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君舟民水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2966字

    可是这番话听在秦风的耳中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震撼,他被震的久久不能回过神来。这番话,可谓是字字珠玑。考虑的很全面,从两个有着巨大差距的个体出发,说出了两个个体之间的利害关系。秦风无比惊讶的看着苏洛,苏洛若是生为男儿,必定是朝廷百年不遇的将相之才,可惜了,不过自己可不可以将她娶为侧室?可是,看她的愿望是不愿与别的女人供侍一夫吧?不过像她这样好的姑娘,与人供侍一夫则是侮辱了她,如果自己,自己不是……或许,她真的会是一位好夫人,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啊。

    后来两人又聊了许多,秦风越发的佩服苏洛,她真的是一个奇女子。养在深闺,却能够如此的自强不息,在国家大事上又能有如此的见地,真的很不简单啊。

    第二日的早晨,苏洛因为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现在头很痛,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让小蛮伺候自己洗漱,苏洛恶狠狠的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喝这么多的酒了。不知道秦风怎么样了,梳洗完毕,苏洛整理好衣服就向秦风的房间走去。推开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四处寻找都找不见人,苏洛失落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在刚刚,小二告诉她秦风已经退房离开了。忽然,苏洛看见桌子上有一张纸条,只是寥寥的写了一句:我走了,下次再见。

    苏洛的心情变得很不好,她把秦风当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朋友,可是秦风却没有向她亲自告别,留下的纸条,也是有着十分的生疏感,而自己甚至连他是什么的地方的人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他。自己的一切秦风都了解了,可是自己却一点儿也不了解他。这样的朋友真的算是朋友吗?她真的不喜欢自己吗?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错觉吗?为什么会这样?苏洛不禁有些迷茫。

    小蛮见自己小姐呆在秦公子之前的房间里久久未出,有些担心。于是走了进去,看见失魂落魄的小姐,小蛮心里很不好受,小姐什么时候这样过,起码自打她跟了小姐,小姐就没有为任何一个人伤心过。小姐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对秦公子动了情吧。哎,可怜的小姐真是命苦啊,不爱的人赐了婚,爱着的人不告而别,可是秦公子知道小姐是女儿身吗?若是知道,他也是喜欢小姐的吗?真是让人为难啊,不想了,带小姐出去散散心吧,越想越纠结,这种事不是自己一个丫头可以左右的。小蛮走过去,对苏洛说:“公子,不如我们去逛逛集市吧,听说今天有杂耍,很有名的,顺便散散心吧,老待着不是个办法。”

    “好。”苏洛有气无力的说,秦风的不告而别让她心里很是不好受,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人忽视了,难道他真的对自己没有一点点男女之情吗?这时的苏洛显然是忘记了自己在秦风面前一直是男儿身。

    走在集市上,集市的繁华和与二十一世纪不同的景色,让苏洛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苏洛的脸上开始有了笑意,小蛮看见小姐开心起来也松了一口气。不过有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人扫了你的兴的,前方的青楼门口,两个看起来一脸流里流气的男人拦住了两位漂亮的姑娘。

    “你们在干什么!”看见那几个流氓正调戏一名女子,苏洛不禁怒火中烧!她一向爱打抱不平,更何况这些流氓竟然欺负起一个女孩来,这样她更加不满,在她看来这群流氓俨然不过是一些人渣而已!

    闻声那群流氓停下动作,转头看向苏洛,还以为是谁,没想到竟是一个白脸小子,他们不屑的一笑,“小子,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

    领头的流氓恶声恶语呵斥苏洛,在他们的眼里苏洛只不是个多管闲事的臭小子罢了,这种多管闲事的人他们以前也遇见过,一番恐吓之后,大多都吓得连忙跑到,少数几个灵顽不灵的揍上一顿就是,这次他们想苏洛应该也和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吓得屁股尿流!

    可惜他们想错了,苏洛哪有这么轻易就被他们恐吓到,苏洛不依不饶的上前呵斥:“你们给我放开她!”

    苏洛指着被流氓围在中间的女子让流氓们放开女子。

    流氓们闻言一笑,以为苏洛脑子有毛病,在这条街上有谁不知他们这儿的霸主,莫说苏洛的命令了,就连知县大人他们也是不怕的,猛虎斗不过地头蛇谁都知道。

    见此一旁围观的群众都看起了好戏,苏洛的挑衅让他们觉得苏洛不知死活起来,没人上前为苏洛说话,就算有,也因为害怕流氓们,都闭紧了嘴巴,苏洛孤零零一人毫不畏惧的与流氓对视!

    事态的炎凉让苏洛有些心灰意冷她没想到群众的良心这么薄弱,一群流氓欺负一个弱质女子他们居然选择旁观!苏洛又急又气,对流氓的愤怒不满就更加多了,她料定一定是这些流氓弄的大家有怒不敢言!

    “小子,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着吧,少多管闲事,小心爷爷我教训你。”领头的流氓挥起拳头扬了扬威胁苏洛,好像苏洛要是再不识趣,他就立马揍她一顿似得!

    苏洛那会因为这点恐呵就退缩,如果退缩她就不是苏洛更加不姓苏了!她就不信这些流氓当今可以再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

    “你们这些流氓光天化日之下胆敢调戏良家妇女!走,跟我见官去!”苏洛怒极反笑,她平复心情想要借此吓到这些流氓,让他们乖乖离去!

    可是那些流氓非但没有离去,反而一个个都大笑起来,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向苏洛,在他们的眼里这个白脸小子不但个子小、还没脑子!见官,哼!为首的冷哼了一声,官兵来了又如何!

    他在这儿横行多年从未怕过官兵,那些个官兵们看见他都害怕的绕道走!听到他郑虎的名字都吓得跑出老远来!

    “我郑虎天不怕地不怕,从出生起我郑虎就没怕过官兵!官兵!哼。”郑虎不可一世的哼了一声,“他们敢来我郑虎的地盘,我郑虎让他们走着来爬着回去!”

    见郑虎如此不可一世,苏洛简直都要被气的炸了肺,她双手握紧,咬着牙狠狠瞪着郑虎等人,试图劝导他们,“你们也是娘生的,你们何苦为难一个女子!难道你们的母亲不是女子了吗?如果你的母亲和夫人甚至女儿被人调戏,你们什么心情!”

    苏洛劝导的话对郑虎丝毫不起作用,如果劝导有用,郑虎就不会一直在这儿为非作歹了,郑虎是个孤儿他自小就没见过娘亲,而且他郑虎一直单身一人既无妻子也无儿女,苏洛的一番话压根就没说到他的心里,所以自然没用。

    “少废话,唧唧歪歪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来人,去给我教训他一顿!”郑虎不耐烦的吩咐身边的手下。

    手下应声然后一窝蜂涌向苏洛,包围住苏洛来。

    见此小蛮担忧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她知道自家小姐心肠善良爱打抱不平,可如今惹了恶霸,这可怎么办?

    小蛮扯了扯苏洛的衣角,眼神中的担忧怎么也遮掩不住,苏洛心下一暖,冲她示意别担心,安抚住小蛮让她放心,得到苏洛的眼神安抚小蛮才放下心来,她知道自家小姐一定有办法。

    苏洛不慌不忙看向郑虎,“你敢跟我打个赌吗?”

    郑虎不解苏洛此意,他觉得这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提出赌注,郑虎心中的那点好胜心涌了上来,他颇具深意的看向苏洛,点头:“好!”

     苏洛见郑虎落网,拍手一笑,眼珠灵光一闪,一个鬼主意浮现她的脑海中,“那么简单一点,我们俩人从这儿起步,看谁先跑到街的尽头。”

    郑虎有些惊讶,没想到苏洛的赌注这么简单,他放声大笑,跑步?他不屑的看了苏洛一眼,他有些恶毒的想到苏洛那个小身板别说跑到街的尽头怕是还没跑到三分之一就断气。

    见郑虎久久不作答,苏洛抬头眼神中很是看不起郑虎,她说:“怎么,莫非你怕了?”

    苏洛用了激将法若是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应下,可惜郑虎只有武力,没有智商,被苏洛一激他想也没想就应下了。

    “我会怕?跑就跑。”郑虎扫了一眼苏洛,决心让苏洛输得心服口服,他的好胜心被苏洛激起,决心让苏洛好看!

    苏洛见郑虎应下,嘴角一勾,鱼儿上钩了。

    “好,我数一二三,我们就跑。”苏洛扬起手,“一,二,三!”

    话音刚落,郑虎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不消一会就跑出了老远,而苏洛呢?她站在原地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