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救下叶湘云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3本章字数:3049字

    “蠢货!”苏洛对着郑虎跑远的背影说出这二字来,可惜郑虎听不见,若是听到非得气死。

    没等郑虎的手下反应,苏洛左手抓住小蛮右手抓住那名女子,然后冲着酒楼跑了起来。

    郑虎的手下一时没反应究竟发生了什么,等他们回过神,苏洛早就带着小蛮与那名女子从小巷中跑了不见踪影。

    众人乱成一团,气喘嘘嘘跑回到原地的郑虎没见苏洛人影,抓住旁边一个旁观的人问道:“她们人呢!”

    那人害怕的颤抖着身子,声音结结巴巴:“不...不知道。”

    郑虎踹了一脚那人,大声骂道:“该死!”然后转身吩咐起手下的人寻找起苏洛,就算把地翻遍了都要把苏洛三人给他找出来!

    手下的人不敢违背,个个都点头连忙打探起苏洛的下落来。

    而另一边成功逃掉的苏洛将女子带回了酒楼中。

    小蛮心有余悸的将房门连忙掩上,生怕被人看见了,看见小蛮做贼一样苏洛不禁摇了摇头。

    “放心,他们不会追来的。”

    “小姐!”小蛮依旧不放心,她着急的在房里踱着步子,万一那些人追来了怎么办?小蛮转身见苏洛悠闲的喝着茶,一时又急又气,小姐这个时候还喝得下茶!

    苏洛毫不担心的喝着茶,还不忘递给旁边的女子一杯,女子瑟瑟发抖好像还没从之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

    苏洛同情的看着沉浸在恐惧中的女子,小声安慰道:“没事,他们追不上的。”

    女子闻言,抬起了头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让人忍不住怜惜,女子感激的看了苏洛一眼,柔柔的开声:“多谢公子。”

     苏洛一身男装被女子当成了男子看,苏洛并不介意,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掏出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我叫叶湘云。”

    “那么我可以叫你湘云可好?”苏洛微笑着说。

    叶湘云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介意,“今日多亏公子出手相救,湘云感激不尽。”

    对于苏洛的出手相助,叶湘云从心底发出感谢,若非苏洛她今日就要被内些流氓恶霸给欺负了,今日她也没料到会遇到这些流氓!

    想到这儿叶湘云咬牙切齿,等她回家一定让爹爹不放过内些恶霸!

    “没事,我也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面对娇滴滴的美人感谢,苏洛有些不好意思,在她看来救出叶湘云不过是平常事。

    “等我回家一定让爹爹来感谢公子。”叶湘云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小事,在她的眼里苏洛救得是她的贞洁,在古代女子的眼中贞洁比什么都要重要。

    苏洛摸了摸鼻尖,她实在不懂为什么叶湘云要这样感谢她,不过对于叶湘云这种知恩图报的人,她到生起了几分好感。

    俩人相谈了一会儿,相谈甚欢,叶湘云因为常常待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苏洛口中对外界的一切她都十分感兴趣,她没有朋友,平常在家也只是看书识礼。

    苏洛与叶湘云相谈越深就越是愉快,于是她在心底把叶湘云逐渐当成了好友,秉持着对朋友的忠诚,苏洛决定将自己女扮男装一事告知叶湘云。

    “湘云,其实我是女子。”苏洛衡量很久才开口说道。

    果不其然叶湘云一脸诧异,“你…你是女子?”

    叶湘云眼中惊讶不已,她没想到苏洛既然是女子。

    “嘘,保密!”苏洛伸出手指放在嘴边。

    叶湘云连忙闭上嘴巴点点头,保证自己坚守秘密。

    就这样俩人结成了好友,夜幕降临叶湘云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酒楼。

    阳光洒在粉红的窗幔上,为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金色,苏洛睡得很香,完全无视阳光的温柔,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丫环也知道她的习性,所以对于苏洛的赖床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也不去叫她起来,苏洛发到是落得清静,每天早上睡得自然醒,别提多自在了。

    “咚咚……”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打断了苏洛的美梦,苏洛有些气恼的扔了个枕头过去,枕头砸在门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掉在了地上,苏洛有些郁闷的起床打开了屋门,一张女子的娇俏小脸映入眼中,来人正是苏洛昨天救下的叶湘云。

    “小落别睡觉了,天气这么好,陪人家去逛街吧!”叶湘云看到睡眼惺忪的苏洛,满脸笑容,挽住苏洛的胳膊亲昵的说道。

    “逛街?你确定吗?”苏洛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要知道她刚刚才从危险中脱离,照苏洛的想法来说这时候叶湘云应该像只受伤的小狗一样舔伤口,或者哭哭啼啼,怎么还有心情去逛街,看来她是真的想通了,将这件事从心里揭过去了,这一点苏洛还是很提叶湘云高兴的。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叶湘云被苏洛问的一脸迷惑,愣了半天才回答。

    “没……没问题,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你先收拾,我很快就好了。”等叶湘云离开,苏洛吩咐丫环打来了热水,洗漱完,换上自己来时穿的那身男装,叶湘云的身段跟苏洛差不多,因此也找了一套苏洛的衣服换上,又经过苏洛的一番装扮,瞬间从娇美女子变成了英气少年,叶湘云和苏洛带着各自的丫环,四个人各个俊美不凡,走在大街上惹得一帮女子芳心暗许,更有不少中年妇人,也故意接近争相去看苏洛四人的相貌,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苏洛早已经习惯了,也就没当回事,叶湘云也还好,只是两个小丫鬟没见过这种场面有些不好意思。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叶湘云对什么都感兴趣,这里走走哪里看看,似乎恨不得把整条街道都搬回去,这里买点哪里买点,惹得一些卖女孩子用品的小摊主们都送东西给她们眼看着场面即将失控,苏洛赶紧拉着叶湘云躲进了一间看起来档次比较高端的布庄,叶湘云的爱情就在这不经意的一躲之下悄悄萌芽。

    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挂在四面墙上的各种布料,一看都是比较上等的布料,布庄装修的也很奢华,但却并不庸俗,反而显得比较高端大气,十分的上档次,也怪不得这里成为很多名媛小姐选择布料和缝制衣服的地方,当然这里也有一些已经做好的现成衣服,款式面料都是市面上最流行的,苏洛很佩服这个店主的独特眼光,好的定位一定能创造出好的效益,贫穷小百姓多半都不会舍得花钱买布做衣服,多半都是自己在家纺布制衣,相反的就是这些个具有消费能力的管家小姐或者一些富户商人的家眷们比较喜欢买衣服,也有大把的闲时间来逛布庄。

    “两位少爷要买点什么?”店小二看到有顾客上门,热情的上前询问,把苏洛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再看叶湘云已经盯着一匹桃红色的布料双眼冒光,看来她对那个颜色很感兴趣,可现在她身上穿的可是男装,一个男人肯定不会盯着一匹给女人用的布料这么感兴趣,苏洛没有急着回答店小二,现实拽了拽叶湘云,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透漏出自己女儿家的身份。

    “叶兄看你这么喜欢这匹布料是不是想带回去给家妹?”苏洛家中语气,故意把家妹两个字咬的很重,手上也丝毫不留情,隔着衣服在叶湘云的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下“是啊!我想这个颜色家妹一定会喜欢的。”叶湘云立刻明白自己的失态,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她生生忍住,继而附和苏洛。

    “公子好眼力,这匹蜀锦是昨天才送来的,这个颜色今天早上才小的才刚刚摆出来,没想到公子一进门就看上了这匹布,看来也是跟这匹布料有缘!如果您喜欢,只要给五百两纹银就好了。”店小二渗出一只手,一副十分大方的样子,可眼中的算计却丝毫没有逃过苏洛的眼睛,苏洛在心底冷笑,看来有人把他两当摇钱树了,长这么大都是她算计别人,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店小二也想算计她,真是不自量力。

    “你先说说这块布是哪里产的?五百两银子好大的口气啊!”苏洛一脸冰霜,周身散发出的寒冷气场,让店小二不由得胆战心惊,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遇到什么行家,要是被老板知道,自己的下场肯定想都不用想了。

    “这个是产自蜀地,是著名的蜀锦,这匹布又是经过上好的工匠纺织,几乎没有任何瑕疵,自然价格上面比起其它的布料要高出一些。”店小二强装镇定,小心翼翼的回答苏洛的询问。

    “噢……是吗?”苏洛这个噢字故意拉得很长,心理战术可是她一贯的强项,几乎所有心虚的人都很难地域的了她这一招,几乎没等她下猛料都乖乖的说出了自己的底线,再看苏洛的一句是吗出口,那个店小二的脸色瞬间又难看了不少,他在心里暗自祈祷,赶紧让这两位买完走人吧,要是他家老板回来知道自己把蜀锦的价格卖到这么高肯定会开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