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

    更新时间:2018-11-29 15:35:16本章字数:3013字

    “若溪,你,要跟他走?”木岺拉住他的手。他不想让她去,他怕,一去不复返,但是,他忘了,他和若溪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但是,李若溪转身对着他笑“我会回来的,就算找回了记忆,我也会回来的。”她对着自己笑了,还给了自己承诺。

    “哼,难道,你找回了记忆,发现你爱的是我,你也会回来吗?”夏泽楷紧紧地盯着李若溪的眼睛,他不相信,她竟然对别的男人做出的承诺。

    “如果,我找回了自己的记忆,发现我爱你。”李若溪慢慢的说,木岺和夏泽楷很是紧张。

    “我也会回来。”木岺松了口气,夏泽楷却眼神狠狠的阴暗了下来“如果我不答应呢。”李若溪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就不去了。

    反正这三年,也将就这么过来了。”夏泽楷狠狠地盯着她,良久,转身要离开“跟我走吧。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到时候再说吧。”他走得很快,转眼间消失在了人群里。李若溪握紧了了小拳头。

    木岺不舍的喊道“若溪...”李若溪的脚步顿了顿,很快的走出了礼堂“我会回来的。”只留下了这一句话。

    “哥,你要相信若溪,她会回来的。”木木拉着木岺的胳膊,紧紧地咬着嘴唇,她已经从陈锋的口中的到了以前和若溪有关的事情,她不敢相信,那么温和的若溪,竟然被那么多人暗算过,排挤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都是因为刚才那个叫做夏泽楷的男人。真的是很过分,既然若溪姐已经把他忘掉了,他干嘛还要出现在若溪的面前,真的是,不可原谅。木木相信,就算是若溪姐把一切都响了起来,也不会和这个伤透了她的心的男人,再在一起的。他不会给若溪姐带来快乐,只有无穷的折磨和眼泪,还有那顶让人贻笑大方的绿帽子。这样的男人,就算孤老一辈子,也是他活该。哼。

    “若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夏泽楷靠在车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烟可真是个好东西,心情不好的时候,抽一口,比什么都爽,所以,夏泽楷这么多年来,已经依赖上了它,戒不掉了。“你能不能,先把烟灭掉。很呛。”李若溪捂着鼻子,很嫌弃的看着夏泽楷,夏泽楷自嘲的笑笑,她当真这样讨厌自己?她还记得那个时候:

    “楷,怎么了?”李若溪趴在夏泽楷的腿上,眯着眼睛看着天空,很是享受。身边时走来走去的比基尼美眉,但是自己很是无所谓,谁让自己是女的。但是夏泽楷却很是兴奋,但是又觉得李若溪很是碍事,妨碍自己调戏美女,便推开她说“你不要趴在我的身上,你很重。”李若溪不高兴了“哪里有?我才八十九斤啊,那里很重。”夏泽楷点着她的头“89斤很轻吗?大小姐,把你脑袋移开,不要逼我发脾气。不解风情的女人。”李若溪抿着嘴看了她一眼“哦。”

    夏泽楷满意地哼了哼鼻子,对她说道“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其实他那个时候正在盘算着叫个身材火辣的比基尼美眉一起来玩的,李若溪不解风情的样子,很是让他讨厌。

    自己和她只不过是个游戏,她竟然爱上自己了,真的很好笑。最讨厌的就是百依百顺和无辜的样子,让他很是反感。

    李若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楷,你不是又要。”李若溪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眼睛里已经聚满了泪水。

    夏泽楷看到更是不高兴了“你很烦,你不知道吗?叫你走你就走,又不是第一天认得我了,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不是骂我骂的很爽?我就是个人渣,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就滚啊。”夏泽楷不满的吼道,他在赶她走,她看不出来吗?真是个笨女人。

    后来,李若溪真的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夏泽楷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人在身边烦他,用无辜的眼神看他,百依百顺的照顾他,他开始慌了,去寻找。可惜,怎么也找不到。

    时隔多年,他现在看着现在冷漠的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眼神里却没有对自己的一丝爱,反而还多了几分嫌弃和厌恶,难道真的是那句话吗?你叫我滚的时候我滚了,现在想让我回来?对不起,滚远了。

    夏泽楷有些心慌的揉了揉头发,看着李若溪问“你还记得你怎么出的车祸吗?”李若溪摇摇头“不知道。”夏泽楷看着她“我真的有些不想让你回忆了,你能不能放下当初的记忆,和我重新开始?”

    李若溪很反感的皱了皱眉,冷笑“拜托,我和你很熟吗?就算我以前是你的女朋友,也都是过去了,如果你没有想帮我找回记忆的想法,还提出无理的要求,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耗下去,我很忙,再见,哦,不是,是再也不见。”

    李若溪头也不回的要往礼堂走去,夏泽楷赶忙拉住他的手“别走,我帮你,可是,我有个条件。”

    李若溪看着夏泽楷“无理的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

    夏泽楷点点头“我帮你找最好的大夫,你,嫁给我。”李若溪怒了,狠狠地甩开他的手“有病。”

    夏泽楷看着她“你真的,对我,没有一丝感觉了吗?”夏泽楷的眼睛中是无限的哀伤,自己真的很混蛋,为什么,当初,那样对她,是自己,亲手逼走了她,是不是再也无法挽回?

    “对不起,夏先生,我没有功夫和你浪费时间。”李若溪显然耐心已经用尽,和当年一样,她的脾气依然那么急躁,只是和自己在一起之后,才会那么有耐心,宽容。

    夏泽楷心里隐隐作痛“我不逼你答应任何条件,走吧,我帮你联系医生。”就算是这样,他只是想和她多呆一会,哪怕只有一分钟。李若溪警惕的看着夏泽楷,夏泽楷把后车门打开,“放心,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坏到底的小人。”

    李若溪这才上了车,看着夏泽楷熟练的发动车子。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包包,把头扭向一边,看着外面倒走的风景,心里一阵忐忑,真的,能找回记忆吗?

    缺失了那么久的记忆,真的可以找回来吗?夏泽楷从后视镜看着紧张的李若溪,心里不禁的感叹“她,原来是自己的。”

    “峰,真的,姓夏的,真的不会伤害到若溪吗?”木木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肯相信,那个该死的男人,曾经那样对着自己的朋友,想不值钱的垃圾一样玩弄着,最后丢弃,现在又跑回来,要她跟他回去,还大言不惭的说,她是他的。

    他是想怎样,如果不是他,若溪怎么会差点被流氓强奸,如果不是他,若溪怎么会突遭横祸的被车撞倒。

    突然,木木紧紧地盯着身边的陈锋“是你,是你把若溪在这里的消息告诉给那个男人的是不是,我记得,邀请函上没有邀请他的。你为什么要这样。”木木大声的尖叫,她讨厌那个男人,害的若溪姐受了那么多苦难,都是那个男人,该死。

    “不是的,木木,你听我说,少爷这么些年为了找少夫人,也吃了很多苦的,我只是......”木木狠狠的推开他“你只是什么?你只是看到若溪现在还好好的很不爽是吗?你为什么要告诉那个男人,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他,若溪姐出了车祸,来到这里,我遇见她的那天,她差点被流氓给强奸,她整整昏迷了一个月,梦里都在喊着,不要,不要过来。后来,她清醒了,她开始和我在一起,她的了自闭症,整日的不肯出门,不肯吃饭,你知道,那个时候,若溪姐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她瘦了多少吗?你知道她吃了多少的止痛药还一直头痛吗?

    “你知道她现在还每天都从恶梦里面惊醒吗,你知道吗?而那个男人在那?他在和别的女人鬼混,那以前是那么可恶,那样对待若溪,若溪在他那里得到的是什么?是侮辱,你是伤痛。现在那个男人回来了,一句她是他的,就可以把若溪姐带走?而他的未婚妻呢,他年底就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他有什么资格,带走若溪。他凭什么?”木木激动的喊着.

    这么多年来,若溪姐都是一个人扛着,她不是不想找寻记忆,木木拜托哥哥和老爸找遍了所有的名医和心理专家,得到的结论只有一个:她不想回忆过去的事。

    “木木,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少,若溪她受到过这么多的伤害,但是,少爷也很可怜,他也在找若溪,我只是告诉他,若溪会在我们的订婚典礼上出现,并不知道,会被他带走,而且你看,若溪是自愿的,你说,如果若溪真的找回了记忆,不是也很好吗?”陈峰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发了脾气,很是难受,他不想让她生气。