷的一些制度,我觉得你的想法很不错,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其实我不懂这些国家大事,我只是听过一句话:‘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他们只想要吃的饱,穿得暖。如果皇帝能够达成他们的愿望,他们就会拥戴这个人,就算有不轨者想要叛乱,也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最后只会被人民镇压。反之,若是统治者荒淫无度,使得天下民不聊生,那么人们就会选出一个贤能的人来推翻他。当这个人失去了民心,他就注定要灭亡了,纵然他有亿万军队也没有用。因为这些士兵也是有家人的,他们会为自己的家人打算。总之就是一句话吧:得民心者得天下。”苏洛漫不经心的说到,这是二十一世纪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也是中华名族用了五千年领悟出来的精华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