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你只能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2948字

    她还记得,那年,她只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没有任何朋友亲人,甚至身上加的起来的钱,都不够再一个有电没水四人一间的小旅店过一晚上,恐惧袭来,半夜的路上,稀稀疏疏的人,都步子很紧的往着家里赶去,只有自己一人,孤零零的坐在马路边的长椅上,紧紧地抱着行李箱。

    失去的记忆,让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是好?

    “呦,小妞,一个人哪,还拿着行李箱?不是在等我吧。”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子看着李若溪,李若溪狠狠地瞪着他“你走开,我在等人。”

    “等人?我注意你好久了,你在等谁啊?是不是我?”男子把手往李若溪的脸上摸去,李若溪躲避着“哎呦,还挺有脾气,大爷喜欢,跟我回去吧。”

    李若溪站起身,拿起行李箱就要跑,却被他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妈的,跑什么?等大爷爽完了,给你俩钱,看你这样子,肯定是没有一毛钱了吧。”

    说完就把李若溪拖到了角落,嬉笑着看着她“长得真水灵啊。”手不安分的在李若曦的身上摸来摸去,李若溪拼命的求救“救命啊,救命啊。”

    啪,一个耳光甩在了李若溪的脸上,接着是拳打脚踢,疼痛瞬间弥漫了全身,身上有些因为车祸造成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又被撕裂开,疼的李若溪紧紧地缩在一起“妈的,臭婊子,让你他妈的不老实。”说完,又开始撕扯着他的衣服。“啊...”流氓尖叫了起来,“你妈的,敢咬我。”说完就要举起手,“啊....”一声比上一声更加凄厉。

    男子转身“天,天哥。”一个肥胖的男子看着她,“长得还不错,黄子,你竟然吃独食?”黄子赶忙摇摇头,转身就跑,留下了男子和李若溪,男子肥胖的脸上出现了垂涎的表情“妈的,这小妞,真他妈的正点。”说完就要伸手抓她的胸部,李若溪想也没想一巴掌挥到了男子的脸上,呕,好多油。男子显然是个变态,摸着脸说“够味。”哈哈哈的笑声,让李若溪的心里,不住的发颤。

    果不其然,狠狠的殴打,要比刚才的男子狠得太多。李若溪已经被打得不住的呻吟喘气,紧紧地闭上眼,难道就要这么死去吗?“住手,死胖子。”

    “呦,又是一个小妞,也挺漂亮。”胖子摸着下巴,色眯眯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就是胸有点小。”

    女子很是恼火“妈的,往哪看?”胖子应声而倒,“哎呦,臭婊子,敢打我?等着,我去叫我的小弟,艹死你们。”

    女子呵呵的笑着“你以为我疯了,任由你去叫?”一个手刀,男子软趴趴的躺倒了地上,“你没事吧?”李若溪睁开眼睛,好可爱的女生,水汪汪的眼睛,卡哇伊的装扮,只是怎么会半夜在外面?不会又是?李若溪摇摇头。

    女子拍拍手,“那就赶紧回家吧。”说完,就要走。

    李若溪赶忙说“我,我没有家。”女子奇怪地看着她“怎么会?没有家?又想了想,反正我一个人住,走吧。”

    说完,就架起了李若溪,离开了这里。

    回到那女子的家后,李若溪便开始发烧,整日整日的做着噩梦。

    “我是不爱你,你第一次见我,不就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吗?我说过,女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对着她冷冷的说道,李若溪心痛的好像要裂开一样。“他根本就不爱你,只是玩弄你而已,这只不过是我之间的一场游戏。”有一个影子,他的话,更加的刺痛了李若溪的心。“啊.....”李若溪看到一辆迎面而来的车,狠狠地撞飞了自己。

    “啊.....”李若溪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上的睡衣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贴在身上很难受。她站起身,走到房间连着的浴室,躺在浴缸里,默默的回想着这三年的事情。

    当年被木木救了回来,后来知道木木的家世,一个跨国公司的小姐,不喜欢商业间的铜臭,偏偏喜欢在家里写写小说,赚人眼泪,诺大的房子,也只有自己住,吃饭也是胡乱地吃两份,自己刚好是她出门寻找灵感,捡回的战利品,战利品这三个字让李若溪很是无奈,更无奈的是,当她病好,打开房间的门,乱七八糟的东西散了满满一屋子,她想到厨房里吃些东西,却都是速食品,“你好了?”她的站在自己的身后,“你要走了吗?”李若溪回头看着她“不走。”女子瞪着眼睛“你要赖在我家?”李若溪摇摇头“没有,为了报答你救我,我帮你做饭收拾家里,怎么样?”李若溪忘不掉自己发烧,昏迷,精神错乱的发着疯,都是眼前这个女人,把自己一下下拉回来的。除了这些,自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报她。“切,你会做饭吗?”女子不屑的说。“会的。你总吃这些不营养,我给你做饭。你能不能陪我去买些材料,我一个人,害怕。”女子听完这些话,噗嗤的笑了“好的。我先验收一下你的手艺。”“恩。”两人相视一笑,便出了门。

    “哇塞,好好吃。”女子紧紧地盯着盘子里的饭菜“不管,你这次想走都走不掉了。”李若溪笑着说“放心,我不走了。”女子友好地伸出手“木木,我姓木,名木。”“李若溪。”

    今天,是木木的订婚仪式,兹兹,真不愧是大家族的小姐,排场竟然这样大。

    哈哈。李若溪的脸上挂着微笑,今天她可不能冷着一张脸,要不然太那啥了。“木木,你真好看。”李若溪帮木木梳着头发,笑着说。“是吗?等你嫁人了,也漂亮啊。”

    木木打趣道“赶紧嫁了吧。否则,我都替你着急啊。”李若溪红了脸“好,等你嫁了,我就有时间找男朋友了。”李若溪笑着打趣“唉,前一阵才说过不离开我的,现在就转入别人的怀抱了。我也要找男朋友。哼。”

    看着李若溪脸上别扭的样子,木木哈哈的笑着“要不,我回去和哥哥讲一下,让他收了你?反正他也喜欢你好久了。”木木笑着冲着不远处的哥哥木岺使着眼色。木岺瞪了他一眼“死丫头,别乱说。”李若溪的脸红了,装过身,“我可不敢高攀。”

    “你当然不敢高攀,因为你是我的。”一声泠洌的声音,带着些许熟悉,却让李若溪的心狠很痛了一下。转身,一个冷笑的男子,对着自己“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夏泽楷狠狠地瞪着李若溪,李若溪不满的皱了皱眉?

    “你是谁?你认识我?”李若溪很不喜欢他霸道的语气,但是,却讨厌不起来他。为什么?

    “我是谁?该死的,你竟然问我是谁?”夏泽楷冲上去,狠狠地扳着李若溪的肩膀,她竟然连自己也忘了吗?看来失忆,是真的了。

    “你放手,好痛啊。”李若溪很是难受,拼命的挣扎着,这个人是谁,干嘛这样对自己?

    “请您放手,你伤到她了。”木岺推开夏泽楷“这样对一位女士,你真的很没有礼貌。”木岺很不喜欢这个男人,总觉得他会抢走身边的人。

    “哼,木岺,木家长子,今天是你小妹的订婚,我便不给你们难堪了。”夏泽楷冷笑道“把她给我,她是我的。”

    木岺很讨厌这个男人的口气,充满了威胁和命令的味道“夏公子,很抱歉,我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女朋友交给你带走。”木岺说出这句话,自己也很讶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是照顾自己吃饭的时候,还是,救自己的时候,他不知道。感情就像是慢性毒药,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可是当知道的时候,中毒已经太深了。

    李若溪咬咬嘴唇,没有反驳,比起木岺,她更讨厌面前的男人,也不是讨厌,说不出的感觉,在心里,反反复复复得侵蚀着,悲伤和委屈用上了心头,连李若溪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自己以前,爱过他吗?

    看到李若溪没有反驳和斥责,木岺的心里泛出了喜意,难道,她也喜欢自己。夏泽楷的眼神越来越阴冷,她没有反驳,难道,他们真的?不可以,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夏泽楷开口“你不想找回你的记忆吗?跟我走,我帮你。”李若溪猛地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果然,他认识自己。他一定知道什么。

    “好。”淡淡的语气,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模一样。夏泽楷心狠狠的刺痛起来,她,恢复记忆,还会回来自己的身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